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1/19/2017              

谢显宁:猫抓糍粑说川普

作者: 谢显宁

随着川普就任总统日渐抵近,各种评论、分析、预测越来越多。看好的唱衰的林林总总。到了只剩一天时间的今天,信息几乎爆屏。
 
在今天外交部举行的记者会上,记者们主要关注的就是川普明天就职的问题。《北京时间》综合央视新闻、参考消息网、中国新闻网和环球时报等新闻,推出了“川普鼓动美军驻台想拿台湾挑战中国底线”的专门报道。《环球时报》甚至出口转内销一条算命先生谈川普就职的新闻,标题全文为“中国算命先生‘警告’特朗普:20日就职不吉利,21日好一些”。
 
虽说环球时报这类媒体的新闻道德路人皆知,但从这种角度报道却让人看出川普上任确实“兹事体大”。没办法,谁叫人家当的是美国总统呢。像朝鲜之类“宇宙强国”,又射导弹又爆核弹,都闹不起这么大动静,更没见谁真拿它当强国。说来也是,信息社会,如果兵多枪多加嘴硬就是强国,萨达姆哪会被打得钻下水道?卡扎菲哪会在被擒后讨饶?
 
人很势利,总把注意力投向真正的强者。何况美国之强,不知把排名其后的各国甩开了多长的距离。正因其强大,一举一动都可能牵扯地球经纬,影响他国利益,全世界才会如此上心。加之川普口无遮拦,竞选期间已经把世界搞得惊惊咋咋。胜选之后也没啥收敛,还是那么大大咧咧,说话、干事、用人往往旁逸斜出令人防不胜防,似乎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世界老大。这么大个国家,这么“不成熟”的总统,引起汹汹“物议”也就不足奇怪了。
 
纵观林林总总的看法不难发现,不少人不少利益集团是把自己的内在愿望外化到了川普身上,喜怒形之于色,情绪之强烈说得上前所未有。试举两则极端说法如下:
 
1、川普上台后,为保证美国霸权,必定打压崛起的中国,让中国象独联体一般解体,实现其和列强瓜分中国的昔日旧梦。
 
2、与此相对的另一种说法是:川普将为保卫人权,重拳打击朝鲜之类流氓国家,解放专制下的奴民。
 
要说这两种说法纯属胡话也不尽然。中美两国因维护各自利益,确实没有少发生过矛盾。近年来在南海、日本、台湾等问题上更是摩擦不断。但这些问题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发生矛盾一样,本属难免。要说川普上台就要专门打压中国,逻辑上都成问题。维护人权是美国的价值观,因人权问题在世界上“打抱不平”也是事实,但对以自由精神立国的美国来说,这么做也属题中之义。
 
因此看来,以上两种极端看法可谓如梦如幻。就中美国家关系而言,不说美国在历史上帮助中国不少,对中国从来没有领土野心,连对中国的“老朋友”、处于美国后院的反美前哨古巴,敌对状态长达半个多世纪也没见美国对它动手动脚,去年7月两国还正式恢复了外交关系。如果川普以打压某个国家并使其解体作为总统的职务目标,恐怕是低估了美国选民的智商,任何思维清晰的人都难以认同。况且川普在竞选过程中也没有将此作为拉选票的手段。
 
至于至今仍处于专制暴政下的奴民,企盼美国来“解放”自己的心情可以理解。现代暴政不仅使秦始皇逊色,纳粹也会自惭不如。秦始皇有残暴的车裂,何曾听说有过“炮决”“犬决”?纳粹对犹太民族实行反人类大屠杀,也没见其对自己同胞痛下杀手。美国出兵打掉萨达姆、卡扎菲们,明说是为了自身的国家利益而非为了解放暴政下的伊拉克人民和利比亚人民。奥巴马政府即便对金正恩磨拳擦掌不惜亮剑,不顾他国强烈反对,坚持向南韩提供萨德系统,同样说的是为了国家利益,没说为了解放金氏暴政下的朝鲜人民。说白了,美国是以其国家利益为圭臬考虑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而非以“解放全世界受苦受难的人民大众”为己任。弱者对其寄予希望,恶徒对其产生惧恨,乃是美国的实力及其事实上扮演的世界警察这一强悍角色。
 
川普胜选所以闹出这么大动静,和利益不同的“观众”群体这种心理预期不无关系。所以当央视等媒体报道美国将撤回在全球海域游弋的所有航母战斗群,要求奥巴马政府任命的所有驻外大使必须在川普就任之前全部离职等消息时,才会使流氓国家喜在心头,弱势群体愁上眉头。大家都认为川普“美国优先”的施政纲领提前生效了:世界警察为了实现川普所说的“伟大复兴”(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龟缩回国去了,去拉动内需、实行减税了,下一步恐怕就是撤销TPP之类动作了。老大退出江湖,于是,流氓为出头有望而窃喜,弱者为失去寄托而心忧。但大家似乎又忘了美国总统绝不是权大无边,能够像专制头目那样随心所欲的人物。
 
川普根本成不了金正恩那样的“众神之神”。哪怕他转天就要接过总统权杖,眼下的日子却依然难过:目前至少已有16个民主党议员表明不出席他20日的就职典礼,各地还在酝酿大示威,21日将要进行的“女性向华盛顿进军”游行,参加者估计会有20万人。更让川普难办的是,大选前公开指控他性侵的女性之一萨默•泽沃斯(Summer Zervos)已正式对其提起诉讼,指控川普2007年曾强行亲近她、是一个“骗子和厌恶女性的人”、“败坏和诋毁”她的名誉。比这更有杀伤力的是,她还表示,川普在全国人民面前就自己的行为说谎。这就严重了,克林顿就曾因此被搞得灰头土脸,吃尽苦头。
 
就职前夜还这么乱,当然无须谁来维稳,也不会影响川普按既定程序届时荣登总统宝座。这种“乱”恰恰是美国立国241年来成功发展成为唯一名副其实超级大国的保证,恰恰是美国立国至今始终在世界老大位置上稳如泰山的保证。原因在于,这种乱象是在宪法制约和保证之下的乱。与其说是“乱”,不如说是民众在依法行使自己对总统监督的权利。由此也能看出,明天当上了美国总统和美国三军总司令的川普,也不可能如美国人民之外的任何人民之愿去抵制、打压或推翻某个国家;同样不会去“解放”专制国家中的苦难奴民。除非,美国的国家利益要求他必须那么干。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川普胜选后的承诺:“做所有美国人的总统”,团结全国民众,让美国成为团结的伟大国家。身为总统的川普将会着力推脱某些国际事务,更多地埋头国内,实行他“美国优先”的竞选诺言。但在他企图脱身的诸多国际事务中,恰恰弱者与流氓都牵挂的世界警察这一事实上的角色推脱不了。原因无他,实为美国国家利益所系。用我们川语来说,在“世界警察”角色面前,川普如同“猫抓糍粑”——脱不了爪爪。
关键字: 谢显宁 川普
文章点击数: 29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