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闵良臣:人类越文明,越难以容忍不文明
有一些人常挂在口头上的“反对外来势力干涉内政”,说白了,就是反对民主干涉不民主,反对文明干涉不文明,反对进步干涉落后。只是我们看得出,后者虽然摆出个姿态,可总是不那么理直气壮,这是因为他们心里明白,自己确实不民主不文明不进步,只是不想让别人说罢了。这种不民主不文明的国家之所以还能对西方的民主文明说三道四,甚至苛求指责,同样得益于西方的文明和民主。在一个民主文明进步的国家,是一定允许你批评它不够民主不够文明不够进步,甚至可以说它不民主不文明不进步。只有在非民主国家,你反而要说它已经很民主很文明很进步了。这确实是笑话,而且是十分荒唐的笑话。社会是人类的镜子。社会越进步,人类通过社会这面镜子看到的恶,也就越多越严重。人类越文明,也越是难以容忍不文明。中国只有汇入人类文明主流,像110岁的语言学家周有光希望的那样“向民主前进”,才有光明的前途。

从南蒙古到西藏——中共的蒙骗和要挟
杨海英教授著的《没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与文革大屠杀》中对南蒙古(内蒙古)在争取民族自由道路上的艰难挣扎历程有所阐述。如蒙古人为了建立自己的家园成立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等——但又由于国际上各大国间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了南蒙古、中共欺骗蒙古菁英,清除蒙古菁英,中共的一切承诺变为虚无,最终,成立所谓的内蒙古自治区这个名存实亡的“自治”,南蒙古变成了中国的“一部分”。还有当下的残酷镇压、掠夺和民族灭绝政策使蒙古人“奴隶”般生活等等——对藏人今天的抗争具有珍贵的参考价值。
余杰:中央为何不能“妄议”?
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愈演愈烈,各种署上习近平大名的著作次第出版,其发行量之大无人可比拟。最近出版的《习近平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论述摘编》摘录了习在一次中央全会上关于“党的政治纪律”的讲话,不仅声色俱厉地点名批判周永康与令计划等“国妖”,还批评党内“任人唯亲”、“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等现象,并誓言要整顿和清除之。不可“妄议中央”之警告,显示了习近平不仅要大大收紧社会舆论,还要在党内进一步集权。言论自由是判断一个国家是否为民主和法治国家的重要标志。而言论自由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就是公民对政府和权力的监督与批评。在一个民主和法治的国家,官员和民众当然可以“妄议中央”,且享有宪法和法律所保障的“免于恐惧的自由”。习近平拥有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的文凭,并且标榜要“依法治国”,难道连这些基本的法治常识都不懂?不可“妄议中央”的威胁和恐吓,何其专横!何其愚蠢!
雷火丰:封堵言路的中共统治集团不可能启动民主化改革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近期已经关闭了成百上千的民间网站和公共微信账号,指其“突破底线,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据悉,很多微信公号被关闭是因为被官方认定“歪曲”了中共党史和人物形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最近的言论打压行动和以往如出一辙,很多受公众欢迎的敢言微信公号和民间网站均被关闭,官方的说法虽然冠冕堂皇,但是,没有几个头脑清醒的成年人会真的认为这是替天行道的义举。“挂羊头卖狗肉”是历次“清网”行动的特色,行动并不能让网络净化,而是导致很大一部分互联网用户噤若寒蝉。习近平登台之后,中共当局对新闻言论的管制更为严厉,大肆封堵言路的做法让人们彻底地认清了习近平坚持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抗拒民主化历史潮流的本质。


曾伯炎:从2014年关键词联想到的
2014年结束时,许多人为这一年写的关键词,异彩纷呈,入木三分,读来有拍案叫绝、茅塞顿开乃至醍醐灌顶之功效。如两位时事评论家观察2014年,以宏观视野浓缩出的关键词,非常凝炼、简明,分别是一个字:“抓”!“禁”!确乎,从著名记者高瑜、曹保印、维权律师浦志强、夏霖抓到NGO负责人郭玉闪、黄凯平,再抓到建乡村图书馆的义工乃至82岁的老作家铁流,习上台后两年抓的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超过胡锦涛当政10年好多倍。从禁言、禁网、监禁、软禁,到谷歌的检索被禁,再禁Gmail邮箱,还禁了2200余家网站、2000余万微博、微信、QQ等社交媒体账号、10亿多条信息。“抓”与“禁”,言简意赅地道出2014年中国的政治现实。从网上读关键词,笔者获得一条认识世事与时局的捷径,并且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一党专权的政治体制不变,党的领袖越强势、越集权、越独裁,做的坏事就越大。


王德邦:反贪官与除弊政——试论明朝反腐阵营的内部分歧
明朝的残酷通过其酷刑而闻名于史,不仅皇权专制社会中其他朝代的酷刑明朝一样不少,而且还增加了“株灭十族”与“剥皮充草”这种为别朝所未有的极刑。然而,在如此酷刑之下,翻看明朝历史仍会发现官僚的贪腐不比其他朝代少,最终仍亡于腐败,究其原因是没有跳出选择性地处理贪官、反贪官不反皇帝、更不反制度的窠臼,因而不能从制度上革除弊政。所谓“反贪官”就是追查贪腐官吏,但不追究、不反思皇帝与朝廷在产生贪腐问题上的责任与根由,即只查个别贪官的问题而不查体制问题。反贪官派认为,皇帝与朝廷是不容置疑的,是“伟光正”的代表,其光辉形象不容污损。所以,一切贪官都必须与朝廷、皇帝切割,追究其原因只能是自身修养出现了问题,是他们的贪腐本性而使其犯罪。反贪官派的着眼点在个体官吏上,采取的方式是惩处旧贪官而更换新官吏,实现官僚队伍的更新换代,以此来保江山永固,王朝万代。其宗旨就是效忠圣上,维护朱家天下,即一心为朝廷。

乔新生:是谁在中国股票市场兴风作浪
近些年来,中国股票市场波诡云谲。一些国家领导人子女大举进入中国股票市场,利用市场监管存在的漏洞,在中国的股票市场翻云覆雨、兴风作浪。中国股票市场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内幕交易暗流涌动,不少海外归来的官宦子弟空手套白狼,在中国的股票市场上呼风唤雨。一些前国家领导人子女通过中国股票市场积累的资金数以千亿元计,部分国家领导人子女控制着几十家上市公司,他们借助于中国的股票市场进行大规模零和游戏,中小投资者损失惨重。笔者曾经对上海、深圳等一些投资银行、证券公司进行实地调查,发现的问题令人震惊。一些国有股份制银行设立的投资公司几乎成为某些前国家领导人子女套取资金的白手套,部分投资公司筹措的资金动辄上百亿元人民币。这些资金进入中国的股票市场,不仅参与内幕交易,而且更令人感到可怕的是,帮助一些政府高官的子女控制了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企业。
徐辛夷:“肆无忌惮地挑战人民的容忍底线”的电力一姐李小琳(三)
电力一姐李小琳和李鹏家族的其他成员一样,高高在上,患有“权力傲慢症”。“权力傲慢症”使这一家人生活在完全脱离社会大众的生活环境中,“不接地气”——即不知道民间疾苦,不知道“稼穑之艰难”,不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一言以蔽之,她不懂得“众怒难犯”的道理,不懂得自我反省,不知道收敛,不知道约束自身的贪婪本性,硬是以恶为善,以丑为美,与民众、与社会舆论“对着干”,肆无忌惮地挑战人民的容忍底线,正如网友评论所言“李小琳身上集中反映着太子党的道貌岸然、伪善、虚荣、野心、狂妄、既得利益和权力的傲慢”;“无论是道德档案,还是人生档案,李家都是血淋淋肮脏的”;“像李鹏这样的大贪官都搞不掉,还谈什么依法治国!”如果只是“为了政治权斗,刑不上太子党,更拒绝从政治制度上做出改变”,将会把中华民族拖入深重的灾难!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如果用最简洁的语言概括现代自由主义的核心命题,那就是两条:伸张、保护公民权利,限制、监督公共权力。因此,现代自由主义又可以称之为宪政自由主义。本文所谈的自由主义,都是指宪政自由主义。当代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当然也是高扬公民权利,限制、监督政府权力,但它却是以过去半个多世纪中国走过的道路和中国人的独特经历为基础的。自由主义并非只说不做。事实上,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是和中国公民社会一起成长的。不少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本来就产生于文革后期乃至改革开放以来的历次公民运动。公民运动是公民社会的一种存在形式,它可以围绕任何一个具体事件(经济的、政治的、宗教的、环保的等等)而发生,但总是以捍卫公民基本权利和/或向政府问责为核心,故带有鲜明的宪政自由主义特征。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市场化的发展,中国权贵资本主义的演变,官民矛盾、贫富矛盾、城乡矛盾、生态问题的凸显,中国公民运动找到了自己新的伸张点,表现为局部性抗争的公民运动再次呈现勃发态势,主题也更加多样化。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赵紫阳逝世十周年,影响力依然巨大
赵紫阳被免职,江泽民上台,待邓小平去世后,中国官场的腐败一发不可收拾。现在习近平、王岐山“打老虎,拍苍蝇”已经为时已晚。到处都是老虎苍蝇,全部抓捕吗?不可能,所有的权力官员都是腐败上来的,都抓起来谁来上朝?谁来为共产党统治?尽管历史进程无法改变,但如果赵紫阳当年继续执政,情况可能不同。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向法广记者肖曼表示,当年如果赵紫阳的改革可以继续下去,中国不会像现在这样腐败。因为赵紫阳努力的一个事情就是要增加透明度。
向宪诤: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
一个自称“执政党”的党是否一党专政、是否反文明、是否权贵“赢家通吃”?通常有下列几个标志:一是该党凌驾于国家、法律和一切社会组织及公民个人权利之上;二是该党以国家和法律的名义行使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教育权和道德审判权;三是由该党控制政权各机构、各组织的产生、人员的产生、选拔和分配,而不是由选票和法定的公开程序决定;四是该党的“喉舌”凌驾于民众舆论之上;五是该党以国家的名义控制财政、税收和社会财富,公共财政处于秘密不公开状态;六是该党把军队、警察的权力集中在中央党魁和党核心成员手中;七是该党把社会管理和民间自治也并入党所领导的日常工作范围,一切社会管理和民间自治实际沦为党领导下的管理和自治;八是公民的私权利或天然权利受到该党政权的肆意侵害。中共全都拥有这些标志,因此是一个典型的反民主、反文明、一党专政与缺乏合法性的政党。
綦彦臣:慢民主的不确定性——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的学术思考(一)
中国是一个非民主国家,在统治集团的政治术语中,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此种社会主义亦牵强联系民主,即曰“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然而,民主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是什么样的,普罗大众还没有头绪。绝大多数“人民”并不知道替他(她)表达诉求的民意代表是谁,既而知之也多是无可奈何接受,久之,置之可有可无之状。在“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宣示两年之后,中共党魁习近平称“民主未必仅仅体现在‘一人一票’的直选上”。至此,社会主义的特色民主否定了民主的最基本标志——人人可以通过一张选票表达政治意见。我认为这是中国政治“昂纳克化”的朕兆,而“昂纳克化”的经典则是德共(统一社会党)保票,往往保到近乎百分之九十九的极高率,不会出现西方民主选举的勉强过半之状。然而,恰是选举舞弊,德共的垮台才由民众发起抗议运动而拉开序幕。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地主是为共产主义理想付诸于中国社会的第一批殉难者。现在,反右,大跃进,反右倾,更不待说文革,回忆与评说这些运动的文字,已堆积如山,浩如烟海。可是,整个地主阶级,涉及到三千多万人的命运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却罕见有文字记载,至于学术上的研讨,可以说更是一个空白了。丁弘教授在死神向他逼近的时刻,强忍病痛,为地主正名留下了凿凿篇章。2013年7月,即在去世前半年,他写出了“‘江河常照经霜月’——漫谈中国农村地主经济的命运”一文。去世前两个半月又写出了“中国农民的‘梦’怎么说——关于地主经济的思考”一文。这是他生命发出的最后光华。丁弘在文中指出:地主,作为一个剥削阶级,作为阶级敌人,是“一个伪命题”。消灭地主,实行共产,造成“生灵涂炭,生产力受到严重的破坏”。为地主经济正名,“是历史演进中的一个重大课题”,“是一个道德沦丧和道德回归的过程”。

余杰:富强与自由的变奏曲——夏伟、鲁乐汉《富强之路:从慈禧开始的长征》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中国的制度转型仍未完成,富强之路也只是迈出了实现“温饱”这小半步。自由与富强的变奏曲,下一步如何上演,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就目前的情势而言,代表富强这一翼的习近平大权在握,一言一行即有举世瞩目之影响;而代表自由这一翼的刘晓波却是一个不名一文、任人践踏的囚犯,就连他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事实,大部分同胞都不得而知。但是,强弱的易位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发生,我们期待着本书作者预言的远景早日成为现实:“这两股思想潮流——一条是追求富强,另一条是追求民主——未来仍可能汇流。假使真的合流了,那么魏京生、方励之及刘晓波等人的声浪,无疑会变得更为重要。”

李金芳:冲破奴役的枷锁——关注狱中的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
冬夜里捧读曼德拉在监狱中写的自传《漫漫自由路》,让我不由得想起三度入狱、累计刑期长达23年的中国政治犯、贵州人权研讨会发起人、《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陈西。尚在服刑的陈西,在黔西南的贵州监狱里,目前的监室温度为零下,因为陈西所处的监室远离食堂,每天只能吃冷菜冷饭,用不上热水,自入狱3年以来,每到冬季手脚都出现冻疮,监狱里的衣物、被子很薄不足以御寒,家人多次送衣送被都遭到拒绝,现状非常令人担忧!包遵信先生曾言:“中国的民主化需要几代人薪火相传、接力传承,逐步形成中国自身争取民主的传统,累积本土资源,并在此基础上有效地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陈西和王炳章、刘晓波、杨天水、刘贤斌、陈卫、朱虞夫、吕耿松、陈树庆、郭飞熊、唐荆陵、张林、赵常青、浦志强、于世文、郭玉闪等许许多多的民主志士为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挺身而出,坐言起行,不怕坐牢,乃是当世的大英雄!必将彪炳史册,激励着千千万万后来人投身建立民主中国!
王德邦:君主、党主与民主制下的权力责任
考察人类发展的历史,至今主要经历了君主、党主与民主三种政治制度。在这三种社会制度中,权力的来源、权力的大小及其权力责任有很大的区别,通过比较,可以使人看清权力的本质,认识如何加强权力的责任,从而为现代政治改革走向提供参照。由于党主制下权力责任的缺失,从人类不断寻求财产与生命最大安全保护的角度,党主制必然是人类历史上一种不会长久的过渡性的制度,因为在这种制度下民众生命与财产安全性是最低的,所以改变这种制度是民众天然的本性要求,这种变革的动力是恒久而强大的。可以说,人类历史发展的深层动力是人们不断寻求财产与生命安全的需要,而至今人类能够探索到的生命与财产安全的最大责任者是自身,即只有公民自己才会最终而最根本地对自身生命财产安全负责。所以,民主是人类寻求安全的根本的需求,是任何力量无法阻止的必然归宿。而只有民主制才能最终最根本最持久地保证权力履行自身的责任,最终实现“将权力关入制度的笼子里”。

雷无声:广东是滥施“煽颠”恶法打压民主志士的重灾区
2014年,广东成为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借口打击民主维权人士最严重的地区,外界获知的以该罪名抓捕的人士多达九人,分别是: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王默、谢文飞、张圣雨、天理(陈启棠)、苏昌兰等。其中,由广州市公安局侦办的七人,由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侦办的共二人。从最近这些年的情况看,当局打压民主维权人士的手段很多,除了约谈、传唤、跟踪、窃听等一般性的骚扰之外,就是将公民治罪。罪名可谓五花八门,最常见的包括:造谣诽谤、寻衅滋事、非法经营、扰乱公共秩序以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颠覆国家政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实就是一个以言治罪的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入法,其实就说明中国这个国家不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今年86岁的著名经济学家、《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茅于轼最近发表了他的新年期许:“就是言论要自由。这一条是最根本的,言论自由没有保障,别的统统都谈不上。而言论自由是争取得来的,不是恩施的。”
黄钰凯:“通奸党”在围着“敌对势力”的指挥棒转
在习近平发动的“打虎拍蝇”运动中,有一个吊诡的现象已经形成规律:境外“敌对势力”媒体总能准确地预测“下一个老虎”是谁,而“通奸党”总是围着“敌对势力”的指挥棒转,“敌对势力”指到谁头上,中纪委就“双规”谁?在“敌对势力”刚做出预测时,预测对象马上通过喉舌媒体或自己亲自“辟谣”,指责“敌对势力”唯恐中国不乱,恶意中伤,造谣惑众。接着,谣言就变成了真相,成为遥遥领先的预言,显示出“敌对势力”的期望值与中国公众的期望值始终保持高度一致。中国“通奸党”官员搜刮民财,欺男霸女,盗国卖国,无恶不作,周永康的黑社会朋友刘汉兄弟先后杀死9个人,但没有一个被害人的家属敢报案,这才是杨卫泽所说的“比侵华日军更残酷”。“通奸党”官员本身就是中国人民真正的敌对势力,却无中生有地拼命为人民制造“海外敌对势力”,这是他们在垂死挣扎时也要玩最后一把的游戏。

李浩:习泽东的网络文化管制梦
想当初,毛泽东号召“工农兵占领上层建筑舞台”,树立白卷样板张铁生、黄帅,还提出无产阶级要培养自己的知识分子。现在毛的红小兵习近平接过这个传统,要培养自己的网络文化队伍,让红色文化占领网络,实现扩张红色帝国的“中国梦”。反腐也好,大国新外交也好,整顿网络也好,都是习近平的一盘棋——实现红色帝国复兴的“中国梦”。小而言之,“中国梦”是保卫中共的红色江山;大而言之,“中国梦”是扩张红色帝国。如果我们看清习的“中国梦”,那么也就不难理解,习为什么召开文艺座谈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有为什么要下发这份《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其目的是什么?但是,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仅仅是个梦。网络的发展日新月异,绝非是权力所能控制得了的。习还想回到五十年代,的确是纯属做梦。
华逸士:指鹿为马的年代如何反抗谎言
今日中国社会的极权专制体系正如同嬴政之梓棺,虽外表红光满面,盛世浮华,但内部荒淫腐化,四维不张,豺狼虎豹高居庙堂,如周、薄、徐、令、苏倒台也不过权斗失败,大老虎、大狮子、大土狼道貌岸然、高居主席台和新闻联播还不知凡几;志士仁人困居囹圄,维权人士、宗教人士、良心人士备受煎熬逼迫,甚至人祸惨剧受害者、无论是踩踏受难者或爆炸受难者家属均被严控。河流污染如斯,土地污染如斯,空气毒化如斯,食品毒化如斯,人心毒化如斯!所谓复兴与中国梦,只不过一场笑话;文明衰朽,抗拒普世价值,专制政体的梓棺红漆尚未剥落,抬棺游行的杠子手服饰华美,孝子贤孙的唢呐锣鼓吹打也颇为动听,只不过专制尸臭已经四溢。“刘彻茂陵多滞骨,嬴政梓棺费鲍鱼”;现如今红朝盛世,专制梓棺费带鱼?!
维权热线
南京孙林婚礼被严密监控下举行
广西上千教师连日罢课讨薪 当局删
河南万人围攻污染药厂 抗议排污1
浦志强案第二次移送检察院 三十余
深圳两人权律师遭官方断生计 50
赵紫阳明逝世十周年当局加强监控
2014中国“被精神病”报告出炉
广州严防活跃人士聚集 杨崇婚礼酒
成都逾百警察强征打人 四川省纪委
192名律师联署:关于敦请深圳市
中国出租车司机抗议风潮蔓延
浦志强案退侦期满情况仍不明朗 唐
宋泽狱中被上脚镣禁戴眼镜 律师批
惠州网民挺“占中”或被批捕 粤省
军事基地征用内蒙古草场补偿不到位
武汉公安非法抓捕异议人士秦永敏并
郭玉闪首次获准见律师称感谢外界帮
高智晟出狱五个月仍遭软禁
中国公共知识分子郭玉闪被以“非法
于世文案考验习近平依法治国决心
南周事件两周年当局严控 维权人士
唐荆陵拒认罪案件退补侦查 律师忧
隋牧青:我过份了吗?
巩进军刺死截访保安案 律师指七名
河南被打死讨薪女工家属冀异地审理
「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跟進報道(七
中国七律师重新介入建三江案 奔走
高瑜案押后三个月宣判 看守所内引
中国《百年宪政》纪录片制作人沈勇
RFA独家:贵州桐梓煤化工再泄毒
刘晓波狱中度过第5个郁结的生日
江西村民抗强拆被抓猝死狱中 家属
上千访民毛泽东诞辰赴天安门喊冤被
念斌控告逼供警察 申请国家赔偿
4万水库移民数亿安置款疑被贪 湖
律师披露王藏受酷刑审讯引发心脏病
隋牧青律师:王藏的“罪行”
祭奠赵紫阳于世文被抓半年 律师呼
藏区两周传第三起藏人自焚身亡事件
教师维权潮不断蔓延 中国多地老师
思想
木然:是谁带坏了周永康?
余英时:中国政治气氛极端激烈化
刘青:习近平政治反腐的决战及走向
查建国:中西进入人权冷战时代
胡平:王立军推倒了第一张骨牌 -
余英时:审判黎智英 香港法律受考
歪脖子樹: 政法委
梁文道:你是不是瞧不起中国人?
宋志标:舆论引导的“刀把子”
杨彼得:胡锦涛悲剧溯源
南桥:中国政治的假面舞会
胡少江:习近平从“改革共识”的倒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
余杰:政法委是习近平的刀把子
查建国:寻衅滋事成了异见人士新罪
東步亮: 監獄裏的荒唐事(上)
章文:官员性欲为何这样强
鄭恩寵: 鄧小平違憲何時究?
木然: 司馬南移民打了誰的臉?
陈破空: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案
胡少江: 习近平告诫官员:党比人
東步亮: 黃埔官員吃喝暴露了八項
裴毅然:被革命吃掉的“紅岩兒女”
乔木:官媒大楼外的民意
杨彼得:胡锦涛悲剧
王丹:赵紫阳逝世十周年祭
中国公务员"薪情"怪异
守鱼:跪出来的典型正义
闵良臣:社会主义跑到资本主义卖淫
非韩:纪念那个守住底线的人
陈破空: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
林保华:习近平反腐败“勇往绕前”
胡平:不应指望89年的赵紫阳去当
胡平:重读赵紫阳5∙17书面讲话
杨光:习近平的二○一四:成功集权
滕彪:中共“依法治国”的画皮
郑恩宠: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张鸣:曾经有这样一个党报记者
乔木:有宪法无宪政能否江山永固
梁京:红二代与党天下的终结
时政
中国多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变成退休官
国际记者联合会:中国新闻自由更严
习近平司法“刀把子”论引热议
观察人士:中国宗教自由陷入文革后
GreatFire致中国网信办公
中国禁毒战争未能遏制毒品泛滥
官媒冒用美国记者署名赞中国体制
从奥巴马国情咨文看美中台关系
中央巡视组对青海涉藏问题三官员加
月初访港遭梁林拒见英外相还劝港人
中国劳工维权人士处境:怎一个“糟
蔡楚:里昂圣母院(一)多图
中国官媒就李源潮“好戏在后头”言
中共党媒批贺卫方、陈丹青抹黑中国
蔡楚:李咏胜在美国南方(多图)
高层会议不寻常 党内问题多?
“全面政治内战”的阴云
工商总局监测显示淘宝网正品率最低
香港律师会“红色阴霾”扩大 港澳
微信作用不“微”,中国政府“强”
英国人权报告:中国广泛限制公民言
防火墙功能升级大陆网民翻墙难上加
李源潮首次否认卷入方正集团贪腐案
是否重评赵紫阳令中共尴尬
苹果公司屈服压力接受中国全面安全
中国封锁“翻墙”VPN因其“影响
中共中央政法委摘掉司法考核指标“
香港周刊记者温州采访拆十字架遭警
据报多个网络代理服务器在中国遭屏
外滩踩踏事件受害人家属对当局表不
新疆逮捕嫌疑人被判刑数量比去年激
许耀元被查,武警司令政委双双被清
中共官媒尴尬错位 新闻放风的吊诡
重提刀把子习意何在,共和国内无敌
中国航母与军方欠债
“贪官比特币”范曾、韩美林、黄永
北京律师“辩护网”被警责令备案
香港劳工刊物称中国劳工维权压力空
中国新生儿性别失衡 全球最严重
全球民主指数香港排名下跌落后台湾

 

 

特别专辑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
章小舟:《零八宪章》与《大宪章》外因条件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付勇:争取人权与公民权是实现民主的关键
章小舟:《零八宪章》与《大宪章》外因条件
李金芳:勇为农民争权益,志在合众建农协—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闵良臣:就是要把公民教育喊到“甚嚣尘上”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
刘逸明: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綦彦臣:泛网络时代与“无亨定理”——私人
关平:香港占中运动是最好的公民教育
黄昌盛:党为什么把人民喜欢的律师都关进笼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
付勇:只有宪政民主制度才能保障公民的权利
綦彦臣:前网络时代与“严韦定理”——私人
李金芳:甘当争取民主宪政道路上的铺路石—
王德邦:人权领域的“野骆驼”——记杰出的
林傲霜:公民经济和财产权是公民社会的根基
昝爱宗:对浙江拆十字架运动及宗教逼迫现象
魏强:以有效的启蒙方式反抗专制,培育公民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李金芳:公民维权领域的实干家赵广军
雷火丰:香港“占中”与北京宋庄艺术家的义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綦彦臣:票选作为协商民主前提——实践哲学
李金芳:铁肩担道义,侠骨映仁心——记人权
吴金圣:香港占中启示之一:大批年青人加入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杨子立:支持中国民主的理由
王德邦:香港公民抗争使北京当局现出专制原
雷鸣声:香港的公民抗争与中国大陆的民主化
野火:香港公民争取真普选的抗争赢得世界尊
李金芳:碧血化巾帼,引啸为长歌——纪念杰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
陈永苗:身体在场的公民抗争
余杰:长老教会、民主转型与共和精神——英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关于民主转型目标与
秦永敏:制止警察权越界,切实保障人权
唐丹鸿:“合法”吞并:中国民主化与民族
党为什么把人民喜欢的律师都被关进笼子
王德邦: 公民有救治社会失序的神圣职责
綦彦臣:“第四世界”问题——地缘政治学视
王德邦: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关于民主转型目标与路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
杨光:公民身份是民主转型的基础
秦永敏:中国官僚体系在民主化进程中的嬗变
郑小群:人大政协的假象和如何建立真正的议
视频 | 图片文章
民主中国编辑部
《民主中国》2015年 征文启事

中国民主转型是一个长时段、超巨型的社会系统工程,公民意识的启蒙、公民社会的发育、民主实践的累积、自由因素的成长、公共空间的扩展、宪政政体的建构等等,都是这一宏大工程的重要基石。而社会运动的作用也不可或缺,如果没有普罗大众和新兴中产阶级的广泛参与,组合起来以集体行动的方式争取民主,捍卫人权,破解专制统治和极权架构,民主转型的目标是难以实现的。近年来,两岸四地的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大陆的公民维权运动、《零八宪章》运动、新公民运动;台湾的野草莓学运、白衫军运动、太阳花学运;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雨伞运动);澳门民间公投和民主苦行行动;此伏彼起,波澜壮阔,新的创意层出不穷,新的经验丰富多彩;尤其是在全球化、信息时代、网络革命、年轻世代迅速崛起的历史背景下,社会运动有哪些新特点、新趋势,社会运动与民主转型之间有哪些关联等等,值得认真研讨,以资后续参考。因此,本刊决定在2015年开展“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活动,时间自201511日起至20151231日止。

 本刊愿意为大家提供一个畅所欲言的交流平台,乐见不同观点的自由表达、争鸣与切磋,盼望各方贤明不吝赐稿!对您的支持与参与,本刊谨致以诚挚地感谢!

 来稿请在题头加注“征文”字样,以便与其他稿件区分。字数不得少于2000字(本刊首发稿一律如此)。来稿一经选用将在本刊首发,并按本刊规定给付稿酬。

来稿请寄编辑部信箱:mzzguo@gmail.com  minzhuzhongguo@yahoo.com

谨致谢忱!

《民主中国》编辑部

2014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