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3/31/2014              

牟传珩: 聚焦微信封号与网特培训

—— 中南海恐惧网络舆论颠覆

作者: 牟传珩 牟传珩

中国“两会”刚刚结束,中南海便采取两大最新措施:一是习近平出任网络管理小组长后,突然收紧网上言论,腾讯微信的大批公共账号遭到封杀;二是培养专业“网络特工”,即俗称的“五毛”训练开班。这是当局因恐惧互联网“扳倒中国”,继续去年以来的大面积压制舆论的又一新动作。
 
“网络特工”总数超海陆空三军
 
习近平去年来发起的新“舆论斗争”,一直指向互联网的普世价值传播。他强调互联网已成舆论斗争主战场,是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心头之患”,并指责西方一直想用互联网扳倒中国。为此当局近来加紧雇佣网络评论员在网上论坛、贴吧和聊天室散发“反共就是反华”等拥护当局的言论,不少“五毛”现已转正为“网络舆情分析师”。
 
据称,目前对“网络舆情分析师”的需求缺口高达150万—200万人,有8个类似的培训机构进行该项开班培训。《新京报》早前报道,“网络舆情分析师”的工作就是收集网民观点和态度,整理成报告,递交给决策者。他们主要分布在宣传部门、门户网站、商业公司等机构以及微信平台,其总人数超过海陆空三军。这类活动还包括:运用网络技术手段进行监视、刺探获取或者扰乱对手的情报信息等。“网络特工”通常具有扰乱别国民众视听、制造维权恐怖等的作用。
 
逾50个公众帐号遭封号
 
据不完全统计,在“两会”刚闭幕的3月13日晚间,拥有数亿用户规模的腾讯微信平台上,逾50个公众帐号遭封号,包括凤凰微媒体、财新“旁观中国”、大象公会、拇指阅读、徐达内小报、网易真话以及何清涟、罗昌平等知名公众帐号。一些媒体和著名作家的公共账号可能会有数十万关注者。很多中国IT界、新闻界人士和网友对这次大批微信帐号被封表示震惊。他们用“血流成河、哀嚎遍野”、“横尸一片、欲哭无泪”等词来形容难过的心情。
 
就公众帐号遭封号一事腾讯回应称,系因其发布不宜公开的内容。事实上大多数被封账号都针对自由派人士的,其中也有毛派“乌有之乡”的编辑们运营的账号被封杀。这个迹象表明,中南海极其恐惧网络言论多元化,视其为可以颠覆政权的“心头之患”。
 
当局正在进一步收紧舆论
 
这次封号将进一步常态化的事实,再次证明中南海不允许任何对他们造成挑战的舆论工具出现。继去年一系列对网络的打压后,今年“两会”后,当局正在加紧封锁网络舆论空间。这是中南海继续加强互联网整肃的明确信号。当局整顿微信,就是不希望它成为瓦解中共“绝对领导地位”的新自媒体。
 
在全国“两会”结束这天封杀微信公共号,正说明习近平执政以来,重在“防腐拒变”,维护其一党专权核心地位的蓄谋,不过是为了避免成为“两会”记者的话题,才没有在“两会”期间采取措施。现在中国腾讯微信群比QQ群更为流行,微信用户似乎也比微博多。去年,中国政府在新浪微博等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了一系列的打压,目标是有大量关注者的独立微博用户。从去年夏天开始,当局就启动了打击“网络谣言”的专项整治运动,此后针对网络言论的管制力度日益加强,其中包括打压异见人士、逮捕网络大V、公布“网络诽谤刑事案量化入罪标准”。习近平出任网络管理小组长后,又突然重拳出击网络微信,大批公共号被封,正是这场整肃网络舆论运动的继续,说明中国言论自由进一步倒退。
 
习近平“敢于亮剑,抢夺阵地”
 
自习近平去年“8∙19”讲话以来,中国大陆顿时意识形态狼烟滚滚,“舆论斗争”叫喊甚嚣尘上。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呼吁全党“敢于亮剑,抢夺阵地”。
 
9月16日,中南海喉舌、中共重要思想理论阵地《求是》杂志官方网站发表署名为“石平”的文章称,“我们不会坐视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为此要“治理网络乱象、抑制网络负能量”。《北京日报》也曾在刊发《习近平:意识形态领域斗争要敢于亮剑》一文中强调,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看不见硝烟,但同样你死我活。在这个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妥协换不来和谐合作,斗争才能生存发展。
 
为此,官方媒体组织了大量文章和高端官员访谈宣传习的讲话精神,其中许多意识形态严厉表述得以传出,如“有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利用互联网,对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造谣、攻击、污蔑,一定要严肃打击。”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郭声琨,2014年1月3日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多次引用习近平讲话,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坚决抵制西方反华势力的意识形态渗透”。他称,“切实增强政治敏感性和鉴别力,善于研判形势,坚决抵制西方反华势力的意识形态渗透,依法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的捣乱破坏活动。”接着,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在1月3日下午中央政法委机关理论学习中心组强调,要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面对政治挑衅决不做骑墙派。他称:“我们的党员领导干部要真正敢于担当,必须做到:一是在涉及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等原则性问题的政治挑衅面前,必须旗帜鲜明、立场坚定、敢于亮剑,决不做骑墙派。”
 
网络舆论专项整治运动
 
中共为了配合这场意识形态宣传战,同时加强网络治理,大举管控舆论阵地。习近平执政初始,国务院法制办官方网站就发布了由新闻出版总署草拟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办法》,此办法多处强调了对网络出版的监管。网络出版服务单位实行编辑责任制度,内容审核责任制度。该“办法”规定不得含有的内容包括:“反对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的”;“泄露国家秘密、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等。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短评《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呼吁加强网络监管,接着就大举发起互联网管控舆论造势,不少微博言论被打压、被删贴、被封号、被警告等。随后,人大常委会迅即通过“网络信息保护”方案,借口保护“隐私”,给网络媒体戴上紧箍咒,一场为网络管制升级造势的宣传攻势频频来袭。
 
习近平时代较之他的前任,明显加大监控互联网的使用力度,控制内容,限制信息,阻止访问国内外独立网站,强制各网站自我审查,并惩罚触及政治敏感话题的人士。为了加强网络管控,政府重点监管社交网络、微博、视频分享网站等工具。据悉,有超过14个政府部委参与到这些活动中,导致成千上万国内外的网站、博客、手机短信、社交网络服务、网上聊天室、网络游戏、电子邮件被审查。
 
中南海彻底丧失了自信心
 
在当今中国,最恼怒、害怕网上舆论抨击与黑幕曝光的就是腐败权贵集团。这也正是网络舆论反腐败、要民主、令腐败势力极其恐慌、痛恨的原因。
 
21世纪的今天,习近平高喊不走邪路的“三自信”与“中国梦”,竟容不得网络舆论的异议与批判,竟把纳税人的血汗钱,不受任何制约地用于微信封号与网特培训以及严酷镇压异己力量。在不断封杀反对声音的维稳中,中共不断控网、封号、大搞网特活动的事实,再明白不过地印证了中南海已经彻底丧失了自信心。
 
今日网络技术已经创造了一个完全开放的话语平台,成为一个民众掌握了传播主导权和话语权的时代。中国网民正在借助网络数字技术和工具,与一党政权的政治监控和审查进行较量,来自于五湖四海的网络公民,正在用手指点击的力度,控制着全球媒体的神经,建立并塑造着一种“新数字时代的民主社会”。在这个时代,每一个在网者,都在成为“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战胜网络封堵的爆破手。如果中国当政者一定要逆全球民主化逻辑背道而行,利用网络封号,行压制网络言论空间、限制公民权利自由之实,那只能重演“柏林墙”被追求自由的脚步踏倒的历史。
关键字: 微信 网特
文章点击数: 374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