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吴称谋:《海天相望,思忆母文》
或许,人到了知天命之年,才会有更多的人生感悟。无奈莫过于离别,悲哀莫过于死别。人生难得周全,父母恩难报答,亲情难以酬谢,心愿难得美满。2020庚子岁,全球爆发瘟疫,使得多少外乡游子,海天相望,家国难回,亲人难聚。我在2019年除夕给亲友们的新年问候语,就莫名地写道:今年过年不拜年。果然,不仅对我而且对全世界的人而言,2020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年份…..
慈母钟氏,生于1937丁丑年,今年已八十有四矣。回顾母亲一生,或许用两个词来形容最为恰当,一是“苦难”;二是“慈爱”。
北京时间11月28日戌时,母亲安祥地永别了我们,离开这个世界…….
白话:《论十大关系》中石破天惊的话
从上面几段话来看,特别是读“七”大中那两段话,可以说伟大领袖不仅充满自信,且思想毫无束缚,没有一丝僵化的影子,这更加证明了当年两位“无产阶级导师”即马克思和恩格斯一定是没有“指导思想”的。
 
余东海:勇为正人君子,唤醒昊天上帝
北岛有一句名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堪称逆淘汰社会的传神写照。但从因果的角度讲,即使在逆淘汰环境中,卑鄙通行一时,终将自掘坟墓;高尚挫折不断,终将通达天下。故北岛诗句应修改如下: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铭,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证。
圣贤君子就是最高尚的人,君子之道就是人类最中正的道路,终将通达天下,近期目标是道援中国,远期愿景是道援天下。
 
解颜:中国历史中的权力和权力欲(3)
罗素认为,“社会科学中最基本的概念是权力,就像物理学中最基本的概念是能量。”权力在人类历史上有这样重要的地位,除了由于领袖们的永远无法填满的权力欲,另一个或许更为基本的原因是成千上万大众的忠实跟随。虽然权力一词听起来有浓厚的强制意味,许多人对权力的服从是完全出于自愿。依附于强大的权力、聚集在某一面大旗之下、眼看着这架权力机器所向披靡时,追随者们感到自己也拥有了权力。这也是一种权力欲。1951年,响彻全中国的歌曲是自豪感满满的“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志愿军战士和后方的支持者们唱起这歌时,是在与毛泽东一起享受着权力欲的满足。
谢显宁:一个人的“博物馆”
今天,庚子年11月10日,张先痴先生生前朋友们不约而同从四面八方来到冬日的成都——他们得知,先生塑像今天将在其故居安放。朋友们在先生生前的客厅兼书房齐聚,尽管多数人彼此互不相识,但在先生在天之灵感召下,并无丝毫的陌生感。
我闻讯前往,故居亲切的气氛使我温暖,栩栩如生的先生塑像和塑像上方那件囚服令我震撼!囚服上“雷马屏”三个红色大字,是先生系狱23年的见证。因校对先生生前巨著《格拉古轶事》《格拉古实录》和《格拉古梦魇》劳改三部曲,我熟知先生及其同伴们在雷马屏等地遭遇的苦难,面前“雷马屏”那三个红字对我而言不是油漆书写,而是“五七”囚徒们的鲜血!
总有四五十位朋友吧,上面提到的只是有机会在张先痴塑像前和先生“叙旧”的几位。因时间关系,其他的朋友虽然没有机会,但相信“叙旧”的朋友已经表达了他们未及说出的想法。
譬如谭作人,他说:在这片土地上,这是目前唯一的一个一个人的博物馆,一个右派的博物馆!
譬如谭方德,他说:十分欣赏“拒绝遗忘”这个词!希望大家都拒绝遗忘!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前香港众志黄之锋、周庭等人认罪收押 吁港人“低谷中互相扶持”
香港著名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等三人星期一(2020年11月23日)在法庭承认煽动和参与一次未经当局批准的集会,并因此可能面临监禁。但三位年轻人都表示,面对国安法之下的白色恐怖,他们会继续抗争。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主席林朗彦及成员周庭星期一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出庭受审,面对的罪名是煽动和参与去年6月21日包围警察总部、未得到当局批准的集会。
三人在入庭前,在法院外接受媒体采访。黄之锋发表了六点声明,表示如果他在案件审理完后立即被关押,他不会对这样的结果感到意外。黄之锋说:“这个结果会是香港过去几周来,最不荒谬的判决结果。过去三周,总共有23名倡议人士丶记者与区议会议员遭港警逮补。此外,每天都有香港示威者出庭接受审判或是被送往监狱。”
庭外几十名市民到场声援,包括香港天主教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社运人士梁国雄、前香港众志成员袁嘉蔚等。在囚车离开法院时,大批市民沿路向囚车挥手道别,或举起代表“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手势,有声援者追着囚车呼喊“加油呀!之锋!周庭!撑住呀!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解颜:中国历史中的权力和权力欲(2)
1958年,将数十万右派扫荡殆尽的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讲话:“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骂我们是独裁统治,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合乎实际。可惜的是,你们说得还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这段话的字里行间洋溢着一种愉悦。这是权力欲得以充分满足的愉悦。毛泽东与知识分子的关系是兴高采烈的猫与在其利爪下心胆俱裂的老鼠的关系。汉高祖刘邦平定江山后,高坐金殿之上,问老父亲:“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这也是在恣意享受权力欲得以满足的愉悦。许多人的人生奋斗动力是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年少时被父亲冷落的刘邦大概也不例外,所以他在父亲面前的夸耀也就格外给自己以满足感。
 
余东海:马帮和马云
不过,权力和资本,力量虽然大,终究也有限。在特权面前,最大的资本也是浮云;在历史面前,在良知天理和圣贤君子面前,最大的特权也是浮云。然世人普遍高估了权力和资本的力量,它们也往往高估了自己,连李白都感叹:“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浮云蔽日,只能是表面性、局部性和短暂性的。浮云若蔽日,权力和资本若与儒家为敌,与君子为敌,就是反良知天理之常,反历史而动,衰败和灭亡就是命运的必然。有儒联曰:岂有浮云能蔽日,终将东海驾长风。对儒家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解颜:中国历史中的权力和权力欲(1)
数千年来,中国在一次又一次改朝换代中循环。每一次,新政权在血流成河中诞生、重复前朝的权力结构、最后重复前朝的覆亡命运。本文试图论证中国无法逃出这个轮回的原因是权力欲在中国人价值观中的主导地位。挑战者唯一熟悉的挑战方式就是以自己的绝对权力对抗当权者的绝对权力。他们不知道自己有其它可能的抗争方式,也不知道一个社会有其它可能的运行方式。
蔡楚:国际笔会将纪念刘晓波获奖十周年
Liu Xiaobo’s Poem that Liu Xia is to read for 10th Anniversary of Nobel Peace Prize awarded to Liu Xiaobo

据悉,国际笔会将在12月10日前发布视频,纪念刘晓波获奖十周年,并声援因言获罪的中国狱中作家。视频中,刘霞会朗诵刘晓波的诗歌——《梵高与你——给小霞》。
郭飞雄:对于保守主义的哲学反思(二)
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孔子所保守的内容是什么?柏克所保守的对象是什么?英国自由党衰落的理论意义是什么?
 
一真溅血:童年(2)
抗战时束先生所属部队参加过几次长沙会战,部队曾驻扎在王女士老家附近,当时王女士年轻美貌(与秋瑾烈士的遗照比对还能从王女土身上依稀看出出几分秋瑾烈士的风姿,倒是王女士的父亲(也就是秋瑾的儿子)却长得有点土气,不高的个子、长着一张柿饼脸,臉两侧的腮帮因长年咀嚼槟榔而凸出,从他身上一点也看不出秋瑾的遗风,这大概就是遗传学上所谓的隔代遗传吧!而那时的束先生生得五官端正、浓眉大眼正当年轻气盛又有文化,一身戎装更显英气逼人,一來二往王女士与束先生便坠入情网,很快便成了婚,正应了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老话。
谢显宁:这就是美国
“大选”,自然指美国第46届总统大选。只有它的大选才会闹出这么大动静。换成普老大、金老大、啥老大也不行。无论他们体量再大,再怎么宣传造势,甚至把广告挂满美国老大的摩天大楼,也不行!唯有美国老大,一旦“感冒”,全球头疼。川普的故事多了去,无论这次大选的最终结果如何,他这些故事都将进入历史。
而对于国人来说,川普还像一尊煞神,一尊青面兽杨志、燕人张翼德那样的煞神。青面兽手刃牛二,张翼德怒鞭督邮、川大炮放飞无人机。刀刀见血招招致命,多么解气!为川普鸣不平的国人,还把他当成了心目中的侠士!把自己在另外一种处境中的受伤感带进去了。
至于对美国命运、世界文明的担忧,怕是多心了。
 
(此文仅代表作者的独立看法。)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主派议员集体辞职,抗议北京插手取消四名议员资格
中国官方新华社11月11日(星期三)中午发稿表示,人大常委会应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请求,审议有关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的决定,订明凡宣扬或支持“港独”等行为,可被即时取消(DQ)立法会议员资格。
港府随即宣布取消4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资格,全体19名民主派议员宣布集体总辞,作出强烈抗议,他们批评北京正式宣布一国两制死亡。这是香港议会史上首次有反对派议员集体总辞,有行政会议成员认为,总辞的民主派议员或不能重返议会。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星期三在民主派记者会上表示,这次取消4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决定,没有经过香港法院的裁决,完全没有让被DQ的议员有申辩的机会,她形容是香港政坛的重大丑闻,全体民主派议员必须以最强烈的方式表达抗议。
黄碧云说:“宣布取消我们(民主派)4个议员的议席,是经人大这个橡皮图章,宣布底下就不用经过任何法院的程序,亦都没有任何申辩的机会,就要‘杀’我们4个议员,所以实在忍无可忍,今日(11月11日)我们民主派的议员集体总辞,是要对这个专制的政权,作出我们最强烈的抗议。”英国外交部连续两天发表声明批评北京。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英国驻港澳总领馆汉化名:蓝韬文)星期三称,北京此举是“骚扰,窒息”香港民主派,损害中国国际形象与香港长期稳定,星期四再指责北京“明显违反具法律约束力的《中英联合声明》”。
外交部亚洲事务国务大臣奈杰尔•亚当斯(Nigel Adams)星期四在英国议会下议院发言说,这是自1997年以来,英国第三次认定中国违反《联合声明》,也是过去六个月内第二次作出此判断。英国外交部当天传召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表达英方的深切关注。
欧盟星期四批评中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对香港自治和政治多元构成沉重打击,要求北京马上撤回该决定。
在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警告,华府不排除进一步对参与窒碍香港自由人员施加制裁。他批评“一国两制”如今只是用来掩人耳目,为中共在香港实行一党专政护航的“遮羞叶”。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1月12日发表书面声明,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取消香港立法会泛民主派议员的资格,并表示美国将追究破坏香港自治与自由的人。
 
 
余东海:没有自由,一切无望(微论十二则)
马帮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宣布了下一个五年经济发展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称届时“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和综合国力”这三项指标都要迈上一个新的大台阶,“科技自立自强”成为未来经济发展规划中的一项最为重要的战略方针。
梦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
没有自由,一切无望,不仅科技无望而已。极权社会,只有奴隶、奴才和奴隶主,必然德智低下,财富创造、科技创新能力低下。特权阶级和三帮群体最高超的,是坑蒙拐骗、巧取豪夺、创造灾难、创新罪恶的能力和挥霍浪费的能力,无度地浪费财富、浪费资源、浪费机会、浪费人民的才智和生命!
白话:毛泽东1957年起初是什么意思
今天可以盖棺论定。中共宣传部原理论局副局长李洪林在他的《〈历史决议〉是把已经垮掉了的毛泽东重新树立起来》一文中说:“毛的城府如此之深,真是深不可测!”什么“城府”,毛泽东就是一“痞子”似的历史人物。不管他有多大能耐,有多么高超的智慧,都难以抵消其真正英雄豪杰而不为的流氓脾性。
 
余东海:救民救国第一要务
故今日匡时第一要务,既要明儒学,又要辟马术,将两者结合起来。说“匡时”轻了,严格地说是救时,救民救国乃至救天下。
不明儒不足以辟马,不辟马不足以明儒。欲明儒学须辟马。明儒辟马,双管齐下,这是儒家群体的历史责任。
 
(此文仅代表作者的独立意见) 
包紫即:谁把中国弄成今天这个样
曾有人转来《天问两则》,第一则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坊间的传闻:他是帝国主义和全世界的反动派安插在我们内部的人。他用最短的时间搞垮了中国经济;他用最短的时间搞坏了中国的国际环境;他用最短的时间让中国的外汇储备见底;他用最短的时间让一国两制的香港金融贸易和自由贸易中心不复存在;他用最短的时间使中国的国际产业链断裂;他用最短的时间让失业攀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用最短的时间让美帝国主义陈兵西太平洋,战火一触即发;他用最短的时间让台湾人的认同率达到最低点……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谜,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作者说“不知道他是谁”,当然是“明知故问”。这样一个人已经不需要点名,因为早已就是呼之欲出,早已天下无人不晓。
中国人有这两个共识,估计还不足以让中共退出历史舞台。好在这个星球上的高度文明国家也已形成共识,从各方面围剿中共。这样一来,所谓“内忧外患”,中共也就死路一条。否则,那才是真的没了天理。然而,怎么会一直没天理呢?
 
 
一真溅雪: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
在当前国内外的严峻环境之下,中共当局已经有末日将临的恐惧,所以整个五中全会公报之中,强调得最多的就是“安全”二字,到公报的后部份还写到:“全会提出,统筹发展和安全,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实施国家安全战略,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统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筑牢国家安全屏障。要加强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确保国家经济安全,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五中全会公报中所列举的这一系列“安全”和“稳定”所指的仅仅是为了维护以习为首的中共统治集团的安全和其极权统治的稳定。这表明以习有首的中共统治集团已经意识到在目前的国内外政治、经济和社会环境之下,他们所面临的安全和稳定方面的巨大威胁,然而面对这些来自国内外的对其安全和稳定所构成的巨大威胁,在公报中以习为首的中共统治集团,除了一些空洞的口号和自吹自擂的大话、谎话之外,没有拿出任何具体的解决办法。实际上他们在坚持过去那些导致他们目前这种进退维谷的困境的共产极权教条的情况之下,他们也实在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解困办法。
不过办法并非没有,只是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不愿采纳罢了,这个办法就是彻底抛弃他们一直坚持的各种共产极权教条的束縛,放弃他们所攫取的权力和利益,逐步进行真正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接受普世价值观念,实行三权分立的民主宪政,捨此,别无他法。
2020年11月2日
 
唐宋民:你听过马英九演说吗
“回顾‘中华民国’103年的历史,先烈先贤一直有个梦想:要建立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共和国。从国父孙中山先生,到日据时期以来在台湾致力民主运动的许多前辈,都曾在筑梦过程中牺牲奋斗,流血流汗。感谢他们的努力,让中华民国成为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更让台湾成为第一个民主转型成功的华人社会。”
“在台湾,人人都是国家的主人,人人都受到宪法的保障。如今,台湾早已定期举行总统与国会选举,合法登记的政党有255个之多,中央政府也历经了两次的政党轮替,成为新兴民主国家‘民主巩固’的重要典范。”
上面这两段话没有一点“弯弯绕”,表达的就是台湾现在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共和国”,特别是经过两次政党轮替,有“总统与国会”选举,有“中央政府”,成为“新兴民主国家”。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拜登胜选与中美关系
美国大选尚未正式结束,但是尘埃已逐渐落定。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周六(11月7日)晚间已经发表了胜选讲话。他表示,希望双方给彼此一个机会,“是时候放下仇恨言辞丶降降温,再一次聆听对方”,又呼吁民主共和两党合作,结束对立。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习近平当局在其智囊的建议下,一直坚忍待变,如果特朗普败选,拜登成为新总统,那么中共将会获得喘息之机。目前,美国选举结果似乎正在朝着北京期望的方向发展,虽然目前还有一定的变数。
随着越来越多的舞弊、电脑和人工失误、选票处置不当等问题浮现出来,美国法院,甚至最高法院干预的可能性日益增加,选举结果是否会在最后时刻翻盘成为观察家们聚焦的中心。
 
蔡楚:小镇云淡风轻
美国人热爱自由和幽默。
阿拉巴马州是红州,而利文斯顿小镇到伯明翰这一带被称为黑土地带,却多年投票支持民主党。虽然只占阿拉巴马州投票选民的30%多。
小镇的居民调侃的说,我们投无作用的票,但两党的选民的选择,都应当得到尊重。政治化的对立很淡泊。
小镇云淡风轻,没有受到美国大选结果不会在未来几个星期里得到正式核准的影响。此外,疫情有反复,有学校再次暂时停课。 
余东海:自由从哪里来?
重申一条东海律:极权与自由之间没有中道。中庸之道不是在两者之间搞折中,而是坚定不移地追求自由。在两者之间搞折中者,不是乡愿,就是三帮。注意,这里的自由,包括礼制德治保障的王道自由和民主法治保障的自由主义的自由。也可以说,极权主义与自由主义之间有中道,那就是仁本主义王道。
 
(民主中国编辑部注:此文仅是作者的独立看法。)
蔡楚:11月初的芦湖(多图)
美国大选结束三天,选战持续陷入胶着状态。
有文章说,“这次大选,敲响了美国衰败的丧钟。”
我看未必。民主政体有时候表现出低效和混乱,但仍然优于鸦雀无声。
芦湖的梧桐树叶黄了,到明年春天还会吐出新绿。
我看,美国选民都清楚改进大选过程需要做些什么。
天照样蓝,不必有过多的担忧。
朱民泽:历史关头勿做民族的背叛者
美国能给自由,但不管吃饭。不少华人学者,由于来美后生存艰难,就经不住中共糖衣炮弹的侵袭。为五斗米而折了腰,被收买拉拢,明里暗里地替中共干脏活了。如是,吃美国的饭,砸美国的锅;暗自享受美国的福利,却公开为共产党唱赞歌。这些人在北美华人学界里混,真是可怜可耻,可悲可叹。
美国民主自由的宽松环境,让一些忘恩负义之徒有了可乘之机。作者为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再比如,中国战略智库的李伟东,前几年因为生病,在纽约做了个手术,因为得到哥伦比亚大学某知名教授的帮助,减免了好几十万美金的医疗费。如今,他公开反美,为中共洗地,为独裁帮腔。2020美国大选临近,李伟东在推特上竟然公开辱骂支持川普的华人是一群贱货。北美华人群体撕裂的如此厉害,都是一些两头混的人在蓄意胡搅蛮缠,混淆是非的结果。
 
余东海: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
“如果坚持“文化多元”到把“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不宽容”看成是两种应该互相妥协的文化,显然是过份的。同样,把奉行自由至上的价值观和奉行专制独裁的价值观归结为没有优劣之分的“文明冲突”显然也是错误的。”
特补充曰,文化有正邪善恶之别。文化多元应该是正善文化的多元,不能把极权主义、极端主义文化视为多元中的一元。自由主义与两极主义的冲突,是文明与野蛮、正善与邪恶的冲突,具有原则性和不可调和性。从思想上、政治上对两极主义进行严厉批判和清算,则是儒家仁本主义文化和西方人本主义文明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和人道使命! 
另复须知,全球化是应该的,但必须是文明、正义的全球化,野蛮邪恶没有全球化的资格,甚至没有存在的资格。两极主义作为邪恶之最,就没有资格存在于人类社会。文明社会尤其是自由大国,有责任导其向善,惩其罪恶,直到它们成为过街老鼠,最终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王维洛: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是否返利?
《知乎网》是中国一个著名的网站,关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知乎网》上有这么一个问题“征收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为何没有返利?”在这个问题下有许多讨论,其中一个网友的评论很有代表性:有些东西不用明说,很明显就是权贵阶层拿老百姓的钱投资,然后收你们电费发财。
那么中国老百姓一共缴纳了多少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这本是一个十分容易回答的问题,但是在中国却难以得到答案。
陈永苗:大陆法律地位未定论
网友“杨过”说,民国当归的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维权理念的提出,在个体生存层面,我们指出了在地图民国意义下的不自由地区即大陆,维权是一种生存状态,活着本身是一种维权,是对现体制扭曲人类灵魂结构的一种制动。简单说,活着就是一种维权。第二个阶段,即改革已死,民国当归阶段,我们在公共社会的建制上,提出了民国取代当下的理念,对民国合法性的追溯,以及当下合法性的阙失论述了详尽。第三个阶段,即中美国的概念,这是民国当归的必然升华,民国是覆盖中美国的论述的。但中美国由于地理范围的扩大和世界历史意义的彰显,在论述中,引进了政治神学和更高宇宙论的观点。政治是源于对存在之爱。三个理论阶段,逐步升级,衔接完整,从个体,到公共空间,进而到世界历史。新罗马,是一个伟大均质,共和,普适的人类新共同体。在三个阶段,民国始终是最核心的一个钥语。只有不断的铺张民国语境,包括中美国在内的世界,才能有重新破涕为笑的可能。
 
蔡楚:孙儿过生日的烦恼
可爱的孙子,幸福的童年。3岁还依恋妈妈。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父亲却从来没有见过祖父母。(我父母惨死于文革。)而且,因为”独生政策“,他的父亲从小就没有兄妹,十分孤单。还因为,工厂没有幼儿园,我经常把他的父亲丢在家里,或寄居在亲朋家。
我决定,不告诉孙儿这些。
让他长大后,自己去弄明白。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共五中全会,习近平的个人胜利
远景中有一句话破费思索,到2035年,中国将“基本建成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这不会是给现在的政府还不是一个“法治政府”,现在的中国社会还不是一个“法治社会”,现在的中国更谈不上是一个“法治国家”道歉吧?很难想象这是中共五中全会对习近平掌权以来,打压人权,法治全面倒退的某种暗示。但是,中共五中全会公告提出这样一个法治中国的远景,到底想说什么?这个远景讲的是一个“美丽中国”的迷人故事,实现或者不能实现,十五年后再说,不少中国问题专家以为,从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这一目标下面,可能掩藏着习近平个人的远景目标——长期执政。
鲍彤评论说:在一团迷茫中,五中全会公报告诉我一句连愚笨的我也能理解的话:“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建成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我依稀记得,2015年12月,中共中央就和国务院联署公布过一个《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承诺“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把这两个文件配合起来理解,我的结论是:第一,这次五中全会认定,五年前的承诺已经落空;第二,从现在起到到二〇三五年以前,我国仍将基本上没有建成法治政府,中国政府基本上没有能力实施宪法,做不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只能做到选择性执法;中国的无数部法律,只能起管治一部分人和纵容另一部分人的作用。
这是我个人得出的第二个结论。我希望政府立即放弃选择性执法,实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宪政。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谢显宁:一个人的“博物馆”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前香港众志黄之锋、周
蔡楚:国际笔会将纪念刘晓波获奖十周年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主派议员集体辞
梁鸣(笔名):再论中共政府的疫情赔偿责任
包紫即:谁把中国弄成今天这个样
一真溅雪: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
唐宋民:你听过马英九演说吗
蔡楚:小镇云淡风轻
蔡楚:11月初的芦湖(多图)
王维洛: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是否返利?
陈永苗:大陆法律地位未定论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共五中全会,习近平
蔡楚:我在美国钓海鱼
梁之:地球上不应存在可以不受批评的“信仰
吴称谋:两个世纪的政治逻辑与历史轮回
罗祖田:中国共产党还是一个政党吗?
张展:去后湖派出所寻方斌记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共高调纪念韩战70
许章润等 请立即释放耿潇男夫妇的呼吁信(
张展:以抗疫的名义
许章润等 请立即释放耿潇男夫妇的呼吁信(
张展:制度的咒诅和集体性暴力事件的趋势
许章润等 请立即释放耿潇男夫妇的呼吁信(
唐宋民:只有一天
许章润等 请立即释放耿潇男夫妇的呼吁信(
张展:瘟疫治理,不是以人权迫害的方式
许章润等 请立即释放耿潇男夫妇的呼吁信
许章润等 请立即释放耿潇男夫妇的呼吁信
“秋風秋雨愁煞人”——中外各界聯署聲援中
蔡楚:芦湖秋色(2020版)
蔡楚:利文斯顿小镇的红色彼岸花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出席深圳四十年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蔡英文双十节吁两岸“
谢显宁:蹭饭
白话:大多数的沉默,让革命者更艰难
梁之:时事有感二则
张展:请把我埋葬在社会主义那抔黄土里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港人十一集会抗议北京
白话:不一样的秋天
陈永苗:台湾还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白话:“这鸭头不是那丫头”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任志强遭重判 习近平
张展:那高高在上的“神界”
白话:口诛笔伐,围殴“一流”
蔡楚:中国讲道理那天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台海局势紧张,解放军
白话:赵盛烨拿“爱国”做幌子,要全人类
蔡楚:秋思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任志强案开审北京戒备
白话:美国从来不会阻挡中国人民幸福
2020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强化汉语教学遭反弹
罗门:他们有多蠢多邪恶
白话:美国会打中国和中国会回到合作社时代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陈光诚在共和党全代会
布拉格出版人托马斯对廖亦武的采访(多图)
白话:“光屁股”就应受到鄙夷
余东海:光明使者自由歌
沈九乡:我们的童真年代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重審建立民主制度的先決社會條件:1993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孙大午文集》:监事长在医院座谈会上的讲
白话:《论十大关系》中石破天惊的话
解颜:中国历史中的权力和权力欲(3)
解颜:中国历史中的权力和权力欲(2)
余东海:马帮和马云
解颜:中国历史中的权力和权力欲(1)
郭飞雄:对于保守主义的哲学反思(二)
一真溅血:童年(2)
余东海:没有自由,一切无望(微论十二则)
郭飞雄:对于保守主义的哲学反思(一)
白话:毛泽东1957年起初是什么意思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拜登胜选与中美关系
郭飞雄:特朗普的“应急不正确”、“政治不
余东海: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
蔡楚:孙儿过生日的烦恼
余东海:极权暴政比无政府更可怕
蔡楚:我家的枇杷树
马萧:共产主义、道德与自由?
雷亮:以“演进”方式实现中国宪政民主的可
王长江:再评“贤能政治”
张展:公有制幸福的秘密
余东海:中国如何正常化(微论集)
蔡楚:我家的秋播蔬菜
张展:说说效忠
蔡楚:栀子花盛开,故人不复来
张展:人命不在他们考虑的纬度内
石侯:钟南山忽悠上瘾,遭大陆网民“炮轰”
任逸飞:中国议会制崩盘史
张展:人民的罪恶认不完
谢显宁:重走乐西抗战公路行前
张展:上街行走是危险的
余东海:未来制度设想
张展:我曾接受外电公安还管不管
陈永苗:川普的“里根模式”根本不行
张展:信息混乱与破碎的世界
郭飞雄:未来中国的宗教自由格局可能是“五
胡平:《世界人权宣言》与中国文化传统
张展:记去工业园
张展:光谷商业街,江汉街
张展:武汉的僵局
唐宋民:当年我们只知爱国
张展:不让人们哭没有用
陈天庸:左与右是一个圆圈
张千帆:中西左右,一场跨洋误会
郭飞雄:达赖喇嘛的中间温和道路意味深长
张展:再寻求备粮之法
余东海:知识分子和两把刀子
张展:汉口火车站,逃难的中国人
余东海:骗子的乐园
一真溅雪:高中从对毛和泽东和中共的盲目崇
桑杰嘉:《被隐藏的西藏》一部中国非法占领
余东海:正确对待自由派
谢显宁:补课
徐建新:中国平稳过渡到自由民主制度的可能
朱民泽:论中美冲突的起因根源及对策
廖亦武:一个庞大帝国对一个渺小诗人发动的
王维洛:茅于轼关于三峡工程的千古一问
廖亦武:无边的亡灵翻开又阖上这本书——向
廖亦武:安全局在行动
孟泳新:《从斯大林隐蔽战略到毛泽东隐蔽战

热点文章
席慌帝:罪魁祸首,呼之已出
武汉多位公民发起为李文亮医生铸造
公民联署:保障黄琦家属的探视权
未计入统计的新冠肺炎患者也应全程
刘书庆: 从法、理、情三方面谈谈
再论武汉肺炎疫情的赔偿(补偿)问
中国律师发起成立“新冠肺炎索赔法
李英之:惠新西街维权聚餐会新年文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关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侵害陈建芳
訃告:周德高先生逝世
严家伟:高山流水弦音断,谱就新词
长天:我们应该感到幸福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公开起
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的故事
关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
全球民间团体悼"六四"倡议书,吁
六四屠殺31週年網上紀念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三)
江棋生:还能有谁,比邱毅更像蔡莉
张千帆:种族平等——美国宪政的原
联合国特别程序就长沙公益仨案致信
李翘楚:戴手铐跨新年:12.31
彭小明:香港绝不会甘心做澳门第二
蔡楚:我家的玫瑰花开了
高文谦:后武汉疫情:习近平的内外
江棋生: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江棋生: 平权是一切自由的根本
“中国民联”就新冠病毒疫情发表声

img
维权热线
梁鸣(化名):从张海等人起诉难看
梁鸣(笔名):再论中共政府的疫情
江苏 浙江异议人士吴立红、朱虞夫
一真溅雪:追求民主宪政的先生们、
中国一网络作家致魏京生一封公开信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三)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关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
公民联署:保障黄琦家属的探视权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长天:我们应该感到幸福
訃告:周德高先生逝世
李英之:惠新西街维权聚餐会新年文
再论武汉肺炎疫情的赔偿(补偿)问
刘书庆: 从法、理、情三方面谈谈
未计入统计的新冠肺炎患者也应全程
中国律师发起成立“新冠肺炎索赔法
关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侵害陈建芳
李翘楚:戴手铐跨新年:12.31
联合国特别程序就长沙公益仨案致信
周友芳:我带着两个孩子逃亡,却不
马亚莲: “人民”代表似毒品!
知名公益律师常玮平被警方带走,
廖祖笙:杀人党血腥“执政”70年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
隋牧青:程渊案,特意制造一个问
长沙公益仨案家属回应网帖 质问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九
倪金芳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词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八)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更多 >>

img
时政
《孙大午文集》:监事长在医院座谈
《孙大午文集》:小人物干大事
郭飞雄:特朗普的“应急不正确”、
张展:公有制幸福的秘密
张展:彭佩奥是单纯在扮黑脸吗?
张展:去后湖派出所寻方斌记
张展:以抗疫的名义
张展:制度的咒诅和集体性暴力事件
张展:瘟疫治理,不是以人权迫害的
“秋風秋雨愁煞人”——中外各界聯
张展:如此“爱国”的吴花燕
张展:这是一个政治咒诅
张展:这是一群呼求立王的百姓
张展:访民是这个国家的伤疤
张展:强压,转变
张展:中国堕入第三世界,中产恐成
江棋生: 略议弗里德曼之“担心”
张展:保存自己,群体的荒谬,何处
张展:那高高在上的“神界”
张展:瘟疫危机,还是权力危机
张展:若人生只剩下恐惧
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 : 一 个企
美苏冷战,争的是人心向背
谌洪果:中国当下的宪政思潮
荣剑:“中国还将跌倒在哪里?”
一平:复兴中华民族精神之祭奠
江棋生:追念邵燕祥先生
史密斯议员致词揭幕香港自由民主运
邵燕祥:我也曾是政治童工
齊家貞:我認識的劉懷昭和魏京生
江棋生:旷世奇葩 千古笑料
高瑜:許章潤先生謝絕社會義款
崔永元:儿时相信过的原来都是谎言
张智斌:从“五四”到“六四” 在
彭小明:从《香港特区国安法》的错
德國肯彭市將舉行劉曉波逝世3周年
许志永博士获得今年中国人权律师奖
康正果:人大活化石申紀蘭去世
彭小明:她一辈子帮助共产党欺骗人
江棋生: 平权是一切自由的根本
更多 >>

img
思想
郭飞雄:对于保守主义的哲学反思(
雷亮:以“演进”方式实现中国宪政
王长江:再评“贤能政治”
张展:说说效忠
张展:人命不在他们考虑的纬度内
任逸飞:中国议会制崩盘史
杨子立:中国移民看美国民主
杨光:法国《人权宣言》的缺陷
张展:人民的罪恶认不完
张展:上街行走是危险的
余东海:未来制度设想
张展:我曾接受外电公安还管不管
张展:信息混乱与破碎的世界
郭飞雄:未来中国的宗教自由格局可
胡平:《世界人权宣言》与中国文化
张展:记去工业园
张展:光谷商业街,江汉街
张展:武汉的僵局
张展:不让人们哭没有用
陈天庸:左与右是一个圆圈
张千帆:中西左右,一场跨洋误会
郭飞雄:达赖喇嘛的中间温和道路意
张展:再寻求备粮之法
张展:汉口火车站,逃难的中国人
张展:请把我埋葬在社会主义那抔黄
张展:不是哪种死法都是死这么简单
杰克•斯奈德:民主转型中民族主义
马萧:对中国式共产主义的解剖
蔡楚:寥落
郑也夫:为谁保江山
许章润: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
张智斌:政治制度与民生问题
张伦:寻找自由的思想与学术:编辑
荣剑:非常时期的道德事件与道德践
達賴喇嘛尊者線上座談會:心智与生
廖亦武:好日子是等不来的
访林培瑞:美国反种族歧视运动是否
张裕:七绝· 黑人之命
世界各地45个言论自由团体发表联
吴思:坚定地迈向宪政民主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