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9/2017              

谢显宁:雾霾不再迷思,2017开年记(之一)

作者: 谢显宁

 

 

虽说没有把元旦当“年”过的习惯,但今年元旦气氛之阴沉却是记忆中从来没有过的。

 

原本以为,新年总会有点新气象,起码快一个月的雾霾会消停或被消停一两天,让人们喘口气,缓过劲来鼓起对下一年的希望。然而事与愿违,2017年元旦的天依然乌泱泱、黑沉沉,还是那副“世界末日”的哭丧像。

 
 201719wumai(7).jpg (500×281)
(右图为2017年元旦成都的雾霾,谢显宁摄)

 

元月2日倒是好,难得的大晴天。喜滋滋看着红日从东方升起,赶紧趁天气好去龙泉驿地界的青龙湖远足。游览中还不忘观察头顶的雾霾是否会被太阳驱散。遗憾的是,眼睁睁看着太阳与雾霾“搏斗”了一整天,最终没能突破包围,瘫软无力地堕入西天。

 
201719wumai(9).jpg (500×281)
(左图为201712成都的雾霾,谢显宁摄)

 

第二天元月3日,雾霾更加凶猛地扑来。之后的每一天,雾霾、雾霾、还是雾霾,一直霾到今天。屈指算来,从2016124到今天201718,成都雾霾跨年肆虐已经连续36天了。这个数字,是2016年元旦前后连续12天“跨年霾”的3倍,创下了被霾历史新记录。在这36天里,半数时间有太阳,其间也有过小雨,但都对雾霾束手无策。看来,风,真的是驱散雾霾的唯一手段了。

 

其实,人并没有资格说“风是驱散雾霾的唯一手段”。原因在于,“手段”应该是人施加的,人只有在采取措施驱散雾霾的前提下才配这么说。而事实是,这些年来,人对雾霾束手无策。尽管官方早在15年前就宣布“绝不让污染的大气进入新世纪”,北京市长王安顺更撂下狠话:治不好雾霾“提头来见”,但空气质量逐年恶化,证明并没有采取过“手段”,或者并无“手段”可采取。(图为《北京晚报》“绝不让污染的大气进入新世纪”,照片来自网络。)

 
201719wumai(1).jpg (580×346)
 

 

本来,人们在“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氛围中生存了千百年,只要自己还没被雾霾弄死,尽可以不管多少次航班因雾霾被取消,多少人因雾霾出车祸,多少邻家孩子因雾霾患病,更可以不管特供者几年前就在办公室安装了“远大”空气净化器,任它霾得再严重,多半还是隐忍了事。奈何这次“跨年霾”来势太猛又“持之以恒”,实在超过了忍耐力。尤其当自家弱小的孩子被人家剥夺了上学戴口罩的权利和教室装空气净化器权利时,终于忍不下去了。自己苟且偷生已然艰难,难道孩子们也非得被置于死地?生路已断,夫复何求?

 

于是,雾霾这个毒害中华民族的怪物,终于把人们空前地“团结”在一起了。街谈、巷议、网路,一片声讨。在抱怨、抗议的过程中,有人被“喝茶”,有人被抓捕,但即便如此,网路上依然怨声载道。相比之下,为雾霾叫好的官媒和官人前所未有地孤立,就连挣惯了脏钱的五毛,都宁可放弃为雾霾站台而去为死人毛泽东张目。

 

思维方式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以前争论不休的“发展阶段”论、“发展代价”论、“先污染后治理”论等等话题似乎已没人再提及。取而代之的是,人们更关注他国历史上雾霾发生的原因、治理雾霾的经验、以及雾霾造成的生命财产重大损失。甚至连往年热衷为雾霾辩护,“推销”发达国家也同样经历过先污染后治理的官媒和官人们,也鲜有再提污染是发展必须承受的代价之类理论。

 

想来也是,别人几十年前在路上摔了一跤,未必几十年后你走到那里也必须趴下?人家几十上百年前就有过污染的痛苦经历,未必到了今天你还非要再去痛苦一回?就像过河,明明身边有大桥你不走,非要下河去摸石头,还强词夺理地自吹是在“创新”。按这种“理论”,人类是不是还得从猴子重新进化一回?这个道理,官媒又不是不懂。不然,咋会连“人民日报”这种媒体46年前都能痛批美国雾霾?(网路照片:1971年批美国雾霾的人民日报)

 
201719wumai(3).jpg (308×240)
 

 

何况,事实告诉我们,官方对雾霾并不是束手无策。虽然王市长的豪言成了笑话,官媒的誓言成了“呈堂”,但政府确实能够治理雾霾,并且能做到想哪天治就哪天治,想治几天就治几天。这些先例也不遥远——如2008年的“奥运蓝”、2014年的APEC蓝、2015年的“阅兵蓝”、20169月杭州的G20蓝等等,都是雾霾治理的成功先例。假如这些“蓝”我们记不清了,去年的“成都G20蓝”总该还有印象——201672124日那几天,成都蓝天白云,天气特别好。为什么?就是因为G20杭州峰会之前,其成员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于72324日在成都举行最后一次会议。为了保证让这次会议开好,官方让成都也出现了“G20蓝”(左图为网络图片:2016年的成都G20蓝)。

 
201719wumai(5).jpg (300×180)
 

 

仅一个G20会议,政府都能做到让雾霾在成都和杭州消停,让同样的蓝天白云在不同的时间出现在不同的城市上空,由此看来,治理雾霾绝非只能靠风。

 

这些治霾的案例如此成功、如此丰富,并且都是政府行为,可谓官员们可圈可点的政绩。但难解的是,在2017“跨年霾”横行无忌,害得人苦不堪言的时候,官方为何强力打压为争取孩子戴口罩、为争取教室安装空气净化器而发声的家长?为何暴力抓捕和平抗议彭州石化和不堪雾霾祸害而散步的无辜市民?为何放着自己成功实施过的治霾措施不用,非要如此压制民众,搞得人心惶惶让天下笑话?还有那些术有专攻的专家。雾霾“情有可原”论者有之、政府已经尽力论者有之、1020年治霾论者有之,甚至还有专家提出了治霾需要50年的高深“理论”。道行实在是高啊,天天吸霾,“不离不弃”,不说1020年,更不说50年,就算把2017年吸过去,专家你还好吗?你没病吗?你还在吗?

 

十几年的雾霾那么多次“蓝”,业已证明政府拥有足够的治霾能力。真心要治的话,立马可治。不信?把彭州石化关几天试试!

 

 

关键字: 谢显宁 雾霾 空气污染
文章点击数: 57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