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立场新闻 】  时间: 7/6/2019              

梁慕嫻:是時候「鳴金收兵」嗎?

作者: 梁慕嫻

 
 
筆者於2014年12月曾寫過一篇文章《鳴金收兵》,想不到現在又要再寫一次。
 
文中引史書記載的例子,說明「鳴金收兵」之必要:
 
「鳴金收兵」者,即用敲鑼等發出信號撤兵回營,荀子議兵曰:「聞鼓聲而進,聞金聲而退。」
 
《水滸傳》第九十七回:「盧先鋒兵到,見孫安勇猛,盧先鋒令鳴金收兵。」(遇上強敵時應撤退)
 
《三國演義》第六十五回:劉備「恐張飛有失,急鳴金收兵。」(恐我方遇險時應撤退)
 
《說岳全傳》第七十五回:「將近宋營,虧得宋營軍士鳥槍噴筒,強弓硬弩,飛蝗一般放來,粘得力等只得鳴金收兵。」(敵方出手凶狠毒辣時應撤退)
 
《說岳全傳》第七十七回:「恰遇陸文龍抄出後邊,山獅駝,連兒心善二人正遇着,又殺了一陣,各自鳴金收兵。」(遇敵方奇兵突襲時應撤退)
 
筆者結合香港目前局勢加上一條:(與強敵作戰而獲得稍勝之後,應鳴金收兵而撤退)。是的,我帶着矛盾掙扎的心情,悲痛地,懇切地勸告香港市民,是時候鳴金收兵了。我指的是主動停止「反送中運動」的大型遊行集會及衝擊行動。
 
泛民主派提出的「撤回修例」、「林鄭下台」、「撤銷暴動定性」、「釋放示威者」、「徹查612 鎮壓」共五項訴求中,第一項是運動開初提出的最原始訴求,也就是運動的目的,其餘四項只是在運動發展過程中加添產生出來的。運動至今,第一項訴求事實上己經取得成果,這是在建制派議員掌握絕大多票數的危急情況下取得的。無可否認,我們的確己經成功阻擋了惡法的通過而達成目的,惡法將會慢慢地消失,正如練乙錚所說:是小勝。
 
這次反抗運動,由「民間人權陣線」組織的一次又一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遊行,十多萬人,百多萬人,二百萬加一人,五十五萬加三人,一片片的人山人海擠滿了大街小巷,波瀾壯濶,史無前例,顯示偉大的人民力量,香港人堅強不屈的意志,令人敬佩萬分。
 
這次反抗運動,由網民號召也發動了多次激烈的抗爭行動,包圍立法會、包圍警察總部、包圍律政中心,顯示香港人勇敢和犧牲的精神,令人動容。7 月1 日衝擊立法會大樓,是香港史上首創,真是可歌可泣的一幕。那一場議員們站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跪地懇求示威者不要衝擊的情景,讓筆者潸然淚下。那一聲:「一齊進來,一齊走」,拯救四位堅決留守者的叫喊,我看到人性的光輝,令筆者心靈震盪。這根本是有理想,有理智,熱愛香港卻極度絕望的一群死士,我何忍苛責?
 
這次反抗運動,在6月15 日,6月 29 日,6 月30 日和7月3 日,也讓我們失去了四位以死控訴的義士,他們的壯烈犧牲,令我們悲憤難平。
 
然而,林鄭月娥及其政府卻無動於衷,麻木不仁,只對第一項訴求作出勉強的反應,其餘四項置若罔聞,對四位犠牲者更是視若無睹。林鄭是一個只向香港工委及親共派問責的特首,只會一面倒聆聽親共派的意見,置廣大市民心聲於不顧。她不情不願,不甘心地只用「暫緩」兩字回應,而拒絕「撒回」修訂條例,但又扭扭捏捏地說「暫緩」即是「撤回」。這是不肯承認修訂的初因是錯,更要留下一個尾巴,以便向工委書記王志民交差,向親共人士有一個安撫,求得他們的支持。這大概就是香港工委和親共派們給的底線,她不會再有進一步的退讓。
 
為甚麼這場仗如此難打?因為我們反抗的對象是共產黨。古語有云:「知彼知己,百戰不殆」。林鄭的幕後黑手是香港工委書記王志民,有着共產黨的特質:拒絕自由民主,蔑視民意,鬼計多端,對反抗者心狠手辣等等。惟其如此,我建議,我們也就「暫收」吧。如果他們膽敢把惡法回鍋,我們再次組織反抗也不會遲的。
 
「鳴金收兵」不是戰爭失敗,也不是戰爭的結束,是戰略性撤退,重整旗鼓,為下一個戰役作準備。下一個戰役就是區議會選舉,時間己經非常緊迫。區選是真普選,且會誕生超級區議員,這是當年民主黨爭取所得,卻未曾得到應有的重視。請完成正在坐牢的戴耀廷的願望,參加風雲計劃接受培訓,把452個區議會議席填滿。
 
年輕人,不要絕望,不要輕生,我們還有選票,這是中共至今還未敢奪去的。重奪區議會及立法會就是我們的希望,是下一個必須完成的使命。
 
2019 年7 月4 日
 
关键字: 梁慕嫻 鳴金收兵
文章点击数: 1549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