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0/2012              

张耀杰:腾讯微博的贺铿现象

作者: 张耀杰

在大陆中国的四大门户网站中,新浪微博以先行一步的占尽先机而拔得头筹,其余三家中的网易、搜狐,虽然有过挑战性尝试,结果都以惨败告终。能够与新浪微博相互较量并且稳居第二位的,是拥有海量QQ用户的腾讯微博。在以相对年轻的草根网民为主体用户的腾讯微博中,年过70的副部级高官贺铿一再仗势欺人飞扬跋扈地挑战民意,成为网络虚拟空间中一道非常怪异的文化现象和人文风景。

2012年2月23日18:12,贺铿用iPad发布举报帖子道:“腾讯微博:今天有一条朱贵彩的‘微博改变领导’,请你们查一查,并请你们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若不查处,我会找你们负责人理论。”

贺铿所举报的,是网民@微博警官朱贵彩于当天上午发布的微博:“【微博改变领导】开会,领导坐在主席台上(高瞻远瞩)。走路,领导走在最前面(一马当先)。照相,领导坐在最中央(显山露水)。演出,领导坐在前排(依靠群众)。只有微博,让很多领导情不自禁地‘低调’起来,采用潜伏战略,把机会让给了普通大众。你还有什么理由不热爱微博?林青大宝 @董宝青”

据腾讯认证资料,朱贵彩是知名军旅作家,代表作有:《列兵和他的中尉女友》《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等。在百度百科中,另有显然出自贺铿本人的文字介绍:贺铿,著名统计教育家与经济计量学家,中国经济计量学开拓者。1942年5月出生于湖南临湘,1965年7月毕业于湖北大学(文革前的老湖北大学,即现在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而非80年代由武汉师范学院改制而成的湖大)统计学专业,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历任中南财经大学教授、西安统计学院院长,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等职;并出任中国统计教育学会理事长、中国统计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数量经济学会、中国信息经济学会、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常务理事会,全国统计教材编审委员会主任,全国统计科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领导小组统计学科组组长,国家信息化办公室专家委员会成员,《统计研究》编委会主任,国际统计干部培训学院院长,西安统计研究院名誉院长,十届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员会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2008年3月,被任命为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由于我本人在四个网站开设的微博,于春节期间被中共高层列入名单而被全部封杀,当时只好在腾讯临时注册“百年共和张YJ”的微博号。2月25日,我上网看到相关信息,当即整理发布了这样几条微博帖子——

其一、百年共和张YJ :#屁民要注意:人大委员惹不起# 腾讯看到的。//@朱贵彩 : 因为我的无知,不明白有些人是爱特不得的,对贺委员进行了“骚扰”,……决定休博48小时,进行休假式反省,//@贺铿 :腾讯微博:今天有一条朱贵彩的“微博改变领导”请你们查一查,并请你们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若不查处,我会找你们负责人理论。贺铿

其二、百年共和张YJ :#想起孔子语录,老而不死不是贼# || @朱贵彩: 对一个老人,不应该苛求什么,尊老爱幼一直是我们的道德价值观。对一个高官(副部级),微博被爱特了一下,就发出威胁言论,要“查处”要“找负责人理论”,作为公民应该抗议这种公权力的滥用。//@贺铿 :腾讯微博:今天有一条朱贵彩的“微博改变领导”请你们查一查,

其三、百年共和张YJ :#Q讯,看看谁在骂X官# 国家政府才是公权,组织只是私党。|| @贺铿: 希望你自己做到像人! || @txn19952010: 你是人民的公仆,说话给我放尊重点!|| @贺铿:你比狥如何?我的财产如实填过组织上发的表,需要向你公布吗?|| @isayok: 公权力在你们手里,你是不是狗官,百姓无从知晓。把你的财产公示一下吧。否则就是狗

其四、百年共和张YJ :二会快到了。本人原本不愿意多说话了。为什么总是白日里撞鬼呢?#额碰了一鼻子灰?在哪碰的,门口又要站岗么?#|| @贺铿: 此言极是!有的人,例如我刚才说的张耀杰把大旗扛到了腾讯之外,不过碰了一鼻子灰。也许这些人太想出点名了,我奉劝大家还是平等地各做各的事,不要因为想出名而不惜伤害別的人。

其五、百年共和张YJ : #向贺铿自首#本人张耀杰,201号被埋候补者。//@大牛无形 :【官员屁股@不得】@微博警官朱贵彩 童鞋发了一条“微博改变领导”的微博,随手@了一下 @贺铿 大领导。贺铿要求腾讯查处朱贵彩,……官员霸气外露,屁股@不得,这霸气该去国防部收复钓鱼岛,或者对着日本名古屋市长大发雷霆,跟p民叫什么劲儿?

2月27日,辽宁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博士生导师木然,在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发表《我和贺铿讲平等》一文,其中介绍说:最近,有一条微博把网民朱贵彩和贺铿推到风口浪尖,引起了网民的围观。这条微博,围观和评论的达3156条,估计还能增加。有人对贺铿的这种做法表达不满意,批评他不懂微博的规则,他的回答是:“对不起,你的意见我一条都不赞同!微博是什么规则?请予说明;村骂?没惹你,也骂?岂有此理!不找领导理论,找你行吗?生气?值吗?自以为是吧?我的骂语倒是值得你学学!”没有丝毫认错的态度,反而拉开绝地反击的架势。在朱贵彩在微博道歉之后,贺铿说:“对我希望查一查‘微博改变领导’的‘风波’现作如下说明:腾讯有关同志十分重视我的要求,短时间内认真与我和朱贵彩同志沟通,使误会妥善解决,我对他们表示衷心感谢;朱贵彩同志不受少数挑亊者挑动,如实公开说明了实情并表示歉意,我很钦佩;我没有与腾讯先电话沟通,公开过急要求请各位包含。”贺铿倒是给对方台阶,也给自己找了个下台阶的地方。

按照木然的说法,“贺铿在以下三个方面还存在着不足,他的不足,不仅是他个人的不足,也是官员微博整体的不足。贺铿的个性语言决定了其微博不足的典型特征。第一,对人格平等缺少基本的认同。……第二,对思想特权缺少自觉的认知。……第三,不懂法治精髓。……法治的平等,是公民在法律面前的平等,而不是官与民在法治面前的平等,作为官员,是所有公民、所有网民监督的对象。现在的官员对于法治的理解还是停在法制的层面上,停在对网民的法律约束和管理上,表面讲治,体现的却是人治。真正的法治是加强对官员们的管理,限制官员的权力,保护公民的权利。官员花了纳税人的钱,就要监督他们的言与行,制止他们滥用权力。”

贺铿回应于木然的,是拉黑处理。3月4日,贺铿又专门在腾讯发帖道:“我声明一下:在所谓‘@门’过程中我最不理解的‘百年共和’,他的自我介绍叫张耀杰,历史学者,发表过文艺评论著作。我想也应该是个中年人了。在‘@门’他表演的脚色极像文革中的跳梁小丑。我早已将他‘请走’了,后来有些人(实际是‘変脸’)在我这里转他的东西,我也一律‘请走’了,请予谅解!”

经过一段时间的口水大战,一场网络风波趋于平静,颇为张扬的@微博警官朱贵彩汲取教训,把网名改为@朱贵彩。同样被推到风口浪尖的贺铿,却没有因此汲取教训。11月4日 13:59 ,贺铿用iPad发布微博帖子道:“有几个肖莉之类的混混,无知无识乱喷,希望你们脚踏实地,多学一点知识没什么不好。民政部一退休司长拿泰国说事,我只能说我对泰国不了解。因为我认为,无论如何泰国不会比中国好。纳税人要养活比中国还要多的贪官之外,还要养王室,养僧人,你就没怨言?你就那么喜欢他信?反正他信我不信!”

这里所说的“民政部一退休司长”,指的是民政部前司长王振耀。肖莉微博里面引用王振耀的原话是:“泰国社会福利远高于中国,他们早就建立了看病只需要缴30泰铢即6元人民币就可以不再付费的制度,而他们的所有小学生也早都实现了免费午餐。今日与记者聊到此,大家共同感慨。我们不少人在担忧欧洲福利危机的时候,不妨想一想我们的福利与周边发展中国家的差距。”

贺铿的这条微博经腾讯推荐后,立即引起新一轮的口水战。再次陷身口水战的贺铿,在11月5日 02:25 用iPad发帖说:“有人谈到我是人民代表他(她)没投票选。这是肯定的,而且我也认为选举办法要改革。对于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怎么产生近3千名人民代表,值得好好研究。但是,我也不同意让肖莉一类人选我,如果让这类人选,即使他们都选我,在13亿人中我的得票也不会高于1%!.”

我本人是11月6日 13:10加入论战的,因为是交过手的宿敌,我旗帜鲜明地接连发布了这样几条帖子——

其一、张耀杰:被老贼拉黑只好这么说——|| 贺铿(@hekengbj)老贼偶尔也说几句民生话语,更多的时候却充当着出卖良知网友的鹰犬角色。难道泰国的君主立宪,不比红朝的邪叫恐怖更文明么|| 贺铿(@hekengbj) : 这是腾讯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我向他们提出过。|| 王依朦(@EnjoyGreen) : 肖莉不知何许人也,也不知是做什么职业的,居然通过了认证.

其二、张耀杰:转给老混混||@贺铿 ——||温和的狼:【致贺铿】因为意见不同,你拉黑了我。1.你在公共平台羞辱肖莉等非君子所为。2.你不了解泰国,却对泰国说三道四,十分不智。3.你说泰国的贪官比中国多有依据吗?我想知道。4.你将中国贪腐类比泰国供奉僧侣王室,是对泰国文化与宗教的冒犯。互听互推大队10万人群(@*1182843). 11月6日 15:09

其三、张耀杰:部级代表秀脏话——|| 顽石(@jakexue) : 吃饱了没事干说三道四的某些干部,不要斯文扫地惹人笑话。|| 贺铿(@hekengbj) : 如果一个国家干部对只会骂,只会喷,仇视自己的国家,而又什么都不懂的混混不敢碰,甚至无动于衷,那我们的国家才真有了问题!懂吗? || 紫风铃(@zifengling1652) : 这哪儿像个国家部级干部说的话?.11月6日 20:53

11月8日是中共十八大召开的日子,我临近中午才打开网面,在腾讯微博意外看到贺铿的自我炫耀,忍不住又发一帖子——

腾讯有一叫肖莉的美女被销号了,据九三学社的||贺铿(@hekengbj)  说,此事与他无关——贺铿 : 起床太早,今天上午听报告,头昏脑胀。吃完午饭想上网轻松一下,结果轻松不了。一个“肖莉”被销号也要冲着我,我可没那能耐。我拉黑了她,这是我权利。今天上午的报告说:要“加强和改进网络内容建设,唱响网上主旋律”

这场口水战的结果,是腾讯慑于副部级官员贺铿的淫威,先是于2012年11月8日11:36删除了肖莉拥有微博听众60300名的主号,随后又删除了肖莉接连申请的几个新号。几十位参与声援的网友,也被粗暴删除注册号。由于肖莉并没有像贺铿所说的那样经过身份认证,她的准确身份对于我来说至今依然是个谜。

作为中共现行体制内的副部级高官,贺铿有勇气正大光明地注册实名微博与网民对话,本身就是他相对开明也相对清廉的一种表现。包括我本人在内的草根网民,在网络对话中时常表现出不够宽容文明的激愤谩骂态度,也足以证明当下中国的民间社会,需要进一步提升强化自己一方的对话技巧和精神境界。但是,即使是相对开明也相对清廉的贺铿一类政府官员,面对公众质疑表现出的对于以人为本的个人自由、相互平等、民主授权、宪政限权、大同博爱的普世价值的顽固抵触和蛮横曲解;充分证明一部分善良读书人,把中国社会的宪政转型,单边片面地寄托于中共现行体制非暴力的内部改革,无论如何是行不通的。只有胡适90多年前已经讲明白的死心踏地虚心学习西方先进文化,全方位地脚踏实地地融入包括台湾、香港、日本、韩国、新加坡在内的人类共同体,从而成为充分世界化的全球村中文明健全的成员国之一,才是大陆中国的真正出路。在大陆中国没有文明健全之前,任何个人都有权自由选择不爱甚至离开这样一个反人类、反文明的野蛮国度。
关键字: 张耀杰
文章点击数: 289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