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蔡楚:小镇的梨熟了
我家的老梨树,枝桠放肆,自由伸展,每年三月,说“梨花似雪”,一点都不夸张。可惜,因梨树老迈,结的梨已偏小。
小镇的梨树很多,湿地里、公园内、邻居家,比比皆是。
美国梨、粗且硬,一般人都不喜欢,若放冰柜中,软了再吃,已没有了梨的脆感。不过,我牙好,能当粗纤维吃,微甜。
今日美国独立日,美国建国244周年。昨天傍晚,见到飞行表演。但由于下雨,放烟花的不多。小镇平静。没有人去打搅南方邦聯的阵亡将士纪念碑。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三十三)(全文完)
分别的日子到了,老黄要回家养精,我要回家续费。
老爷们告别,当然到不了黯然销魂那地步,只是哥们那一身酸涩当时还没蜕干净,言情小说和偶像剧里中的毒一不留神又上了脑,眼角泛着泪花想给老黄一个热烈拥抱,老黄像是要被鳄鱼扑到一般赶忙跳开,为防止再扑又赶忙打岔:临别送你个问题吧。
我发呆:不都鲜花礼物纪念品吗?还有送这的?
老黄自顾着深邃:想象一下,当你将来活到老夫这岁数时,最大的遗憾会是什么?
我秒回:竟然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
老黄秒怼:那也好歹是个人,老夫还只是个草民呢。这问题不是让你抖机灵的,也不需要回答,没事儿的时候就想想,对你有好处,小子。行了,你有啥话要送我的没?
哥们极其认真的想了想,还真有:我吧,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很坏,自从认识了您,心里踏实多了。
老黄仰天大笑出门去,咋看都是蓬蒿人。
 
余东海:大仁与大恶(外一篇)
言论自由是基本人权,是国家必须提供的最底线的人权保障、人格尊重和文化尊重。没有言论自由,意味着不把人民当人看,所谓尊重人权、尊重人民、尊重传统文化等等,必然是、只能是巧言空话。没有言论自由,即使孔孟重来,也是有劲使不上,只能望天下滔滔而兴叹。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三十二)
老黄继续:刁民理性,这就是刁民理性。法治欠缺的社会里的必然现象,不关注公共事务,不寻求公共规则的公正,知道没用,而且很容易把自己搭进去。只注重私利,且极为精明的看准了大环境的软肋,规则靠不住,但影响到官帽子稳定的潜规则却很灵,闹,聚众闹,尽一切可能把事儿闹大,只要是争利不争权,当官的为了自己前程,多半愿意花钱买个清净,左右花的也不是自家钱。
高人听楞了,低下进门来一直高傲着的头颅,怯怯的问:二位何方神圣啊。
哥们得着意谦虚:尘世中一迷途小书童。再一指老黄:红尘中一混世老不死。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重话批评习近平 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遭警察带走
据中央社7月6日报道称,重话批评习近平,北京清大教授许章润遭警察带走。消息称曾数度发文针砭时政并重话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6日上午传出从家中被警察带走。
2018年,他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表达了对时下“再度闭关锁国”与“改革开放终止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等八大担忧,以及对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和公开平反“六四”等八项期待。
2019年3月,清华大学让许章润停职并接受调查。当时,清华大学曾向许章润表示,已对其问题启动调查,并勒令他在等待结果期间停课、停止科研活动、停止招生,免除一切职务。
2019年底新冠疫情爆发后,许章润于2020年2月发表《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一文,直指中国当局政治败坏、政制溃败,改革开放已死,并称中国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
2020年6月,端午节期间,他发文批评政府在驱逐低端人口后,强拆北京多个艺术区画家村。 
“戊戌修宪,开启邪恶之门,集权登顶之际,恰恰是情势反转之时。自此一路狂奔倒退,终至败象连连,”许章润最新的文章最近集结成书《戊戌六章》,6月底在美国出版。
据明报报道,许章润昨日被北京和四川警方采联合行动,从北京昌平的家中带走。警方以涉嫌“嫖娼”为由搪塞许的家属,具体所涉罪名不详。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三十一)
我张口欲言,被堵回:笼子里的鸟,绳子上的狗,一下子被放到野外自己觅食,有的饿死,有的往回跑,还有的成了野狗到处乱咬人。你可不可以说给它们自由是错的,牢笼和绳索跟它们更搭?
我奋力欲言,被堵死:可以。但人不是禽兽,被主子刻意养蠢养狠了不是他们的错,愚昧残忍也不是他们的本性,只是需要文明需要耐心一点点去扭转而已。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路上太难可以想办法解决,但转头去怀疑该不该上路要往回走,这跟因为站起来容易摔跤,所以把孩子永远摁在床上保护着一样,无知,无耻,甚至无法形容。
陈永苗:武汉疫情与民间的返祖现象
我在武汉中南政法学院学法律的时候,就觉得中国大陆法律文化,对受无妄之灾的过于残酷冷血,例如侵权行为法中的受害人赔偿就很少,对强奸罪的受害人女方有一种活该的意味,谁叫你摊上了。总之往谁倒霉揣一脚牺牲了,以维护社会稳定。
你受了无妄之灾,你活该,自费治疗,死了去火葬场进骨灰盒。反正你活该。看到武汉有患者死之前在电话中最后一句话说,我不知道是该怨社会还是该怨自己。
武汉的知识分子教授他们很怪,为什么就不敢自己做方方的事情,然后就会围绕着方方争来争去。不外乎来自体制打压。方方已经在前面挡了子弹,后面的随便干。民间一直就围绕着一个出风头的人争来争去。数十年就干这。
维权就像挡在推土机前面。我小的时候,与别家小孩打架,别人家长使劲拦住我,让他小孩打我。既然想劝架,就要停止伤害或者去拦住伤害一方。拆迁的推土机开到某人的祖宅要压过去,这时候想劝和,就要先拦住推土机前进,而不是挡抗争者身前,让推土机好推过去。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三十)
最惊悚的内容是在丹东,说以前这边抓到逃来的脱北者,集中在江边让那边派船来接,上船前拿铁钩子穿琵琶骨,一串人穿好过江落地直接毙,后来这边嫌影响不好,才没这么赤裸裸的野蛮。
头回听不敢信,再问,再问,逢人就问,几乎全是同样的说法,不敢不信,但还是不敢彻底的信。等将来那边或者这边见天了,或许才能有个确凿的答案吧。
老黄跟1949年站门楼上宣布站起来了的老毛一样诚恳:我是真心地!
哥们浑身恶寒,前段日子在漠河野外光着屁股便便都没这么哆嗦过:大爷!您还是吹回自己吧,我这道行太浅,这个麻劲实在是顶不住哇。 
 
蒋志青:个人选择权利是自由的根本
皮埃尔·勒鲁在《论平等》一书中说过, “自由就是有权行动。所以政治目的首先就是在人类中实现自由。使人自由,就是使人生存,——不自由,则是不准生存”。
“如果你们问我为什么要获得自由,我会回答你说:因为我有这个权利”。
自由就是个人有权行动,就是个人有选择的权利。自由保障了人是自己的主人,能够主宰自己的人生。没有自由的人,丧失了自己的选择权利。没有选择权利的人是奴隶或臣民,决不是公民。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九)
台湾人脾气是真好,笑眯眯听我俩埋汰他,风雨不动也不急,听到护照这儿突然动了,伸手到包里掏什么。哥们有点怕,想着横眉怒目扯嗓门吓唬这种前戏都没有,不应该直接掏刀子吧?正恶念横生,琢磨一会是让老黄掩护我先撤,还是跟老丫的赛跑,左右都是死道友呢,人掏出本台湾护照呈上来:我还是原住民哦。
这玩意那会没见过啊,拿手里装模作样检查一番,抬头和老黄面面相觑,我羞了,心里那感觉相当于段子里拿富翁当鳖歧视,再被反手打脸的势利店员。老黄这脸皮不愧是千锤百炼久经考验过的:台湾人民这些年日子都过成这样了?还是你小子玩行为艺术,体验我们大陆民情忆苦寻根来了?
台湾小哥还是笑眯着回:哪里都有穷人喽。
 
白话:中国人为何要为俄罗斯纪念侵占中国领土点赞
看到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在自己的官方(注意:是中国的官方)认证微博发表了纪念侵占中国领土160周年的帖子后面有七万多中国网民给这种行为点赞。一开始,与很多平时喜欢说点真话转点文明进步帖子的网友一样,恨得咬牙切齿:这些王八蛋们一定是那些天天喊着爱国的东西,敢保证那七万多点赞中没有一个是追求自由民主新中国的网民。从抗美援朝开始,中国很多人就认定美国佬是大坏蛋,他们打了朝鲜还会打东北,进而会侵占我们整个国家(想象跟日本当年一样要霸占整个中国)。所以他们对中国人没安好心。今年三月前闯进我住处的警察还斥责我:美国那些大鼻子会对中国人好吗?也不知谁告诉他美国那些大鼻子会对中国人坏。
他知不知道老国王1943年7月4日这一天曾发表过《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其中有段话是这么说的:“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在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大半个世纪前,老国王就知道,大鼻子国家不仅让中国人感觉到温暖和希望,还使这世界上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有希望。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八)
估摸是毒草吃多有了抗性,几十个钟头断断续续接老黄口水,别说跳起来跺脚,连个愤怒的心劲都没起,有时候听老黄数落累了,还给他添把火:您有能耐您不堕落您起啊,我又没拦着您,我还指望您给起个榜样带头作用呢,好嘛,躺得比我稳当多了,中午请人帮忙买回来的煎饼,还想让人给喂嘴里,要不是我及时说出您有病,您这余生可就真省得起了。
老黄当然也不急:老夫是让你这副丧权辱国雄不起的德行气的,年纪轻轻不思进取,萎靡不振,宁肯躺着吃口水,也不愿站起迎风雨,国家的蛀虫,民族的赘肉,人类的后腿,地球的痔疮……
长天:申纪兰二题
她错了吗
她没错——
没错没错没错
没错没错没错
可就因为她这多没错
网民们才认为她错了 
一个名人死了,如果网民很悲痛,那么,按老国王所言,这人就是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反过来,某名人死了,网民多是调侃、取笑,乃至诅咒,这个人不管别的方面做得如何,肯定不再适用老国王那句话,因为此人活着时很可能做的并非有益于人民的事。一个人做没做于人民有益的事,不是自己说了算,官意说的也不算,只能看民意。
如果一个于人民有益的人死了,民意和官意都一样的表情,说明社会正常。可若一个并非于人民有益的人死了,民间在那儿说笑,官意就应该反省,是不是哪儿出了问题。
一个社会是否正常,不仅看这个社会如何对待活人,还看如何对待死人;不仅看官意,更看民意,尤其看官意如何对待民意。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七)
咱中国人好像有个源远流长的乡土情结,当多大官发多大财,到老了都得回村里弄个农家乐才算此生圆满。没到老回去的也不少,再有点文化来两句“采菊东篱下”,便是千古传诵的牛逼人物了。干脆不出山,像庄子那样在烂泥巴里滚到死,没事儿拿着“子非鱼”逗一逗,这叫飘飘欲仙的绝代风华。
没文化也不怕,田里干活累了毛巾擦把汗,树下打个盹,自有那过路的文人帮着吹嘘。扯什么勤劳能干,淳朴善良,乐天知命,返璞归真的蛋。
再加上玩了几千年牧民,一代一代总结经验教训,越玩越有心得的专制统治者,生怕家畜们有了进取这种花花心思变猛兽,绞尽脑汁严防死守。社会停滞,也就是一滩死水,是必然结局。没八国联军那种外力硬搅和,咱到现在还玩大辫子甩甩呢。
 
王维洛:如何看待长江洪水,是三峡工程反对派和主上派的一个主要分水岭
如何看待长江,如何看待长江洪水,是三峡工程主上派和反对派的一个主要分水岭。
郭树言在文章中写道:“据史书记载,从汉代到清末的2000多年中,发生大小洪灾200多次,平均约十年一次。本世纪以来就发生了1931年、1935年、1949年、1954年四次较大洪水。1931年的洪水,使得江汉平原一片汪洋,全省54个县受灾,淹没耕地2650万亩,受灾人数达到1152万人,特别是荆江大堤江陵沙沟子决口,造成大量人口伤亡,整个长江中下游死亡达14万人,悲惨至极。武汉三镇,水深丈余。陆地行舟,淹没时间长达133天。”
这个描述对不对?对,但是不准确、不科学。
长江洪水灾害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随着人类与水争夺空间的活动不断加强,人类不断为取得的胜利而陶醉,长江洪水发生的频率也不断提高。
并非自古以来长江流域的洪旱灾害一直是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而是有一个发展过程。而水灾频率的增加是由于人和水争夺空间的结果。长江洪水不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也不是从汉初以来就是平均十年一次。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六)
老黄一愣:何心?老夫无牵无挂,云卷云舒。
我提起了路边那感慨:您说您得算饥不择食了吧,三天前刚去的按摩屋,药劲这么快过了?跟一画了鬼妆的小黑胖子聊成那样,啧啧,啧啧。
老黄拿腔捏调:妆是丑了点,但这化妆的心思却实实可爱。
我吐了:您竟然看得惯这种乱化妆的?黄色的脸,楞拿那惨白和血红往上糊,还是劣质的,这不是老黄瓜刷大红漆非拿自个当番茄——自取其辱嘛。没那手艺和财力,还不如朴朴素素来的清爽干净呢。您管这个叫可爱?还不是饿狠了馋的。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港人七一游行抗议数百人被捕,美国、欧盟和国际组织强烈反对国安法
周二(6月30日)中国官媒新华社在下午六时的报道中证实了相关消息,表示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予以公布。
据路透社周三报道称,香港警方于铜锣湾及湾仔拘捕逾180人,为国安法实施以来首次。
另据港媒报道,截至晚8时,警方已经拘捕了300多人,其中9人涉嫌违反国安法。其余被捕人士涉嫌非法集结、持有攻击性武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等。
首名涉违国安法的市民当天下午约1时半被捕。香港警方在Facebook公布,警员截查铜锣湾百德新街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在其身上搜获一幅写有“香港独立”的旗帜后将其拘捕。根据港版国安法,干犯分裂国家或颠覆国家政权罪行,最高可囚终身。
香港国安法的正式生效,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应。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对香港国安法深切关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指出,中国共产党强加于香港的国安法破坏了这个特别行政区的自治,一国两制沦为“一国一制”。美国国会一致通过了香港自治法,其中包括制裁破坏香港自治的卸任和在任中港官员的条款。根据在联合国备案的《中英联合声明》和“一国两制”承诺,北京曾保证,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其既有制度和生活方式将维持五十年不变。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五)
鸭绿江这边的标语,沾人朝鲜的光,特别有地域特色。大街小巷满满的“严禁收留过境妇女儿童”,“严禁买卖过境妇女儿童”,我和老黄看到自然无比好奇,所以打听的也无比频繁。
基本情况如下,前几年那边闹饥荒,跑来的特别多,这几年好些,但零星也不少见。能留下的也就是妇女儿童,爷们除非运气好,钻朝鲜族聚集区,否则最多混几顿饱饭就被赶出门自生自灭了,所以那片偷盗抢劫的案子,好多都这些人做的。
王维洛:尼罗河上的“三峡大坝”引起军事冲突的风险
埃塞俄比亚的复兴大坝被称为非洲的三峡大坝,是非洲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是一带一路上的一个重要项目,技术、物资和资金都来自中国。复兴大坝引发了尼罗河上水资源争夺战。如中国的三峡大坝一样,它将成为了战争中攻击的目标。
复兴大坝工程的建设,导致了尼罗河上埃及、苏丹与埃塞俄比亚三国水资源争夺战争,正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四)
向榜样学习的机会终于出现在了眼前,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哥们脑海里刷刷猛闪,一下闪过董存瑞挺身炸碉堡,一下闪过黄继光舍命堵抢眼,一下……这段是打《我爱我家》里抄的,荒唐宣传里的党造英雄,不顺势喷两口实在是不爽。
其实真碰上哪那么多念头,本能的上前要扶,结果被老黄抢先摁住批评,老狐狸那脑筋里的弯怕是真比咱淳朴小伙儿多:想啥呢?没看这老太婆倒得蹊跷?
我一惊:哪儿蹊跷?
吴称谋:全球战略与共产病毒
《透视乌托邦----告别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大陆著名学者应克复先生的一部重要著作。应先生已是八十高龄但笔耕不辍,是中国大陆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学界前辈。他一生的执着追求和深邃思考,使得他成为海内学界少有勇于反思和公开批判当下政治制度的著名思想者。本人因编辑出版《文化启蒙与制度重建----新文化运动100周年(1919-2019)学术文集》,获得应先生赐稿《中国需要一场新文化运动》而有幸结识。
正如共产党的阐述,共产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灵魂。因此,直白地说,告别马克思主义就是要否定并抛弃共产主义。过去的一百年,中国大陆是共产主义的重灾区,致使中华民族成为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者和受害者。本文前面的论述就是为了论证告别马克思主义,归根结底就是要结束共产世界与自由世界的较量。让中华民族步入现代文明政治的国家行列,让广大民众获得思想自由,从而拥抱宪政民主的福祉。如此重大的研究成果,如此优秀的理论著作,却由于题材的特殊性和敏感性而一直束之高阁,天问学会更应责无旁贷来协助应克复先生完成出版夙愿。使得著作早日问世,以期在当下和未来的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三)
老黄叹息:你有没有想过,咱这一国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毛病,当年被什么列强围殴过,后来又被共匪折腾个底儿掉。再打开窗户往外看,谁谁都比咱强,于是硬把自己摁进了弱势群体圈里。要么极度卑微,看老外哪哪都比这边好,连月亮都比咱这圆。要么极度敏感,动不动网上街上抗议“辱华”,别说挑刺批评,连个调侃玩笑都开不起。自己稍有点作为马上满世界嚷嚷:我们中国人也可以这样,我们中国人也可以那样,我们中国人证明了自己不比外国人差……没人说咱比谁差啊,这不上赶着拿脸往人巴掌那抽嘛。
我猛点脑袋,一副孔明碰到了刘阿斗,痛心疾首的表情:对对对,我听老罗语录里也有这么一段,人丰田拍个“霸道”广告,路边石狮子低了下头,就被一帮傻帽说成辱华,最后弄得丰田没脾气,霸道改名叫了普拉多。自己把自己弄成摸不得的老虎屁股,还美呢,还觉着自己胜利了呢,丢死人了哎。
 
勿鸣:想起了直不起腰的崔老师
我一直怀疑崔老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她和她的老伴在反右或文革中,一定经历过什么。崔老师的腰一定是后天弯曲的。她的老伴朱老师一定是被整死的。就像基础课部外语教研室那些老教授们,个个都有一部辛酸的历史,个个都曾被诬为特务——教英语的是美国、英国特务、教俄语的是苏修特务、教日语的是日本特务、教德语的是德国特务,外语教研室也被戏称为特务教研室了。
崔老师关注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说明她手头有美元,对此我很不解,我们学院好歹也是一所大学,也没有美元,崔老师哪来的美元呢?我问我们科长,科长说是她爸爸给的,他爸爸在美国,很有钱。
我问她爸爸是干什么的。科长说,她爸爸是一个大名人,叫崔万秋,崔老师是崔万秋的大女儿。我听后有些吃惊 ,我知道崔万秋这个人,且对他的印象是负面的。
我是从沈醉的回忆录和鲁迅的杂文中知道崔万秋这个人的。鲁迅的《伪自由书》中有一篇杂文叫《曲的解放》,这篇杂文的注释中介绍过崔万秋。
 
 
王维洛:为什么陈昌笃先生没有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生态与环境》专业组报告上签字?
陈昌笃先生于2020年2月20日去世。陈昌笃先生从1953年起在北京大学任教,历任北京大学地理系(城市与环境学系)讲师、副教授、教授,曾任中国生态学学会理事长。笔者是1977届南京大学地理系(城市与资源学系)的学生,陈昌笃编写的教材是必读的书籍。凭学历、学识和对地理、生态环境学科的贡献,陈昌笃先生早就应该是中国科学院的院士。但是陈昌笃先生没有成为院士,就是因为他没有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生态与环境》专业组报告上签字。在中国,院士不但是学术头衔,而且是一种等级待遇,是让身在高位的部长们、腰缠万贯的企业家们都垂涎三尺的待遇。
《生态与环境》专业组关于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的结论是:弊大于利,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组长马世骏等共56位专家在报告上签了字,陈昌笃和他的老师侯学煜(《生态与环境》专业组顾问)不同意后半句“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就没有签字。侯学煜生气地离开了会场,陈昌笃陪着老师也离开了会场。这种“一生为师终身为父”的师生感情,是现在的大学生们难以理解的,而大学党委正在鼓励大学生们检举揭发他们的老师。哀哉,中国的大学!哀哉,中华伦理道德!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二)
还好老黄那反应不给力,才没火上浇油让我年纪轻轻就高兴死。晚风中愣愣呆了会,扭头买了包干巴烟和火机,深吸一口长叹一声:龙游浅滩那。打探清楚顶着月亮走到江边洗干净,裹人店里的红床单走了回来。要说还是乡下劳动人民淳朴,这疯癫流氓造型搁城里最多半条街一定被捆上送走,下场不是收容所就是精神病院,结果镇上人不但不送,还笑着一路挥手打招呼,弄得老黄跟个披了大氅的凯旋将军似的。
落水狗没被打死,心里总有些不甘,不过再倒着想想,世间岂有完满之宇宙乎?真被拧上送走,不还得咱费劲解释?白玉微瑕才是真正的知足之乐啊。
唐宋民:中国人,你实事求是了吗
网友昨天发一图片,是一本书中一页上面两行文字。书名叫《世界需要中国,中国需要习近平》。划的两那行说什么呢,说“文化大革命,有千个不是,只上山下乡培养出这一个习近平,就一万个值”。在这两句话前,还把邓江胡以及华胡赵全都否了,说开国后现在的这个“伟大领袖”才是“真正的第二代接班”。我的娘啊,这想象力这胆子也忒大了点。把这人带去见邓胡赵,不知他有没有勇气。关键在于你说的是不是人话,是否实事求是了。
改革开放真的错了吗?看来中国国内一直存在一股反对改革开放的势力,且十分顽固!
有个现在吃牢饭的前高官曾经在内部会议上威胁一些说点真话发点真声音的知识分子,说这种人他们所掌握的就那么两百人,真到了那一天,他可以下令把这两百人给活埋了。你说可怕不可怕。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一)
老黄深邃:在一个要求懦弱的地方,勇敢自然活该被惩罚。共党不完蛋,掌权者的意识不由管理者变成服务者,怎么解?
我大悟,正准备翻身起床感谢教导,鄙视跟饭后牙签一样紧随而至:在一个普遍麻木的地方,愤怒是好事。但是单纯的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往往还只能把问题变得更糟,思考,动脑子,起码先得把问题出在哪找到,再摔盆子打碗糟蹋烟嘛。
光话儿咱也就忍了,他娘的边鄙还边把烟揣进了自己裤兜深处。这还如何忍?怒发冲冠,揭鞋而起:愤怒虽然解决不了问题,起码能解决得了你!!!
王维洛: 拆,还是不拆,这是问题
在2020年6月25日看到网路上流传的一篇名为《王维洛致信习近平 三峡大坝害国害民非拆不可》文章,许多网站都有转载。
首先要说清楚的是,笔者是不会给习近平写信的。笔者不知道习近平的地址,也不知道如何能让习近平收到一个草民的来信。很可能这封信的命运就是垃圾箱或者纸张粉碎机,从德国寄到中国还要支付不菲的邮资,既浪费精力又浪费钱。
其次,这篇文章的大部分来自笔者2018.04.29发表在《议报》上的文章,题目是《王维洛:为什么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之一——一位初二博士对另一位初二博士的解释》(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87)。不知道谁把题目改了,把部分章节予以删除,这是《为什么三峡大坝非拆不可》系列的第一篇,下面还有:之二——之八。
笔者在这里感谢《议报》编辑部的大力支持。
这个系列还没有完,还需要时间来完成。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
我承他情保了颜面,没再计较。心里甚至还有点感激,想着这是优点咱得学,事后才慢慢咂出味儿来,我要是逮着个长期钱包,在榨干之前不想让他跑喽,最高明的手段也只能是这一套了吧。打一巴掌探探底儿,探到了赶忙给甜枣缓缓,消停了再探,温水煮蛤蟆,等丫发现自己要熟的时候,已经没蹦出的力气了。
古往今来还有点脑子的统治者,玩的也都是这一套吧,哥们上辈子是作了什么孽,托生在这么个破地,还专拣这种当上?
余东海:庚子杂诗(二)C
一六八
 
狱国监民罪莫辞,厦倾独木岂能支。
人人都有一双眼,覆立乾坤倒计时。
 
一九0
 
最大私偏说大公,更称奴隶主人翁。
九州碧泪百年血,染得黑旗别样红。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德國肯彭市將舉行劉曉波逝世3周年紀念活動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重话批评习近平 北京
陈永苗:武汉疫情与民间的返祖现象
白话:中国人为何要为俄罗斯纪念侵占中国领
王维洛:如何看待长江洪水,是三峡工程反对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港人七一游行抗议数百
王维洛:尼罗河上的“三峡大坝”引起军事冲
吴称谋:全球战略与共产病毒
王维洛:为什么陈昌笃先生没有在三峡工程可
唐宋民:中国人,你实事求是了吗
王维洛: 拆,还是不拆,这是问题
白话:今古奇观:痛斥和下跪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曾公开呼吁习近平退位
曾伯炎:宅家的纵思横想札记
蔡楚:思念
廖亦武:一個人的朗讀課
梁其怀:余文生律师遭秘密判决,彻底撕下“
王维洛: 上阵父子兵
长天白日:坐等天意,坐待天明(随笔二则)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众示威纪念6/
刘晓波纪念朗读
李泽慧:音书渺,日日盼君回
王维洛:真正破坏秦岭龙脉的不是别墅而是引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众无视禁令举行
长天白日:台湾领导人很自信
陈永苗:美国民国共同体等三题
唐宋民:人内心都想做国王(短章三题)
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5
郭于华教授六四纪念文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四十一批签名 (四
王维洛:邓李钱张功罪无需他人付信史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4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特朗普下令取消香港特
一真溅雪: 中共敢“武统”台湾吗?
郭飞雄:抗疫名人排行榜(第三部分)
秦任:中国出了个习近平
南沙:以独立的公民社会积极塑造宪政民主政
郭于华:公民、社会与宪政
王维洛: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
王宇:张千帆、笑蜀谈律师在法治、宪政中的
蔡咏梅:参观重开的六四纪念馆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港人周日上街游行抗议
蔡詠梅:波羅的海三國命運對香港抗爭的啟
廖亦武:香港超限战
王维洛: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
郭飞雄:抗疫名人排行榜(第二部分)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世卫110多成员国支
王维洛: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
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的故事
执象:“宪政工程学”的雏形和深度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邦 (下)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邦 (上
郭飞雄:“宪政中道”的理论突破和操作睿智
蔡楚:遥远的叮叮声
王维洛:疫情扩散中国各地、扩散世界的时间
王维洛:疫情扩散中国各地、扩散世界的时间
郭飞雄:从“抗疫名人排行榜”看言论自由和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呼吁政治转型 学者张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蒋志青:个人选择权利是自由的根本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三)
长天:申纪兰二题
荣剑:非常时期的道德事件与道德践行者
江棋生: 平权是一切自由的根本
廖亦武:好日子是等不来的
访林培瑞:美国反种族歧视运动是否 “美式
沈九乡:回忆饥困难耐和担惊受怕的日子
张千帆:种族平等——美国宪政的原罪、救赎
白话:敢问胡锡进:twitter有多“虚
曾伯炎:郝海东现象解读
吴思:坚定地迈向宪政民主
张伦:"八九—六四”与当代中国 (下)
王维洛:谁与李鹏一起建造了这座愚蠢的纪念
沈九乡:何必要让林冲做英雄?
陶渭熊:大救星的民主自由盛宴
曾伯炎: 宅家思绪湍飞札记
全球民间团体悼"六四"倡议书,吁世界齐抗
曾伯炎:王康,重庆的又一座精神堡壘
陈破空:追忆王康:那个长得像列宁的人
六四屠殺31週年網上紀念
唐宋民:“敲锣女”不是异类
白话:“反动派”不是纸老虎
笑蜀:告别极端政治,回归宪政中道
长天白日:中共落马官员的“忏悔”你信吗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白话:双重的“双重”,非法的“非法”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十):人性和艺术
一真溅雪:历史的启示
徐建新: 社会主义制度的老问题导致了中国
蔡楚:遥远的童谣
王维洛:高福不是蒋彦永,高福不是黄万里
钟邢:眼下可以期待什么?
曾伯炎:甩锅战乃其对内对外老战术
蔡楚:疫情中的远程生日派对
一真溅雪:任何国际机构一旦为中共当局所掌
钟声:妄议中央——从1949年开始至今并
世界生物武器大战是阴谋论吗—新冠病毒来源
一真溅雪:廿世纪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伟人
黄亮:假如你是奥斯维辛的看守
沈九乡:道德榜样与公民权利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推迟两会专家指习近
每周维权评论:许志永:从逃亡到被抓捕
谢显宁:覆巢之下—街子镇四访铁流
闵良臣:我就不好意思喊“天佑”
谢显宁:时代之子—张先痴先生逝世周年祭
2月19日新闻稿:还许志永、方斌、陈秋实
谢显宁:2020年庚子正月初一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
陈永苗:回忆北京网友沙龙“关天半月谈”
王维洛:埃塞尔比亚的大国重器掌握在中国手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谭松:在尸骨血色中绘出桃花的艳红
刘同苏:自由失落的文化思考框架
許章潤新作: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闵良臣:人类永远不要嘚瑟
曾伯炎:网上金句警句点赞
马亚莲:官无远虑和责任,必有后患!
新闻线索:各地至少有325人因疫情言论
谢显宁:悼乐加兄

热点文章
席慌帝:罪魁祸首,呼之已出
武汉多位公民发起为李文亮医生铸造
野渡:中国茂名抗议非香港时代革命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八)
倪金芳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词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
梁慕嫻:「江陰要塞」的教訓
李亚东:“在这个冬天,我们靠一些
长沙公益仨案家属回应网帖 质问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九
隋牧青:程渊案,特意制造一个问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王丹在2019年11月4日晚柏
陈文芬:马悦然先生葬礼公告
王朝:痛苦的中国人
蔡楚:芦湖秋色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
对话中國:他也属于中国!
廖祖笙:杀人党血腥“执政”70年
周友芳:我带着两个孩子逃亡,却不
李南央:活法儿的自由
梁慕嫻:人權高於主權
高耀洁:纪念王淑平医生
李南央:我为什么赞赏香港人“不
梁慕嫻:誰在管治香港
刘倩: 致谢
曹乃謙:佛緣九一九
孔黎霞:《中国艾滋》推荐序
严家伟:高山流水弦音断,谱就新词
知名公益律师常玮平被警方带走,

img
维权热线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三)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关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
公民联署:保障黄琦家属的探视权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长天:我们应该感到幸福
訃告:周德高先生逝世
李英之:惠新西街维权聚餐会新年文
再论武汉肺炎疫情的赔偿(补偿)问
刘书庆: 从法、理、情三方面谈谈
未计入统计的新冠肺炎患者也应全程
中国律师发起成立“新冠肺炎索赔法
关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侵害陈建芳
李翘楚:戴手铐跨新年:12.31
联合国特别程序就长沙公益仨案致信
周友芳:我带着两个孩子逃亡,却不
马亚莲: “人民”代表似毒品!
知名公益律师常玮平被警方带走,
廖祖笙:杀人党血腥“执政”70年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
隋牧青:程渊案,特意制造一个问
长沙公益仨案家属回应网帖 质问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九
倪金芳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词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八)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长沙维权NGO负责人失踪超24小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更多 >>

img
时政
彭小明:从《香港特区国安法》的错
德國肯彭市將舉行劉曉波逝世3周年
许志永博士获得今年中国人权律师奖
康正果:人大活化石申紀蘭去世
彭小明:她一辈子帮助共产党欺骗人
江棋生: 平权是一切自由的根本
张千帆:种族平等——美国宪政的原
陈建刚:习近平的四个突破
全球民间团体悼"六四"倡议书,吁
六四屠殺31週年網上紀念
鲜桂娥:第三届余志坚纪念奖致奖
【两会提案建议】建议政府出台规范
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的故事
江棋生:还能有谁,比邱毅更像蔡莉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公开起
彭小明:香港绝不会甘心做澳门第二
高文谦:后武汉疫情:习近平的内外
达赖喇嘛:“光是祈祷还不够。”
蔡楚:我家的玫瑰花开了
蔡楚:清明悼亡,向中共追责
江棋生:我也来写一篇留言
廖亦武:李泽华和隔离中的德国总理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扩大援助范
“中国民联”就新冠病毒疫情发表声
廖亦武:他們都勢必拿下“真相”這
王龙蒙:洁白的羽毛—记忆中的刘晓
江棋生: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
公益机构就武汉公安训诫李文亮等八
公益机构义务协助新肺感染逝者家庭
蔡楚:儿时的嚯嗨(手机摄影)
每周维权评论:许志永:从逃亡到被
高文谦: 习近平是武汉疫情肆虐的
楊逢時:丟掉幻想,不做亡國奴
蔡楚:习近平“人民战争”的治国方
2月19日新闻稿:还许志永、方斌
隠瞒疫情 专政行凶 言论自由 不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
梁慕嫻:習近平和他的政府應向全世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
更多 >>

img
思想
张智斌:政治制度与民生问题
张伦:寻找自由的思想与学术:编辑
荣剑:非常时期的道德事件与道德践
達賴喇嘛尊者線上座談會:心智与生
廖亦武:好日子是等不来的
访林培瑞:美国反种族歧视运动是否
张裕:七绝· 黑人之命
世界各地45个言论自由团体发表联
吴思:坚定地迈向宪政民主
张伦:"八九—六四”与当代中国
张伦:“八九—六四”与当代中国
荣剑: 革命者的胜利意味着什么?
陈破空:追忆王康:那个长得像列宁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邦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
野渡:同道
蔡楚:芦湖和教育中心(手机拍摄)
蔡楚:愚人梦 又及
李英之:悼刘博士
略萨:返回中世纪?(张裕 译)
张伦:逝去的守灵人
周锋锁:布拉格刘晓波雕塑讲话
专访郭于华:把人当工具的统治方式
晁林深:没有公民社会,新冠疫情不
严家伟:高山流水弦音断,谱就新词
艾曉明:还是拜个年吧,武汉有难
白桦:我是为理想而生的
“有声的香港”代表“无声的中国”
梁慕嫻:「江陰要塞」的教訓
野渡:中国茂名抗议非香港时代革命
李南央:我为什么赞赏香港人“不
梁慕嫻:人權高於主權
李南央:活法儿的自由
王朝:痛苦的中国人
李亚东:“在这个冬天,我们靠一些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北明:回憶巫寧坤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楊逢時:感恩美國先賢的付出 捍衛
金陵毕康:论苏共垮台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