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兵:辛丑人日閒坐二首

佳节羊城又一经, 天涯倦客惯浮萍; 白衣斑驳惊心泪, 旧句披离烛夜萤; 大患有身兼有我, 晓梦如醉复如醒; 难遣闲愁随柳絮, 春色无边深掩扃。

阅读更多

徐永海:我虽不能参加严正学的遗体告别,但将来在天堂里我们会再相会

严正学老弟兄2009年在我们教会受洗,多年来时常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因此严正学的家人委托我们来按照基督教方式给严正学办葬礼。今天(29日),我在家准备明日的遗体告别、追思礼拜的有关事情,如作为教会长老我需要祷告词和准备了赞美诗,我准备了《再相会》。可是下午3点多,警察来到我家中,告诉我明天不能参加严正学老弟兄的遗体告别、追思礼拜。

阅读更多

世界难民日:中国走线客的希望、无奈与担忧

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联合国的报告显示,截至2024年5月,全球被迫流离失所总人数已增至1.2亿。过去一年来,出于政治或经济原因选择离开中国、走线偷渡进入美国的中国移民人数急剧上升。他们对未来在美国的生活怀抱希望,但也有不得不面对的担忧与无奈。

阅读更多

丹麦庇护遭拒 刘栋玲或被遣返中国,拆墙运动濒临瓦解

海外拆墙运动的负责人刘栋玲在丹麦申请政治庇护失败。由于担心会被强制遣返中国,她与儿子已转往瑞典。海外民主人士联署声援,呼吁丹麦当局重新审理刘栋玲的个案,以免她回国后遭受政治迫害。外界则关注,以打破中国网络封锁为目标的"拆墙运动"会面临瓦解的命运。

阅读更多

北京要求达赖喇嘛“彻底改正”政治主张,佩罗西:尊者的影响将永存

中国政府星期四(6月20日)表示,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必须“彻底改变”其政治主张,北京才会考虑恢复与他的对话。据印度时报报道,佩洛西在讲话中将习近平的统治与达赖喇嘛作为西藏精神领袖的遗产进行了对比。她说:“达赖喇嘛尊者充满慈悲,拥有纯洁的灵魂和爱心,他将长寿,他的遗产也将永垂不朽。但你,中国国家主席,你将离去,没有人会记得你做过什么好事。”

阅读更多

余东海:挨打和内斗是恐怖主义势力无法摆脱的宿命――恐怖主义微论

灾星都具有害人害己的双重灾害性。大则害民害国害天下,小则害友害亲害子孙。所有恐怖主义分子都是灾星,其头目的灾星特征特别明显。它们最容易给势力范围内的人民带来苦难和灾祸,最容易死于非命甚至断子绝孙,最容易让家人保镖陪葬。注意,不仅恐怖主义,所有两极主义分子和邪恶之徒都是灾星,所有暴君恶帝邪教主都是大灾星。

阅读更多

流离在列国间的难民:不愿返回中国

6月20日是联合国创立的"世界难民日"。近几年,因为宗教、政治信仰等原因从中国出走,以难民身份到达其他国家的中国人出现增多的趋势。他们为什么要离开祖国,去他国当难民?在寻求难民身份的过程中又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阅读更多

台湾总统执政满月记者会 赖清德:靠实力达成和平

台湾总统赖清德在星期三 (6月19日) 召开的就职满月记者会上强调,台湾会充实国防,“靠实力”达到真正的和平。“台湾人民热爱和平,与人为善,但和平必需要靠实力,也就是透过备战来达到避战,而达到和平。空口白话,不是真和平,靠实力达到了,和平才有保障,才是真正的和平,”他说。

阅读更多

中共二十大三中全会为什么拖这么久?会做什么?

延宕数月的中共二十大三中全会终于要在下个月粉墨登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什么一反他前两届任期的常态,把按惯例应该去年9、10月召开的三中全会推迟到今年7月,哪些因素或原因钳制和束缚了习近平的越来越乾纲独断、“大展鸿图”的手脚?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将推出哪些重大的施政方针?35年前呼之欲出的政治改革能否列入会议的日程?彭丽媛是否会被钦点,或被“抬轿”进入政治局,重蹈毛时代夫人参政的覆辙?

阅读更多

一真溅雪:我的基层国家干部经历(七)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使命》

这些普通成员大多本是善良的贫苦农民,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才参加被中共称之为土匪的地方武装混口飯吃,结果“解放”后这些自以为对“革命”有功的“湘北人民自救军”的普通成员却被戴上了“坏份子”的帽子,沦为中共社会最底层的溅民,受尽了苦难和屈辱。

阅读更多

美中在南中国海军力较量:盟友VS万吨大驱

美国及其盟友在南中国海进行“勇敢之盾 2024”联合军演之际,中国十分罕见地将3艘055型“万吨大驱”齐聚部署在南中国海,时间点又恰逢中国海警执法程序新规“海警3号令”实施前夕。分析人士说,中国出动3艘“万吨大驱”是为了传递与美国针锋相对、绝不示弱的政治讯号,展现北京认为他自己才具备实际控制南中国海现况的“老大哥”地位,并为其未来执行“海警3号令”作执法后盾。

阅读更多

澳总理面告李强:中方官员阻碍记者采访行为“不可接受”

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ony Albanese)星期二(6月18日)表示,他曾就李强访问期间一位之前被北京关押三年后返回澳大利亚的记者在澳大利亚国会大厦的一场采访活动中受到中方官员阻碍当面向李强表达不满,告诉他这种做法“不可接受”。另据澳广引述澳大利亚政府官员的话报道,相关签字仪式以及李强其他访问行程的具体安排事先已经与中方官员有过详细的讨论,但是中方还是违反了双方的协议。

阅读更多

張成覺:對胡風案人物的再認識

由此看來,胡風、舒蕪和聶紺弩被打成“反革命集團”頭子或骨幹,緣自他們作為馬列忠實信徒,心甘情願地追隨“偉光正”,但未能緊跟領袖的步伐,陰差陽錯成了異己。冤哉枉也!教訓是什麼呢?並不是胡風晚年所總結的(早年)“讀文科”的錯,錯在不該信馬列,不該上了共黨這條“賊船”。毛1948年就對抵達“解放區”的“民主人士”說過:你們上了賊船了,下不去了!佛教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共黨這條賊船可是上得下不得。慎哉!

阅读更多

胡平:写在林培瑞教授退休之际(上)

林培瑞戏称自己是半个洋人,或者说是“假洋鬼子”。这就是说,林培瑞在种族上、血统上是个洋人,但在精神上却非常的中国化,和真洋鬼子绝对两样,故而叫假洋鬼子,骨子里是个真中国人。我们爱和林培瑞聊天,因为他的中文太好了,我们可以用中文进行深度交谈。但林培瑞毕竟又是个洋人,他的知识储备和我们有很大不同,因此我们总能从他那里获得若干不同的信息和新鲜的刺激。想来林培瑞对和我们的交谈也有这样的感受吧。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