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徐友渔

胡平:推荐徐友渔新著《革后余生——从牛津大学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三)

《零八宪章》是体制内外精诚合作的高潮。友渔参与了《零八宪章》的发起和签名。刘晓波被捕后,他和一些朋友立即发表公开信“我们和刘晓波不可分割”。友渔是这样的一面的旗帜,无怪乎当局不顾起码的脸面也要把他罗织入狱。自那时起,大陆的报刊、媒体(包括网络)上就再也看不到友渔的文章的踪影了。

阅读更多

徐友渔:文革与内伤——读王艾小说《深渊》

就个人而言,文革把秦新强这样的人变成了精神上的畸形人,就整体而言,文革使全民族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创伤和道德损伤,这是一种内伤或暗伤,它不像文革中因为武斗或关牛棚造成的伤害那么直观和明显,初浅的观察觉察不到这种创伤,但从当今中国人中间广泛弥散的戾气、猜忌和敌意来看,中国还没有完全走出文革的阴影。

阅读更多

2021年7月13日刘晓波先生忌日 徐友渔教授在ClubHouse纪念会上的发言

当然刘晓波的精神遗产是很丰富的,我这些是从一个私人朋友角度、从近处看到的几点:一,他的勇气;二,他的非暴力原则主张;三,他团结朋友、善于与人交流沟通;四,他无情地解剖自己、提高自己,使自己在人格上精神上日臻完善。我觉得刘晓波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今天我很不正式地发表一点感想而已。他的精神值得我们认真研究,认真地发扬光大。

阅读更多

徐友渔在刘晓波雕像揭幕仪式上的致辞

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死亡还不是最悲惨的事,更悲惨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中共当局强加给刘晓波的,就是这么一个最悲惨的命运。我敢说,人世间最冷酷、最丧失人性者,莫此为甚!
 今天,在布拉格,当我们凝视刘晓波的雕像时,我要说的是,刘晓波的肉体可以被消灭,但他的精神必将永存。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