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想天開】蔡楚 | 地下詩人正在用力書寫

我个人的体会是,在那个荒唐的年代里我之所以写诗,故然有美的追求,但更根本的还是内心心理本能的冲动,一种内心情绪的宣泄方式。后来渐渐养成习惯,即使因写诗不但不能发表,反而因此而遭批斗也不悔改。我自以为,在那个物资生活罕见的贫乏,精神生活的极度空虚的年代里,写诗是一种最佳的自我安慰方式,是一种寻求找回自我求得内心平衡的途径。

阅读更多

江棋生:谦卑的推理内蕴千钧之力

中国官方行动上奉行党主,口头上宣称民主,这叫什么?这叫不老实,让人瞧不起。你老实一点,坦荡一点,放开大嘴巴说“根据中国国情,党主就比民主好;我们只搞党主,不搞民主!”,我会先夸你一句“不心虚”,然后再驳得你哑口无言。

阅读更多

胡平:骑虎难下的动态清零

从欧美与日韩最近二波疫情高峰对比,可以清楚地看出,充分有效的疫苗接种加充分的感染率(疫苗免疫+自然免疫),可以避免奥密克戎的大规模的爆发和死亡。而这两点中国都不具备。尤其是习近平以“自力更生”为借口,拒绝进口效力更高的外国疫苗,导致中国民众的免疫力格外低下,导致中国成了免疫洼地。要使中国走出疫情,回复常态,首先就要纠正中共当局——首先是习近平——的错误。

阅读更多

伍汉民:奉上帝讨习檄文

华夏宇内,无男儿乎?神州内外,无能者乎?非也。国之将亡,必出妖孽;民之遭难,必现勇者。国难唤贤者,时势造英雄。吾海内外同胞,为苍生福祉,当起讨伐之。逼其弃权,促其退位,让与贤能,以谢天下,以告上帝!檄文将毕,愤怒不息。社稷不匡,讨逆不止。

阅读更多

胡平:习近平不点名批判邓江胡

二十大的召开,标志着习近平独裁体制已经达到顶点;有人说,如今中国的事,只有坏透了才会好转。然而我们不可忘记,所谓物极必反,所谓否极泰来,都离不开人们清醒的认知和不懈的抗争。在这黑暗的时刻,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坚定我们的信念。

阅读更多

砚冰 : 读蔡楚“我的忧伤”(诗歌评论)

蔡楚,我的诗友。蔡君自名楚,而非楚人,足见对楚国之一往情深。蔡楚君从小好读《楚辞》,受屈原"神思遐想"的影响尤深。故其诗作多"太空遨游"、"星辰对话"一类情调,"美人芳草"、"怀琼握兰"一类象征。好多年前,就煞有介事地约我喝酒啃烧鸭,欢度所谓"诗人节",结果大醉,口齿不清地大背特背《离骚》,背到动人处,就变成哭腔了。

阅读更多

胡平:悼念李怡

我第一次知道李怡的名字,是在1981年。那时,我那篇《论言论自由》在1980年11月北京大学竞选期间曾抄成大字报张贴并以油印形式作为竞选文件而广泛流传于北京大学;该油印本辗转传到海外,香港《七十年代》(即后来的《九十年代》)在1981年第3、4、5、6期连载。

阅读更多

言小義:【議想天開】 · 開欄寄語

“人生有許多無奈,你只能死扛,”蔡楚如是說,“而我的短詩和短文,既是一種死扛,也是一種娛樂。正如胡平兄所說:‘這是一種活法,也是一種寫法’。” 嗯,這恰好也是【議想天開】所要的活法和寫法。是為記。

阅读更多

金仲兵:社科院硕士生送外卖,二舅隐入尘烟,外甥励志登场?

不等不靠不要,下岗再就业,是我们在90年中期就耳熟能详的用来鼓励下岗职工自谋出路的主流表达,现在改称“自主择业,灵活就业”,但其失业的现实和人生艰难的本质,并未因此消除,也并不应该人为无视。个体选择能力和权利的式微与无奈,才是重点!此事此发热议,除了专业与职业的巨大落差外,其实也是对个体专业能力和公共资源倒挂的挞伐。

阅读更多

金仲兵:高铁上的卫生巾与女性权利

一个成熟的社会,必须是注意个体权利和尊严的社会,包括女性在内。这次有女生敢于说出公共场所下隐私部分的难题,无非再次揭开了光鲜社会当中,细微部分一块小小的伤疤,这本身就是意识觉醒的第一步。引起坊间讨论,并若能引起各公共服务平台、机构、场所和公共财政的重视,将此类个体福利落到实处,才是这次事件和讨论最值得期待的结果。

阅读更多

胡平:新版《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的三大看点

简而言之,新版本《规定》的出笼,表明习近平的权力更进一步接近无限权力。所谓无限权力,不是指权力没有任何限制。世间没有一种无限权力是真正无限的。所谓无限权力,就是指一种权力不受任何明确成型的硬约束硬制衡。就此而言,习近平复辟独裁体制几乎已经到了极致。

阅读更多

李承鹏:一些杂感和用动态清零劲头清零贪腐的建议

众所周知,中国本来是没有贪腐的,一切贪腐都是境外输入,所以大力加强官员的出入境管理和检测,对其学习生活于境外的子女、配偶及其小三、小四、小五六七八,也进行严格廉洁检测。具体做法:一,严格控制出境,非必要不出境,出境需严查十年来消费记录、存储记录、换汇记录、婚姻状况,并进行长达四周测谎;二,入境直接拖去方舱,采用21+7隔离。三,解除隔离后需居家隔离七天,每天报备,并接受廉洁检察员的核查。

阅读更多

吴绍平::共同努力建设一个充满“自由、公义、爱”的美好中国

我很高兴在中国人的传统节日中秋节即将来临之际,有幸可以与大家一起共同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而今天又正好是美国的劳动节,等于今天与大家一起欢度了两个重要节日。经过退党服务人员十几年的努力,截至2022年8月3日全球退党人数超过四亿人,并将这纪念活动选在今天,意义非凡,值得特别铭记。

阅读更多

金仲兵:《隐入烟尘》的何止你我,兼论泥坯制作的人格修养

这条母亲河一般的护城河,在失去了传统战争的支撑之后,和平观光之需又未开发之前,就慢慢干枯了。河床和两岸都长了草。春秋时节,时不时吹起来一阵阵的黄土和风沙。慢慢地,人迹罕至之后,那里成为了实行专政枪决犯人的刑场。有一天,我在昏昏欲睡中被带到这片熟悉的场地。那一刻,我努力地想要靠着我的泥坯墙,不想倒下去。紧接着脑后一声枪响,耳边一阵风沙吹过,我便倒在这条干枯了的河床里。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