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刘晓波:双音词--给霞
等待早晨
犹如等待上教堂的新娘
钟声响起时
空白、停顿、豁口
同时矗立着
而震颤和惊叹
无视新娘的美丽
谁也不知道
黎明是一束光一个谎言
还是一个双音词
 
余东海:仁心和初心
或谓马帮已经有所尊儒,教育有望走上正轨。东海曰,这是被表面现象蒙蔽了。马帮有所尊儒,纯属有限利用,无改于其唯物论、党主制和公有制的本质。这是马帮极权主义三个本质,与儒家文化和中华文明水火不容。
 
蔡楚: 香港,香港
六月飞霜,月娥惊惶
香港,“反送中”兴起
“两制”现形,国际瞩目
中南海震荡
 
金陵毕康:深圳任铭兄来宁交流明治维新及中国近代史
读书贵精,贵在结合思考而读。一百余年来,中国由于在转型路径、认知和履践上产生偏差:不论国共两党之尝试,均未真正意义上走上强国之路。
一百余年来,书生误国,时代呼唤审时度势的政治家。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170万港人8.18冒雨和平大集会
港人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反送中行动星期天下午(8月18日)再现高潮。大部分身穿黑衣的游行人士冒着大雨,撑伞参加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主题为“煞停警黑暴力 落实五大诉求” 大集会。由于人数众多,主办单位决定举行“流水式”集会。
廖亦武:2019在香港追忆1989 (德文和中文)
他们在枪声中倒下,
坦克碾压,血肉模糊如新鲜尘土,
可灵魂爬起来,
轻轻地穿过燃烧的夜色,
越过时间和山峰,
几番轮回,像春天和青草一样生长,
三十年后,在香港。
 
失踪的坦克人在香港。
闵良臣:徐怀谦的宿命
徐怀谦:“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
现在他已走六年,容本人再一次将短文用这新的传播方式发表,让更多的读者知道这个国家还曾有过这么一位想说几句真话甚至为不能说真话而宁肯去死的人,真真实践了“不自由,勿宁死”!除此之外,又还能说什么呢!用孔子的话说,“死生亦大矣”,而书圣接着说的是“岂不痛哉”!
 
曾伯炎:“流氓政权”,终被美国骂出口了
最近,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中共国是“流氓政权”,终于骂出了口,这是要愤怒到怎样的程度,才这么怒斥,外交史上很少见。
这政权与政党的最核心的中国特色一一流氓,真是香港民众与美国政界,不谋而合的共识,而大陆中国民众,从老毛那55次运动的打砸抢抄杀中,已认识体悟几代人矣!
 
 
刘晓波:冬日的孤独--给霞
孤独,鲜明地
耸立在寒夜的哭泣中
触摸雪的骨髓
而我
不是烟不是酒不是笔
只是一本旧书
类似于
长着毒牙齿的《呼啸山庄》
张智斌:从中国访民在美拦截国家领导人看维稳的困境和出路
据VOA等众多媒体报道,早在2015年9月25日,中国访民们就在华盛顿成功拦截了正在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的车队。
2016年3月31日,习近平在美国华盛顿出席第四届核安全峰会期间,再度遭到中国访民的拦截喊冤。.2015年9月习近平在纽约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以及2017年4月习近平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海湖庄园与美国总统川普会晤期间,都曾经遭到中国访民们的围、追、堵、截。
近年来,中国访民为了维权在海外围堵中国国家领导人反映诉求,已经成为越来越普遍的现象。2019年1月31日早上,率领中国贸易谈判高级代表团出访美国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为了躲避访民,不得不选择酒店的垃圾通道出行,更是成为震惊世界的新闻。
唐吉田律师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一个律师不接触访民,很难知道这个社会病到什么程度。”
 
 
廖亦武:HONG KONG'S 1989 香港六四輓歌(德文和中文)
香港六四輓歌
 
一顆槍彈今天打爆一個女孩的眼
另一顆槍彈明天會打爆一個男孩的頭
後天香港會瞎掉,曾經的東方明珠會瞎掉
血流成河,屍橫遍地
頭髮花白的父母在尋找、哀號、為孩子們送葬
就像上帝在天上,為星星們送葬
矢文云: 共产党敢不敢真的出兵镇压香港“反送中”?
只是事到如今,中共真要出兵香港镇压港人,那也不会是这样容易的。一旦中共出兵香港,不论是派遣军队还是派遣武警,不管是施行戒严,还是武装镇压,香港的亚洲金融中心和自由贸易港地位那一定是被彻底毁掉了。接下来,人才逃离,资金撤离,经济萧条,失业激增……该来的一切都会到来。
中共欲出兵香港,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实际上是难上加难。但不管多难,如果香港的局势真的威胁到了中共执政的根基,中共照样还会明目张胆地去杀该杀的人,放该放的火。这一点港人必须看清楚,他们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抗争进入第十个周末,警方加大暴力镇压
香港反“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抗争本周一连进入第10个周末。星期天(8月11日)示威者不顾警方只准许在维多利亚公园集会的命令,前往深水埗警署一带游行,其后爆发警民冲突。示威者后来转战尖沙咀。期间港警在几个地点施放催泪弹清场,最终有多人被捕。
香港多所大专院校的学生会周一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市民即日起无限期“三罢”(罢课、罢工、罢市),直至“滥权滥暴”的警员受到法律制裁,政府回应五大诉求。 还有网民呼吁市民即日起每天到机场参与集会。声明表示,两个多月以来,警察一直无视法律,使用暴力、殴打无辜市民和记者及进行无理拘捕等,形容周日晚的警员彻底失控,泯灭人性,强调绝不可以向暴政低头。 
 
罗祖田:香港事态终是因果报应
偏偏香港60年代后的繁荣来自于港人的勤劳拼搏,来自于英国管治当局和另一个世界的自由,人权,法治,公平的大环境,与“母国”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97后,北京固然招安了香港不少的精英,但何时向中下层港人作过忏悔?多数港人仍念记大陆亲友,尽能力支援家乡建设和捐灾。不止如此,说好的“一国两制”言犹在耳,便严重变味。大陆的权贵们还把香港当做圈钱洗钱的天堂,使得中下层的生活前景日趋暗淡。正是这些旧恨新怨,激发了此次港人不熄的怒火,一两百万人上街,近乎倾城出动。这样的怒火,岂是所谓的几个暴徒和外部阴谋煽动得起来的。  
 
王朝:他们已走投无路
眼前这个王朝已“烂”到什么地步,有篇大陆网民文章是这么说的:“判断一个时代(是否)烂透了的标志之一,就是看它是否还能容纳下最后一批敢于说真话的人。如果一个国家正在致力于铲除最后一个传播真相的人,……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暗自庆幸,超越古今中外的至暗铁幕终于准时准点地(要)降临了。”
 
 
刘同苏:“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
这是已故香港歌手黄家驹,为曼德拉谱写的歌曲。据说,当曼德拉成为总统之后,中国的一位经贸官员曾将该曲的录音赠予他;曼德拉闻曲而泪下。上帝赋予曼德拉黑色的皮肤,不就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吗?上帝为什么允许香港以弹丸之躯立于“危墙”之下?难道没有赋予那里的人们以远超过香港自身的意义?自由是在风雨中才会抱紧的;期望必须在疲倦的眼睛里面才有渴慕的强度;改变未来的自信一定要经过一生彷徨的挣扎;没有穿过从拥有到失去的岁月,怎么会听到回家的钟声?具有牺牲叹息的生命,才可能迎接光辉岁月;在为自由而残破的身躯里面,人的灵魂才放射出最耀眼的光彩。香港的意义也许就是以自由的示范而唤醒强权之下苟且着的人民。为了自由之故,被标签为“经济动物”的香港人连经济利益都“抛”了,还有什么能逾越得了自由的价值呢?
闵良臣: 独有的民族独有的文化独有的统治
鲁迅一生去过几次香港,包括演讲。在《再谈香港》一文中,他告诉我们那些英国雇的中国人如何对待自己的同胞。这些人如果真是对工作认真负责,倒也无话可说,可他们就是刁难,或敲同胞的“竹杠”;仿佛越是自己的同胞,越要刁难,越要“敲竹杠”。只有这样,才能显出他们的威风:“见过英国雇用的中国同胞上船‘查关’的威武:非骂则打,或者要几块钱。”鲁迅就亲身享受了这样的“待遇”。
近一百年过去,与鲁迅所讲当然又有所不同,甚至连词义都有变化。现在是有能耐的近乎悉数移民,没有能耐的,连可逃的深山也不存在了,因为普天之下,没有一寸不在他们的管制之中,因而只好仰天长叹,老死在这“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刘晓波:醉酒--给霞
题记:凌晨三时许,你喝醉了。寒风中,我搀扶着你在路边等出租车。
   
在所有被爱过的地方
在所有被践踏的地方
你醉酒时的眼神
最真挚也最荒凉 
吴称谋:启蒙火炬,百年接力
孔家店朽换门庭,法治宪政应先行;
慨叹当年国运蹇,启蒙未竟马列侵。
百年蹉跎辱使命,共和劫难专制临;
吾辈接力火炬传,何期中华大转型。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六、日香港爆发游击式示威 周一始大罢工瘫痪香港交通
全港发起8.5三罢及不合作遍地抗争活动。将近3000名航空业界的人加入了所谓的三罢行动(罢工、罢市、罢课),导致香港200多个航班被取消。仅国泰航空就有2000多名机组人员和飞行员参加罢工。
参加罢工的人包括各业界的劳工,教职员,公务员。香港机场的一些维修服务人员也没有上班而是参与罢工。因此,机场被迫将所有航空公司的飞机在香港机场的起飞和降落削减一半。
网友短时间内发起的“三罢”及“不合作运动”星期一造成港铁8条主要线路严重受阻,许多人出行或上班受到影响,一些乘客不满,但许多人表示理解或支持。 
警方星期二下午召开记者会,指在周一的行动中拘捕148人,包括95男53女,年龄介乎13至63岁,涉嫌非法集结、袭警、藏有攻击性武器、刑事毁坏等。
 
王朝:香港好不好,要由香港人说了算
香港“反送中”游行队伍从几十万到一百多万到二百万,最后搞得全城民怨沸腾,这算不算民意?请中共告诉大家这二百万人中哪些人是“受蒙蔽的”。
时至今日,香港公务员、医疗界、教育界、商界、宗教界、法律界、民航界,全都反政府,撑政府的却是香港的黑社会,你说这是何等讽刺。
还是那句话,香港是好是坏,跟二十二年前相比,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只能由香港民众说了算。前不久,在香港游行的那二百万人,可以说就是没有组织的“香港民众协会”。那二百万人告诉香港特区政府,告诉中共,告诉全世界:他们感到过的不爽,或者比二十二年前要差多了。在一个总共只有七百万人口的地区,竟然有二百万人上街诉求表达不满,你还要说香港比先前更进步更自由更民主,这不是鬼话是什么! 
王维洛:2019年八一建军节一件小事故发生了
2019年八一建军节中国发生了一件小事故,陕西省延安市一“水坝”溃坝了。根据何晓燕、王兆印、黄金池、丁留谦的《中国水库大坝失事统计与初步分析》,在1954年到2003年的五十年间,中国一共发生了3481起水库溃坝事件,其中大型水库溃坝2起,中型水库溃坝123起,小型水库溃坝3356起。中国平均每年溃坝约70起。何晓燕等指出,中国水库大坝的平均年溃坝率为0.000818(万分之8.18),大大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也有人说中国水库大坝的平均年溃坝率是世界平均年溃坝率的四倍。何晓燕指出:中国水库大坝的泄洪能力不足和质量问题是导致溃坝发生的主要原因。
金陵毕康:关于恭亲王奕訢
晚清王朝贡献最大、最出风头的王爷无疑是恭亲王奕訢,他是道光皇帝第六子,1850年被封为亲王。若没有慈禧的赏识与支持,奕訢自然没有大展宏图的机遇,反过来,晚清残局中若没有这位大名鼎鼎的恭亲王,会更加迅速走向衰亡。一个人的眼界、格局和历史观决定了晚清这位举足轻重的“铁帽子王”能行多远,能否成功将晚清带出内忧外患的“泥沼”。
奕訢死后,大清帝国的政治变革如野马脱缰而奔,加之满洲贵族一味刻意维护自身利益,推行假立宪及皇族内阁。大清这座帝国大厦终于在辛亥革命和四川保路运动及各地风起云涌的民变中轰然坍塌。 
刘晓波: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词的飞翔不需要翅膀
如同气味引导着灵魂
早晨的光线不安地抖动
有点儿陌生的感觉
象你为了这次远行
准备的那双新鞋
闵良臣:自由的鸟儿
一晃,九百多年过去,在这里,容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向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美国的帕特里克·亨利、中国的范仲淹以及现代自由主义思想代表人物胡适表示极大的敬意!
追求自由,不单是鸟儿的天性,同样是人的天性,因此,不论西方抑或东方,对一切努力追求自由的人们,我觉得都应该向他们致敬。
 
易修霖:党政不分,绑架国家
所以让我们焦虑的是在王朝家天下时期我们都能区分皇家和国家的财产,而现在却很少人想着要把三者区分开来,这三者不区分不理清,政治层面无法进步并最终影响与其相关的经济层面发展,当下经济遇到的外部阻力就是很好的映射,大概率上中国人民还将要付出血的代价来完成接下来的路程。
 
 
唐宋民: 好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
在本人看来:人类一定会把许多“无产阶级革命家”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再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想成为“无产阶级”,即没有人喜欢穷。可从中共成立到其获得政权后差不多六十年时间里,只要说是“无产阶级”,就光荣得不得了;只要是“无产阶级革命”,就伟大得不得了。于是,他们把富人消灭了——把富人消灭了,也就等于把精英消灭了;把资产阶级消灭了,也就等于把有能力创造财富的阶级消灭了;而在农村,把地主消灭了,也就等于把乡下的精英消灭了,于是,我们也就看到1949后前三十年那么一个破破烂烂的中国。最可恨的是,大大小小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们,把一个国家弄成这个样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因此,这个世界上,如果真有“无产阶级革命家”这样一种生物,也只能把他们定义为人类社会的祸害,而绝非值得人们尊敬乃至称颂。
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们,绝不会“永垂不朽”,只会遗臭万年!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元朗、中环周六周日继续爆发大游行,警方催泪弹镇压
约有30万示威者无视警方禁止游行的命令,如期27日下午在上周日白衣黑帮行凶的元朗举行光复大游行,他们一度包围当地警察局两个多小时,警局被迫匆忙拉下闸门谢绝报案,警察似乎不甘受辱,根据美国CNN有线电视现场记者Anna Coren报道,防暴警察趁示威者晚上撤退并开始搭乘地铁离开时,冲入车站见人就打,有多人被警棍打伤,满地血迹,与上周日白衣黑帮冲入同一车站见人就打情况如同一辙。香港不但被CNN形容为“警察国家”,而且是黑白不分。
数以万计的港人不理会警方近期借口公共安全对游行集会的限制和反对,周日下午再㳄挤爆港岛中环至铜锣湾和西环的主要干道,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抗议警方在7.21上环清场中使用过分武力驱散示威者。 
曾伯炎: 李鵬的生前身后评
该死的李鵬,咒他多次死了后,终于由官媒宣布:他真死了!
是被六四冤魂缠死、还是被三峡大坝变形吓死?总之,他这六四镇圧学生的大刽子手,三峡危险工程的大推手,他这一死,好像逃脱审判了。而网上民众发声,有如决堤洪水,甚至议论他火化后,他敢留骨灰吗?或效邓小平恐惧清算,撒骨灰下海呢。
 
 
王维洛:建议李鹏家族将李鹏日记赠送北京大学或者清华大学公开供民众阅读
李鹏退休后,专门从事日记编辑出版,并有一个班子帮助干这件事。李鹏先后出版《李鹏三峡日记》、《李鹏核电日记》、《李鹏电力日记》、《李鹏人大日记》、《李鹏经济日记》、《李鹏外事日记》和《李鹏六四日记》。笔者十分认真地阅读了《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得出的结论是:李鹏是一个为了某种利益可以更改日记的人。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蔡楚: 香港,香港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170万港人8.18
曾伯炎:“流氓政权”,终被美国骂出口了
廖亦武:HONG KONG'S 1989
矢文云: 共产党敢不敢真的出兵镇压香港“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抗争进入第十个周
罗祖田:香港事态终是因果报应
王朝:他们已走投无路
吴称谋:启蒙火炬,百年接力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六、日香港爆发游击
王朝:香港好不好,要由香港人说了算
唐宋民: 好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元朗、中环周六周
曾伯炎: 李鵬的生前身后评
王维洛:建议李鹏家族将李鹏日记赠送北京大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再次爆发721大
闵良臣:不忘初心?怎么可能!
曾伯炎:三峡问题,不正是专制的危机吗?
清流浦:反独裁运动是否要支持党国经济崛起
廖亦武:兩個人的大屠殺
蔡楚:七月诗--怀念
七月诗 唐宋民 辑
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2周年礼拜
曾伯炎:改名风波透析
闵良臣:不要侮辱禽兽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七一香港主权移交22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两百万人大游行
唐宋民: 徐焰教授为何那么仇恨香港人
闵良臣: “五十年不变”言犹在耳
矢文云:《“反‘送中’大游行”,香港的民
闵良臣:什么叫容忍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百万人“反送中”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四十批签名 (四十二人)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及世界各地举行纪
张世航:我的不自杀声明:一名大陆异议文人
谭松: 2019,三十年感怀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举行纪念“六四
蔡楚: 蓝莲花,你还好吗?
余东海: 怀念刘晓波
蔡楚:《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五四百年:爱党爱国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占中九子案”宣判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
蔡楚:74岁生日《苦力感言》
谭松: 可怕的高校学生“信息员”
谢显宁: 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罗祖田: 再谈改革开放
江上小堂: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改革开
卡尔.格什曼: 记念一位英雄烈士 (中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版本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蔡楚:王怡,我的兄弟
蔡詠梅: 王怡牧師:一個勇敢無畏的人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零八宪章》发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三十九批签名 (三十二人
《民主中国》网刊敬启
齊家貞: 墨爾本奮戰《洪湖赤衛隊》
管云:关注当代公民运动的典范朱承志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廖亦武:2019在香港追忆1989 (德
闵良臣:徐怀谦的宿命
张智斌:从中国访民在美拦截国家领导人看维
刘同苏:“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
闵良臣: 独有的民族独有的文化独有的统治
王维洛:2019年八一建军节一件小事故发
罗祖田:从大国兴衰看中国梦
怒摔琴:《分裂社会的民主民意》
曾伯炎: 忽然想到:ABC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3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2
王德邦:是非家国三十冬
钱秦仁: 再致川普总统公开信—应坚定不与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
曾伯炎:专制难转型的几个死结
綦彦臣:基于尊重文化的女权主义
罗祖田:中国社会的转型还是愈快愈好
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李金芳:在自己的祖国,我们都是流亡者
李任科:永远同行——杨天水与杨天水们
陈大卫:没有自由的中国梦——关于中共十九
孟泳新: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罗祖田:高度技术权能下,人权必须高于一切
金陵毕康:非暴力抗争的机制和方法
欧阳小戎:政治受害者汪雪娥的一家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二)
陈大卫:试析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关于
欧阳小戎:朱虞夫——我们等待着你的归来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失踪人民共
王维洛:北京的生态环境容量是否构成驱逐低
何清涟:驱赶“低端人口”:秩序与人道之间
张祖桦: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
艾晓明:我期待一场盛大的告别——我的校友
安德芮雅?沃尔登:中国在联合国推销“中国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一)
滕彪: 作为人类精神事件的刘晓波之死
綦彦臣:基于反框设计的经济民主
吴大江:人类的文明在于由丛林价值观走向契
何清涟:人: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历史遗产”
欧阳小戎:民主阵营中陈卫、陈兵兄弟
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党同伐异
梁慕娴:不再幻想,坚决抗争(二)—— 二
金陵毕康:社会抵抗中的战略性思考
欧阳小戎:民运义士沈良庆
林培瑞:《刘晓波纪念文集》序言
李金芳:胡石根先生,你何时才能获自由?
牧野圣修、王进忠:刘晓波 「没有敌人」的
齐家贞: 刘晓波、我和笔会
曼维:“反共”年代的迷思与重省
王金波:双重噩耗,无以复加
一平:由反叛走向殉道——走上祭坛的刘晓波
李金芳:必须停止对良心犯的酷刑迫害 保障
野渡:路上的囚徒——纪念晓波
温克坚:回忆刘晓波操持的一次葬礼
余杰:外国作家救援刘霞,中国作家在干什么
欧阳小戎:最后的儒与侠一一安宁与罗志峰
一平:从“六四”血泊中升起神圣意义——走
李金芳:在深重的黑暗面前——纪念刘晓波先
白夏:知行合一的刘晓波(中英文版)
小乔:向死而生——怀念晓波

热点文章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张智斌:一位加拿大华裔女记者见证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南
谭松: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
谭松:当年,滇西战场,几个真实故
批评中国新疆政策的伊斯兰国家被迫
中国顶端群体的收入疯狂增长,贫富
江上小堂: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
吴胜理:在打黑除恶里,请看成都黑
谢显宁: 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高新:“知青岁月”的习近平因“流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高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时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遐思
滕彪:联合国人权机制对中国有效吗
徐友渔:适得其反的再教育
高新:王震当年主政新疆险死习仲勋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及世界各
野渡:蓝莲花,盛开在白衣飘飘的年
中国经济季度增长率见28年最低
瑞典舆论和政界人士将中国视为威胁
闵良臣:不要侮辱禽兽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七一香港主权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img
维权热线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长沙维权NGO负责人失踪超24小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四川艾滋就业歧视当事人起诉内江卫
郭贤良:昆明交警七大队乱罚款是权
陈艳、于晓軍拦截李克强总理代表团
律师成功会见危志立 国内发起面具
邓太清:中共开两会 我在家坐牢
艾滋零歧视日前夕 律师联名致信人
刘珏帆(张宝成妻子): 受助与回
严家伟:我亲历的《星星诗刊》大冤
张国庆:蒋蓉是才德妇人
维权人士黄琦涉密案闭门庭审 美外
蔡楚:《大劫难》书中的人吃人、吃
杜治中: 左祸肆虐的年代
蔡楚:2019年给在押良心犯寄春
中国知名家庭教会牧师因“煽颠罪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回族诗人安然被国保带走 两天后获
艾滋病日前夕 73名律师致信人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
广东董奇11月23日刑满获释
上访、遣送、暴打、拘留、劳教、判
吴胜理:在打黑除恶里,请看成都黑
金陵毕康:身份
六四天网创办人之一黄琦在狱中健康
徐永海:天气凉了看望王连禧带去孙
更多 >>

img
时政
国际著名艾滋机构致信中国政府,关
公告:北京之春杂志社决定将本届自
大陆公民致香港同胞书
梁慕嫻: 我看目前香港局勢
施明磊: 控告书
人道中国为支持香港人道救援募捐公
彭小明:李鹏家族的祖孙三代
梁慕嫻:「華為」是私企還是國企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
多国艾滋机构致信中国政府呼吁释放
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
楊逢時:心繫香港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梁慕嫻:互聯網下新社運模式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2019年度林昭
胡佛通告:李锐资料开放供研究使用
人道中國新聞發布 紀念劉曉波逝世
独立中文笔会征求2019年度“刘
【悼念劉曉波逝世二周年追思會】
蓬佩奥宣布成立新委员会审视人权在
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2周年礼拜
梁慕嫻:是時候「鳴金收兵」嗎?
特朗普总统独立日致辞
徐永海:感谢曾坐牢十年的良心释放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六)
709律师王全璋狱中首见妻儿 李
蔡楚:加州88公路风光
蔡楚: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三)
蔡楚: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二)
徐永海:我和国俪堃去看望了六四死
蔡楚: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一)
金陵毕康: 大陆制度变革前景
廖亦武:為他人的自由而戰
蔡楚:太浩湖一周游(三)
香港民阵称近"反200万人参与送
蔡楚:太浩湖一周游(二)
蔡楚:太浩湖一周游(一)
蔡楚:莫比尔的日本庭院 (手机拍
杨逢时: 相聚在永恒的春季“天安
装甲车前勿忘六四—瑞典人权界纪念
更多 >>

img
思想
楊逢時:感恩美國先賢的付出 捍衛
金陵毕康:论苏共垮台
闵良臣:太丑了
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
野渡:蓝莲花,盛开在白衣飘飘的年
五四运动100周年征文
刘同苏: 殉道的颜色(全文版)
罗祖田: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梁慕嫻: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彭小明:岁寒沉思忆白桦
王丹: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余杰:中共是什么时候想当老大的?
蔡楚:通往天堂的名片
陳墨: 我和光光
金陵毕康: 温柔的良夜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高新:华为公主美加受辱,爱国志士
滕彪:改革开放与经济奇迹的背后
徐友渔:适得其反的再教育
蔡楚:斗草
刘同苏: 信仰抗命的绝对超越
王丹:孟晚舟被捕事件的背后
胡平:我对孟晚舟事件的几点看法
高新:恳求宽限九十天才是真的被“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白毛女
金陵毕康: 列宁像的倒掉
余杰:中国将为德意志,湖南当作普
高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时
王力雄:懂新疆首先要懂人心
王丹:中美贸易战不会停止的根本原
江棋生: 再次检视台海两岸关系
高新:“知青岁月”的习近平因“流
余杰:是胜利的顶峰,还是失败的深
胡平:郑重推荐《中国:溃而不崩》
金陵毕康: 艺术家与禁忌
高新:当今圣上习近平青年时代的“
王丹:言论自由比金马奖重要
陈墨: 幽默天性与谐谑传统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