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9/2019              

王维洛:在长江喊渴时评南水北调工程的成败

—— 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运行五年完成工程目标的不到三分之一

作者: 王维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从2019年9月开始,长江中下游地区,特别是荆江、两湖地区,水位下降。鄱阳湖的水位跌破历史最低水位,各地出现用水紧张局面,长江提前十一年进入水资源缺乏地区行列。就在这个时候,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发布会上,庆祝南水北调工程正式运行五周年。在这五年中间,南水北调东线、中线工程累计调水299.5亿立方米。根据规划,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的目标是每年向北方调水90亿立方米;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的目标是每年向北方调水95亿立方米。南水北调工程应该每年向北方调水185亿立方米,五年的调水总量应该是925亿立方米。五年实际的总调水总量为299.5亿立方米,为应该调水总量925亿立方米的32.4%,不到工程目标的三分之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检验工程成败的标准
 
检验一项工程是成功还是失败的标准很简单,就是检查工程的目标是否达到了。达到了目标,这个工程就是成功的;没有达到目标,这个工程就是失败的。
2019年12月12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发布会上,水利部副部长蒋旭光说:截至今天8时,南水北调工程累计调水299.5亿立方米,40多座大中城市、260多个县区用上了南水北调水,直接受益人口超过1.2亿人。南水北调水已由原规划的受水区城市补充水源,转变为多个重要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成为城市供水生命线。
从文字表述上来说,南水北调工程十分成功。但是蒋旭光副部长并没有用原规划的工程目标这个硬杠子来衡量南水北调工程。
 
二.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只完成工程目标的不到三分之一
 
南水北调工程分东线、中线与西线工程。东线工程从江苏省扬州市的江都抽水站从长江处取水,终点为天津市;中线工程从三峡水库取水,终点为北京市;西线工程从长江上游的支流雅砻江、大渡河取水,终点为黄河,通过黄河河道输送到下游沿河地区。目前已经完成的东线工程,水还没有过黄河,所以到不了天津市;中线工程也不是从三峡水库取水,而是从长江支流汉江上的丹江口水库取水,所以称为一期工程。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于2013年第三季度正式通水。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的主体工程于2013年底完工,工程全线贯通,开始试验通水,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
从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的2014年12月12日开始计算,到2019年12月11日,南水北调工程正式通水五年。至于东线一期工程多运行的一年与中线一期工程多试验运行的一年,都已经被忽略不计了。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的目标是每年向北方调水90亿立方米;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的目标是每年向北方调水95亿立方米。南水北调工程应该每年向北方调水185亿立方米,五年的调水总量应该是925亿立方米。
五年实际的总调水总量为299.5亿立方米,为应该调水总量925亿立方米的32.4%,不到工程目标的三分之一。
可以确定地说,南水北调工程是一个十分失败的工程,但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和中线工程所面临的问题并不一样。
 
三.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六年调水40亿立方米
 
2019年12月13日《新华日报》(《新华日报》相当于江苏省委的《人民日报》)发表了《我省南水北调工程通水6年调水40亿立方米》的报道。报道在一开始就指出:“12月12日,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迎来全面通水5周年。作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源头,我省南水北调工程自2013年建成通水以来,6年向山东省调出优质水超40亿立方米,为缓解山东尤其是胶东半岛的水资源短缺作出积极贡献。”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利用隋炀帝时代开挖的京杭大运河河道向北输水。文化大革命时期江苏省响应毛泽东“农业学大寨”的号召,大办粮食,已经利用京杭大运河河道向苏北地区调水。现在的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就是在这个基础上扩建的。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水源地是长江干流,在江苏省扬州市利用江都抽水站从长江抽水。江都抽水站共装有33台抽水机,总装机能力5.58万千瓦,最大抽水能力每秒508立方米,每年可抽160亿立方米,每年最大耗电量可达约5亿千瓦时。由于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地势是,从扬州市江都到山东黄河处是南低北高,要让水往高处“流”,沿途需要13处泵站,逐级将水扬高。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的目标是每年向北方调水90亿立方米,实际上六年总调水量40亿立方米,不到规划一年调水量的一半。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主要面临三个问题:
第一,输水成本高。尽管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利用的是现有的京杭大运河河道,但是需要抽水,用泵站逐级抬高,输水成本很高;
第二,由于输水成本高,沿途各地要分摊的水费也很高。当初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调查各地蓄水量时,并没有说将来是需要支付水费,各地政府都以为供水是免费的,所以提供的蓄水量数字很大。但是后来得知要支付高水费的情况下,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沿途各地都表示没有需求,不用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提供的水量。原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一次却改为:下有对策,上改政策。中央政府就把水费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基础水费,按照各地政府曾经上报的蓄水量按比例分摊;另一部分是按照实际用水量计算的水费,用多少算多少。所以,即使沿途各地一立方米水也不用,也要支付基础水费。在这样的政策下,沿途各地多多少少用一点来自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水,以求用水的平均成本最低。第二个问题是需求不足;
第三,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水质差。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利用的是京杭大运河河道,而京杭大运河河道与淮河在洪泽湖相交。淮河是中国七大河流中污染最严重的。淮河的入海口被黄河夺走后,淮河就没有了入海口,只有通过京杭大运河向南流,在扬州流入长江,然后与长江一起流入东海。淮河水的污染有多严重,这里仅举一例。2018年8月底,因为泄洪的需要,淮河水流入洪泽湖,湖中的鱼蟹都死了。淮河的污染问题不解决,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水质差的问题就无法解决。天津市公开表态,不要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水。对于天津而言,海水淡化是更好德选择,成本比南水北调中线和南水北调东线的调水成本低许多。
 
四.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五年调水268亿立方米立方米
 
2019年9月25日,湖北省宣传部举行湖北省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第16场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运行5年来的有关情况。湖北省的算法与中央政府水利部的算法有所不同。湖北省把2014年9月26日作为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作为正式投入运行的日子,并把从陶岔渠首调水入渠水量的268亿立方米水作为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运行五年的总调水量。陶岔渠首水入渠水量与调入区所接受的水量有所区别,前者比后者大约比后者大5%,因为前者没有考虑沿途渠道中水量的蒸发以及渗漏的损失。
规划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调水量,一期工程结束时为平均每年95亿立方米;二期工程结束时为平均每年135亿立方米,预计二期工程在2030年结束。
现在实现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从汉江上的丹江口水库取水。丹江口水库坝址处的汉江多年平均来水量为每年380亿立方米,最大的年来水量超过500亿立方米,最枯年来水量只有240亿立方米。1991年至2002年的这12年的平均年来水量为262亿立方米,枯水年份持续的时间很长。
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结束时的调水量为平均每年95亿立方米,占多年平均来水量的四分之一,占最枯年来水量的十分之四。二期工程结束时的调水量为平均每年135亿立方米,占多年平均来水量的36%,占最枯年来水量的56%。这是一条自然河流难以承受的。
可以把一个河流系统与人体相比较。一个体重50公斤的人大约有4000ML血液,一个人一次献血量200ML,占人体中血液的5%,被认为是合适的;最大献血量为400ML,占人体中血液的10%。如果献血量占人体中血液的四分之一,这个人恐怕就要直接送人急救病房了。
汉江除了承担向本流域地区提供水源和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供水源外,还有其他的调水任务。目前汉江上游正在实施引汉济渭工程,一期工程将在2020年完工,从汉江向陕西省西安等地每年调水10亿立方米;二期工程完工后,将从汉江向陕西西安等地每年调水15亿立方米。
在汉江上游实施的还有向鄂西北的调水工程,每年调水7.5亿立方米水。
加上引汉济渭工程与鄂西北调水工程的调水量,二期工程结束时的调水量为每年157.5亿立方米,占多年平均来水量的41.4%,占最枯年来水量的65.6%。所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水源不足问题。
 
五、当南水北调工程的水成为受水区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成为城市供水生命线时
 
笔者在之前的许多文章中已经指出南水北调工程对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在这里不再重复。
水利部副部长蒋旭光说:南水北调水已由原规划的受水区城市补充水源,转变为多个重要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成为城市供水生命线。
蒋旭光想用这句话来说明南水北调工程的重要性。但是,这句话到底说明什么?
几十年以来,世界上推崇的一个发展模式就是可持续发展。习近平也最喜欢谈可持续发展。2019年6月7日在圣彼得堡举行的第二十三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全会上,习近平发表了题为《坚持可持续发展 共创繁荣美好世界》的致辞。习近平说:“可持续发展是破解当前全球性问题的‘金钥匙’,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目标相近、理念相通,都将造福全人类、惠及全世界。” 习近平又说:“我们要坚持绿色发展,致力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丽家园”,“为子孙后代留下碧水蓝天的美丽世界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国的发展绝不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我们将秉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坚决打赢蓝天、碧水、净土三大保卫战,鼓励发展绿色环保产业,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促进资源节约集约和循环利用。” 
可持续发展模式的最重要一点,就是合理利用本区域的资源,而不是依赖外区域的资源。还有一点,就是不消耗子孙后代的资源。
南水北调工程受水区地处半湿润地区,年江水量在500毫毛以上,是适合人类居住的地区。中华文明也是最先起源于这个地区。老天对这个地区不薄。北京市、天津市都是水资源并不缺乏的地区。北京市有八十多条河流,最大的永定河在未被开发之前,平均每年的流量为20亿立方米;潮白河在未被开发之前,平均每年的流量为15亿立方米。仅仅这两条河的平均每年的流量为35亿立方米,与目前北京市每年的用水量相当,这里还没有计算其他七十多条河流的水量。北京官厅水库总库容41.6亿立方米,密云水库总库容40亿立方米,两个水库总库容81.6亿立方米,大于北京两年的用水量,另外还有怀柔、海子等诸多水库保证北京供水。这都说明,北京的水资源条件不差。天津是九河之稍,水资源条件也不差。其他城市也是一样,就是河南林县,过去的水资源条件也不差。水资源条件变恶劣的主要原因是水资源的过度开发、森林被破坏、水土流失加重和水质污染。永定河的流量锐减,官厅水库的水质不符合饮用水源的标准,退出供水行列;潮白河流量也在减少。解决水资源缺乏的方法就是恢复河流生态系统,减低开发程度,恢复森林植被,减少水土流失,治理水污染,并且拆除妨碍河水流动的大坝。这才是正道。
当南水北调工程的水从城市补充水源,转变为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并成为城市供水生命线时,这个问题就十分严重了。这个城市就像一个人一样,有了病、受了伤,需要输血,也是必要的。当病治好了,伤养好了,身体恢复了健康,就不再需要输血了,人的造血功能恢复了。但是当这个人的造血功能完全丧失,需要终生输血,那么这个人继续活在世上也就没有意义了,不但生活质量差,而且维持生命的成本太高。这个城市也就不可能有什么可持续的发展了。为了维系城市生命,需要支付的是金山银山,哪里还有什么绿水青山?
所以说,当南水北调工程的水从城市补充水源,转变为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并成为城市供水生命线,这不是一个好消息,而是受水区生态环境变坏,城市失去可持续发展动力的警报。
 
六、中国老百姓必须为南水北调后续工程继续买单
 
三峡大坝工程投产之后,出现了许多问题。2011年温家宝搞了一个三峡后续工作,为三峡工程擦屁股。三峡后续工作所需要的几千万投资由中国老百姓承担。
南水北调工程正式运行近五年,2019年11月18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南水北调后续工程工作会议,研究部署后续工程和水利建设等工作。南水北调后续工程也是一个擦屁股工程。当时新华社对南水北调后续工程的内容没有做比较详细的报道。这一次,水利部的官员有所透露。
关于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下一步将强力推进东线二期工程的前期工作,争取早日开工建设。东线二期工程主要是在一期工程的基础上增加向北京、天津、河北供水,同时进一步扩大向山东和安徽供水。初步方案把输水的终点从天津改为北京,并计划把抽江水的规模,由一期工程的500个流量扩大到870个流量,抽江水的水量从一期87.7亿方提高到165亿方。规划线路长度1785公里,要新建25座泵站,新增装机71.8万千瓦。扩大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调水规模,主要依据是东线工程水源丰富,长江入海口的水量约1万亿方,二期调水量不到2%,对长江的生态环境影响很小。还有就是,东线利用现有的河道输水,可以减少占地和生态环境影响。
关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首先要解决南水北调中线二期工程中后续水源问题。通过从长江向汉江调水,可以增加向北的调水水量,也可以进一步保障汉江中下游的生态用水。近期计划实施从流入三峡水库的香溪河取水,自流引水到汉江的丹江口水库大坝下面,初步规划约200个流量,增加年调水量约40亿方左右。此外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沿线新建调蓄水库,减小工程运行中的一些风险或工程检修都可能带来断水风险。特别是一旦断了水,对作为主水源的城市供水可能造成严重负面影响。
关于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具体方案正在研究论证之中。一旦雅砻江、大渡河上的两个主要水库大坝工程完工,即公布实施南水北调西线工程。
无论是李克强还是蒋旭光还是水利部官员都没有透露,南水北调后续工程需要多少投资?这些投资下去,是否能够解决问题?南水北调后续工程之后是否还需要后续工程?但是有一点十分清楚,南水北调后续工程的近万亿的投资需要中国老百姓来全部承担。
 
 
关键字: 王维洛 南水北调工程 成败
文章点击数: 2262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