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5/2018              

凌沧洲:极权当局为何要折腾棺材、死人与墓穴?

作者: 凌沧洲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江西当局抢棺材(网络图片)


 

2018年酷夏,正当毒疫苗事件激发得神州天怨人怒之际,江西当局也不遑其后,推出抢棺材、砸棺材的惊悚剧目。江西弋阳、吉安、宜春都地方出动抢棺队, 把成百上千的棺材集中当众销毁。更有甚者,死者已经下葬也被掘墓开棺。还有视频显示,死者还没来得及安葬,官府的执法人员强行闯入民宅,开棺抢尸,死者亲人哭天抢地也无法感动酷吏的铁石心肠。这些剧目显示出一个极权体制是如何把国民的尊严、自由与人权置于不顾,连死者的亡魂也不得安歇。 如果他们要能统一阴间,把红旗插到阴间的话, 他们一定会开办阴间中央电视台或者阴间人民日报, 估计那些阴间的喉舌也会摇动生花妙笔, 鼓舌摇唇说:开棺掘墓过程顺利,死者情绪稳定。极权当局为什么只许州官掘墓, 不许百姓躺棺呢?

 

更有甚者,被网民嘲讽为腊肉的世界三大著名干尸之一的毛泽东就躺在水晶棺材里,其纪念堂虎踞天安门广场中央,占地面积5.72公顷,总建筑面积33867平方米。而据港媒《苹果日报》报道,习陵占地4万亩(约2,660多万平方米),等于1/3个香港岛。这些天上人间与炼狱烈火的反差分裂剧目, 到底为何频频在天朝上演?党国不折腾一下它们治下的小民就不舒服,乃至连小民的棺材、墓穴与亡魂都不放过,这一切究竟为何?这里面的奥秘就是:利字当头, 搜刮一切可能的资源为己所用。当局的所谓反封建迷信、移风易俗、殡葬改革都是幌子, 当局所要得到的是土地资源,权力分赃和人民驯服,最终,这是百年征服过程中掠夺集团对中国人民,从生老病死各个环节完成征服的一个步骤。

 

当局折腾棺材、死人、墓穴的首要目的是看中死人躺下休息的土地。古典经济学有句名言,土地是一切财富的源泉。中国也有民间谚语说,土能生万物, 地能出黄金。控制住了土地, 就控制住了最大的资源。 诺曼人征服不列颠之后, 一件大事就是进行土地和财产调查,制作一本供征服王朝查阅的财产手册。按图索骥,按此财物分布图收税。1997年的中共《殡葬管理条例》第二条 殡葬管理的方针是:积极地、有步骤地实行火葬,改革土葬,节约殡葬用地,革除丧葬陋俗,提倡文明节俭办丧事。”“第十一条 严格限制公墓墓穴占地面积和使用年限。按照规划允许土葬或者允许埋葬骨灰的,埋葬遗体或者埋葬骨灰的墓穴占地面积和使用年限,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按照节约土地、不占耕地的原则规定。极权当局一方面像把拒不拆迁的住户污名化为钉子户一样, 把千百年来流传的丧葬习俗污名化为丧葬陋习”“封建迷信,一方面念兹在兹的是死人躺下的土地。号称节约殡葬用地,节约下来的地绝不会让归入死者家属的名下。这就不能不提到中共崛起的法宝和手段——用土地作为诱饵裹挟、忽悠和欺骗民众落入它们设下的完美骗局。中共早期号称的打土豪,分田地,得鼎后的所谓土改,无不是把土地作为诱饵,把那些渴望得到土地而又无思辨能力的广大农民煽动起来,进行了史上极其残酷和血腥的圈地运动。 它们干掉、做掉、杀掉了中国的地主, 自己成了中国最大并且唯一的地主。在做掉、杀掉地主的过程中, 地主、富农的所谓浮财连同他们的妻子女儿一起被分掉,这可以视作给掠夺团伙中的骨干分子的分赃奖励。土地掠夺过程中人伦灭绝,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一位著名地主乡绅牛友兰,被铁丝穿过鼻子批斗,还让其儿子牵牛,最后被逼绝食而死。(参见智效民《土改中的蔡家崖斗牛大会》,炎黄春秋)。在这种沧海浮云、血色河山、铁幕合围下, 土地所有权终于易手。中共的圈地手段比之蒙元、满清高明多矣!中共制定下法律,把中国的土地收归国有和集体所有,实际控制权在党乃至党魁手中。因而也可以说中国的土地实际上是共党所有。此后党国行事的一切逻辑、一切动机都可以与此勾连。所谓稳定,终极言之,就是维护中共对其利益特别是土地占有权的控制。所谓改革开放之后,中共依靠房地产和暴力拆迁,赚个盆满钵满。但这无法阻止中共对土地的欲望,在把无数活人搞定之后,死人的住宅必定是下一个目标。实际上, 江西的抢棺材运动不是孤立的个案。网易曾做过一个不择手段的殡葬改革专题,收录了近年来极权当局的殡改杰作——

 

“2011年,河南项城市张厂的父亲去世土葬1个月后,项城市民政局组织上百人于凌晨突击掘坟,家属二十多天后才知遗体被火化。同年,哈尔滨市阿城区一老太太去世,土葬70天后被当地民政部门挖坟火化。

 

2012年,河南周口展开声势浩大的平坟运动,当地曾宣称已平完200多万座坟墓,开辟出新耕地3万亩。为了平坟复耕,学校放假、学校搞平坟复耕演讲比赛、不平坟停发低保;政府官员及其祖先坟墓被划为公墓区和文物保护单位;副处级祖坟不可以挖掘。

 

2013年,安徽安庆市强推殡葬改革,对民众家中现有棺木强行拆解,记者调查发现,有6位老人在61日火葬实行日前自尽。(网易)

 

如果站在中共当局的角度看, 还真不得不说当局太有财务远见了。试想:死者的墓地也是土地。不说这些土地可以开发成林地、果园,可以平掉改造成其他地, 如果这墓地下发现有黄金、石油、矿物, 或者这块墓地上要修建公路、铁路, 驱赶其墓地所有者就省事多了。当前的抢棺平坟掘墓事件,可以看成是土改的最后尾声。中共有能力完成对天下良田、矿山、江河、海洋、天空的控制,自然也能完成对民宅、棺木、行尸走肉、僵尸墓穴的控制。死者家属的泪水与哭喊阻止不了唯物主义者的霹雳手段。赤眉、绿林、曹操的盗墓队伍、摸金校尉们也得对当代党卫军们甘拜下风。 只是,千万年后,行星上荒芜的前天朝地域, 考古学家与盗墓贼都无墓可考,难不成他们都提着洛阳铲摸向腊肉纪念堂不成?

 

权力分赃是当前抢棺掘墓运动的第二个动力。天朝自庆丰登基以来, 马屁高手迭出,掀开了古老中华马屁史上崭新的辉煌篇章,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抢先在马屁领域实现了。据天朝社会科学家考证, 这方面不是已经复兴了64% 而是复兴了120%。自从包帝的8.19讲话之后,各地督抚都知道当今皇帝之喜好,那就是一脸横肉治国,不必顾及为官清誉,更不要怕被外媒批评。外媒骂奴才骂得越凶,说明奴才越发忠诚敢当打手, 主子的雨露恩宠越加增多。有此做官秘诀,连素来应以太极柔道为先的外长也厉声呵斥加国女记者,沦为国际笑柄。朝堂之中, 先是有津门提督的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这样的智商有硬伤但非常老莱子娱亲且有喜感的名言,后有兵部尚书的五天五地直追林副统帅四个伟大的绝顶风采;还有陕督的习陵杰作及梁家河大学问的问世,马列在地下复活,也得惊呼学问之深;京城督抚更是匹马当先,掀起驱逐低端人口的运动。蒙古王朝和满清治下,都缺乏这样的惊世之作。满清入北京,最多把汉人——满清帝国的第四等人及低端人口驱赶到崇文宣武区(而今红朝连崇文宣武这样有点文化韵味的地名都并入西城东城了, 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包子没文化的味道)。六七月间,也轮到赣督刘奇露露脸了。帝国把驱除低端人口的霸主鞭抽向了棺材、墓穴与亡魂。一场轰轰烈烈的驱赶低端棺材、低端死人、低端亡灵的运动就此在有着辛弃疾、文天祥遗迹古风的江西展开。之所以说是驱除低端棺材、低端死人、低端亡灵,因为他们所谓的高端棺材、高端死人、高端亡灵,如腊肉堂、习陵, 借这些督抚们一万个胆,也不敢去驱除的。跪拜在这些棺木灵堂中捧哭丧棒装孝子贤孙还来不及呢,怎敢组织抢尸队和夺棺队呢?这个时候,他们是绝不敢说什么节约土地的冠冕堂皇的大话的。上有所好,下必盛焉。极权当局的层峰要向死人要地, 督抚们怎能不闻风而动?像中共惯常推进新举措的手法一样,河南、安徽、江西的丧葬改革只不过是试点而已。 一旦试点成功,阻力消失,全国大规模推广是势在必行。媒体还梳理出抢棺灭尸的赢家。网上的报道都指向了江西殡葬集团。殡葬业在中国已经沦为政府强力垄断的行业。比如,《每日人物》报道,“417,(江西弋阳)漆工镇联合由县民政局、公安局、城管局、城建局组成的殡葬综合执法工作组对郑某的坟墓进行强行起棺,并将棺木及死者尸体送往县殡仪馆进行火化处理。。。仅一个月时间内,上饶市已上缴、焚烧棺木5000余份,堆成小山的棺材,被挖掘机捣成碎片。若没有这些衙门强力去抢棺灭尸, 火葬公司哪来的客户?而这些客户若能土葬, 又何必被迫去把亲人火化?无论是生产火化机的公司,还是殡仪馆,还是公墓园, 都可以借机敲民众一笔。过去江西民众把死去的亲人埋在自家的山上,成本也就是棺材制作钱而已, 而今被逼与衙门做死人的买卖, 民众哪有议价的能力?焚尸炉高高耸立,污染了环境不说,江西民众也时有集结抗议的,只是国内媒体缺乏报道。总之, 在推进所谓殡葬改革的权力分赃路上, 督抚及州县官员衙役,看重的是出政绩而升官,殡葬业利益链条上的各路食尸虫看重的是由此带来的利润分赃。

 

抢棺掘墓运动从社会管理层面而言,是极权当局对人民的再征服。满清入关之后,为什么要血腥推行汉人剃发易服?不能不说这是征服者们一个极为高明而残酷的手段。 剃发是从精神上摧毁被征服民族的意志,象征着对被征服民族男性的集体阉割。易服则是要混同渔猎民族,使奴隶民族不分别和突出起来。在孟德斯鸠的著作中曾提及有罗马人提议奴隶应该穿着不同的衣服, 但被罗马元老院否决。罗马元老院的理由是:奴隶众多,一旦他们服饰相同,势必集结,对罗马统治不利。今之红朝,精细化管理,网格化维稳,云极权, 比之满清、罗马又进化高明多矣。庶几只有《V字仇杀队》《饥饿游戏》《1984》中的场景可以比拟,连《魔戒》之索伦和萨鲁曼也望尘莫及。自红朝挟苏俄之威入关逐鹿,得鼎中原以来,腊肉帝从来不吝杀人立威,镇反运动中下达镇压反革命的杀人指标,有史可鉴。红朝的历次运动不断,清洗敌对与异己毫不手软, 都是要完成对整个远东大陆的征服。历史上,此种浩大的征服,只有蒙古铁骑扫过欧亚大陆可堪一比。诺曼征服,维京征服,阿拉伯征服,亚历山大征服,冈比西斯征服,乃至纳粹征服,与红朝征服相比,都是小儿科。红朝征服的特点,首先是据有了天下所有土地, 其次是让征服者的意志渗入每个被征服者的灵魂。仅计划生育一项运动,征服者们捏住所有中国成年男女的裤裆。裤裆里的小脑袋都姓党了,大脑袋焉能不姓党?仅此一项,足见红朝征服之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中国人的出生,既然已经纳入征服档案;中国人的死亡,怎么能不有效管理呢?如果连你们的死亡方式,埋葬方式,都被党一锤定音,定于一尊,那么天下还有什么事是不能一锤定音,定于一尊的呢?生老病死各个环节的掌控和征服既已完成,只需对世界高声宣布人民幸福无比, 西方的政客们也乐得与红朝搞搞买卖,在红朝注册点商标,开点血汗工厂,赚点外快,谁还管你们是火葬主义得胜还是土葬主义复辟,谁还管你们的土地是姓民还是姓官,姓私还是姓公,姓群还是姓党呢?

 

一言而蔽之, 棺材、死人与墓穴都是共产主义雄伟大业油水链上重要的一环,是走向复兴、强国梦的重要步骤。各位红朝百姓死去的亲人就牺牲一下阴间的幸福,去往火葬场的烟火中继续做中国梦吧。反正,除了虔诚的宗教徒们,无神论信徒们是无所谓的,死后,灵魂已灭,躯体朽骨,不管是烧,还是红烧,清蒸,地沟油小炒,都听党的话,跟党走。当然,现在正在起劲地掘墓灭尸的那些抢棺队、挖坟队、灭尸队的队员们,应该想想当初土改农民们的遭遇,他们以为吃上了土地的肥饵,最后被鱼钩勾住喉咙都成了农奴行尸。农民们不仅分到的地主的地被合作化掉,连自家的土地、坟山都被收走了。极权当局今日把贪婪的目光锁定在新鲜死者的坟地,不久的将来,未必就不把目光锁定在列位的祖坟坟地上。文革之时,毛腊肉巡幸杭州,嫌行宫附近苏小小等人的墓鬼气太盛,一声抱怨,这些墓都遭殃一时。江西祖传坟地里,估计欧阳修等人的鬼魂现在都在瑟瑟发抖。各位抢棺队、挖坟队、灭尸队的队员们也趁早回祖坟地上多烧几柱香,提前到你们的祖坟那里做好你们先人的政治思想工作。全国都在一锤定音,定于一尊,阴间的鬼魂也得把思想统一到党中央的改革上来,不得妄议中央。异日,坟头被铲,鬼魂集中住公墓,不要怪征服者无情。试看抢棺者,人亦抢其棺。试看挖坟者,人亦挖其坟。试看灭尸者,人亦灭其尸。

 

201881写于美国

  
关键字: 凌沧洲 中共 平坟
文章点击数: 400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