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5/2019              

闵良臣: “五十年不变”言犹在耳

作者: 闵良臣

不管你承不承认,也不管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强调中央如何支持香港政府修订那个“送中”条例,最近香港“反送中”大游行活动,已演变成“国际话题”,这个地球上有二三十个城市热烈响应。香港回归大陆前,你见到过这阵势吗?即使一个小规模游行,都不多见。之所以如此,显然是回归后,那里的情形一天比一天让香港民众包括法律界不满,据说这次游行队伍中就有穿黑袍法衣者。

什么原因?就是大陆有些人一直在玩多年玩的把戏:讲话(包括签署的历史性文件)不算数,出尔反尔,翻手云覆手雨,即使向全世界承诺的,说要改变就改变,说不承认就不承认,而且不仅有改变和不承认的讲话,还有行动,让香港民众觉得1997年回归时简直就是受了骗;而这二十多年来的所谓“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更是让他们受到了莫大侮辱。

你看看“反送中”游行队伍中少年包括幼儿讲的那些话或标语牌,就明白香港民众现在争什么。有人问游行队伍中一少年:“你这么小为什么来参加?”少年回答:“为了我长大后有言论自由!”而一个看着不过三岁的幼童头上也顶着一个纸板(阳光太强烈),纸板上写着:“守护我的未来”。这当然是大人或者就是其父母给写的。但这说明什么?说明香港人已经意识到,如果这一代再不抗争,他们的后代就要和大陆民众一样“享受”那种没有自由民主没有法治的生活——香港民众真真在“为了下一代”而抗争哦。
 



说到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必须要讲清楚:依据香港基本法,香港是一块高度自治的地方。这块地方除了有外敌入侵,或是本土有人发动以将香港脱离中国大陆性质的武装叛乱,中央政府才可以进行干预,或者说才有干预的权力。只要没有出现这两条,香港的一切,由香港人来处理,中央不得插手,而且是真正不插手,并非像现在这样,表面不插手,实际上让香港民众处处都能感觉到中央干涉或叫插手的影子。

不错,香港驻有中央派去的武装力量,但谁都知道,那只是象征性的。在今天,没有任何力量会武装侵占香港。真要出现那种情形,不说中国不答应,就是美国、英国乃至全世界都不会答应。似这种情形,你说还有谁敢打香港的主意。

香港原本是一个众所周知且名副其实的自由港,“闹”到今天这地步,全世界都看得出,责任不在香港民众,是大陆高层一贯思维造成,或者说是有人把对付内地那一套,又用来对付香港。然而他们忘了,香港回归前,虽然属于殖民地,但这是一块文明自由且讲法治的殖民地,香港民众也早已受到自由民主与法治的洗礼。

人类进步到今天,谁都应该明白,一个国家也好,一个地区也罢,维系这个国家或地区最根本的两个要素,就是自由和法治。不管你那个地方是什么意识形态,也不管你那儿是殖民地还是全世界都承认你有主权,有自由和法治,就是文明的,是进步的;相反,如果没有自由和法治,就是野蛮的,落后的。意识形态或主权不代表文明或先进。

所以,今天很多人都懂得一个道理:如果是文明殖民野蛮,那么只会让野蛮变得文明,而不是相反。如果是这种情形,被殖民未必是坏事。而如果用野蛮去干预和插手文明,文明只会倒退为野蛮。因此,这时我们会看到,已经文明的人群,在被野蛮干预和插手的过程中,一定会抗争——眼前的香港就是一活生生例证。

很遗憾,直到今天,大陆高层中有人依然认识不到这个简单道理。从这层意思说,眼前的香港,与其说是在用游行表达香港民众不满,其实又何不是在给我们某些人“上课”呢。

当然,现在这样一种事态下,有人肯定不会认为这是在给他们“上课”,相反,很有可能还会说这是“大逆不道”,这是“反了”。他们只喜欢听像陈云说的共产党不能搞《新闻法》,喜欢听邓小平讲的“四个坚持”,而对邓小平后来讲的话,就未必喜欢听了。

大家都知道,邓小平大概出于某种考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曾讲了几句估计连他自己都难以自圆其说的话,那就是“四个坚持”,还要所谓“一百年不动摇”。谁都看得出,这不过是一个政治领导人一时的“想当然”,没有任何逻辑性。

为什么说邓小平自己都难以自圆其说?因为你看,仅仅十年后的1990年1月,他在人民大会堂“会见香港知名人士李嘉诚”时,当着众人面,说香港回归后,社会制度五十年不变;不仅五十年不变,五十年后也不用变了。他的原话是:“不会变,不可能变,不是说短期不变,是长期不变,这个道理我过去讲了多少次,就是说五十年不变,五十年之后更没有变的道理。”这次会见有视频,赵忠祥解说,而当年已经八十五岁的邓小平在讲这几句话时,没有任何语言障碍,看视频的人都听得很清楚。

这样,问题就来了。且不说他先前讲的“四个坚持”和“一百年不动摇”都难以自圆其说,我们只想来“讨论”一下“五十年之后更没有变的道理”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大陆与香港的社会制度完全趋同,而不是香港制度改为大陆制度,而是大陆制度变成香港制度:香港是什么社会制度,大陆就是什么社会制度。否则说不通。

香港回归后是什么社会制度?不用说,实行的仍是资本主义制度,而资本主义制度的核心,就是自由、民主和法治。可看看我们现在有些人,非但不是朝着自由、民主和法治进步,而是要将香港变为深圳,变为内地,要让香港社会制度变成跟中国大陆一样。

这才是今天香港男女老幼“反送中”的根本原因所在。我们某些人,你们明白了吗?

2019.6.12早晨
 
 
 
 
 
 
关键字: 闵良臣 邓小平 香港
文章点击数: 1111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