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8/5/2019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六)

作者: 王世林

 
劫后余生散记:
     
2002年6月23日我结束了在重庆监狱的囚徒生活出狱了。这与1997年6月19日拘捕日期对照起刑期来多坐了4天牢,也就是五年零四天,实际他们是把我在北京蹲的那4天牢狱排除了。
     
出狱后,我回到了原单位住所。自然我被开除了工职。在居委会,一个名叫黄三的主任,因我没给她送礼,故意压低我的低保生活费,每月只发130元。后由镇委会核定增加到了230元。
     
令我烦心的是,我要求儿子每月给我补助50元生活费他也不愿意。(他在房管所工作,现有工资约4000左右)一说是我的"反革命”案件影响了他在单位的工作和提级;二说是我在他小时候打骂了他;三说是他妈说的要限制我用钱,不允许我打印书稿等。他妈除挑拨离间我与儿子的关系外,管得最紧的是不许我用钱打印书稿,不准我与知青朋友聚会交往。把我限制在家里就像只看家狗一般!后来我伯妈帮助我补交了原拖欠社保局的退休保障金后,我有了退休金,她撑握起退休金仍不允许我与朋友交往和打印书稿,时常以我的政治问题连累了家庭来惩戒我,常常以她是我的大恩人自居对我发号施令,动不动就没完没了地辱骂。我处处看在她没有文化,有过患难与共的情义上包容她,但她总是得寸进迟压着我,并且教育儿子不忠不孝来限制我的自由……最后,我在忍不可忍的情况下向她提出了离婚!虽然她是死活不肯、又打又骂拒绝离婚。但我们最后还是离居了。离婚后我每月把退休金分300给她,约有二年时间她有了退休金才罢了。由于她是农转非户口,我还把我原单位分得的40平米的屋子分了20平米给她。
     
以后,我与一个姓葛的女人结了婚,。这女人也当过知青。她是因前夫常常对她施暴离的婚。但她俩却总藕断丝连保持着联系。有两次她硬带着我回她宜宾的老家去玩,并与她前夫相约来一起吃饭。看起来是相安无事,但他俩的联系非常密切。她远在温州的女儿知道了这件事,很不满地警告她:"妈,你是嫌老汉以前没把你打得死不是?如你再跟老汉复婚,他以后打死你我再不管了!”(她女儿对我还不错。据说她女儿曾因她爸家暴在派出所两次报过案,要求处理她爸!)但她始终嫌我穷,比起她前夫有房有钱差远了(我与她结婚后是住的她女儿的房子)加之她女儿又另买了豪华别墅……等原因,她在前夫的挑拨下,不听女儿劝阻,还是提出了与我离婚。我想,强扭的瓜不甜,加上她又懒,几乎所有的家务都是我在忙,我好像是她的佣人一样。并且她还疑心病重,与她有一次到外地去旅游,走到半路她要强行回家,我不明究竟。后来她竟然自白道:"我放在家里二、三万块钱,我猜不准你老婆儿子会不会趁虚而入……”想起这些不愉快,我就很爽快答应她离了。
     
离了后,据说是他与前夫仍合不来,又几次三番打电话给我想与我复婚,并还打电话叫我儿子来做工作,甚至还叫她妹妹来说合,说要给我几万元钱。我不为所动。很快我在重庆台视台的相亲栏目《凡人有喜》报了名。通过电视节目,我便与我现在姓李的妻子结了婚。我两个前妻知道我另组了家庭这才死了心。
     
我与现在的妻子结婚后,我把原单位的20平米的房子卖了12万元,合着我每月2300元的退休金全交到了现在的妻子手里全权由她支配。我现住的是她的房子。感情上比起两位前妻来要好。她有个女儿,已婚,并有了一个外孙女。对我还不错。
     
至于我与儿子的关系,现在几乎没有往来,连电话也很难得打。他是想与我合好关系,但我对他不孝道很寒心。
     
我伯妈去逝后, 令我很怀念的亲戚是郭表姐。但我出狱后去找她却再也见不着了,她的房子拆迁了不知所踪,所以便罢了。
     
其他,我没有多的亲戚了。我唯有的一个哥哥早在我搞民主活动前便去世了。嫂嫂和侄儿、舅娘和表弟妹们因我的政治问题心有余悸,都与我极少往来。
     
我出狱后不久,去拜访看望了仍住在乾锋的王小星夫妻和友二,看望了易六夫妻。据他们说,在我从他们那里逃走后,他们虽受到调查,但因他们"不明事情真象”,所以便没受到任何处理。他们现在的生活情况都比较好。只令我歉意的是,我没有感谢的能力去感谢他们!
     
以上便是我出狱后婚姻及生活的情况。
     
在社会方面,我出狱后,通过市作协一个老作家指点,终于完成了从监狱带出来的书稿整理。在区作协的鼓励下,在8个知青朋友的筹资支持下,我于2006年自费出版了2000册《人面桃花传奇》。
     
该书出版后,可以说是很受知青朋友们欢迎的。在几次知青聚会上就售出了约千册,以后在几个知青活动点又售出了几百册,不到一年时间,就还请了知青朋友筹资的书款。巴南区作协还为此举办了《人面桃花传奇》座谈会,并吸收我成了会员。以后我又被市作协吸收成会员。
     
但纵观该书,由于当时出书急,里面的问题还不少,除用词不准外,还有些病句,更加当时受政治局限,很多真实的社会背都没敢写出来。所以我便重新以《桃李恋传奇》命名作了多方面修改。从目前的修改来看,比起前书大有改观,可以说是更切合了当时的时代背景和人物形象,从真、善、美的角度欧歌了张志新式的文革女英雄桃花。我想读者品味后,定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我现在面临的尬尴情况是,我把写成的《桃李恋传奇》多次请朋友帮我上网发表(我本人不会上网,因为公安机关对我监视,我为了避免麻烦,便没学上网)都遭到了拒载。后来我才得知我是上了黑名单的人了!不仅网上拒载我的文章,巴南区作协在得知我的政治问题后,以前刊登过我文章的《巴南文艺》、《巴南报》都拒登我的作品了。因此,我想出这本书是非常的困难了!我该怎么办,这是我十分困惑的问题!
     
除此窘境外,便是公安机关对我长年累月的监视。每当"六、四”纪念日前后或国庆节前后,公安机关都要打电话来盘问我的下落。对我的文化活动控制也很严。有一次他们从监控我的电话得知我在做一个《纪念知青上山下乡40周年》光盘,忽然地赶到制作点来将我所写的历史资料没收了!虽如此,他们也有人性化的一面,逢年过节,他们也带着礼物来"慰问”我。但总的对我仍是很不放心。
       
综上所述,就是我三闯京都民主请愿以来的大致情况。至于以后的路怎样走,如何走好,我实有些茫然。我现今又患上了高血压冠心病,说不准哪一天就去见上帝了……
     
神灵,请给我指点吧!
 
(全文完)
 
关键字: 王世林 三闯京都 民主请愿 记实
文章点击数: 66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