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2/2019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再次爆发721大游行,“白衣人”暴打市民震惊社会

作者: 施 英

 香港民主派组织民间人权阵线星期天发起大游行,要求港府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以及设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
 
至少数万港人冒着酷暑从闹市区繁华的铜锣湾购物区维多利亚公园出发,在下午4点多游行队伍到达警方设定的卢柙道终点后,又继续向湾仔和金钟方向推进。
 
示威民众要求“独立调查、捍卫司法、守护真相”,希望就警方对示威者施加暴力的指控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游行队伍中有人举着“LIAR”(骗子)和“No Excuse Carrie Lame”(林郑月娥没有藉口)等标语。还有人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帮助解救香港。
 
这是《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以来民阵所办的第3次大游行。民阵表示,在前两次大游行中分别有100万和200万人上街,游行人数令世界触目。
 
星期天晚10点多过后,在元朗有一百多名穿白衣、多数戴口罩的壮汉,在西铁线元朗站附近追打路人,闯入西铁站大堂和月台殴打乘客,甚至追入车厢内乱打,并将乘客拉出月台围殴。暴徒还撬开地铁站按警方要求落闸的铁闸门,继续围殴站内躲避的市民。
 
整个暴力过程持续数个小时。事件导致至少45人受伤,包括孕妇和几位媒体记者,有的头被打破,血流满面,其中一人危殆,5人情况严重。
 
香港民主党在22日凌晨发出声明,强烈谴责特区政府“任由黑社会血洗元朗”。
 
声明称:“特区政府和警方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 形同独立, 并放任黑社会追打无辜市民,民主党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
 
香港另一民主派政党公民党发出声明,称当时不少市民报警求助,但遭接线人员恐吓“害怕就不是出街”。公民党质疑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
 
公民党声明说:“我们提醒林郑政府,政治问题必须政治解决,倚仗警队武力和黑社会暴力处理民怨只会被香港市民唾弃,令民怨继续沸腾,抗争运动将会一直升级,民间与政府的裂痕永无愈合之日,对香港整体绝无好处。”
 
●香港再次爆发721大游行
 
▲美国之音(VOA)7月21日报道:香港民阵7.21再次发起大游行
 
 
 
香港民阵7月21日再次发起大游行。图片来源:美联社
 
华盛顿 —香港民主派组织民间人权阵线星期天发起大游行,要求港府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以及设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
 
至少数万港人冒着酷暑从闹市区繁华的铜锣湾购物区维多利亚公园出发,在下午4点多游行队伍到达警方设定的卢柙道终点后,又继续向湾仔和金钟方向推进。
 
示威民众要求“独立调查、捍卫司法、守护真相”,希望就警方对示威者施加暴力的指控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游行队伍中有人举着“LIAR”(骗子)和“No Excuse Carrie Lame”(林郑月娥没有藉口)等标语。还有人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帮助解救香港。
 
这是《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以来民阵所办的第3次大游行。民阵表示,在前两次大游行中分别有100万和200万人上街,游行人数令世界触目。
 
民阵在星期天的一份声明中说,自3月底起,我们因为反对送中恶法,一次又一次上街。当中不单有民阵发起的游行,亦有很多公民自发的行动,除了游行集会,不同的地区都有公民自发的连侬牆。
 
民阵还再次重申了他们的诉求,也就是“正式撤回引渡条例”、“撤销暴动定性”、“彻查镇压”、和“重启政改,立即双普选”。声明问道:“为什么有200万人上街?为什么民愤连月难平?香港要有出路,我们就需要找出问题原因”, “只有回到真相,香港的未来才有希望”。
 
在另一方面,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21日头版发表评论说,香港的暴力行为已经损害了香港作为国际化商业大都会的声誉,伤害了广大港人的切身利益,称“香港不能再乱下去了。”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21日报道:“反送中”7.21抗议:黑衣抗议者涂鸦中联办 元朗白衣人暴袭市民记者
 
香港政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引发民众数次游行示威活动。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周日(21日)下午再度发起反修例游行。游行结束后数百名示威者到西环中联办附近,向中联办牌匾扔鸡蛋。晚10点,示威者与警方在上环爆发冲突,警方数轮发射多枚催泪弹清场。
 
“没自由,毋宁死”
 
民阵发起的游行于周日下午三时半许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起步,终点是湾仔卢押道。示威者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并设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
 
林郑月娥早前表明有关修订已经“寿终正寝”,但拒绝示威者要求的“撤回”字眼,亦没有回应其它诉求; 她在不同场合谴责暴力示威者,强调会追究。
 
在维园起点,自称“银发族”的黎女士与丈夫今日一同参加游行。她对BBC中文表示,自己的子女今天也参加游行,虽然担心最后发生警民冲突,但“担心归担心,也没有办法,没自由,毋宁死”。
 
黎女士认为,每次暴力最主要的原因是警察主动设局。“我们也知道警察是收到命令一定要做,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上头的林郑政府,”她说,“林郑说要了解民心民情民意,但一点都没有回应五个诉求,如果做不到五个,我们的最低诉求是两个,全面撤回,全面独立调查。”
 
他们表示到终点后会按现场情况决定是否解散。劳先生指出,沙田冲突中有一些已经取得不反对通知书的集会,警方仍然强行驱赶并使用暴力,“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跟随警方的安排?”
岭南大学大三刘同学向BBC中文表示,每次反逃犯条例游行她都参加,“因为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再累都要来。”
 
她说,很担心香港会变成新疆的样子,香港是民主自由的地方,看到同理念的人走上街,不可能不一起加入。不愿露脸的刘同学说,她戴口罩遮住脸,不是心虚或偷偷摸摸地参加游行,而是保护自身安全,担心成为警方目标,遭到“秋后算账”。
 
民阵宣布,游行有43万人参与。警方则表示,今天游行按原定路线最高峰为13.8万人。
 
冲击中联办
 
游行原定终点为湾仔,主办单位民间人权阵线在终点呼吁市民自由解散,但示威者在游行结束后继续往金钟方向前进。下午5时许,一批示威者占据海富中心对面的夏悫道,湾仔警察总部外亦有示威者聚集。
 
随后,部分示威者向中环方向前进。下午7时许,一群示威者聚集到西环中联办门口。
 
BBC中文记者在现场看到,中联办门口的道路逐渐被示威者占领,车辆无法通行,有示威者向中联办门口的摄像头喷漆,涂鸦招牌并向其扔鸡蛋。示威者说,在附近的超级市场买了两打鸡蛋,并没有事先准备。
 
一些示威者敲打铁闸,要求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出来。还有示威者认为中联办内有人向外拍照,以镭射灯干扰。
 
晚上8时许,防暴警察抵达中联办附近。香港警方在现场宣布,将从西环向东方向清场。
 
上环元朗晚间爆冲突
 
晚上10时左右,警方与示威者在上环爆发冲突。警方两次举黑旗,发出催泪弹警告。
 
BBC中文记者现场目测,在场示威者有数百人,警方发出多轮催泪弹驱赶示威者。记者在现场闻到刺鼻气味,皮肤有灼热感。
 
深夜11时许,警方举起橙旗,要求示威者离开否则开枪。BBC中文记者在现场听到疑似枪声。据香港电台报道,有防暴警察开枪,但未能确定是橡胶子弹还是布袋弹。凌晨时分,示威者逐步散去。
 
香港新界元朗晚间也爆发冲突。网络上多个视频显示,一批身着白衣、戴口罩的人士涉嫌用棍棒追打市民。
 
香港媒体立场新闻称,其记者在直播期间遭到数人围殴倒地,记者双手、右肩受伤流血、后脑肿起、感到晕眩,已经前往医院验伤。
 
跳过 Facebook 帖子 用户名 Stand News 立場新聞结尾 Facebook 帖子 用户名 Stand News 立場新聞香港媒体报道指,混战中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口角流血。
 
香港医院管理局周一凌晨回复BBC中文记者查询时称,截至凌晨12时28分,港岛区冲突中有9人受伤,其中1人情况危殆,2人病情稳定,6人已出院。
各方回应
 
示威者冲击中联办后,香港政府、港澳办和中联办先后发声明谴责。
 
香港政府发言人晚9时50分许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示威者恶意包围和冲击中联办大楼,并涂污国徽,公然挑战国家主权,称特区政府会严肃处理并依法追究。
 
声明还称,特区政府担心一小部分激进人士,有计划地煽动群众,挑战法纪,甚至冲击中央驻港机构,此举对特区的治安及“一国两制”构成威胁,社会绝不能接受。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和中联办负责人晚间也对示威者围堵、冲击和涂鸦中联办表示强烈谴责。“这种行径公然挑战中央政府权威,触碰‘一国两制’原则底线,性质严重,影响恶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港澳办发言人称。
 
港澳办发言人称,坚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中央驻港机构安全,维护香港法治,惩治犯罪分子。
 
香港政府周一(22日)凌晨再次发声明,谴责上环和元朗的暴力行为,“香港作为法治社会完全不能容忍任何暴力行为,特区政府予以强烈谴责,并会严正追究”。
 
▲德国之声(DW)7月21日报道:香港721游行后爆冲突 警方发射橡胶子弹
 
7月21日这天,成千上万的港人又在炎热的天气下聚集在闹区参与大规模“反送中”抗议活动,组织方称有43万人参加,警方则称13.8万。游行后不但再次爆发警民冲突,还有白衣人暴力攻击黑衣示威者和市民。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一夜乌烟瘴气。
 
 
香港721游行后再爆警民冲突。香港“反送中”民众对香港警察已经累积多日不满。情况恐火上加油。
 
(德国之声中文网) 根据多家港媒报导,香港721游行后,示威者采游击方式在各处不肯散去。晚间晚上9点半过后,上环开始有大批速龙小队警员,手持可发射催泪弹的枪向示威者推进。
 
警方之后对示威者发射橡胶子弹或是布袋弹还有胡椒枪,示威者一边撤退一边防御警方枪击。就在警民对峙之际,元朗西铁站出现数百名身穿白衣的人追打穿黑衣的市民。有民众被打至流血和晕倒。
 
针对有示威者冲击中联办,并涂污国徽,港府强烈谴责,表示这是“公然挑战国家主权,特区政府会严肃处理并依法追究”。
 
民阵:43万人上街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今日(21日)再办游行。根据民阵公布的数字,721游行上街人数为43万人。警方随后公布,经原路线游行人数为13.8万人。
 
民阵发言人岑子杰,接受《香港01》访问,表示持续多个星期有数10万市民上街,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回应。
 
这次游行过程中,示威者突破警方防线,从原本的终点湾仔前进金钟,并推进包围中联办。香港01报导,示威者前往中联办途中高呼“时代革命光复香港”。示威者在中联办外发表宣言,指责政府方面冷漠对待民众诉求,强调将“以一切方法逼使政府正面回应诉求”,并希望“拨乱反正,使香港重回正轨,成为团结民主自由公义的社会。”
 
一些示威者向中联办门口上方的国徽投掷鸡蛋、泼洒油漆。随后警方宣布开始清场。晚上8点半左右,大批携带防暴装备的警察在中联办周边开始推进,并移除示威者设置的路障。示威者则开始离场,向中环方向行进。
 
周日晚间9点左右,组织方民阵宣布,游行示威结束。但是在中环、金钟等地,依然有不少示威者停留。
 
 
 
警察一度使用强光照射记者眼睛。现场也传出警方失控殴打长者。
 
5大诉求不变
 
示威者重申5大诉求:1.撤回“送中”条例。2.撤回621冲突的暴动定性。3.将被捕示威者无罪释放。4.成立独独立调查委员会。5.立即规划实施立法会议员和特首双普选。
 
游行者有人举着“LIAR”(骗子)和“No Excuse Carrie Lame”(林郑月娥没有藉口)等标语。一张贴在灯柱上的海报呼吁“对警察暴行进行调查”。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毛孟静说:“据我所知,警方非常担心可能发生的混战,冲突……政府,立法团体和警察总部的暴力事件。”
 
 
示威者在维园集结
 
不顾申请终点继续前进
 
大概在4点20分,队头已到达警方设定的卢柙道终点。不过之后游行人士要求开路,同时警方后撤,游行人士继续向湾仔和金钟方向前进。
 
游行原本规划要走到金钟,也就是香港政府、终审法院和立法会所在地。但警方表示,由于安全考量缩短抗议路线。预计数万人将从繁华的铜锣湾购物区维多利亚公园前往湾仔卢押道,只有一站地铁路程。
 
香港警方在金钟政府总部前的道路已部署巨大的注水拒马。媒体称,为了这次集会,警方部署5千名警察。几条主要道路也已被关闭。
 
 
721游行现场民众高举标语。
 
本次游行集合时间是下午3点,不反对通知书的时效则延长至晚上11点59分。
 
这是《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以来民阵所办的第3场游行。前2场民阵宣称分别有100万和200万人上街反修例示威。今日会有多少人数参与也引起关注。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21日发表评论说:“连日来的暴力行为已经损害了香港作为国际化商业大都会的声誉,伤害了广大港人的切身利益。”北京也一再谴责暴力抗议活动是对“一国两制”毫不掩饰的挑战。
 
“解不开的结”
 
7月21日前一天,香港建制派发起以“守护香港”为题的添马公园720集会, 诉求不要暴力及撕裂,要法治,和平,安定及团结,并表示“坚守一国两制,支持港府依法施政,就没有解不开的结”。
 
然而上周末,两场和平抗议活动最后沦为警察和示威者严重冲突,导致数10人受伤,40多人被捕。近来香港连续的抗议活动有时会使金融商业区的部分路段陷入瘫痪,政府办公室关闭。官员还警告,骚乱对经济会产生重大影响。
 
许多人将冲突升级归因于6月份港警发射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驱散和平集会者。当时香港社会一片哗然,将其视为10多年来最暴力的镇压手段。
 
重重的争议让数百万人在过去两个月里,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走上街头“反送中”。这是自22年前香港回归中国统治以来最大的社会动荡。特首林郑月娥也因此陷入困境。
 
《逃犯条例》修订所引起的争议使“一国两制”的世界金融中心香港陷入危机,引发民众对北京压制政策的持续反弹。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1日报道:香港民主派大游行再上街反送中警方严阵以待
 
 
图为香港反送中2019年7月21日再上街大游行REUTERS/Edgar Su
 
香港修订《逃犯条例》风波持续,反对修例的民阵今天(21日)再度发起反修例示威,获得香港警方发出的不反对通知书后,游行计划从维多利亚公园开始,在湾仔修顿球场外一带结束。目前没有传出示威人群与警方冲突。警方前夜称破获支持反送中被指是港独组织火药枪枝仓库事件引发关注。中国官方3大媒体昨天稍晚发文,呼吁香港不能再乱下去而应发展经济民生。昨天香港拥护官方组织发动游行,支持送中修例。
 
据香港明报消息,香港《逃犯条例》修订风波未止,民阵今午(21日)再就反修例发起游行,由维园出发,诉求包括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撤回恶法、撤销检控、成立真普选等。
据联合早报今天引述香港消息,指香港今日再度举行反修例游行,多政府总部外设水马严阵以待。
 
报道引据香港01、星岛日报、明报等媒体消息,游行前夕,香港警察总部、政府总部与特首办公室出入口都设置重重水马阵,数量接近400个。警方也安排工人连夜在游行路途中的龙和道以胶水加固地砖,防止示威者如同前次一样掘出地砖作为武器攻击警方。另据香港01了解,警方对于是次游行保安高度重视,将出动3000警力戒备。
 
报道指,而今日中午12时许,港媒在湾仔及金钟一带巡视时发现,曾被示威者攻占的立法会,警方布防并不严密,昨午有多个雪糕筒包围,今午也未见有水马阵或警力,示威者可轻易进入立法会示威区范围。
 
特首办外的添华道也设有水马阵,铁栏之内有大量水马,更有多辆警察机动部队车辆,也有警犬戒备,只限特定车辆可出入。
 
据明报报道,下午时分,有市民开始占路,走出海富中心对出的夏悫道石壆侧的车路,主干道五条线暂未受影响。有游行市民在警总外大喊“香港警察,知法犯法”。
 
不少游行人士抵达卢押道终点后,继续朝金钟方向前行。16:30时警方原在轩尼诗道与卢押道交界布防,惟其后向警察总部方向撤退,目前示威者占据轩尼诗道往金钟方向前进。
轩尼诗道近天乐里较早时间有人高空掷水弹,没人受伤。有目击者称水弹来自友谊大厦一个高层单位。
 
至16:19时游行队头已抵终点。
 
据报道说,香港歌手何韵诗在起步前接受访问,她表示有“维稳机器”旨在分化群众,期望今日游行不会因此发生冲突,呼吁群众冷静处理,又相信经过一个多月的示威游行,群众已有经验应对,可发挥灵活性及智慧化解,保护身边人。
 
《逃犯条例》修订风波未止,民阵今午(21日)再就反修例发起游行,由维园出发,诉求包括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撤回恶法、撤销检控、成立真普选等。
 
下午2时45分,维园暂未企满一个足球场。天气炎热,不少市民站在足球场两旁有大树遮荫的行人通道;市民陆续进场。
 
另外,金钟政府总部及立法会示威区一带未见示威者聚集,特首办外添华道与龙和道交界,继续放满两米高的水马布防,明报记者现场所见,8名警员坐在水马阵出入口位置。此外,立法会示威区附近的出入口有警戒线围封,并贴上印有“严禁进入”的纸张,海富中心天桥往政府总部的入口亦被水马阵阻隔。
 
据明报消息说,建制派昨午(20日)在金钟添马公园举行“守护香港”集会,三间内地官媒均就此发表评论文章,呼吁香港各界应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民生。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1日报道:香港反送中游行首攻中联办 官员或戴头盔御袭
 
 
香港民众反送中7.21大游行EUTERS/Tyrone Siu
 
由香港民阵发起的“反送中”游行下午登场,抵达终点后,部分示威者“自发”前往香港中联办抗议并扔鸡蛋,有中联办职员比中指回应。这是6月反送中风潮以来,中联办首度成为抗议目标。傍晚近7时,部分示威者抵达中联办,中联办内职员立刻戴上头盔戒备。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香港反送中游行,中联办被蛋击首度成抗议目标。
 
报道指中联办首度成为抗议目标,官署铭牌及中国国徽更被鸡蛋击中污损,外墙还被喷漆。香港警方晚间8时过后在中联办所在地的西环采取清场行动,但在警方行动前,中联办前的示威者也告散去,向中环方向移动。
 
报道说,进入7月,香港反对派阵营发起的游行,逐渐产生没有具体组织单位、组织人的趋势。今天的游行虽由民阵发起,但自发而来的示威者众多,抵达湾仔终点后,示威者各自选择抗争目标移动,中联办便成为其中之一。
 
历经一个多月的反送中风潮后,香港建制派不甘示弱,昨天也以“声援警察、反暴力”为名发动大规模游行,警方估计最高峰时参与人数达10万人。受此刺激,支持反送中者今天参与民阵游行的意愿颇高。有参与游行的香港民众向中央社记者表示,昨天建制派也动员支持者走上街头游行,被不少力挺反送中的香港民众嗤之以鼻,情绪受到刺激,今天上街参与游行的意愿高昂,颇有拼场的意味。
 
据报道称,今天下午的反送中游行除仍坚持港府完全撤回逃犯条例修正案外,并要求港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清查香港警方执法过当的行为。但在警方要求下,游行路线被缩短为维园至湾仔,下午3时出发的游行队伍,不少人选择在中途的铜锣湾加入下,阵容急速扩大。
 
据该报道,由于警方对游行的“不反对通知书”时效是午夜11时59分,游行队伍前端在下午4时20分左右即抵达终点。但不少示威者往政府总部附近的夏悫道一带移动。傍晚近7时,部分示威者抵达中联办,中联办内职员立刻戴上头盔戒备。
 
●香港爆发黑社会暴打市民 外界质疑“警黑合作”
 
▲美国之音(VOA)7月22日报道:香港爆发黑社会暴打市民 外界质疑“警黑合作”
 
香港 —在7月21日40多万港人再次走上街头参加民阵发起的大游行,要求港府回应民间五大诉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之后,新界元朗爆发的超过百名疑有黑社会背景的白衣人,以棍棒、铁棍等凶器追打无辜市民和传媒记者,包括大批游行后返家的黑衣示威者,导致几十人受伤,震惊国际社会。外界质疑警方不作为,甚至纵容黑社会暴力行为。
 
“白衣人”暴打市民震惊社会
 
星期天晚10点多过后,在元朗有一百多名穿白衣、多数戴口罩的壮汉,在西铁线元朗站附近追打路人,闯入西铁站大堂和月台殴打乘客,甚至追入车厢内乱打,并将乘客拉出月台围殴。暴徒还撬开地铁站按警方要求落闸的铁闸门,继续围殴站内躲避的市民。
 
整个暴力过程持续数个小时。事件导致至少45人受伤,包括孕妇和几位媒体记者,有的头被打破,血流满面,其中一人危殆,5人情况严重。
 
7月21日晚在香港元朗站发生身着一些白衣人士袭击殴打当日参加完7.21示威游行后回家的民众的暴力事件。现场画面看到有不少身着黑衣的普通民众被白衣人士暴力围殴以致受伤。事件发生后,民主派人士指责香港警方保护民众不力。也有部分民主派人士指这些白衣人与黑社会团伙有关联。 #香港 pic.twitter.com/svaqy5HMJn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July 22, 2019
 
警方没有作为
 
在元朗暴行中头部被打、嘴唇要缝18针并需要留院观察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周一早上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有理由认为警方在这次事件中不作为,刻意不去制止和处理。
 
他说:“因为昨天我在去元朗站之前,跟元朗的警方代表已经电话联系过,要求警方尽快地派人去阻止这些黑社会的行为。我到现场看到许多市民被攻击,到最后我自己也受伤,前后总共一个多小时,我也看不到有什么警员来到去阻止事件。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警方是故意不派人去处理。这非常严重。”
 
“最黑暗的一幕”
 
有评论认为,元朗出现无政府状态的暴民横行,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幕。泛民主派的职工盟发表声明,称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认为是赤裸裸的“警黑勾结”。
 
声明还表示,这些暴徒在元朗行凶得逞之后,更加猖獗地前往天水围、屯门、大埔等地方,继续行凶,整个过程警察竟没有制止,好像是在配合行凶者的行径。
 
曾任廉政公署调查主任的林卓廷表示,警方这些不作为,严重损害市民对警队的信心。
 
他说:“过去也有黑社会袭击香港市民,但是没有这一次这么大规模,持续时间那么长。我觉得跟警方袒护他们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从网络上得知他们(黑社会)在元朗部署已经几个小时了,我们被攻击也有很长的时间。整整几个小时时间上,警方都不去处理。最后也没有拘捕任何人。我就觉得警方的执法有非常大的问题。”
 
警方反驳“警黑合作”
 
民主党元朗区议员黄伟贤表示,当晚收到多名居民投诉,指7点开始已有过百名白衣人聚集,令人惊恐,但报警几个小时都没有警察到场。直接致电元朗警署,竟被告知“惊你就唔好出街”(如果怕就不要上街),然后就挂线。黄伟贤批评警方是明目张胆的“放水”。
 
黄伟贤还向香港媒体透露,有几个白衫人想打他,他向附近警车上的警员求助,表明身份并指有白衫人袭击他,要求警员保护,但警员却开车离开。
 
另外,警方午夜过后进入白衣人聚集的南边围村调查,被媒体质疑在调查期间打开封锁线,让两批白衣人离开,不仅没有拘捕任何人,甚至没有检查身份证。而警方则随意在金钟附近检查年轻人的身份证,
 
元朗警区助理指挥官(刑事)游乃强向媒体表示,警方有自己的调查方式,没有能力记录所有白衣人的身份。
 
网上有视频显示,亲中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与多名白衣人握手,竖起拇指称“辛苦你”、“你们是我英雄”。媒体报道,何君尧否认与元朗黑社会袭击事件有关。
 
多方强烈谴责
 
 
 
香港社福界到元朗警署抗议警察在元朗7.21黑社会暴行中不作为 (美国之音汤恵芸拍摄 )
 
此外,公民党发表声明,强烈谴责7.21元朗暴行,批评警方失职,仿如与黑社会协调,不单在暴行发生时有在场警员转身离去,事后在防暴警察到场增援后,竟让大批怀疑涉事的白衣人离去,令元朗形同沦为黑社会管治。
 
香港亲中建制派的自由党也表示对元朗暴行不能接受,促请警方严正跟进,把凶徒缉拿归案。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也在社交网站发文,严厉谴责元朗事件中施袭的暴徒,呼吁停止一切暴力行为。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一上午致电警务处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办公室电话,接电话警员留下记者电话,称会回复。
 
据香港媒体报道,谢振中星期一上午在港台节目上表示,元朗暴力事件无法无天,是公然挑战香港法治。谢振中还否认“警黑合作”的质疑,称未能当场拘捕任何人,不代表警方不关注,警方会跟进违法份子,适当时候会作拘捕。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一下午率领一众官员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特首办会见传媒,谴责元朗事件令社会震惊,令人发指,要求警务处全力缉拿凶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2日报道:白衣人棒袭反送中 “飞天南”老大身份疑曝光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今天下午率领一众官员见记者,先强烈谴责昨晚(21日)有“部分激进示威者包围、冲击中联办大楼”及污损国徽,“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底线、伤害民族感情”,特区政府会严肃跟进及依法追究。林郑月娥之后强烈谴责昨晚在元朗“令人震惊的暴力行为”,称特区政府会全力跟进、依法追究,强调香港是法治社会,不容许暴力。她批评,元朗袭击目无法纪肆意伤害市民,行为令人发指,政府绝不姑息。香港网络传播一名白衣男打人后“心脏病发”倒地视频,并指他是黑帮老大“飞天南”。
 
据明报今天报道,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午率领一众官员见记者,先强烈谴责昨晚(21日)有“部分激进示威者包围、冲击中联办大楼”及污损国徽,“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底线、伤害民族感情”,特区政府会严肃跟进及依法追究。
 
林郑月娥之后强烈谴责昨晚在元朗“令人震惊的暴力行为”,称特区政府会全力跟进、依法追究,强调香港是法治社会,不容许暴力。她批评,元朗袭击目无法纪肆意伤害市民,行为令人发指,政府绝不姑息,她已要求警务处长卢伟聪全力缉凶。她亦慰问在事件中受伤的市民及记者。
 
报道称有记者问:为何先谴责示威者在中联办的行动,之后才谴责元朗袭击事件,是否觉得涂鸦国徽比元朗市民人身安全更重要?
 
林郑月娥微笑回答:香港治安、市民日常生活受保障,以至香港作为商业及金融中心都好重要,但她相信每一位市民都会认同,香港能继续成功落实一国两制,亦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至为重要,故有激进示威者污损国徽此国家象征,属践踏一国两制里“一国”的重要原则,对香港伤害非常大,希望大家要再次认清事实本质。
 
据东森新闻报道,香港反送中民众21日在港铁元朗站遭一群白衣人持棍追打,连议员、记者都被殴受伤,满脸是血。打完人之后,这群白衣人迅速撤离,未被警方逮补,但其中一名白衣男却突然在大街上倒下,疑似心脏病发导致,网上则流传,他的身份为外号“飞天南”的黑帮老大。
 
该报道说,白衣男倒地的影片目前正在网络上疯传,从影片中可以发现,他原本手持长木棍走来走去,但突然就倒在地上,木棍也掉到地上。许多网友指出,这名男子就是参与元朗暴力围殴的黑帮老大“飞天南”,甚至有人表示,他是心脏病发,已经暴毙身亡了。
 
据联合新闻网报道,香港白衣人元朗地铁站施暴,中国微博竟喊教训港独狗。
 
该报道说,香港反送中游行抗议21日持续第7周示威,在晚间游行结束之时,元朗地区爆发白衣人手持藤条、木棒与刀,高喊“保护元朗”、“保护香港”,在地铁站追无差别追打乘客,受伤人数已经增加到45人,但中国网友在微博幸灾乐祸,大喊“元朗群众厉害了”,“藤条家法伺候,太刚了”,还有人看了影片后声称,“我也想去元朗干死这些港独狗”。
 
港民反送中持续抗议,国际也关注不断。虽然已经连续7周游行,21日仍吸引多达43万民众参与。但在游行结束爆发暴力事件,在元朗地铁站有上百名白衣人狙击民众,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与记者前往了解时,也被打到头破血流。
 
该报道称,不知道是被洗脑过头还是因为资讯封闭,中国微博上出现“#元朗群众厉害了#”讨论,一面倒地支持白衣人言论,还喊著就是要好好教训这些黄尸废青(指反送中青年)。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2日报道:建制派议员疑涉元朗白衣人袭击 事情恐闹大
 
 
图为香港建制派议员何君尧办公服务处2019年7月22日狼藉被砸网络星岛日报照片
 
香港民众7.21反送中示威晚间结束时不少示威者在元朗遭到有组织白衣人袭击。事件今天闹大。除了有45人遭白衣人袭击打伤,其中一人重伤,在香港引发愤怒,导致特首林郑月娥被迫改变了稍早轻描淡写批评未点名暴力说法,而升级谴责,并下令警方彻查辑捕行凶者,香港建制派议员何君尧高调晒与白衣人握手并威胁找派打手对付反送中人,他的办公服务机构被砸毁。
 
据中央社消息,与元朗白衣人握手,香港议员何君尧服务处被砸。
 
该报道指香港元朗白衣人暴力事件持续延烧。21日晚间被目击与白衣人握手的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他的荃湾服务处下午遭到上百名示威者攻击,整面玻璃墙被推倒碎裂,附近商家连忙关门。
 
事件发生前,何君尧中午曾召开记者会声称,他与白衣人与攻击事件没有任何关系。至于昨晚出现在元朗车站,是因为自己住在元朗,当时只是“刚刚好的时间在刚刚好的地方”。
 
报道指称,但有港媒发现,何君尧事前就在脸书上表示,“欢迎”示威者到元朗,敢进元朗就找当地人派打手,把他们打到“片甲不留”。
 
该报道说,何君尧中午在答复媒体提问时则说,自己不会与白衣人“割蓆”(撇清关系)。他还反问在场媒体“为什么要切割”?同时,他还指责昨晚被打的人是“黑衣暴徒”。
 
中央社综合港媒消息说,包围何君尧服务处的行动是由香港网友自行发起,下午3时已有逾100人到场,当地商家事前即关门歇业,多辆警车也已到场戒备。随后,示威者在服务处外打开伞阵,并在玻璃墙上张贴标语及涂鸦,成为“连侬墙”,同时高喊“何君尧可耻”的口号。
 
据报道说,4时30分过后,示威者群起以硬物攻击玻璃墙,最后墙面被推倒碎裂一地,监视器也被拆毁。
 
中央社说,由于何君尧的言行引起众怒,他担任校董的香港岭南大学学生团体今天群起发表声明,要何君尧辞去校董职务,否则将采取抗争。而校方下午发表声明,指何君尧的言论与岭大完全无关,不代表校方立场。
该报道指,此外为防止昨晚的暴力事件重演,元朗当地有人以短信通知当地居民,指有人会“见着黑衫戴口罩(指反送中人士),势必上前行动”,要大家下午3时到晚上10时避开元朗市区,不要经过。
 
另一方面,香港经济日报副社长石镜泉20日参加建制派挺港府集会时,在台上公然建议与会者用藤条和水喉通(水管)教小孩,而昨晚不少元朗白衣人就持这两样物品施暴,引起外界不满。报社不少记者今天发起连署,要求石镜泉收回发言,而石镜泉晚间也公开道歉,收回发言。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22日报道:香港元朗白衣人暴袭记者平民引众怒,警方否认纵容勾结“黑社会”
 
 
7月21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在中联办大楼外抗议,遭警方使用催泪弹驱散,再次成为国际媒体焦点。但当时更令香港各界震惊的是当晚发生在新界元朗区的暴力事件。
 
周日晚上(21日),距离港岛区约45分钟车程的元朗发生几百名白衣人持凶攻击路人的事件,持续约两小时,并一度闯入地铁站及铁路列车车厢殴打乘客,多名记者及市民受伤。
 
香港民主派政党及示威者指责,“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好一样”,“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香港学者沈旭晖和梁启智形容此种行为是“恐怖袭击”。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周一记者会上,谴责在元朗使用暴力的人,说有关当局勾结暴力分子的指控“完全无根据”。
 
与林政一起面对媒体的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良立”,称会检讨部署,希望大家对警方有信心。
 
警方形容这只是一场源于政见不同的“打斗”和“纷争”,并强调不论政治立场,一定严查到底。至截稿前,没有人因元朗暴力事件被捕。
 
香港医院管理局表示,共45名伤者送院,其中1名男子危殆,5人情况严重。现场协助伤者的主要是消防人员和救护员。
 
21日下午,民间人权阵线在港岛区发起“反送中”游行。当晚,几千名示威者包围中联办大楼和附近的警署,有示威者向中联办门口的摄像头喷漆,涂鸦招牌并向其扔鸡蛋。警方和示威者之后在上环爆发冲突,零星示威者向警方防线投掷砖头、烟雾弹、雨伞,警方多次发射催泪弹驱散。
 
中联办、港府及建制派在21日当晚予以谴责,但截至21日当晚,随着多个场面暴力的网络视频传出,香港舆论的焦点已转移到在新界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
 
元朗暴力事件目击者: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
 
BBC中文翻查21日晚记录现场的网上及香港媒体的视频片段,并采访了多名目击者及元朗居民,试图还原当晚在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
 
冲突发生在晚上10时左右。几百名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在元朗街头追打路人,并两度闯入元朗西铁站。他们首先针对身穿黑衣的行人,有网民猜测,这是因当晚在港岛区参与游行的市民和抗议者普遍着黑衣。
 
多个视频显示,几十名市民在闸口与白衣男子对峙,有市民用水喉向白衣男子射水。但这些白衣男子冲上前,从闸外、追至电梯、月台、再跑到列车车厢,用木棍、扫把和铁通追打市民,有人用雨伞抵挡白衣男子的攻击。
 
香港媒体《立场新闻》一名记者在做脸书直播时,被多人围殴,她受伤送院。受袭时的直播视频随后在网络上流传,场面骇人。
 
Now新闻台采访队在采访期间遇袭,摄影器材损毁。香港资深传媒人柳俊江在现场试图拯救被殴打市民时反被打到头破血流。在现场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亦受伤。
 
现场片段亦看到,有孕妇被打倒在地上;老人家试图劝阻但被拉走,亦有男子跪地求饶。
 
此后,白衣人士一度离开现场,港铁报警和放下元朗西铁站铁闸,但白衣人士撬开铁闸,再次冲入去追打途人。几十名市民跑到铁路站的另一端逃走。
 
目击者元朗居民梁先生对BBC中文表示,他当晚带女儿去参加课外活动后坐铁路回家,但列车在元朗站停下来,他看到月台有几十名白衣男子向途人袭击,并闯入车厢打人,向车厢乘客投掷杂物。
 
当时梁先生在车厢中抱紧女儿,但列车播出“列车暂停服务,请乘客离开”的广播。但他不敢下车,试图打电话报警。
 
他透过电话哽咽对BBC中文表示,“整个车厢都是普通人,有老人家、有小孩,但他们是无差别打人,这是无政府状态,999热线(香港紧急求助电话)完全打不通,现场打斗打了这么久还是一个警察都没有来,你叫我怎么保护我的小孩?”
 
梁先生说,这周没必要不会带女儿离开家门,自称立场中立的他表示,“我们香港人正活于恐惧之中,我现在很担心女儿的将来,我不知道香港未来可以怎样走。”
 
网上市民发布的视频显示,两名警员曾经出现在冲突现场,但在简单查看之后便离开。警方称,警方是在10时45分接报,在10时52分,有两名警员到场,但因为两人无足够保护装备,评估情况后要求增援,加上元朗区发生多宗打斗案和火警,最后警方要在11时20分才到港铁现场,当时所有白衣人士已经散去。
 
除在地铁站,元朗周边街道也有发生武力打斗。停放和经过地铁站的私家车被白衣人破坏,据称这些车辆是来接载被困的市民。
 
年约30岁的陆先生对BBC中文表示,原本他在港岛区参与抗议活动,但晚上发现元朗区有冲突,便立即和身边的朋友前往元朗,“希望保护市民”。
 
由于元朗港铁站被临时关闭,他们要从另一铁路站走过去。多名手持藤条和木棍的白衣男子在途中见状,向他们冲过去,双方发生冲突,他们用雨伞还击。
 
“那一刻很害怕、很生气、很慌乱,不知所措,但完全无警察,无人可以求救,”他对BBC中文说,“他们是完全不留力、拚命地追打,完全不理会后果。那是前所未有的危险。”
陆先生说,如果元朗区发起游行,他必定会出席。
 
“这晚的香港是最真实的一面,我们一直被这儿的繁盛所欺骗,但底层的真像是政府、警察、黑社会、与乡民的关系,这晚一清二楚了,警黑勾结是社会上的严重不公,警察拥有绝对武力,选择性执法,维护与他们立场相同的一样,这样,警察已经不能保护我们,乡黑亦肆无忌惮地打人,我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民主派:警黑勾结
 
地铁站冲突之后的深夜里,香港防暴警察在元朗曾与大批白衣男子对峙,在附近一个村里,警方搜出大量铁枝。
 
市民和媒体的部分视频显示,警员曾与手持木棍与铁通的白衣男子拍肩膊和闲聊,并让路给白衣人士步行或驾车离开。
 
据香港多家媒体报道,在现场的警察称不能把所有白衣人士当成罪犯。元朗区内多所警署拉下铁闸,不接受市民报案。
 
网上视频显示,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含笑在街头与白衣男子握手,并称赞白衣人“做得好”,是“保家卫族”的“英雄”。
 
何君尧质疑是有“黑衣人”(“反送中”示威者)想在元朗“惹是生非”,“先撩者贱”,但强调自己不认同“以暴易暴”,与白衣人袭击市民事件无关。
 
有警员在冲突发生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元朗准备大量藤条打仔”,被网民质疑警方一早知悉事件,有关帖文其后被删除。
 
约60岁的元朗居民黄太对BBC中文表示,在冲突发生前一晚,已经收到警察亲友警告,元朗居民当天不能穿黑衣在街头行走。
 
黄太对BBC中文说,“当时我也没想到发生这么大事情,但现在我不敢问我的警察亲友发生甚么事情,我希望他们还是有良心,不要跟黑社会走得太近。”
 
香港民主党在22日凌晨发出声明,强烈谴责特区政府“任由黑社会血洗元朗”。
 
声明称:“特区政府和警方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 形同独立, 并放任黑社会追打无辜市民,民主党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
 
香港另一民主派政党公民党发出声明,称当时不少市民报警求助,但遭接线人员恐吓“害怕就不是出街”。公民党质疑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
 
公民党声明说:“我们提醒林郑政府,政治问题必须政治解决,倚仗警队武力和黑社会暴力处理民怨只会被香港市民唾弃,令民怨继续沸腾,抗争运动将会一直升级,民间与政府的裂痕永无愈合之日,对香港整体绝无好处。”
 
香港国际关系专家沈旭晖在社交媒体表示,元朗发生的冲突在任何地方出现都会被称作“恐怖袭击”。
 
他指出,事件涉及“无差别袭击,完全针对平民”,其目的是要制造公众对个人安全产生恐慌,这件事件与港岛区针对政权的警民冲突有差别,但香港政府和警方“把此事与政治事件混淆”。
 
香港中文大学讲师梁启智认同这是“恐怖袭击”,与“打烂玻璃”的暴力不一样,“说这些人是暴徒还是过轻了,他们是恐怖分子”。他认为,一个正常政府应该立即制裁“恐怖分子”,如果不做,就会有疑问,“香港政府是否正在支持恐怖主义?”
 
22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其行政班底在记者会上被问到元朗事件是否“暴动”或“恐袭”。林郑拒绝对事件定性,并称外界指控政府与暴力分子有关的指控“完全没根据”。
 
在记者会上,林郑首先发声明谴责包围中联办大楼的“激进示威者”。在记者提问部分被问到,是否认为国徽比市民安全重要,她回应说,市民的日常生活受保障很重要,但相信每位市民都认同香港能够继续落实一国两制亦都非常重要。
 
“甚至是至为重要,” 林郑说。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同时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两立”,会检讨部署。
 
卢希望大家对警方有信心,还表示警方正积极搜证,进行全面调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2日报道:管治失控:警方袖手逾百黑帮血洗元朗追打反送中者45人受伤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脸书,2019年7月22日。网络/脸书
 
为数逾百的黑帮分子21日在接近大陆边境的元朗和上水两个地区,公然在街头上追打他们认为是刚结束参加反送中游行的黑衣示威者,这批穿上白衣的黑帮分子手持铁棍水管在街上见人就打,有些市民试图进入地铁躲避亦遭到狂徒们闯进车厢和月台追打,造成至少45人受伤,其中一人危殆。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在街上被追打到车厢,满身伤痕嘴角流血,前无线电视记者柳俊江头部受伤,入院缝了八针,同时有多个记者成为白衣黑帮围殴的目标,NOW电视台不但摄影机遭到暴徒刻意破坏,记者手部亦告受伤。
 
林卓廷的面书https://www.facebook.com/LamCheukTing.Official/videos/547539255780791/,纪录了白衣黑帮公然在元朗地铁站追打围殴市民的过程。
 
元朗区议员麦业成回答传媒查询时,指晚上约8时,区内开始涌现一批白衣人,高峯时多达几百人。他当时已报警,但至晚上10时,仍未见警车巡逻,后来才知道有白衣人在港铁站追打年轻人后,他再以议员身份致电999报警,但迟迟仍未见警方处理,直斥“真是离谱,肯定是警黑合作”。
 
多个元朗居民致电警方紧急电话999报案中心,接线中心却向市民称“惊(怕)就不要上街”,并随即挂线。网媒立场新闻访问在场其中一名市民,对方亦指致电999半小时,清楚讲明港铁元朗站K出口有白衣汉打人,接听警员只称有派员前往,但随即挂掉。该市民称,有白衣人手持开山刀,当有警察前来,即时四散。
 
事件扰攘了两个小时,整个事件不见一个警察执法,但在此同时,有大批警察和防暴警察因为示威者包围中联办和涂鸦门前的国徽,在港岛西区倾尽催泪弹、橡胶子弹等武器对付示威者进行清场。
 
根据NOW电视的新闻视频,有两名警察在元朗地铁站月台目睹有多名白衣人集结,不顾掉头而去。警方贼过兴兵进入元朗白衣人聚集的南边围村调查之后,没有一个人被捕,因为当地警察指挥官说调查期间“看不到有人手上拿着武器”,尽管警方事后在当地一个停车场内的多辆汽车下面搜出铁通铁棍等武器。
 
网上则流传一段视频,有中联办“新契仔(干儿子)”之称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与大批白衣人握手,更举起姆指及鼓掌称赞,有白衣人向何君尧称“你们是我们的英雄”。何在面书回应指,自己当时只是“晚饭后路过”,因很多市民“很认同我为港敢言发声支持警察维持治安,要求跟我拍照,我亦乐于接受”,辩称与“白衣人打黑衣人事件”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针对元朗陷入无政府、无警察、黑道分子公开在街上在地铁站和车厢内行凶追打和平回家的示威者以及记者,报称自己是元朗八乡分区指挥官的李汉民事后会见记者时,以嚣张傲慢的语气回应记者问题。有记者问为何警察姗姗来迟甚至是贼过兴兵,李说:“我们收到call之后就来了,究竟要多久呢,我没看表呀,sorry,你看不看到刚刚有多乱,看到就知道哪有机会看表呢?”
 
记者再追问到场时是否见到白衣人在场,李汉民又拒绝回应,称现时“唔得闲(没空)”回应问题,叫记者有需要与PPRB(警方公关)联络。记者再问执勤时是否不看表,且是否没有警员知道抵达时间,李称:“我们当然有人知啦!”但拒绝回应,只称暂没有人被捕。记者再质疑车厢殴打者众,为何却没有人被捕,李再以不屑语气回应:“你不要质问我啦!我也不会答你只是一个记者问题!”语毕即惹来在场记者不满,据苹果日报报道,李当时竟面露不悦称:“这样不会令我惊(害怕)的!”又指毋须再回应任何问题。
 
香港疑似黑警合作对付反和平反示威者,过去已有例子。2014年占中事件,有疑似黑帮分子在旺角带头拆毁示威者的帐篷和打人,警方袖手旁观;今次反送中示威,有疑似黑帮分子出席“撑警”聚会,遭苹果日报踢爆,报道更点出带头人的江湖绰号。
 
特区政府则将元朗黑帮逞凶与示威者围堵中联办事件相提并论,一并在声明中予以谴责,但对后者更是声色具厉,显然是一块随时可以换上的国徽遭到涂鸦,较黑社会公然替警“执法”更为紧张。
 
政府在22日早上发表的声明中指出,“政府强烈谴责在上环和元朗发生的暴力行为,并会严正追究。”政府表示,继冲击中联办大楼后,再有激进示威者无视警方多次警告,在上环一带向警方发动连番暴力袭击,包括投掷汽油弹、纵火、掷砖,并堵塞主要干道,行为令人发指。
 
声明同时又提到元朗事件,“同时,元朗有人聚众在港铁车站月台和车厢内袭击乘客,引发冲突,导致有人受伤。香港作为法治社会,完全不能容忍任何暴力行为”。
 
▲德国之声(DW)7月22日报道:回应元朗暴力事件 港府: 将犯案者绳之于法
 
香港721游行之后,有疑似黑道人士身穿白衣聚集,并在西铁元朗站持械追打民众。 不论男女、议员还是记者,通通照打不误。 站台上不仅遗留血迹,还遗留着打断了的球棒。 一名在现场受攻击的民众与德国之声分享了受袭击的过程。
 
 
 
多名立法会议员表示,事前接获通报知道疑似黑道份子的白衣人士将在元朗站滋事,也都联络警方,但是警方却仍然没有预防暴力发生
 
(德国之声中文网) 7月21日示威后爆发警民冲突,并有白衣人士在元朗西铁站持械打人的事件。根据香港医管局资料,截至凌晨2时,有36人入院,总共有31男5女。其中3男1女重伤,1男有生命危险。
 
长期参与香港民主运动的郑先生告诉德国之声,昨晚当地铁开抵元朗西铁站时,不少人在站台上大喊,警告车内的乘客别在元朗下车。 然而,数名乘客仍气愤的呼吁车上乘客一同下车一探究竟,并强调只要人数够多,他们应该可以在被攻击时抵抗或反击。
 
郑先生告诉德国之声: “我们离开列车后看到地上血迹斑斑,但因为我看到一名女记者开始直播,所以我也开启自己的直播。 突然,一群白衣男子冲过来,开始攻击我们。 我试图用雨伞防御,但没多久雨伞就坏了。 该群白衣男子在一阵乱打后便撤离,而该名女记者跟着他们出站,并持续直播。 突然,一名粉红上衣的男子发狂似的开始攻击她,我别无选择,只好冲出去把她拉回来。 但当我离开票口闸门后,我突然被重物攻击,但我持续走向女记者,试图去救她。 ”
 
郑先生在躲避攻击的过程中,看到一名孕妇受伤倒地,试图加入其他港铁乘客一起为孕妇寻求救助,但是他身后的白衣男子仍然穷追不舍,持续用棍棒攻击他。 其他民众为了防止孕妇被攻击,要郑先生先离开孕妇。 他说: “当我逃到车站大厅试图求救时,现场没有任何港铁的职员,而我是直到遇到了两名香港电台的摄影记者才因此获救。 我最后乘坐一辆私人轿车到医院就医。 ”
 
香港政府于7月22日凌晨发布声明,表示“反送中”示威者在冲击中联办大楼后,仍有人持续朝警方发动“暴力袭击”,包含投掷汽油弹、纵火、掷砖,而这样的行为“令人发指”。 此外,港府的声明中也提到元朗站的暴力事件,强调“香港作为法治社会,完全不能容忍任何暴力行为”,并保证香港警方会跟进这两起事件,将犯案者绳之以法。
 
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在脸书表示,元朗的白衣人疑似为黑社会份子。林卓廷在晚上10点多抵达元朗现场了解情况,结果也被打到嘴角流血。另外,也有记者被打到流血、孕妇被打到倒地。
 
港铁西铁线在混乱间,一度不停元朗站,同时安排列车在元朗站接载乘客离开元朗站,一直到11时21分才恢复正常服务。冲突当中,在场市民表示已经多次报警,但是仍没有警员或职员到场处理。一直到凌晨1时,白衣人士陆续散去,警察才姗姗来迟。
 
警察对待白衣人的态度,让示威民众更感恼火。有市民表示,从7点开始有白衣人聚集,他们感到害怕打电话报警,但是接线员却回答“怕(的话)你就不要上街”便挂断电话。元朗凤翔区议员麦业成表示,他在当天早上接到消息,知道元朗区“怀疑会有黑社会收钱做事”,便联络警方,警方宣称已经有所部署,但是从晚上8点多公园有白衣人士聚集到晚上11点多白衣人士冲进元朗西铁站追打黑衣人士长达10多分钟,都没有警察身影。除了麦业成之外,议员黄伟贤也表示事前有收到消息并通知警方。
 
在网上流传片段当中,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元朗西铁战附近,与大批白衣人握手,有人拍掌欢呼“支持支持”。他事后称晚上吃饭经过,许多人认识他,事件与他无关。
中联办遭涂鸦
人民日报针对21日游行发表评论: “7月21日,香港部分激进示威者围堵香港中联办,破坏设施,污损国徽,喷涂侮辱国家、民族的字句。这种行径不仅践踏香港法治,更公然挑战中央政府权威,触碰”一国两制“原则底线,性质严重、影响恶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声明中说:“连日来,一连串暴力事件已经让香港社会不得安宁。一些极端激进分子以反对修例为名,冲击立法会大楼、破坏公共设施,殴打警察,制造爆炸物,这些暴力行为严重破坏香港社会秩序,践踏香港法治。此次围攻香港中联办,已经完全超出了和平示威的范畴,暴力性质再升级。中联办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代表机构,依据宪法、香港基本法和中央授权在港履行职责,不容挑战。这些激进分子的暴力行为,严重违反基本法和香港本地法律。”
 
游行重申五大诉求
 
21日游行中,一些示威者违抗警方命令前往中联办抗议,向中联办门口上方的国徽投掷鸡蛋、泼洒油漆。这是6月“反送中”游行开始以来,中联办首次成为抗议目标。
 
随后警方宣布开始清场。晚上8点半左右,大批携带防暴装备的警察在中联办周边开始推进,并移除示威者设置的路障。示威者则开始离场,向中环方向行进。
 
此前,针对有示威者冲击中联办,并涂污国徽,港府强烈谴责,表示这是“公然挑战国家主权,特区政府会严肃处理并依法追究”。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21日再办游行。根据民阵公布的数字,721游行上街人数为43万人。警方随后公布,经原路线游行人数为13.8万人。
 
民阵发言人岑子杰,接受《香港01》访问,表示持续多个星期有数10万市民上街,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回应。
 
示威者重申5大诉求:1.撤回“送中”条例。2.撤回621冲突的暴动定性。3.将被捕示威者无罪释放。4.成立独独立调查委员会。5.立即规划实施立法会议员和特首双普选。
游行者有人举着“LIAR”(骗子)和“No Excuse Carrie Lame”(林郑月娥没有藉口)等标语。一张贴在灯柱上的海报呼吁“对警察暴行进行调查”。
 
 
罗法/夏立民(综合报导)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香港 大游行 第3次 白衣人 行凶
文章点击数: 1052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