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李光耀逝世,再次掀起“新加坡模式”争论
中国官方将“新加坡模式”概括为“威权政治+开放的市场经济”,认为这是一党独大的威权政体成功引导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典范。一直为中国培训官员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被称为中国“海外党校”。放眼世界,新加坡是中国官方唯一公开声称需要学习的国家。新加坡经济的巨大成功和稳定社会成为新一代政治家们的榜样国家,他们都热衷将自由市场取得的繁荣和对企业大加扶持的经济模式与一党专制的舒适性相结合。一位网友评论说,“大家不要被官方的‘中国人民老朋友’称号欺骗了!李光耀是坚定的反对斯大林社会主义的人。新加坡是威权+民主国家,我们却不是!!!”
章小舟:基于《零八宪章》之政治理念解析中缅局势
缅甸局势与中国大陆的局势既有关联之处,亦有相似之处。基于《零八宪章》的政治理念分析中缅局势,可以更好地认识中国大陆的现状,有助于看清民主转型的着力点。《零八宪章》的“公器公用”和军队国家化等理念,有助于最大限度地捍卫国民人权,当国民人权遭受外邦践踏之时,民选政府和民选政治家一定会按照国际法准则和普遍的人权标准,为国民讨还公道,对国民进行赔偿;《零八宪章》的理念对解决复杂民族问题和分裂问题有重大意义,在民主环境中,当国民们获得了基本人权并建立了基本的权利意识、民主意识、法治意识,自然而然地会在各个方面趋同于普世理念,会淡化民族差异,分裂意识也会随之减弱;《零八宪章》关于“民主”的理念,有助于认清伪民主政权的特点和危害,促使人们直面关键性问题,向最坏处考虑,向最好处努力,提前做好各方面准备。由于中共政权是缅甸军政权等一系列独裁政权的强力支持者,推动中国民主转型,无疑是世界民主运动中的重中之重,应为所有民主国家和关心中国民主化的政治家和良知人士所重视。
桑杰嘉:习近平的对藏政策与策略
回顾习近平执政的两年多历程,当他完成高登毛以后最集权的领导人地位之后,高举“反腐”大刀左砍右劈政敌大老虎、小苍蝇,确实在中国上下制造了一阵又一阵的轰动。同时,对提倡和推动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的人士的打压再创新记录,并开始在中国高等学府公开禁止普世价值等。因此,很多对习政权抱有希望的人们也开始认识到了当初想法有着太多的天真幻想,并对未来的发展趋势开始担忧!因为习政权全力维护共产党独裁领导地位的道路上绝对容不得人民的自由权利存在,因此,公民真正的自由和权利是绝对地被剥夺,从而使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道路面临着更加的艰难和曲折。习近平政权在西藏问题上仍然坚持中共既定的“拖延”政策,对西藏境内继续采取严厉打压政策来“维稳”。同时,对境外流亡藏人社会也实施“维稳”策略,主要是通过某些特殊渠道向流亡藏人时不时散发,如达赖喇嘛访问五台山、先放弃一些无法解决的问题等信息,以消减藏人对“中间道路”谈判没有进展而不断高涨的不满情绪。
吴大江:马克思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意识形态
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不是来自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而是邪恶的马克思主义。第一次世界大战,有33个国家参与,死亡人数达到1500万人(包括平民死亡 664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损失最惨重的一次战争,先后有60多个国家参与和卷入,死亡人数约达7000万人(包括平民死亡5500万人);而奉行邪恶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16个国家(中国、越南、古巴、朝鲜、老挝、苏联、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东德、蒙古、波兰、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和红色高棉),在和平时期,整肃本国人民,导致平民死亡的人数就超过一个亿,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如中国的毛泽东时代,整死3900万人,饿死4300万人;如前苏联斯大林时代,处决和整死了2000多万人;再如前红色高棉,屠杀了占当时总人口八百万中的二百多万人……可见,自人类社会有史以来,仅就对人类生命与文明的摧残而言,马克思主义是最大的邪恶。
张博树:评“儒学治国论”
儒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过去的100年中,随着中国社会和政治的演变,儒学几经沉浮,忽而被抬举,忽而被批判。作为学术,海内外都有一些学者认为传统儒学的价值并没有、也不该全盘丢弃,应该挖掘其中的正面东西,使其适应现代中国的需要。最近这些年来,国内尤其有一些朋友全盘肯定儒学,大力论证儒学应用于改造中国政治结构的可能性,甚至提出如何借助“政治儒学”实施“王道政治”的完整方案和制度设计。虽然从自由主义的立场看,儒学治国论有很多缺陷,在现实中也根本行不通,但这不妨碍我们把儒学治国论当作当代中国政治思潮中的一种加以检索,看看这种主张讲了些什么,根据何在,又为什么行不通。还有一些朋友主张把儒学和自由主义相结合,提出儒家宪政主义,这可以视为儒学治国论的一种变体。意味深长的是,近年来官方也在把“传统文化”当作需要大力弘扬、推销的“软实力”,将其上升到“国策”高度。如何看官方“文化软实力”战略与民间复兴儒学努力之间的关系及其可能有的互动?如何理解这种互动的性质及未来的可能走向?本文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和评论。
闵良臣:是欧美要以中国为“试验场”还是中国要“拥抱世界”
以秋风为代表的某些新儒家学者,近些年像是走火入魔,一头钻进儒家思想的老木屋里。在他们看来,“现代中国的起步是悲剧性的:震惧于西方的坚船利炮,中国精英毅然决然地抛弃了自身的价值、思想、知识传统,而全盘拥抱外部世界。欧美各种现代意识形态如洪水般涌入,以中国为试验场。”秋风甚至提出:我们必须重建“中体”,在学术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好一个“驱逐鞑虏”,比官方提出的“抵制西方价值观”还要凶恶得多!这哪是在谈“学术”,分明是向统治者输诚。在这些儒者看来,别说二十一世纪,就是人类的整个未来,都要看中国人的脸色,因为将来一定是中国儒家思想代替西方意识形态,作为“普世价值”统治和领导这个世界。如此夜郎自大,歪曲历史,颠倒是非,罔顾常识,颂圣媚皇,盲目排斥世界主流文明,充溢着义和团情怀和“致命的自负”,意图开历史的倒车,这样的儒者只会成为专制统治者的帮凶,这样的帝师梦注定会成为破碎的泡沫。
康正果:毛共的现形和蜕变——从毛时代到后毛时代(二)
按照目前流行的说法,中共执政史被分为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也就是毛泽东时代和毛后的改革开放年代。毛泽东时代可定性为党天下逐步确立及其遭到毛天下冲击的年代,毛后的这三十多年则是党天下重新修补和发生蜕变的年代。中共这六十多年的执政历程仍贯串了殷海光所谓“一、多、常、变”四点特征,那就是采取各种手段维持和强化其党天下的统治,通过不同的寄生方式扩张壮大中共集团及其既得利益。但中共无论诡变到何等地步,他们至今都未能解决其一党专政与中国人民要求实现民主宪政的矛盾,更难以消除其僵化的所有制对生产力的束缚,因而至今仍未改变其反国家、反民族、反人类的本质。
王德邦:必须终结中国的制度性腐败与腐败性制度
一个国家的制度所存在的不完善性与弊病,使腐败获得存在的空间,而这种由制度设施所提供及引发的腐败,就是制度性的腐败。中国近几十年来政治腐败日益深重,不仅严重毒化了社会整体生态,而且左右了中国政局走势,掌控了国运民命,使整个民族沦陷入被腐败荼毒的泥坑中。从最近陆续公布的受到查处的中央和省部级高官的贪腐事迹来看,用皇甫欣平总结的三句话来说:一是贪腐的数目之大,令人瞠目结舌;二是贪腐手段之多样化,令人叹为观止;三是贪腐分子分布之广、团伙规模之大,令人冷汗直下。所谓腐败性制度,就是腐败集团通过自身掌握的权力,以制定政策与法规的形式,将社会发展中导致腐败的弊端加以固定化、制度化、法制化,以期达成权贵集团既得利益的最大化与世袭化。这种刻意将制度性腐败转化成腐败性制度的行径,正是中国过往二十几年来贪腐泛滥的本质特色,也是中国特色的贪腐区别于世界其他国家与人类历史不同时代的根本标志。
向宪诤:从中共反腐败运动看其未来终局走向
中共自上而下主导的反腐败运动呈现出显明的人治特征。从中共暴力夺取政权六十多年的历史看,基本上都是运动式的反腐败,上面主导,下面执行,几个阶段反反复复,治标不治本,中共根子上的腐败从无触及。由党的首长和纪律检查部门来“从严治党”肯定会“无法无天”,比如抓“大老虎”,实行的是“党法”,是“家法”,所谓法律文书,不过是一些道具而已,抓谁不抓谁,不是法律说了算,而是由总书记或中纪委的几个头头说了算。中共开展的反腐败运动,实质是对法治的破坏,因为仅仅凭某个领导人的批示,就可以随便抓人,就可以通过纪委“双规”,然后再找犯罪证据。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往往是需要的时候就用,不需要的时候,如同废纸。所谓的人大常委会、检察院、监察局、反贪局、预防职务犯罪局、惩治腐败局等等,都是不同的摆设和不同的整人工具;所谓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依法治国,只能沦为标语口号,并用来掩饰因反腐败运动而引发的残酷的党内各派系、各势力的斗争。因此,其终局走向必然是党的彻底衰败。
乔新生:反腐败过程不透明问题很大
新闻媒体只能报道被打倒的“老虎”,而不能也不敢开展全民“扒粪运动”。互联网络上出现有关揭露腐败的信息,在中国执政党没有查处之前,这些信息很快会被屏蔽。这就使得人们获得反腐败信息的渠道相对单一,不免使人产生怀疑,那些曾经在互联网络上出现但很快被互联网络管理部门屏蔽的信息,是否标志着执政党在反腐败的过程中出现了选择性执法现象。反腐败过程不透明,即使一些高级官员被纪检监察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人们也无法预测其命运,公众只能被动地接受纪检监察机关提供的反腐败结论。许多党政高级官员被采取“双规”措施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从人们的视线消失。可是,人们既不知道他们涉案的基本情况,也不知道纪检监察机关或者司法机关办理案件的情况,一切都处于迷雾之中。公众不了解反腐败的过程,自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疑问。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反腐败仍然是体制内的反腐败,公众很难参与。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近日,国际媒体和知名学者再次预测中共的前景。以欧世林(auslin)和沈大伟(David Shambaugh)等人为代表,纷纷在《华尔街日报》撰写《共产党的黄昏》和《正在来到的中国崩溃》等文,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关注。沈大伟的文章提出中国濒临崩溃的五大理由或者五大症状——中国富人在加速逃离,习政权的强硬措施引发不满,各级官僚普遍存在假大空,党政军严重腐败,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等等。作为一个对极权中国有更切身体会的人,笔者认为中共的病症远不止沈大伟看出的五个症状,中共有以下四种致命病症忙于应付:边疆纷争,官吏腐败,生态灾难,民变抗争。中共的风烛残年,黄昏和黑夜将伴随着这四个病症走向终点。作为21世纪最壮观的历史大剧,伴随着崩溃的各种苦难甚至血腥,人们也应该做好心理准备。极权穹顶笼罩下的人们,将观看或参与这一历史大剧,穹顶谢幕,砸下的尘烟将惊心动魄。
雷鸣声:房地产开发商任性让子弹飞
3月16日,广西梧州市蒙山县鑫达新世纪房地产开发公司强行挖毁了蒙山镇新联村黄桥组进出村庄的道路,村民出来阻拦,开发商就纠结黑恶势力持刀枪打压村民。据外媒报道,2名村民遭枪击受伤,2名村民被刀砍伤。次日,黄桥组200多名村民游行示威,抗议开发商暴力毁路枪击村民。众所周知,房地产行业是最大的官商勾结行业,几乎所有的房地产商都和地方官员有如胶似漆的交情。由权贵集团主导的房地产开发在中国所导致的罪恶罄竹难书,能见诸媒体的相关恶性事件只是冰山之一角,大多数受害者都在自身权利受到侵害后选择了忍气吞声,或是在求告无门的情况下作罢。开发商之所以蛮不讲理、我行我素、甚至公开使用暴力进行强制拆迁,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有官方的后台撑腰。权贵豪强肆无忌惮,视法律如无物,强取豪夺,任性地让子弹飞,充分暴露出中共所谓的“依法治国”的实质是依法治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学者和媒体继续热议沈大伟的中共政权“残局”论
说中共政权即将崩溃,不知道时间概念如何,十年还是五十年甚至更长?当然沈大伟的这句话完全正确:“我们无法预言中国共产党究竟何时崩溃,但我们不能不作出这样的结论,即我们正在见证着它的最后阶段。中国共产党是朝鲜劳动党之后全世界执政最长的政党。没有一个政党可以永远执政下去。” 有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亿万愚昧的民众,中共依然会继续统治,甚至游刃有余。推翻专制统治是一个长期的斗争过程,不要幻想一夜变天。
牟传珩: 全球走向民主的伟大历史进程——北京红卫兵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不久前发出在高等院校和文化部门封杀自由思想的指示,中共中央为此发出30号文件,但迄今仍高度保密。其实,习近平上台伊始就认定前苏共倒台、国家解体教训在于:搞乱了思想;放松了对军队控制;苏共没有“真男儿”。因此,习近平当选总书记首次主持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就以提高“拒腐防变”为首要任务。接着,他便在党内高调反腐的同时,坚决防范西方价值导致“颜色革命”。特别是自习近平“8.19”讲话以来,官方不断加强意识形态控制,“新舆论斗争”甚嚣尘上,一再发起对民主宪政、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批判。这表征了他将始终坚守“党内反腐、社会反右”的两翼作战立场,真有点北京文革红卫兵的劲头,就不信螳臂挡不了车的这个“邪”。当今世界,实现民主化的各国模式可以多样,但国家权力来源必须正当,权力运用必须分离、制约的普世政治伦理不容篡改。处于世界现代化变革风云席卷中的中国,北京无论有多少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的红卫兵都无法螳臂挡车。
楚寒:文章辩才动四方——“被遗忘的总统”约翰?亚当斯的故事(下)
马萨诸塞人约翰•亚当斯,是美国“国父群”中的一位——美利坚合众国第二任总统。他从波士顿地区的一个青年律师一路走来,奔走呼号,振臂高呼,勇往直前,起先是为了北美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后来是为了北美的独立建国和独立后的政体规划,进而成为北美独立革命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直至被誉为“美国独立的巨人”、与华盛顿和杰斐逊齐名的“独立运动三杰”之一。不但如此,他在知识史与社会哲学方面也有着一定的声望和地位,与他同时代的不少人当时就尊称他为“政治哲学家”、“权威哲学家”。直到今天,他的许多关于政府的阐述、关于自由与权力的论述,在美国和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被实践着,他在这方面的著作文章受到学术界的肯定和重视,以至于有学者认为他是“美国政治学的奠基人”。
朱欣欣:在独裁者身边
独裁者所以能一时得势,不过是人性堕落之后,与超越性的存在隔绝,人们尚存的信仰本能,试图在尘世寻神与造神的结果。独裁者代表着人类的自傲,而拥戴或臣服其统治的人们,甚至一些仅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反抗者,则体现了人类从上帝所赐尊贵地位上坠落后的软弱与迷失,二者不过是同一体的两面。独裁者都是善于利用人心的蛊惑者。斯大林问第一次见到他的亚特丽娜:“你在看着我,你看到了什么?我长得和我的肖像画不一样。”这个当年教会学校的肄业生似乎在回答亚特丽娜:“我从来就不想当偶像,但人民需要偶像。”斯大林所言,一半是故作谦虚,一半说出了部分事实。斯大林深谙俄国人的宗教传统,深居简出,保持神秘感,以此神化自己。……无论老人还是青年,都该问问自己,关于我们的历史,关于历史的悲剧,我们知道多少?又反省过多少?
张博树:评“宪政社会主义”
“宪政社会主义”是最近几年来中国大陆出现的一种新思潮,且一度成为“显学”。鼓吹宪政社会主义的人其实各不相同。有的骨子里是普世价值派,只不过使用“宪政社会主义”这个相对安全的提法。他们多主张用渐进的方法推进政治改革和民主转型,在这方面,他们和自由主义中的温和派比较接近。另有一些鼓噪宪政社会主义的人创造了一堆新名词、新概念,大谈“宪政”却不敢触及党国体制的根本,客观上形成对一党独裁体制的新论证。习近平上台后中共意识形态的进一步左转,压缩了宪政社会主义的舆论空间。2013年所谓“宪政派”和“反宪派”的论战,虽然打的是一场糊涂仗(因为真正的宪政民主派不可能上场参战),但这样的论战还是深刻揭示出那些既自称“宪政派”同时又是党国体制新论证者的局限所在。


王德邦:论社会变革运动中的良性持守
面对中国社会千年变局的艰困时局,如何才能建构起社会变革运动中的良性健康力量?这事实是个关乎中国启动文明转型快慢与成败的关键因素。从官府与民间都高举人权、民主、法治、文明的大旗来看,对于中国社会发展的目标事实并不存在多少争议,即目标的良性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社会争议不多的共识。但是,保证良性目标实现的良性力量却远远不足,当然对实现目标手段的良性也存在诸多争议,但手段的争议事实也源自良性力量建设的问题。社会良性变革运动不专属于哪个阶层与团体,是个全民族全社会共同的使命。诚如《零八宪章》所言“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马萧:中国政治犯监狱生活采访——持不同政见者张善光(下)
张善光,出生于1955年,湖南省溆浦县人。1989年因抗议当局对学生民主运动的镇压,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的罪名判处七年监禁,1996年刑满出狱。1998年,因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被以“向境外人员非法提供情报”罪判处十年监禁,2008年刑满出狱。据张善光先生介绍:2001年3月,我根据收集的材料拟写了一份“囚犯请愿书”,把监狱残酷对待犯人的黑暗内幕一一列举出来,当时罗列了七个方面:1、犯人劳动时间长,每天要劳动十六、七个小时;2、监狱的伙食差,吃的像猪食;3、狱警肆意殴打、虐待犯人;4、犯人有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肺结核盛行;5、以各种名义强迫犯人向监狱交纳各种费用,比如,报减刑材料费、医院住院治疗费用、家人来监狱探监时需交纳探监费,等等;6、狱警违法使用警械;7、检察院驻监狱监察室是一个摆设;等等。2008年刑满出狱时,在监狱门口,我坐上监狱用来送我回家的汽车,我紧闭双眼,不想回头再看一眼这座监狱,它的繁荣是构筑在犯人们辛酸血泪的基础之上的。
余杰:墙里的石头必呼叫——何比等《我们都是李旺阳》
这本书是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我们都是李旺阳”万人游行、寻找真相活动的“附属品”,所有作品的征集都在脸书上完成。那一场活动,用组织者何比的话说,本来设想的参与者大概是数十至一百人,谁也没有料到,一位从未到过香港的内地平民李旺阳,居然激发了两万五千位香港市民上街抗议,抗议者包围了中共在香港之巢穴中联办大楼,让那些龟缩在阴暗的房间内的中共官员胆战心惊。李旺阳被杀人流血的“强国”囚禁、凌虐、杀害,而指使国保警察害死李旺阳的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却升任最高法院院长。外媒和很多中国知识分子瞩目于周强的法学博士的眩目学历,并一厢情愿地相信习近平打造“法治国家”的谎言,他们忘记了周强手上沾满李旺阳鲜血的铁的事实。难道“博士治国”就是国之大幸吗?周强和习近平都是博士,戈培尔也是博士,博士跟文明有什么关联呢?当刽子手摇身一变为大法官,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公义和法治可言?
维权热线
国企工潮 警方铁腕维稳员工喋血
艾未未获国际人权大奖
中国当局对记者高瑜案判决踌躇不定
国企工潮 警方铁腕维稳员工喋血
滕彪在伦敦闹市被打劫
网民转发反腐漫画被控造谣滋事
中国异议人士艾未未获人权奖
被拘女权者肝病堪忧 外界促当局人
官校转制千疮百孔200教师罢课维
宋泽在看守所遭虐待
五位中国女权活动人士被抓超过10
东莞台资裕元鞋厂数千工人担心裁员
高瑜案法院再度申请延期
中国数十律师发表联署声明 向违法
NGO报告:2014年中国大陆基
唐荆陵案二次退侦情况不明朗 郭飞
赤脚律师的中国根与美国梦
《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遭禁,杜光
中国当局维稳再出奇招 公民KTV
工厂倒闭拖薪 数百员工连日抗议遭
广东三千学生不满食宿打人怒砸军校
曹顺利逝世周年  当局严控民众纪
四川多间投资公司倒闭 千人再游行
中国5名女权人士被拘引发全球关注
天安门母亲 发声或不发声都受监控
艾晓明:打压女权活动者为不智专横
京穗女权活动人士突公安带走 疫苗
妇女节中国全力维稳 防民众抗议雾
中国“黑监狱”特别报告显示:女性
哈达见外媒记者当街遭公安绑架
北京开两会,全国大截访
浦志强案被检察院第二次退侦
两会前夕5000人聚信访局喊冤
蒋彦永为何不能出国探亲?
在押唐荆陵感谢国际关注案件
权利组织:藏人政治犯在牢内遭受酷
两会前夕上海近千访民赴京 地方政
两名法国记者拟采访哈达被公安扣留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机构要求中国释放
艺术家声援占中被捕 家人窘困网友
思想
非韩:从乔厂长到仇和──改革标签
廖祖笙:败坏的党性滋养不出纯正的
東步亮: 以國家安全的名義貪腐
王思想: 李光耀──強人之死民主
石扉客:那条蛇到底什么时候下来呢
查建国:中国现体制无解的七个矛盾
陈破空: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鲍彤:反腐败和中国的命运
赵刚:“月经警察”和“打字机执照
喬木: 中國追捧李光耀顯尷尬
白非: 官官相賄
何清涟:漫谈中国朝野对“新加坡模
慕容雪村:当公开悔罪在中国愈演愈
杨彼得:洞中的习近平
南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王力雄:民国对西藏的口头主权
幸好在廣州 可惜是中國
中共高層權爭的證據
胡平:“反党集团罪”重新出笼
杨光:雾霾与政治
姜维平:“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
郑义:向柴静致敬
李光大:中共大学高官和知识分子
张伦:中国历史又到了临界点
王思想:中国的制度“拉倒外需”
东步亮:柴静《穹顶之下》被禁的真
胡少江:习近平的危险征途
王丹:再回首,太阳花学运
鲍彤:我对中国有信心
长平:“死囚”们,都是周永康干的
杜 光:历史虚无主义的最有力的批
胡平:“反党集团罪”重新出笼
何清涟: 周薄之案为何回归政治罪
楊光: 毛似洪武,習如崇禎
廖祖笙:更重要的看点是遏止权力凶
刘军宁:宪政与暴政
贾荃:可悲的中国官场
乔木:“两会”沦为媒体的笑料
杨彼得:新“四人帮”来了
梁京:习近平会不会折了中共的寿?
时政
港媒:习近平寻求“自由经济”与一
中国官方警告网民对新疆克拉玛依火
中国军队反腐调查针对郭伯雄案可能
路透社网站因铁流案报道提及刘云山
新闻法难产 保护自由还是管控言论
美国证实中国曾提供贪腐在逃者优先
中国副财长:中方寻求或放弃亚投行
香港特首梁振英今天警告港人不要再
“一带一路”:带路走近中国梦?
中国当局拒绝释放5名女权活动人士
反审查网站:中国政府参与了对互联
中国官媒不点名起底郭伯雄家族
中国官员称周永康是摘取死囚器官幕
“良心大使”艾未未和琼·贝兹
后李时代的新加坡-北京-台北三角
中国和土耳其为泰国羁押的维吾尔难
对中共瞭如指掌李光耀早就批定香港
分析人士:中国反腐运动影响经济活
中共高官血腥殘忍的自信
长平观察:走了李光耀,别了新加坡
伟人还是独裁者? 李光耀去世引发
观察:李光耀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吗
战后70年日本与中韩和解为何如此
六成危险产品来自中国 欧盟针对“
三大女高官被查,都是胡温的人
明镜邮报披露习近平女儿哈佛毕业回
美国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预言中
郭正钢出事证明打虎案十之有九乃祸
徐刚落马疑因阻挠习近平支持之湄洲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去世享年91岁
50名法学教授联名建议:取消社会
李进进:美中反贪合作法律上不成立
专家警告:气候变暖严重威胁三峡水
被视为最易“变节”议员汤家骅称有
探索频道的中国“软广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发报告称自焚
达赖喇嘛转世之争 宗教与政治的博
中日韩外长会谈结束 就峰会问题三
煤矿大省晋环保厅原厅长涉贪被捕之
航机脱班误点严重程度中国名列世界

 

 

特别专辑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
章小舟:基于《零八宪章》之政治理念解析中
向宪诤:从中共反腐败运动看其未来终局走向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
牟传珩: 全球走向民主的伟大历史进程——
王德邦:论社会变革运动中的良性持守
马萧:中国政治犯监狱生活采访——持不同政
余杰:墙里的石头必呼叫——何比等《我们
李金芳:生命有涯,人权无价——纪念曹顺利
章小舟:极权话语中的“我国”与极权统治下
付勇: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推进民主转型与制度
马萧:中国政治犯监狱生活采访——持不同政
李金芳:君心如水至清白,矢志民主终不移—
綦彦臣:最古典的颜色革命“作共和”——民
巩磊:勇于向专制统治者掷出匕首和投枪
马萧:中国大陆政治犯监狱生活之(十四)—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
陈永苗:地方政治民国化与逃离极权
綦彦臣:打捞国人精神——民主转型与社会运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付勇:宪政民主制度是科学的政治制度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
林傲霜:台湾民主社会正处于进步或倒退的十
黄钰凯:永远在路上与走向宪政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向宪诤: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
綦彦臣:慢民主的不确定性——民主转型与社
林傲霜:“反党”是社会转型进步中公民的正
任协华:反思社会运动的当代形态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古川:中国的社会运动将主要靠青年人
李大立:封杀香港真普选充分暴露了中共反民
李金芳:若为民主故,甘愿做楚囚——怀念杭
付勇:通过社会运动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吴玉琴:丹心一片为自由——王藏的中国梦
华逸士:《零八宪章》与民主种子——《零八
王德邦:蠡测中国“一国两制”走向
特别专辑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
章小舟:《零八宪章》与《大宪章》外因条件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付勇:争取人权与公民权是实现民主的关键
章小舟:《零八宪章》与《大宪章》外因条件
李金芳:勇为农民争权益,志在合众建农协—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闵良臣:就是要把公民教育喊到“甚嚣尘上”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
刘逸明: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綦彦臣:泛网络时代与“无亨定理”——私人
关平:香港占中运动是最好的公民教育
黄昌盛:党为什么把人民喜欢的律师都关进笼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
付勇:只有宪政民主制度才能保障公民的权利
綦彦臣:前网络时代与“严韦定理”——私人
李金芳:甘当争取民主宪政道路上的铺路石—
王德邦:人权领域的“野骆驼”——记杰出的
林傲霜:公民经济和财产权是公民社会的根基
昝爱宗:对浙江拆十字架运动及宗教逼迫现象
魏强:以有效的启蒙方式反抗专制,培育公民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李金芳:公民维权领域的实干家赵广军
雷火丰:香港“占中”与北京宋庄艺术家的义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綦彦臣:票选作为协商民主前提——实践哲学
李金芳:铁肩担道义,侠骨映仁心——记人权
吴金圣:香港占中启示之一:大批年青人加入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杨子立:支持中国民主的理由
王德邦:香港公民抗争使北京当局现出专制原
雷鸣声:香港的公民抗争与中国大陆的民主化
野火:香港公民争取真普选的抗争赢得世界尊
李金芳:碧血化巾帼,引啸为长歌——纪念杰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
陈永苗:身体在场的公民抗争
余杰:长老教会、民主转型与共和精神——英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关于民主转型目标与
秦永敏:制止警察权越界,切实保障人权
唐丹鸿:“合法”吞并:中国民主化与民族
党为什么把人民喜欢的律师都被关进笼子
王德邦: 公民有救治社会失序的神圣职责
綦彦臣:“第四世界”问题——地缘政治学视
王德邦: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关于民主转型目标与路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
杨光:公民身份是民主转型的基础
秦永敏:中国官僚体系在民主化进程中的嬗变
郑小群:人大政协的假象和如何建立真正的议
视频 | 图片文章
民主中国编辑部
《民主中国》2015年 征文启事

中国民主转型是一个长时段、超巨型的社会系统工程,公民意识的启蒙、公民社会的发育、民主实践的累积、自由因素的成长、公共空间的扩展、宪政政体的建构等等,都是这一宏大工程的重要基石。而社会运动的作用也不可或缺,如果没有普罗大众和新兴中产阶级的广泛参与,组合起来以集体行动的方式争取民主,捍卫人权,破解专制统治和极权架构,民主转型的目标是难以实现的。近年来,两岸四地的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大陆的公民维权运动、《零八宪章》运动、新公民运动;台湾的野草莓学运、白衫军运动、太阳花学运;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雨伞运动);澳门民间公投和民主苦行行动;此伏彼起,波澜壮阔,新的创意层出不穷,新的经验丰富多彩;尤其是在全球化、信息时代、网络革命、年轻世代迅速崛起的历史背景下,社会运动有哪些新特点、新趋势,社会运动与民主转型之间有哪些关联等等,值得认真研讨,以资后续参考。因此,本刊决定在2015年开展“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活动,时间自201511日起至20151231日止。

 本刊愿意为大家提供一个畅所欲言的交流平台,乐见不同观点的自由表达、争鸣与切磋,盼望各方贤明不吝赐稿!对您的支持与参与,本刊谨致以诚挚地感谢!

 来稿请在题头加注“征文”字样,以便与其他稿件区分。字数不得少于2000字(本刊首发稿一律如此)。来稿一经选用将在本刊首发,并按本刊规定给付稿酬。

来稿请寄编辑部信箱:mzzguo@gmail.com  minzhuzhongguo@yahoo.com

谨致谢忱!

《民主中国》编辑部

2014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