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黎建军:1919年南北和谈的破裂——民国尽头是党国之二
南北和谈破裂后,中华民国名存实亡。北洋派对南方政权的态度分歧最终导致北洋派系的不断分裂,1920年7月,北洋系内的直、皖两派发生武装冲突,此后不到5年时间,北洋势力迅速衰落。而对于1920年代的中华民国来说,北洋系势力的消亡无异于国之长城的倒塌。总体来说,北洋派对内坚持用武力统一国家,对外则维护国家主权,而且北洋时代是中国历史上对思想言论钳制最为宽松的时代,连中共御用的历史文人都不得不说北洋政权在政治上进入了一个黑暗时期,但在思想文化方面,却出现了一个绚丽多彩、群星灿烂、百家争鸣的局面,这种说法虽然印证了这些御用文人的无知,但也恰恰说明民国短暂的十几年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时代。
孙乃修:中国当代第一黑案内幕:关于毛泽东绑架、监禁、亲见、胁迫、杀害林昭诸问题(四)
林昭冤案有两大问题最令人们困惑生疑:一、关于毛泽东亲见林昭问题;二、关于林昭冥婚问题。事实上,此案内情远远超越人们思维所止步的面见或亲审问题,那只是无数事实之一,即冰山一角。林昭案件是毛泽东亲自操纵、亲手制造的大冤案、大血案、大悲剧。这两大问题关涉此案真相,关系双方性格质量。这两大问题内情幽深、扑朔迷离,令人为之悚然、似难置信。人们关注此案、敬佩林昭,感慨系之、悲愤不已,但若不知这两大问题,就难以真实了解、深刻进入此案内情和实质。这两大问题密切相关,成为案中之案、迷中之迷,使林昭案件成为当代中国第一黑案、第一冤案、第一奇案。判处林昭死刑,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决定。这是有关林昭案件最重要的事实。这一事实对破解林昭血案具有重大意义。在我看来,林昭血案的核心问题,是毛泽东对此案自始至终插手、操纵直至最后发出指令、判处死刑、杀害林昭。毛泽东正是这个大血案的亲手制造者和罪魁祸首。




乔新生:中国决策制度的历史反思——“决策责任终身制”的哲学思辨
所有实行民主宪政的国家都是通过宪法来确定国家治理的大政方针和根本规制。各国宪法都明确规定必须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凡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事项,宪法和法律都赋予公众充分的话语权,公众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而决策者必须充分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并且依照法律的规定通过正式的渠道回答公众提出的问题。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民主决策与科学决策相互呼应的过程,这个过程实际上也是民主决策的最基本特征。当人们实施民主决策的时候,有些问题是不需要重新展开辩论的,因为法律早已做出明确规定。公众是民主决策的主体,因为公众不仅可以通过法定的程序修改国家的法律规则,而且可以通过法定的程序选择政府官员。对于政府官员提出的各项决议案,公众不仅可以通过法定的程序加以表决,而且可以对决策实施过程存在的问题提出批评监督意见。专制国家则反其道而行之,完全剥夺公民参与决策的权力。
焦国标:焦庄保护计划方案——中国乡村历史性转型的一个摹本
中国社会面临三千年未有的历史性转型,从根本上讲是中国乡村面临这样一个转型。实现这个历史性转型,需要有文化、有阅历、有情怀、有情趣的人士投入心力。长期以来,中国农村在经济和文化上都是失血的。农村长大的孩子,有点儿出息的都飞走了,不管不顾她了。现在到了一个文化上反馈和反哺乡村的历史转折点!焦庄是我生于斯张于斯的故乡,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充满深情。在这个历史性转型中,我希望我的故乡,乃至其他更多人的故乡,都能够逃过这场乡村灭绝潮,不仅存续下去,而且能够获得品味上的跃升。这个《焦庄存续计划方案》即出于我一片鹦鹉救火般的赤诚。几千年来,如果说凝结犹太人的是一本旧约圣经,那么凝结中国人的就是故乡和祖坟。中国诗文里,从诗经到今天,乡愁是一个常青的话题。中国人决不能成为没有故乡和祖坟,不复知乡愁为何物的一个族群!
闵良臣:没有文革就没有后来的邓小平——揭露邓小平极左的一面
大量历史事实表明邓小平在文革前很左,是文革或者说是毛泽东把他一再打倒,才有了后来的邓小平和老邓支持改革开放。大家不要以为邓小平后来搞了改革开放,搞了深圳特区,1992年南巡时还说了不要争论姓资姓社的话,甚至肯定了深圳的资本主义试验,就说明他“右”,说明他喜欢市场经济,喜欢资本主义,喜欢西方“那一套”。你错了!真是那样,他后来也不会那么起劲地、甚至是凶神恶煞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顽固不化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死命地维护毛泽东。
刘逸明: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当局的“净网”行动隔三差五就来一次,但在民间和国际社会,这种行动的口碑却一直都很差,因为没有多少人相信这是真正为了“净网”。每一次“净网”行动都会导致一大批敢言的网站被封杀,这坐实了当局的“净网”只是为了打击新闻和言论自由,所谓的“扫黄打非”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净网”行动如火如荼,不少敢言网站和敢言人士都会应声倒地,可是,在浩浩荡荡的世界文明潮流冲击下,再严厉的管制也锁不住民众已经日益自由放飞的灵魂。挂羊头卖狗肉的“净网”行动或许真能让敢言网站销声敛迹,让敢言人士失去自由,但是,却无法保证专制制度的长期延续,终有一日,宪政民主制度还是会在中国落地生根,让民众实现网上网下畅所欲言、自由表达。
严家伟:特别的法律适用于特别的你——从“秦火火案”审视中国的人权与法治
4月11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了秦火火(本名秦志晖)涉嫌诽谤、寻衅滋事一案,该院指控秦制造了诸多“网络谣言”,散布了杨澜、张海迪、罗援等名人的“负面信息”,因而认定秦火火已构成诽谤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然而稍具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根据中国《刑法》246条,诽谤罪属于自诉案件,即当事人告诉的才处理,当事人不告的则不理。但截止开庭,杨、张、罗等当事人并未提告,司法当局为何硬要越俎代庖来“提起公诉”呢?这不是对法律的随意适用,用“特别的法律”来对待“特别的你”又是什么?俗话说“有比较才好鉴别”人,年已八十多岁的茅于轼老先生,是著名经济学家,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要说“名人”,什么杨澜、张海迪、罗援根本无法望其项背,然而茅老先生多次受到毛左份子造谣诽谤,官方却从不对造谣者采取任何法律行动,中国司法的党性和选择性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章小舟:兰州自来水苯污染事件与维护国民生命健康权
生命健康权是最重要、最基本的人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这乃是世界共识。任何因宗教种族、政治信仰、经济环境或社会制度而造成的差异与对立,均不足以作为侵害生命健康权的理由。生命健康权之重要,毋庸置疑,从某种角度说,摧毁人的健康,使人生不如死,比杀人更恶毒。然而,很多事实却证明了中共政权对于被其称为“公民”的民众群体的生命健康权的漠不关心的态度。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兰州自来水苯污染事件,就是习李政权漠视国人基本人权的有力证明,是割裂民意、拒绝民主、缺失民意支持的合法性等制度性因素所造成的、具有标志性的大范围人权伤害事件之一。中共政权所顽固坚持的专制制度是中国最大的灾难之源。若不实现民主宪政,中国国民还会遭受到更加严重的、几乎是无法逆转的污染伤害。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自由的退化”
以反对两岸服贸协议为近期目标,以改革台湾现有的宪政体系为远期目标的“太阳花学运”发生之后,国民党以打压与拖延两手并用来应对,彼岸的共产党更恼羞成怒、磨刀霍霍,官媒竭尽抹黑之能事。中国官方的反应自在意料之中,所谓“狗嘴吐不出象牙”;我关注的是另一个吊诡的现象:在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群体中,很多以敢言著称的人物,站出来唾沫横飞地批判“太阳花学运”,甚至使用“义和团”和“红卫兵”这类侮辱性的词汇全盘否定之。本文总结了中国“公知”群体否定“太阳花学运”的八个原因,并列举若干代表性人物和观点进行剖析与批评。
罗茜:民主——人类殊途同归的目标
人类文明史告诉我们,民主不是某一个国家的特产和专利,它是人类智慧的共同结果,因为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形式来保障人民的自由与权利。虽然在极权主义国家一直在回避民主价值的普适性,但是民主已不存在强大的敌人,即使在专制极权国家也无法摧毁民主的价值。全球化时代,任何国家都难以成为一个孤立的现象,极权主义对思想的禁锢已经失灵,民主作为一种普适的光芒正在穿过各种雾霾照亮政治理想。民主价值的广泛传播,也无法禁止人民对民主的热爱和追求。虽然在极权主义国家和后极权主义政治中依然垄断着真理和历史,但是全球化和信息化的强大力量会冲破铁幕和樊篱,向每一个人传送真理和光芒。民主在今天已不单单是一种政治哲学或价值目标的问题,千百年来人类不懈奋斗和努力的经验已经证明,没有民主肯定不会有自由和平等,所以,民主已成为全人类的价值共识。
张大军:中国民主化过程:观念误区与战略选择
观念是行动的先导。对于后发国家来说,诸如民主、自由和资本主义这样的观念对个人层面上的自我抉择、社会层面上的行动选择、国家层面上的政策组合,都有非常重大的影响。中国民间社会目前可以说还非常弱小,观念上的无力和谬误既是其原因,可能也是其结果。由于长期在中国的极权体制下生活,加上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无所不在的遗存影响,很多朋友往往不知不觉中以一些错误的观念指导和规划自己的行动,使得本来力量就很微弱的民间行动常常只能具有事倍功半的效果。因此,现在最需要澄清最基本的政治观念和信念,从而讨论可行的道路和方法。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胡耀邦逝世纪念日引发平反“六四”呼吁
胡耀邦1989年4月15日病故,引发数万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悼念,进而演变成震惊全球的八九民运,直到六四屠城事件爆发。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受访时质问,当年的学生究竟犯了什么罪?又指掩盖六四真相是对死难者生命不敬。今年胡耀邦逝世纪念日到来之前,前总书记胡锦涛4月11日参观了胡耀邦故居,西方媒体分析这是具有政治含义的。
刘京生:自由与强制之我见
当今世界多元化趋势不可逆转,但是顽固势力并没有鸣金收兵,他们还在竭尽全力的拼死反抗,利用权力、法律、道德鼓噪和维护所谓的“合理的同质性”来统一人们的思维、观念,秩序,只要公民不服从就动用强权和法律来制裁。这种“同质化”的思维惯性很多人都保留着,用它来节制自己的“放纵”,节制他人对权威的无理——权力者甚是喜欢。个人自由与权利不断地在受到侵害,而社会问题并没有因此而得到妥善解决,社会矛盾与冲突反而愈演愈烈,这不得不让人思考:我们真的那么如饥似渴地需要名目繁多的法条和规则制来束缚自己吗?我们为何总在习惯性地捡拾一大堆由权力者留下的、无用而有害的垃圾?!
郭永丰:公民监政是培育公民社会的有效方式
习近平搞的反腐败依赖的是腐败的执政党和腐败的官僚集团,采用的是纪检、双规、酷刑、黑打、政治斗争的非法制手段,利用腐败分子反腐败,让腐败势力和腐败集团做斗争,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极为荒唐的,也是注定要失败的。真正的反腐败必须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依靠公民社会,依靠执政党内和全社会的健康力量。把公民组织起来监督政府,还权于民,既是培育公民社会的有效方式,更是反腐败的有效方法。公民社会应联合起来,尽力支持和帮助典型案例维权,坚决果敢地揭露一切政法黑幕(如权钱交易、贪污腐败、打压异见、践踏人权、黑监狱、洗脑班等),以实际行动和公民社会运动推动中国的民主法治进程。
曾伯炎:毛泽东的红卫兵习近平能盘活改革的死局吗
习近平在任中央党校校长时,就曾写文章鼓吹毛泽东建立的“丰功伟业”。上台后还说:“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能丢,否则,就丢了根本”。他还反复强调毛泽东治下的前30年是后30年改革开放的基础,绝不能否定。活脱脱一个毛泽东的忠实红卫兵的面孔。习近平当政不到两年,几乎把毛泽东武库里的陈货破货,都搬弄出来了:什么群众路线教育啦,什么联系群众、访贫问苦啦,什么西柏坡精神啦,什么统一战线啦等等等等,却把主张宪政民主、公民运动、官员公示财产、教育平权的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和赵常青、郭飞熊等一大批优秀公民抓捕审判,足以证明他鼓吹的改革不过是毛泽东的继续革命和一党独裁的沿续。时至今日,习近平还在翻毛经、说毛话、走毛路,乃至为毛泽东招魂,企图招回失落的共产理想,不是太无知,就是他还沉浸在毛泽东那专制的鬼打墙里活见鬼。

孙乃修:中国当代第一黑案内幕:关于毛泽东绑架、监禁、亲见、胁迫、杀害林昭诸问题(三)
林昭冤案有两大问题最令人们困惑生疑:一、关于毛泽东亲见林昭问题;二、关于林昭冥婚问题。事实上,此案内情远远超越人们思维所止步的面见或亲审问题,那只是无数事实之一,即冰山一角。林昭案件是毛泽东亲自操纵、亲手制造的大冤案、大血案、大悲剧。这两大问题关涉此案真相,关系双方性格质量。这两大问题内情幽深、扑朔迷离,令人为之悚然、似难置信。人们关注此案、敬佩林昭,感慨系之、悲愤不已,但若不知这两大问题,就难以真实了解、深刻进入此案内情和实质。这两大问题密切相关,成为案中之案、迷中之迷,使林昭案件成为当代中国第一黑案、第一冤案、第一奇案。判处林昭死刑,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决定。这是有关林昭案件最重要的事实。这一事实对破解林昭血案具有重大意义。在我看来,林昭血案的核心问题,是毛泽东对此案自始至终插手、操纵直至最后发出指令、判处死刑、杀害林昭。毛泽东正是这个大血案的亲手制造者和罪魁祸首。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有人说中共现政权在下一盘“大棋”,目的就把执政大权牢牢把握在自己忠实的党徒手里。又有人说,中共是一张不断变化的拼图,他们集举国之力试图拼出一个新中国,结果却拼出了一个“国在山河破”的“雾霾中国”。这是因为中共拼图之复杂程度,就像色盲拼图谱一样,问题不在于高难度,而在于色盲本身。中共正是这样的色盲,结果只能是频频拼错图。中共建政的创始人毛泽东正是这样的“拼图高手”,从延安到北京,他借助日本、苏联来帮助中共拼图,结果虽然推翻了国民党政权,但却把中国折腾得濒临崩溃。之后,邓小平实行“改开搞”,经济虽然增长了三十年,但中国社会却呈现溃败之势,政局越维越不稳,下棋的依然是一党专制的中共,拼图的仍然是色盲的中共,结局仍然不妙。
瓦茨拉夫.哈维尔:论反对派
《论反对派》(谈反对党的问题)一文首次发表于一九六八年四月四日的《文学清单》(Literární listy)。《文学清单》是继《文学报》(Literární noviny)后捷克斯洛伐克境内最有影响力的周刊。布拉格之春时,哈维尔倾力投入辩论捷克斯洛伐克未来政局的走向,而审查制度于此时期的放宽也促成了大众讨论公共事务的空间。一九八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泰晤士报.文学副刊》(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刊登了一篇约翰.基恩(John Keane)的专访,他在此用了一个“埃里卡.布莱尔”(Erica Blair)的巧妙化名。哈维尔对此表示:如我没理解错误,这篇文章受到大众瞩目是因为这是头一次有声音公开要求一个“新的民主反对党”出现。我曾对这件事情有所保留,我对群众性政党的基本原则相当存疑。我认为一旦它涉入政府,就难免让政党走向官僚化、腐败、远离民主。我并不反对将各种利益团体中志同道合的人士团结起来、寻求凝聚力的作法。我只是反对任何遮蔽个人责任,或是为了酬庸某人对特定权力导向政党的贡献,而给予特权的现象。
闵良臣:所谓西方颠覆只是一个传说
孟德斯鸠两百多年前就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指出,中国商人在与西方人做生意时喜欢搞欺诈,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把别人当傻子,欺骗人家。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人家不跟你玩,甚至不仅不跟你玩,还要监督你,制裁你,甚至挤兑你。我们受不了这样的“待遇”或叫“歧视”,于是,就炮制出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敌对势力”总是想要颠覆中国的神话,来掩盖有些人的愚蠢以及瞒和骗。当真把所谓西方颠覆中国的真相说出来,你就会觉得原来不过是一个笑话,一个传说。
温克坚:政治精英和社会运动
政治精英和社会运动的结合,其实质是巩固精英群体和大众的一种精神纽带,简单的说,就是要把一个分散的群体转变为一群有着明确身份认同的内群体,要让群体共享愿景,感受群体亲密和温情,形成一种归属感。而就社会后果来说,一个成功的运动是社会运动最好的广告,而一个失败的运动将撒下长期的阴影,甚至清空多年的社会积累,新的精英和新的运动必须重新从零起步。因此精英群体的参与和角色自觉是十分关键的。在大转型时代,只有政治精英群体把握好这种角色自觉,并持续扮演好这个角色,这才是民主化过程中的不变的模式,才会最终导出民主制度。
维权热线
沪七访民抗议被拒旁听劳教案遭关黑
新疆70维族人涉宗教被捕 沙雅县
广东官方调停东莞鞋厂工人罢工失利
温州教友彻夜守护三江教堂阻止强拆
300多名艾滋病患者聚集郑州要求
孙文广:我身陷其中的山东大学“黑
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
徐琳:关于围观行动的建议
建三江声援者仍下落不明 被拘律师
中国工人罢工意识加强 罢工数量激
内蒙古政府为修铁路强拆民房、桥梁
裕元鞋厂工潮蔓延至江西 争到五.
独立中文笔会抗议会员赵常青被判刑
维权网声明:严正谴责当局重判新公
向中央巡视组伸冤 访民被驱或被扣
“这是一场荒谬的政治审判”
刑拘期满,刘华仍未获释
滕彪:让我们记住作恶的法官
丁家喜遭判监三年 打击新公民运动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抗议当局审
丁子霖为六四辛劳25载尤维洁接
裕元鞋厂工人发起近期规模最大工潮
谭作人刑满被软禁两周后返蓉 将
“新公民”袁冬二审维持1年半刑期
中国东莞数万鞋厂工人举行大罢工
赵常青:悲剧必须结束!
维权律师:我们被警察虐待
维族留学生穆塔力浦案转检察院 伊
河南逾千教师罢课上街 只求与城里
17岁维族青年闯红灯被警察射杀
夏俊峰不是故意杀人 推翻错案还我
维权律师王全平被刑拘数百律师声援
广东化州民众抗议政府建火葬场
支聯會2014年4月12日聲明
遭酷刑四律师发声明谴责建三江暴行
王全章:建三江被拘遭遇记
行使公民权,天塌不下来
许志永文集在港出版 呼唤公民社会
公民短讯:许案让人想起国会纵火案
上海失地农民代表朱金安今无罪释放
思想
黄宝松:中共对待历史事件不能含糊
王思想:官民比例,谁在故意误导?
胡平;比蹊跷死亡更蹊跷
何清涟:推事记趣:国家之义与自由
梁京:陈一谘的历史地位
胡少江:周永康--为何千呼万唤出
项小凯:只有暴民才能终结暴政
胡少江:周永康--为何千呼万唤出
慕容雪村 :焦裕禄,虚虚实实的榜
丁咚: 越南政府为何听从民意不办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
于怡郊:习近平想当“邓小平式强人
郑恩宠: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乔新生:中国当前的旧制度与大革命
张伦:两会、习近平与中国的政治危
孙立平: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挑战
昝爱宗:枪口抬高一寸,会死吗
王思想:岳麓书院古董的鸡汤
孙立平: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挑战
昝爱宗:他们在摧毁垄断促进改变
莫之许:当大V已成往事
秦永敏:感谢当局打造未来中国的领
吳祚來:王滬寧與中共政治理論關鍵
燕友軻: 北京防自由化思潮再起
唯色:藏人为何自焚?
陈破空: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王思想:民谣巧遇官谣的尴尬效果
秦全耀: 胡耀邦让中国人不再填写
朱永瀟: 許志永自由中國公民夢不
储百亮: 从胡耀邦之死到天安门的
何清涟:“和平崛起”谢幕,“国家
林保华:习近平的十字路口
胡平;周永康事件的现状与走向
土改,中国传统道德崩溃的开始
张伦:全球化与中国的反腐
莫之许:新公民的中国梦
王丹:请用逻辑说服我
边界:收紧与松绑,中国新时期的左
项小凯:中国发展的低人权陷阱
唯色:藏人自焚是一种政治抗议
时政
香港金融界登公开信吁北京勿干预港
香港新闻自由满意度跌至回归后新低
丁子霖反驳柴玲辩解 柴玲继续请求
马尔克斯生前曾对中国盗版不满 称
柴玲六四公开信续引来强烈批评
广州日报原社长戴玉庆举报曾庆红亲
北京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纽约时报:周永康家族敛巨额财富
中国非法集资遍及全国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退休领导活动频江泽民游瘦西湖李长
第28屆“傑出民主人士獎”提名邀
宋林贪腐案牵扯大 或涉贺国强﹑令
中国高层反贪腐行动:苍蝇易打 老
北京市官员亲民秀报道被讽为又一“
周永康亲家母詹敏利称名字被女婿用
华润宋林贪腐案将扯出另一只大老虎
原安徽军工集团老总涉贪腐被双开
从申维辰落马看周永康结局
海峡论谈:北风不敌“太阳”? 北
北京国际车展开幕 成为世界名牌车
公民力量关于丁家喜、赵常青等被重
北京防自由化思潮再起
滕彪:让我们记住作恶的法官
全民倒共!天下围城!—全球纪念“
温州城管打人惹民愤 众人围殴城管
军方高层将领再集体挺习引发外界关
六四纪念馆试馆 民运人士杨健利被
中国寻找能源新出路 中亚南亚成关
「自由中国」理念拥抱神州
中行副行长王永利辞职 传遭举报有
中国贪二代浮面
首座献给“六四”的纪念馆下周香港
石油窝案牵出“大师” 曹永正敛金
中国电视:被越南打死者是疆独分子
导演斯通抨击中国电影题材禁区
中国敦促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谨防颜
大陆传媒指周永康儿子去年底被带走
国新办网络局副局长高剑云涉贪腐被
华润集团宋林终落马 前中宣副部长

 

 

特别专辑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
乔新生:中国决策制度的历史反思——“决策
焦国标:焦庄保护计划方案——中国乡村历史
张大军:中国民主化过程:观念误区与战略选
郭永丰:公民监政是培育公民社会的有效方式
温克坚:政治精英和社会运动
杜光:为公共知识分子正名
付勇:只有通过公民不懈争取才能实现中国民
刘京生:与秦永敏先生商榷——也谈民主、团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王德邦:“政令不出中南海”与“民情不入中
綦彦臣:认清政治无神论反人类性质——宗教
曾伯炎:台湾模式给大陆民主化的启示
张博树: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十一)
徐行健:极权政治“制造”精神病
余杰:俄国转型:从极权主义到威权主义只是
严家伟:化了妆的“民主集中制”——评所谓
秦永敏: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
黄昌盛:“康师傅下架”与公民社会的崛起
罗茜:需要一场彻底清理权贵恶政的政治改革
史伏初: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建中:中国经济走势和公民运动前瞻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徐行健:高墙内的腐败—— 一个政治犯的社
綦彦臣:反对国家至上主义——比较政治学视
郭永丰:中国迫切需要公民意识启蒙
罗茜:突变式民主转型的特点
建中:公民社会的雏形在中国已然出现
陆清福:试论“公民社会”与“宪政民主”
闵良臣:聚焦中国社会的几个关键点
李海: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罗茜:公民意识教育对民主转型的重要性
付勇:实行宪政民主才能根除制度性腐败
綦彦臣:终结强迫交易型政治——政治情报学
刘京生:民主转型的决定性力量在民间(中)
桑普:许志永冤案与中共暴政
罗茜:中国权力本体观的社会后果
杨瀚之:当下新儒家之伦理立场与政治立场
刘京生:民主转型的决定性力量在民间(上)
陈永苗:民国于大陆革命深渊之上当归
吴润生:不急近功,着眼未来——中国公民社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吴玉琴:民运的中坚——我所知晓的赵常青及
任协华:开启无党派公民社会之门
闵良臣:中国,先走上民主道路再说
焱文:记坚强不屈的贵州民主志士陈西
严家伟:鄙弃臣民,敢当“刁民”,才能成为
付勇:宪政民主是公民社会的制度保障
郭永丰:公民监政会模式能让中国民主转型的
徐行健:击穿反民主的“挡箭牌”—— 一个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特别专辑
中国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
罗茜:挑战制度已成为中国权利冲突的主流
綦彦臣:党枪威权与地缘优化(下)——中国
黎建军:从国会请愿运动看清末立宪派的社会
杨子立:民主转型何时能够真正破局
余杰:不学不丹国王辛格,偏学满清摄政王载
綦彦臣:党枪威权与地缘优化(上)——全球
付勇:普及民主知识,创建民主体制
黎建军:从国会请愿运动看清末立宪派的社会
綦彦臣:德治悖论与价值维权(下)——制度
乔新生:混乱是否现代民主的必经阶段
曾建元:保卫台湾,演变中国——台湾对中国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
桑普:中港矛盾与香港本土民主发展
林之春:我的民主中国梦
桑杰嘉:民主路上前进的不丹王国
付勇:重温民主革命,力推民主转型
乔新生:中国政党政治充斥着机会主义
綦彦臣:德治悖论与价值维权(上)——民主
陈永苗:以反对党精神促成民国当归
不锈晓钢:美式政府停摆的澳式解决
淮生:权力失去约束,人类将会怎样?
綦彦臣:街头政治与中产再造(下)——转型
杜导斌:我们为什么需要宪政?
严家伟: “马王大战”对中国大陆制度变革
杨瀚之:从公民运动到公民革命:纲领、道路
秦永敏:建设性反对派的宪政建设之路(下)
蔡尚谦:注意区分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
王德邦:中国近来反宪政与禁言运动浅析
淮生:若无宪政,“中国梦”必成“南柯梦”
陈永苗:当下行动的保守主义手段
视频 | 图片文章
民主中国编辑部
《民主中国》征文启事

中国民主转型是一个长时段、超巨型的系统工程,公民社会的培育与建设是这一系统工程最重要的基石。宪政民主政体的创设,有赖于发育成熟、功能健全的现代公民社会的建立。诚如英国社会学家拉尔夫·达仁道夫所言:“自由建立在三大支柱之上,亦即立宪国家(民主政治)、市场经济和公民社会。”因此,本刊决定在2014年开展“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活动,时间自201411日起至20141231日止。

应征文稿可从公民社会的发展与民主转型的关系、中国民主转型的社会基础、来自民间的转型动力、中国公民社会与公民运动近年来的发展状况及存在的问题、互联网和科技革命对公民社会发育的影响、怎样促进中国公民社会的健康发展、民主实践和公民维权与公民社会建设的互动关系、如何争取公民结社组党的自由权利以及世界各国各地公民社会成长发育的理论与实践等各个方面进行论述,提出意见和建议。本刊愿意为大家提供一个畅所欲言的交流平台,乐见不同观点的自由表达、争鸣与切磋,盼望各方贤明不吝赐稿!对您的支持与参与,本刊谨致以诚挚地感谢!

 来稿请在题头加注“征文”字样,以便与其他稿件区分。每篇征文字数不得少于2000字。来稿一经选用将在本刊首发,并按本刊规定给付稿酬。

 来稿请寄编辑部信箱:

minzhuzhongguo@yahoo.com

 特致谢忱!

 《民主中国》编辑部 2013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