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5/2019              

怒摔琴:《分裂社会的民主民意》

作者: 怒摔琴

 
 
 
持续崩溃的大陆社会
 
因中共统治高强度的残酷性,大陆社会的全境崩溃与分裂已经出现。这意味着就民主运动的推进而言,业已迈入一个更复杂且更明朗的情势。对中共的仇恨和抗争心理,也已越过早期民主启蒙,从而上升为全民众意愿的社会对峙状态。这种表现和一般民主运动有所区别的地方在于,习近平黑帮集团的对内戒严状态,虽能在表面上还能营造某种平稳假象,但就实质而言,这种假象必然将随着社会崩溃的剧变成为历史。一场新的超出历史经验的全社会性的民主抗争正在萌芽和扩展的过程中。因此,论及分裂社会的民主民意的前提,以及把握、争取大陆民主现实的当代趋势,其重心在于,如何看待并支持处于激变中所包含的整体社会的民意动向,以及其迸发和推进的政治轨迹。
 
极度疯狂的共产主义
 
当统治暴力以一种可预见并正在发生的状况侵害社会功能的正常运行时,即预示了社会本身必然会因政治所叠加、累计的恐惧从而陷入崩溃。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真正至关重要的是,中共对政治暴力的高度依赖是导致人心与社会同时丧失的主因。这种状况超出了一般层级上意识形态迫害的强度,并使得全社会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而政治(实为统治,也就是习近平疯狂制造个人崇拜的流毒)高于一切所带来的危害性,以及对社会民意所造成的无法弥补的戕害,在使得民主行为陷入停滞的同时,又反过来滋长了本身就处在极端形态中的中共。也即,共产主义就是现实错误和政治败坏的起因,它试图抹平、控制和干扰一切的危害在于,它比任何政治体系更嗜好对权力和暴力的依赖,中共每一个人面兽心的党员,已经为这种极度疯狂做出了最好说明。
 
更快、更好、更及时的掠夺民众
 
政治暴力的另一种表现,是在本质无人权而非编造“低人权优势”的境况中,通过公开抢劫迫使社会在分裂之后变成一盘散沙。也就是民意共振的可能性在中共的全面监控之下,不仅丧失了一切生长环境,同时,又以此种不断恶化的实际生态迫使民意持续萎缩,并在最终层面上彻底摧毁一个正常社会的道德和伦理基础,陷入在人人恐慌而沉默的境地。而捏造“低人权优势”的谎言,通过被操控的社会精英(如商界、企业界、明星),则又为助长政治暴力的合法性提供了全天候的利益灌输。这种既向内又向外展开的渗透,所堆积形成的就是特别冷酷的当代华人共产主义集中营的现实现状,是政治意识形态的实际隔绝。我们知道,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对政权的掌握,而保政权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要凌驾于民众之上,享受荒淫无耻的特权。也就是,每一个中共党员都在为更快、更好、更及时的掠夺民众而绞尽脑汁,从习近平到最低等党员,没有也不会有任何例外。
 
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反社会
 
当中共将民众视为对手、敌人进行绝对镇压和监控,崩溃与分裂的社会形态,就必然会通过自身的逆转来面对这种反人道的统治。这就是所有极权时代的政治悖论,是在于分裂社会不仅天然地蕴涵着要促使社会产生弥补生命意愿的伦理,更因社会民意在任一时代都在需求一个自然而非病态的真相。须知,任一分裂社会的主因,无不源自政治势力干预社会以行使在非特定状况下实施全社会迫害的结果,而不是相反。这也正如中共的社会主义本质恰是反社会形态一样,政治干预不仅使得因政治高于一切从而压垮了社会能见度,也同时造成了政治已不能作为政治而只能是压迫的统治手段。这就是为什么,中共的一切都是低级、变态和赤裸裸的,仅以满足原始欲望为最大需求,如贪污巨额财富、包养大量女性,是因为政治秩序退化为丛林抢劫,并以此强行介入社会。而中共的社会主义实为反社会,则是此种抢劫的必然,它不可能有除此之外的任何一种结果。
 
人心与政治秩序
 
中共对社会的镇压迫使大陆全境陷入在死亡地带中,而社会作为承载民意的容器,必然又要寻找一个能够缓冲和释放的通道。因此,政治这一秩序在大陆就表现为,它是对规则及信用的消极累计。也就是分裂社会以经济手段对应中共的冷血,当民意以大规模的资本出逃进行宣示时,它不仅包含了经济在当代逻辑上的群体共振,更以其背后体现的高于政治的社会本质,来产生即使是被迫或无奈的积极选择。说穿了,民众对习近平的暴政是不信任的,对中共的朝三暮四是清楚的。而这,既是民主民意的结果,也是民意社会的进程,是民主运动在沉沦的社会领域内,以大多数具体而详实的行为上升为实际行动的反映。它在最根本的层面上,体现并表述了对共产主义地狱下中共兽性的警惕和防卫,并且,这一切不是纯政治类别的,是人心及人性的。
 
极端党化下的真理即罪恶
 
众所周知,在大陆,一切都是中共的,或由中共绝对垄断的。政府是中共的,政府其实就是党府,国家是中共的,国家就是党国,公安、警察、军队都是中共的,是党的打手和爪牙,市场是中共的,是党金融、党经济。在这种极端党化的区域内,既不可能产生自由创造,也不可能迸发积极的整体氛围。党腐蚀一切、奴役一切。党同时也侵害它自身。而又因此,在极度分裂的社会形态中,就不再是追求一个高民主的政治幻觉,而是说,社会民意的指向首先是对常识而非真理的靠近。因为真理已经被腐蚀,成为党也就是中共掠夺一切的工具。真理之于大陆不仅是荒谬的,并且是残酷的,因为真理作为工具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摧毁人性、异化并退化为党的奴隶。由此,真理就是罪恶本身。只有社会回归常识和人性,才是获取民主的必要前提,它既明确了社会性民主行为的可见目标,也重申了当代政治区别于传统与政治的一个特征,即,政治是社会本质的对应,而非特权和意识形态,正如民主的本意就是界定和标示专制与暴政一样。
 
 不可饶恕的特大反人类罪行
 
对中共的不信任,其本质就已构成了社会(无论崩溃与否)场域中有关民意的民主景观,因此,即便是习近平这类极度狂热的暴力狂人,也无法抵御因民意而折射的社会性转变,也就是“党领导一切”已经处在极其虚妄的境地中。党根本领导不了一切,也就理所当然,党不仅不可能领导一切,甚而已经到了党被民众抛弃的地步。而维稳以及对舆论的控制,在根本上肯定是无效的,因为社会民意的趋向是确立于民主的愿景中,没有任何人(即使是从属于相对的既得利益群体)希望生活在一个高度危险且非常不自由的政治环境中,更不会有人(除了习近平和少数顽固的反人类头目)愿意冒着最终要被历史和民主清算的风险,将大陆拉回到残酷而血腥的奴隶社会。习近平的所有罪恶,在于因他的反人类习性,以及将党凌驾于国家之上的邪恶,强加于全部大陆民众。但是,我们已经知道,这就是反人类罪的主要特征,是不可饶恕的特大罪行。
 
 
 政治及历史的逻辑
 
中共的实质瓦解,在本质上已经开始并接近尾声,尽管,这种趋向性的结果需要时间和全社会视野的辨别才能最后呈现。也即,当下的中共,不过是苟活的中共,其分崩离析和烟消云散的最终轨迹是不会得到改变的。因为政治及历史的逻辑已经决定了,当社会作为承载民意的容器已经分裂及分裂之后,其所对应的统治一定会彻底消亡。而中共依靠长期煽动极端意识形态仇恨和社会对立的统治术,以及限制民意流动、监控整体社会诸如此类的手段,也一样会成为反噬中共的动因。这不仅是在于,逻辑要对等于政治及社会的事实状况,同时,这也是历史及秩序在大陆境内进行更新的自然历法。并且更重要的是,这种转变已经开始。当社会民众及个体不再通过既定手段进行权利抗争和维护时,我们应当看到,一个新的关乎大陆未来的民意正在产生,它预示了社会的有效性不会因分裂而丧失。反之,习近平的政治暴力已经走到了尽头,正如大陆市场的剧烈变动说明并反映了民众民意的整体视野一样。任何一个企图独裁并施行奴役的个人和政治体,他们所要面对的最终结果,除了接受惩罚,再没有其他选择。这就是不可改变的时代进程。 
 
关键字: 分裂社会 民主民意
文章点击数: 1475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