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6/2018              

吴玉琴:《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感言

作者: 吴玉琴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世界人权宣言》由1948年12月10日第三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列出了三十条每个人都应该享有的人权,是国际社会第一次就人权作出的世界性宣言,对于指导和促进全人类的人权事业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今年是《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现如今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用事实说话!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对言论的管控等血雨腥风更甚其前任,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所有人,自从陈西在2011年被重判10年入狱以后,国:保对我们大家的监控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年3月3日“两会”期间,由于国保探得消息说,我们有8个人要到北京去阻止习近平修宪,所以在当天就不由分说的把我们强行带离了市区软禁了起来,直到3月20日我们才得回家。4月27日——5月6日由于贵州开大数据“数博会”又把我们软禁了10天。

 

“六四”临近的5月25日下午3时,廖双元,吴玉琴夫妇在被软禁的贵阳市郊的一家宾馆里,突然冲进来3名国保,带头的死活不肯说出他的姓和名,其中一姓张,一姓徐。他们冲进去后不由分说的就强行将廖双元带走。带头的国保(4O多岁)甚至向廖双元施加了暴力,动手打廖双元,其他两人还劝他不要动手。


廖双元被强行带走的原因是,他在微信里发了一篇他在2009年发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民主党全体海内外人士强烈要求中共昭雪六四事件》及用另一纸片写的“沉痛悼念六,四先驱死难者29周年!”这些国保强行将廖双元带到贵阳市云岩区国保,并要求廖双元交出手机。当他们在廖双元身上没有搜到手机时,就把他强行带到家,由于廖身上没有钥匙,这些国保就同派出所两人,社区两人叫来开锁王强行用了几个小时破门而入,把家抄了,电脑抬走,抄走许多资料和多个U盘。然后再次将廖双元带回区国保进行非法讯问。至凌晨三点送回宾馆后,又搜查了宾馆的房间。

 

就在廖双元被带走期间,我在宾馆里由于想到1995年5月25日廖双元他们组建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而被抓,我的家也被国保抄了5个多小时。现如今自己又被4人守在宾馆里,双元又被人带走而不知去向。心里突然充满了绝望,当天下着大雨,我不顾一切冲向大货车,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嘴里不停的说,国保就是要把事情搞大,他们好领赏,我如今就成全他们,我死了之后事情就大了,就逐了国保的心愿了!守我的4人也被吓得死死的拽住我,也同我一样被雨淋湿,事后大家都生病了,有两人直到6月11日我们回家的天病情都没有好。

 

国保为了控制我们夫妇,用几十万买下我家隔壁没有产权的房子,安了机器监视我们。这还不算,我家坐9楼,一下到楼下院子里监视探头是无数个,据说有市国保的、有区国保还有派出所的!我们两人的手机在敏感时期是完全打不通,这还包括我们人权研讨会的每一个人。

 

中共政权把专政手段结合既有的社会管理体系(国保、网警、派出所片警、街道办事处、居民委员会等多部门)针对特定人士与群体建立了维稳社会控制体系,以法律之外的方式肆无忌惮地对我们实行喝茶、传唤、警告、骚扰、恐吓、跟踪、监听、上岗、围堵、拦截、强制旅游、绑架、软禁等种种非法手段加以控制,践踏公民的基本权利,实现所谓的“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从习近平的新极权体制上台至现在的时间里,中共在“政权安全”的思维下没有一刻停止过对民间的严厉打压。经过持续数年的全面大扫荡铁腕维稳,我们人权研讨会所有的一切活动皆被破坏,民间社会的活跃度跌至低谷。

 

2017年12月11日,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约翰·萨德沃斯在贵州实地测试天网系统,他让警方将自己的照片列入数据库的“黑名单”,然后模拟被警方通缉,测试能在多少时间内追踪到他。结果警方只花了七分钟时间就找到他。

 

整个大陆自习近平上任以来人权状况不断恶化,异议人士、律师遭打压;2017年7月,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在重重监视中死于医院里。11月被拘押了近半生的著名政治犯、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先生在保外就医后不久去世。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被控“泄露国家机密”,该网站报道并记录中国的抗议事件。他被拘押8个月后才获准与自己的律师见面,他称在拘押期间遭到虐待。人权网站“民生观察”创始人刘飞跃在2016年底被拘押,并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他的律师说,该指控主要与他公开表达并在网站上公布的意见有关。

 

习近平上台后加紧对社会进行控制,人权状况非但没有改进,相反更加恶化。当局以各种手段迫害人权活动人士,侵犯宗教自由和新闻自由,对互联网的控制越来越严格。有评论认为,过去一年是文革以后中国人权和宗教活动受当局打压最严厉的一年。

 

国人无法享受宗教信仰的自由,打压基督徒,尤其是地下教会的基督徒,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不但得不到保障反而被残酷地迫害,贵阳活石教会所受到的侵害。现河南针对基督教的打压行动还在持续进行,南阳市的数家教会9月5日清晨同时遭到当局冲击,有教会被打砸,也有教会的基督徒在争执中被带走。与此同时,大量基督教聚会点近日被迫关闭。河南自今年2月开始查封家庭教会。而这一针对基督教的打压行为近期愈演愈烈:拆十字架、烧圣经、冲击教会……河南全省的基督教会,无论是官方三自教会还是家庭教会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中国的媒体置于共产党的严密控制之中,现政权将互联网审查和监督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于今年11月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普遍定期审议”, 中国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它赋予独裁体制握有强权的领袖拥有终身执政的合法性,这是对其号称尊重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嘲弄!

 

作为新极权体系集大成者的习近平已明白无遗地表明了其要做终身独裁者的奢望。作为独裁者维持自己的权力,其必然对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必然对所有的人都要监控和控制,用恐怖政治的办法实施暴力统治。而一个不受制约的独裁者结合一个不受制约的极权社会控制体系,无疑一定会给全体国民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

 

2004年中国政府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习近平在修改宪法时并未修改这一条。他也曾手握宪法庄严的宣誓,尊重宪法。

 

为此我们大声疾呼,争取人权,这是全世界人类的共同愿望。人们只有在自己的天赋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的时候,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环境才有望得到改善。没有什么比人权对于我们更重要,更没有什么禁令能够阻止我们对人权的向往和渴望。正因为这样,来自于强权的任何限制和干扰,只能更加的提醒我们为争取人权而永不放弃追求和努力!

 

2018年9月6日于贵阳

 

  
关键字: 吴玉琴 人权宣言
文章点击数: 925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