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2/2019              

靳诰: 无耻就是不要脸

作者: 靳诰

前两天微信公众号一名为“拂云”的作者,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人可以无才,不可以无耻》。大家知道,如果说“无耻”是“学名”,那么,“不要脸”就是“无耻”的俗称。就像书面语和口语不同一样,学名和俗名当然也不同。
 
中国至今毕竟还是俗人多,因此,一般百姓骂无耻者不说无耻,用的大都是“不要脸”三个字。当然,学人们一写文章,“不要脸”往往就换成了“无耻”,这样,在文中用“不要脸”代替“无耻”的文章,印象中好像还没看到过——拂云的是第一篇。作者题目上用的是无耻,但在文中使用的是“要脸”抑或“不要脸”。
 
文章的由头是高全喜、张千帆(都是中国著名法学家)与其一名叫田龙飞的弟子闹翻了;“闹翻了”,是因为作为法学副教授的弟子居然不懂香港人此次和平诉求的意义,竟然用“带鱼体”(即五毛红人周小平体)发表文章对这次和平诉求进行“污名化”,因此作者拂云挺身而出,认为此人出卖良知,出卖良知,就是无耻,就是不要脸。
 
读文章时一边叫好一边也联想开了,然而联想开了的结果很不妙,类似这种无耻即不要脸者这个国家多到可怕,即使说“遍地皆是”也不夸张;更重要的是在这“遍地”中有很大一部分竟然还是知识乃至高级知识分子,这让人感觉不单是可怕,还有点毛骨悚然。
 
面对这样一种特殊国情,对那种不讲道理的大妈、网络上的小五毛们,你还恨得起来吗?因为那些无知的大妈也好,网络上的“民粹主义”小五毛们也罢,相较而言,他们愚昧无知,更没什么影响力,欺骗性也大不到哪里去。可怕复可恨的是一些高级知识分子,甚至已名声在外者。这种人一出来说那种无耻也就是不要脸的话,往往能起到“妖言惑众”的效果,让很多没有知识或认识能力跟不上者上他们的当。
 
无耻,不要脸,当然都是骂人的。可如果就是无耻就是不要脸,按鲁迅的说法却是“刚刚合适”,并不能叫骂;不幸的是,这种“刚刚好适”的中国人,尤其是知识乃至高级知识分子,中国大地上也不知有多少。
 
中共因恐惧十分反对大陆网民去推特发表心声,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但全世界不知道的是,中共又希望大陆所有网民都能去推特歌颂他们,真不知这应该叫无耻,还是叫不要脸,或者只要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无耻也好,不要脸也罢,在中共这儿都不是个事。
 
这就出现这么一种现状:一边对凡生活在大陆而注册有推特账号而又是批评中共的人,都会受到中共威胁,甚至软硬兼施逼迫你必须注销推特账号,否则你就过不安生。有个大学老师,发网文诉苦:就因注册了一推特账号,其实也没讲什么对中共仇恨的话,就遭到当地公安不停地骚扰。如果仅是骚扰他本人也还罢了,居然还要去骚扰他的前妻,利用他的前妻对其施压。没办法,这位大学老师只好悲愤地将推特账号注销,并通过微信广而告之。
 
可你看那个刘欣就没事,还有我们一位焦博士,也没事。
 
这里刘欣不说,她是中共对外喉舌,我们只来看看这个原来被称作“斗士”的焦博士在推文中是如何说的(他一定不会受到公安骚扰,说不定还会受到鼓励乃至奖赏): “香港人和海外华人、从康梁、孙文、共产党初立国时礼遇‘民主人士’的历史中养成一种思维惯性,即热衷于支持母国的改朝换代活动。我现在要说:到此打住!这个惯性和传统要斩断。中国不可再瞎折腾。共产党能执政一千年最好。中国需要干实事,需要实实在在的积累和进步。台湾的两党政治就是一个笑话。”
 
 
 
 
共产党能否“执政一千年”,不是你焦博士说了算。而台湾是否“就是一个笑话”,更非由你焦博士来决定。真担心焦博士自己别成了笑话。如今180度大转弯,到底因为什么?有北京朋友前天除了转来焦的推文图片,还告诉本人,这个姓焦的“以前在文汇报上写杂文痛骂书法是糟粕,封建流毒,现在自己反倒四处卖字来牟利!前后矛盾!以前讨伐,现在舔腚!”
 
舔腚是什么,说白一点,就是无耻,就是不要脸。一个国家这种人多了,特别是知识分子队伍中这种人一多,这个国家还能好得起来吗?
 
尤其像焦博士这次实在无耻得过了头。我们知道,且不说别的“共产党人”,就连这个党的创建者之一的毛泽东也没有说过中共“能执政一千年最好”的话——非但没有这么说过,还在他那著名的《论十大关系》中肆无忌惮且明白无误的对他的臣民说:“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单这么说还不够,毛虽然最高学历只是湖南师范,比焦博士要低得多,可在这方面的“认识”显然要比焦某人通透,他说:“共产党和民主党派都是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使它们消灭得早一点。这个道理,过去我们已经说过多次了。”即使毛这段话是一种忽悠一种欺骗,单从文字看,也还是要比焦博士的境界高到天上去了。
 
真不知焦博士为何比毛泽东还更爱中共,所谓希望中共“执政一千年”只是一个虚词,简直就是要中共永远执政下去,只差喊“中共万岁”了。
 
如此这般,到底是“与时俱进”还是现在的脑颅内进水了——估计他自己也说不清。但至少可以说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十几年前何苦要去讨伐那个中宣部呢,且不说把一个名牌学府的副教授讨没了,还害得自己到处辛辛苦苦卖字(卖的字里面居然还有歌颂“自由”一类,真是丑到家了),虽然不敢说是一个笑话,但离笑话并不太远。
 
因为全世界都知道,中宣部(据说就是连招牌都不敢挂的一个组织部门)就是希望中国人最好都能像焦博士这样,要中共能在焦的“母国”执政一千一万年。如此这般,你焦博士当年讨伐的不正是你最大的盟友吗?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而现在来看,中宣部当年命令北大对你的处理,也是没有远见或预见的缘故——怎么能想到,这个当年看似长着“反骨”的博士,十几年后,竟然会成为自己最铁杆且最有欺骗性的盟友。
 
阿弥陀佛,恶哉恶哉!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 
 
 
 
 
 
 
 
关键字: 靳诰 焦博士 无耻
文章点击数: 775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