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4/2017              

桑杰嘉:六十六年后再看《十七条协议》

作者: 桑杰嘉

 

2017613shiqitiao.jpg (553×346)

1959年6月20日达赖喇嘛首次记者会

 


 

今年5月23日是图伯特(西藏)与中国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66周年日。《十七条协议》对图伯特造成史无前例的巨大影响,而且,遗留的问题延续至今无法解决。六十六年后再看《十七条协议》,以及至今忽略的一些问题,或许对更全面了解这段历史真相有所帮助。

 

背景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随后北京电台就宣称:“中国人民解放军要解放西藏、新疆、海南岛、台湾在内的所有中国领土”。(1)事实上图伯特安多和康区的大部分地区这之前已经被中共占领,并利用这些地区的资源积极准备全面入侵图伯特,如拉拢收买地方上有权势的图伯特人、吸收干部、其中最重要的目标之一是当时在安多的班禅囊玛冈(班禅堪布会议厅)。公元1949年11月2日图伯特政府外交部就以上中国政府所谓的解放图伯特问题致电毛泽东,电文指出:“西藏是慈悲之观世音菩萨的教化圣地,是一个佛教兴盛而与众不同的国家,从远古时期开始到现在都一直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在政治统治方面从未遭受过任何国家的侵占,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反抗外国侵略并保卫自己家园的佛教国家。我们不仅需要中国军队不会越过中藏边界进入西藏以及不进行任何军事活动的保证,而且也希望严格管束中藏边界的文武官员,使我等西藏人安心(2)。”此外还谈到图伯特政府愿就中国政府过去侵占部分图伯特领土的归还问题进行谈判。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毛泽东给西北军区的彭德怀发出准备进图伯特的电文中明确指出:“解决西藏问题不出兵是不可能的,出兵当然不只是西北一路,还要有西南一路。”(3)当时,彭德怀回电说入图伯特需要两年时间的准备。1950年1月2日,毛从莫斯科发回电报,改派西南军区出兵图伯特中部。毛的电文指出:“西藏人口虽然不多,但国际地位极其重要,我们必须解放之,并改造为人民民主的西藏。由青海及新疆向西藏进军,既有很大困难,则向西藏进军和经营西藏的任务应确定由西南局担负。”并指示:“我意如果没有不可克服的困难,应当争取于今年4月中旬开始向西藏进军,于10月以前解放西藏。”(4)

 

中共决定让“二野”第十八军担任入侵主力军,据资料显示中共18军3万余兵力,从图伯特康区西部向昌都进军。还有几个不同方向出兵配合主力军:陈赓一部两个团从云南入侵图伯特;在东突(新疆)的王震派一先遣部队向图伯特阿里入侵;中共西北军区的独立支队从康区玉树入侵,中共四路合围图伯特。

 

图伯特政府将三分之二的兵力约八千人奔赴昌都和金沙江一线迎战中共主力部队,图伯特政府多基既总督噶伦阿沛.阿旺晋美为最高军事指挥官。

 

1950年10月7日,中国西南军区的军官张国华和王其美指挥的中国军队兵分八路突然向昌都发起攻击,在昌都地区的八千多名图伯特虽然英勇抵抗,但因实力悬殊,寡不敌众,经过二十余次的战斗后终于19日被击败,约5799名图伯特军官兵在战斗中殉国。包括督阿沛.阿旺晋美在内的一批军官以及二千多士兵被俘虏。图伯特政府军在金沙江反击中共侵略军的战役以失败。

 

图伯特和中共的谈判,最终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一,“神秘”的谈判代表

 

1951年3月在卓莫(亚东)的图伯特噶厦政府决定派出五名代表前往北京进行谈判,其中主要的谈判代表为噶伦阿沛阿旺晋美、堪穷图丹列门、桑颇丹登顿珠等直接从昌都前往北京。另从亚东派出凯墨索安旺堆、图丹旦达、中文翻译达拉彭措扎西、英文翻译萨堆仁钦通过海路前往北京。

 

《十七条协议》中称图伯特首席代表是阿沛阿旺晋美,在图伯特谈判代表中职位最高。不过在昌都失守时他被俘虏,因此,他参加谈判当时也众说风云。而中共方面从一开始就设法让阿沛阿旺晋美为谈判重要官员。平措汪杰说:“他(阿沛阿旺晋美)并不算是我们的阶下囚,而是我们希望与之谈判的西藏政府中的重要官员。”(5)在被俘虏的日子里中共中除了展开对他的全面统战,他也向图伯特政府自愿表示“还提出如果西藏政府需要,则他愿意代表西藏政府参加谈判等意见。”(6)

 

另外,更有意思的是:中共称在 “1950年11月21日,成立了筹备委员会(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笔者注),王其梅为主任,阿沛·阿旺晋美和惠毅然为副主任。”之后,“1950年12月27日,召开昌都地区第一届人民代表会,来自33个宗的151名代表参加,其中有活佛、土司、头人、商人、农牧民和解放军的代表人士。在这次会议中,还成立了昌都地区各族各界争取和平解放西藏委员会,选举阿沛为主任,并在大会上发起了向西藏地方政府呼吁和平的签名运动。---于1951年1月2日,大会一致选举王其梅为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主任,帕巴拉•格列朗杰、阿沛•阿旺晋美、罗登协绕、邦达多吉、降央伯姆(女)、平措旺阶、惠毅然、格桑旺堆为副主任,扎西朗杰等95人为委员。(7)中共资料显示:昌都地区“1950年至1956年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级行政区。”直属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管辖。

 

因此,图伯特政府任命阿沛•阿旺晋美为谈判代表前他已经是中共省级行政区高级官员。所以,虽然图伯特政府和中共代表在北京激烈的谈判了多个回合,而事实上首席代表还是中共官员,感觉中共自己人跟自己人谈判。

 

这也是为什么“在谈判过程中,中国代表不断询问阿沛•阿旺晋美,他是否得到授权可以签署协议书。”当时“阿沛回答他获授权可以签字。”但是,“他后来承认没有把条约内容回报给错模的噶厦与达赖喇嘛,也没有权力签字。”(8)

 

中共官方阿沛•阿旺晋美简历中没有“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副主任”一职。

 

二, “武力”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和平”两字非常“鲜艳”。该协议在中共武力进犯图伯特政府军防守,占领图伯特重镇昌都后签订的。在北京谈判期间中共一而再,再而三威胁说“武力解放西藏”。事实上此时图伯特政府已经失去了主力部队,而且,从各方面看图伯特政府没有计划组织国民再次阻止抵抗中共军队,因此“武力解放西藏”也等于是空话,当时的中国军队直接屠杀对他没有作出反击和对抗的民众不太可能,因为当时需要统战,而且,还在扮演“救星”的角色。另外,中共武装军队进军图伯特是中方谈判前既定的政策,平措汪杰说:“派军入藏是个早已做出的决定,中央政府下决心要让解放军进驻西藏。”(9)更何况,除了金沙江一线的中共军队外,其他三路军队并非停止进军西藏。如,从东突和田向图伯特进犯的中共军队1950年7月31日出发8月29日已经进入图伯特大后方阿里。

 

中共代表威胁的“武力解放西藏”只是为了逼迫代表签订协议,事实上不管中共所谓的“武力”还是“和平解放”,中共四路军队要按计划进军图伯特中部以及全境。不管有没有“和平”协议如有民众或政府军阻挡中共将会实施武力打击。“武力”和“和平”的区别是“武力解放”中共军队以敌人、入侵者的身份,以及自己担负所有后勤等需要。而所谓的“和平解放”以“解放者”和“救星”的形象“堂堂正正”,而且,你要欢迎,还得“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图伯特”。而中共的“和平”两字当时在外交和国际宣传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功。

 

三,通牒

 

图伯特政府从卓莫派出谈判代表时命令在重大问题上必须向噶厦汇报且有相关的公文。(10)这是政府对其谈判代表最基本的要求,而且,对于谈判代表这也是最基本的常识。

 

但是,在《十七条协议》谈判中这些最基本的要求被扼杀。对此,达赖喇嘛在自传中说:“协议作为最后的通牒方式提出的,不让我们的代表提出任何修改意见或者建议。对他们进行了侮辱、谩骂,并威胁要对他们使用暴力,对西藏人民採取进一步的军事行动。也不让他们向我和我的政府进一步请示。”

 

图伯特代表没有获得签订协议的授权,而且也没有得到图伯特政府或者达赖喇嘛批准的情况下《十七条协议》“生效”了,中共向全世界宣布了《十七条协议》之后,中共当然还是底气不足,因为图伯特政府和达赖喇嘛没有表态承认。对此,中共敦促图伯特政府和达赖喇嘛公开表示承认。但没等图伯特政府的表态,中共大军开始进军图伯特,7月1日,中共大部队从甘孜向拉萨进发,7月25日,十八军先遣支队从昌都向拉萨出发;8月28日,主力部队向图伯特中部进发;9月9日,先遣支队到达拉萨。中共主力部队抵达拉萨,签订《十七条协议》5个月之后的10月24日才以达赖喇嘛的名义发电表示“批准”《十七条协议》,而后来证实这份电报是张经武以达赖喇嘛的名义发给北京的。

 

四,矛盾

 

《十七条协议》第四条是:“对于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达赖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职权,中央亦不予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第十五条是:“中央人民政府在西藏设立军政委员会---”非常明显这两条是相互矛盾。中共是为了在图伯特建立自己永久性的行政管理部门既政权而写入协议的,这样的情况下“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达赖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职权,中央亦不予变更”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在谈判时也发生争议,凯墨索安旺堆说:“平汪啦,这个委员会(军政委员会笔者注)一点意义都没有,这好像在一个骑马人的脖子上再安一个骑马人一样。”平汪说服图伯特谈判代表们:“达赖喇嘛依然是那个骑马的人,他将担任委员会主任一职,并负责整个委员会,因此他们不必担心什么。”、“这(军政委员会)是个暂时的机构,不会削弱达赖喇嘛政府的权力。”

 

 

当时中共代表根本没有正面说明军政委员会是什么,只是说“你们是在说你们打算同中央政府作对吧?----我们将派人民解放军进藏。”

 

中国学者王力雄先生说:“中共不愿意明确解释军政委员会,实际上的目的是一旦形势需要,它就随时可以把西藏政府置于一旁,自行接管西藏政权。”后来中共确实这样做了。

 

五,秘密

 

签订《十七条协议》虽然已经六十六周年了,但是《十七条协议》附加《秘密协议》至今仍然不见天日。中共官方更是根本不提这个附加的秘密协议,装着根本不存在附加协议。但是,图伯特当时的谈判代表以及翻译等,还有当时参与谈判的平措汪杰先生也多次提到这份秘而不宣的附加协议。因此,《十七条协议》附加秘密协议是肯定有的,那么,为什么中共至今不公开?多方资料证明该附加秘密协议包括七条内容。

 

图伯特流亡政府对有关这份秘密附加协议的整理如下:

 

1、如果达赖喇嘛已经出境,在国外居留四、五年后回西藏时,可以保留原有的职权。居留国外的这一时期达赖喇嘛的所需品等由西藏政府提供。

 

2、解放军驻西藏的国防部队数量在一个军左右,在建立西藏军区时要任命一至两个噶伦为副总司令。

 

3、保留五百名藏军做为达赖喇嘛的警卫队,另外为了维护各地治安而保留一千名藏军,其余藏军全数解散。(在正式协议第八条中只有藏军逐步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的内容)

 

4、西藏政府外交部编入中国政府外交部的下属单位,西藏政府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在外交部所属担任适当的职务。(这一条和正式协议的第十四条有关)

另外还有三条,由於当事人忘却失忆或由於压力而在五十年之后的今天仍然是个秘密。(11)

 

六十六年了,《十七条协议》附加《秘密协议》 不仅是“秘密”,还是一个迷。

 

六, “解放”

 

中共官方说:“1951年的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的全权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全权代表在北京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宣告了西藏的和平解放。”(12)

 

笔者和中国作家、诗人唐丹鸿女士在印度采访第一代流亡图伯特人时,他们讲说1956年,以及之后的情况是总是提到中共干部说要“解放”图伯特人---最初我认为老人们对中共的汉语政治词汇有混淆,难道会有第二次的“解放”?

 

今年4月,蒙古著名作家杨海英先生的《蒙古骑兵在西藏挥舞日本刀》中也记载,1958年中共派往图伯特的蒙古骑兵犹如狼一般,挥舞着日本刀屠杀图伯特人也是“解放西藏同胞!”,而且到1961年才结束。

 

另外,1959年4月14日,周恩来为班禅喇嘛设宴时再次讲:“西藏绝大多数人民需要从残酷的黑暗的农奴制度下解放出来。”

 

还有,2009年1月19日,西藏自治区九届人大二次会议投票决定,将每年的3月28日设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因为1959年3月28日,中央政府宣布解散图伯特政府,又是在1959年才被“解放”。

 

 “解放!解放!”为了“解放人民”而屠杀”(此处借用《蒙古骑兵在西藏挥舞日本刀》中的两个小标题)。

 

七,撕毁

 

谁先撕毁了《十七条协议》?撕毁后是否合法?

 

国际法学家说:“中华人民共和国虽非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签署国,不过始终声称,任何条约若是在威胁或者使用武力的情况下签署者均属无效,即使是在十九世纪的情况下签署的条约也是如此。

 

如果一项条约是在武力胁迫的情况下签署,被胁迫的国家可以在任何时候都指证条约无效。”(13)

 

巴黎高等研究实用学院宗教科学部资深教学主任安玛.布隆铎说:“至于《十七条协议》,早在一九五九年三月十五日,它就被宣布无效了,宣布者是一群聚集在图伯特国民大会外面的民众,他们主动形成一个保护达赖喇嘛的草根运动,理由是“中国人毁约,削弱了达赖喇嘛的权力。””(14)

 

如果只能以官方为准的话,1959年3月28日,中共发布了《国务院关于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的命令》,宣布解散图伯特政府违背了《十七条协议》的第四条,中共撕毁协议在先,已经不再具备效力。

 

达赖喇嘛是在1959年4月16日在提斯普尔的声明中“他表示中共因为干涉西藏的内政已经违反了十七条协议。”(15)

 

1959年6月20日,他再次指出︰「根据中国人的意愿簽定的十七条协议由於中国方面不予遵守,从而使协议失去效力,因此我们也无法认为其有效。」(16)

 

中共政府公开“解散”图伯特政府违犯了协议条款,违犯协议等于是撕毁了协议,撕毁协议当然无效,既然无效更没有合法可言。中共违犯协议而图伯特政府宣布了协议无效。因此,中共依据该协议兼并图伯特领土自然成了非法,从而也直接导致之后图伯特人全国性的反抗和中共对图伯特实施了种族灭绝行动。但是,中共至今非法占领图伯特的依据仍然是无效、不合法的《十七条协议》。

 

 

 

注释

 

1,《中共对藏政策与策略》图伯特流亡政府外交部2002年出版。

 

2,《西藏的地位》作者范普拉赫,中文版第154页。

 

3,《天葬-西藏的命运》作者王力雄,明镜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109页。

 

4,《白雪一解放西藏纪实》作者吉柚权,中国物资出版社1993年出版,第2-3页。

 

5,《一位藏族革命家---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时代和政治生涯》作者梅.戈尔斯坦、道帏喜饶、威廉.司本石初,2011年香港大学出版社出版,第134页。

 

6,《中共对藏政策与策略》图伯特流亡政府外交部2002年出版。

 

7,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item/%E6%98%8C%E9%83%BD%E5%9C%B0%E5%8C%BA%E4%BA%BA%E6%B0%91%E8%A7%A3%E6%94%BE%E5%A7%94%E5%91%98%E4%BC%9A

 

8,《龙在雪域---一九四七年后的西藏》作者次仁夏加,台湾左岸文化出版社2011年出版。第105页。

 

9,《一位藏族革命家---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时代和政治生涯》作者梅.戈尔斯坦、道帏喜饶、威廉.司本石初,2011年香港大学出版社出版,第139页。

 

10,《图伯特政治史》图伯特文版,作者夏格巴,1976年印度新德里出版,下册第446页。

 

11,《中共对藏政策与策略》图伯特流亡政府外交部2002年出版。

 

12,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item/%E8%A5%BF%E8%97%8F%E5%92%8C%E5%B9%B3%E8%A7%A3%E6%94%BE

 

13,《西藏的地位》作者范普拉赫,中文版第258-259页。

 

14,《遮蔽的图伯特---国际藏学家解读(中共版)《西藏百题问答》》台湾前卫出版社2011年出版,第107页。

 

15,《龙在雪域---一九四七年后的西藏》作者次仁夏加,台湾左岸文化出版社2011年出版。第274页。

 

16,《中共对藏政策与策略》图伯特流亡政府外交部2002年出版。

 

2017年6月1日

 

关键字: 桑杰嘉 图伯特 中共
文章点击数: 205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