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9/2019              

李大立: 為什麼說馬克思主義的共產主義理論是完全錯誤和荒謬的?

作者: 李大立

 
 
2018年中國為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舉行了一系列大型宣傳活動,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新華網等官方媒體開足馬力對這個被今天德國人民唾棄的破落猶太知識分子大唱贊歌、大力推崇。曾推出系列通俗理論對話節目《馬克思是對的》。在紀念馬克思誕辰大會上,習近平稱馬克思主義「能夠永葆其美妙之青春」,「馬克思主義是完全正確的」。
還恭恭敬敬地制作了一尊花崗石頭像送去德國安放在他的故居,可是當地的居民卻把它砸了。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正在中國訪問。他星期五在四川大學發表演講。施泰因邁爾在演講中強調了德國和中國的伙伴關系,但他也觸及到了敏感話題。路透社從德國大使館獲得了一份施泰因邁爾的演講稿。他在演講中說,德國和中國人不但對一些眼前的問題有不同觀點,對歷史和知識分子思想的看法也有分歧。他說,馬克思的思想並沒有停留在理論上。他說:「我們德國人在想到馬克思的時候不能不想到在他的名字之下的馬克思主義為東德和東歐所帶來的浩劫,和鐵幕之下那段壓抑的歷史。」施泰因邁爾的演講並沒有在具體問題上對中國提出批評,但他提到德國也曾經歷過沒有自由、充滿壓迫的歷史。他說:「正因為如此,我們對那些持非主流觀點、屬於少數民族或實踐個人信仰的人所受到的待遇非常敏感和關注。無論哪裡出現個人權利受到限制的問題,德國都會感到擔憂和不安。」
此外,施泰因邁爾還強調了捍衛人權以及以聯合國憲章作為國際秩序基礎的重要性。他說,七十年前通過的《人權宣言》是人類歷史的一大幸事。
出於普遍自然存在於人類中的「逆反心理」,歐美學者大都對資本主義有一種本能反抗。「蘇東波」後,1990年代在南斯拉夫一次馬克思主義研討會上,一位西方學者抱怨:你們前社會主義國家的學者,怎麼對馬克思主義否定得那麼徹底和激烈?而前赤國學者的回答相當一致:「那是因為你們西方人沒吃過馬克思主義的苦頭!」 
與此同時,國際知名左翼學者喬姆斯基卻向全世界呼吁杯葛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大會」。
中共有一句名言,叫做:「實踐是撿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誠哉此言!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實踐檢驗的結果吧!
前蘇聯是最早實行馬克思主義理論共產主義制度,也是實行時間最長的國家。聽聽他們的總結吧。
1991年12月17日,迫於人民強大的壓力,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共同宣佈取締蘇聯共產黨。公告全文如下:
「馬列主義經過70多年的實驗,從理論到實踐都是失敗的,歷史和現實都己証明、這是徹頭徹尾禍害人人類的荒謬邪說。斯大林為了統冶俄羅斯和全世界,把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不斷推向世界各國,在全世界的各個角落,只要出現共產黨就會出現內戰、饑荒和恐佈。為此,我們在克裡姆林宮真誠地向全世界受共產黨迫害的國家和人民道歉!
現在我們鄭重宣佈:1,前蘇聯共產黨的所有組織全部解散,從即日起前蘇聯共產黨的任何活動都屬非法,違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2,一切參與過暴動的凶徒,立即到指定機關自首並聽候處理。3,沒收前蘇聯共產黨所有財產為俄羅斯國家所有。」
美國哈佛大學歷史系教授、俄國史專家Richard Pipes在其專著《共產主義實錄》中說:
「共產主義在全球范圍內的失敗,究竟是人為操作的失誤還是這一理論本身的錯誤和本身先天的、難以克服的缺憾?歷史事實昭然若揭,共產主義運動徹底失敗的原因是後者而不是前者,
共產主義理論本身的錯誤注定它只能是一場很糟的空想。現在世界可以得出結論:馬克思共產主義理論是人類歷史最大的幻想。」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取得成功後,世界各地發生了多次革命,全都是按照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理論原則來建立新社會的。莫斯科曾慷慨地用金錢和武器來支持這些革命,並出謀劃策,有些用武力奪取了政權,按照蘇聯的模式建立社會主義制度,但是,實際上都先後失敗了,最後,連「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自身也解體垮台了。現在,共產主義只在剩下的少數幾個極端民族主義貧窮國家如中國、朝鮮、越南、古巴殘存著,即使在這些國家裡,共產主義原則也紛紛遭到拋棄而日漸消失,只是依靠對資本主義的讓步、大量無條件地引入外資和不完全地恢復私有制才勉強存活下來。」
100多年前,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危言聳聽地嚇唬歐洲人「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正在歐洲上空徘徊......」。他預言共產主義革命將會爆發,並席卷全球,資本主義將全面崩潰,以致迅速消亡。
可是一個多世紀過去了,世界共產主義革命只是局部地在亞非拉美少數幾個極端民族主義、貧窮落后、軍閥割據、混亂不堪的國家中發生,並沒有如馬克思預言的那樣「首先發生在歐洲先進工業國家」,更沒有發生什麼「世界革命」,資本主義也並沒有迅速地全面消亡,反而日益發展,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
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分折研究並不冷靜客觀,缺乏實際統計數據的支持,陷於主觀臆斷,妄下結論。Richard Pipes說「馬克思關於資本主義的論述是錯誤的,他的整套理論建立在歷史虛無主義和唯心主義的心理學的錯誤基礎上。」
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核心是「無產階級專政」。列宁曾就「無產階級專政」下定義說:「無產階級專政就是一種不受任何約束的權力,這種權力是以革命暴力為基礎的,......它的目的是最終建立一個人人平等的社會。」
可是,在實現這個目標而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過程中,代價卻极其慘烈,無數人慘遭迫害,無數人被迫害致死。在為「專政」暴力辯解時,列宁總是說這一切都是暫時的,一旦「無產階級專政」完成了鎮壓敵人的任務,進入到「共產主義社會」,國家的鎮壓机器就會自動消亡了。可是,他不明白在這個漫長的「無產階級專政」過程中,必然會產生權力的分化和重組,權力鬥爭不可避免,而且必然會漫延到老百姓中去,由於權鬥的雙方都爭相使用「無產階級專政」這個殘酷無情的鎮壓机器,必然會造成大規模的殺戳。蘇聯斯大林30年代的「大清洗」、中國毛澤東60、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莫不如此,不但成千上萬的党內人士被鬥爭迫害致死,還禍及數以千萬計的無辜老百姓。共產黨「建設一個人人平等的新社會」初衷幻滅,反而造就了一個恐佈萬分的特權社會。
由於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理論是一種完全錯誤的理論,完全違背了人類社會自然進化的規律,它企圖人為地干預和扭轉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必然會遭遇社會良知的反抗,因而執迷此種主義的人必會選擇「無產階級專政」這種方式和道路,結果就是造成更大的社會損傷,更大的社會反抗最後導致徹底失敗。
也有主義擁護者不甘心,嘗試放棄暴烈的「無產階級專政」,改用民主自由的方法去試驗共產主義制度,結果又能否實現呢?答案是否定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共產主義和自由民主是不相容的、格格不入的。
上世紀70年代南美洲智利阿連德通過選舉上台執政,異想天開地試驗和平演變共產主義,一度保留了相當的新聞自由、獨立司法。但是當他試圖触動私有制時,遭遇到強烈的反抗,他手中沒有「無產階級專政」,不能無情地鎮壓反對黨,人民利用瞬間的民主自由集結力量,再次選舉時,輕易把他選掉了。又例如1990年尼加拉瓜「解放陣線」桑迪尼斯塔(San dinistas)以為民眾擁護他倡言實行共產主義,結果公民投票慘敗收場,連上台試驗的機會都沒有。
凡是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都知道,中共持久不遺餘力地向全民,包括剛剛踏進學校的小學生反復宣傳和灌輸:「共產主義社會的兩個主要目標和特徽就是「兩個極大」:「人民的生活物質極大的豐富;人民的思想覺悟極大的提高。」
經過了近一個世紀,席卷超過半個地球的實驗,這兩個偉大目標達到了嗎?
馬克思宣稱共產主義的最終目標就是「消滅私有制」。殊不知,這正是造成必然的經濟崩潰,導致共產主義最終失敗的根本原因。從蘇聯到東歐,從中國到朝鮮,凡是試驗共產主義的國家,不但無一可以實現「物質生產极大的豐富」,反而無一例外地「物質供應极大匱乏」。全世界曾經發生過的大規模大饑荒,活活餓死數百萬、數千萬老百姓的人為大災難,無不發生在共產主義制度國家和試圖試驗共產主義的國家,如蘇聯烏克蘭、中國大陸、朝鮮、柬埔寨、埃塞俄比亞...。
社會主義國家中,前蘇聯屬歐洲國家,革命前算是底子較厚的國家了,但是由於革命後消滅了私有制,長期淪為物質嚴重短缺國家,莫斯科的商店貨架空空如也世界聞名,曾流傳過大量的政治笑話,其中一則說莫斯科人習慣了見隊就排,而不管賣什么東西,因為無論什麼東西都短缺。有一個老頭在街上見人排隊,不問三七二十一,排了再說,等挪到柜台,才知道是賣婦女用品月經紙衛生棉,哭笑不得。
成年中國人都親身經歷過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中共通過土改、農業集体化、人民公社、工商業改造、公私合營...手段消滅私有制所造成的物質短缺、貧窮匱乏的艱難生活。城市裡連一間小面舖都要國營,服務員泠若冰霜。絕無私營店舖、民營企業,街道上黑燈瞎火、冷泠清清,了無生气,沒有超市、沒有地鐵、更沒有私人小汽車。農村里廣大農民成了無地的農奴,不准種菜、不准養雞喂豬,「割資本主義尾巴」,養豬喂雞都不准,活人吃什麼?物質极度匱乏,柴米油鹽樣樣憑証供應:糧票、肉票、布票、油票、糖票、毛巾票、肥皂票、火柴票......中國大陸成了世界聞名的「票証王國」。
不久前,在You tube上看到一則古巴實地采訪的電視視頻,和中蘇等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一樣,由於經濟肅條,革命後幾乎沒有任何新的䢖設,全靠革命前資本主義社會留下的古舊建築來撐門面,革命前最繁華的街區、曾經盛极一時的華埠唐人街如今冷落凄凉,華人幾乎全部跑光了。馬路上跑著為數不多的小汽車,全是五十多年前美國的老爺車。革命前留下來的住宅連築經過幾十年的風雨洗禮侵蝕,早己殘破不堪,外牆斑駁陸离,能留在城市里住在這些破舊的公寓樓,而沒有被驅赶到農村或集中營己屬幸運,一切生活用品食的穿的全憑証券購買:衣服、鞋子、面包、肉魚蔬菜、糖鹽、雞蛋.....全部恁証限量供應。看到這些可怜的社會主義世界大試驗的小白鼠們面黃肌瘦可憐兮兮持証排長隊的情景,使我想起了毛時代的中國,似曾相識甚至一模一樣的景象,實乃社會主義的通病,共同必然的結果。
在鄰國朝鮮,革命前與中國同屬貪窮落後的亞洲農業國,社會主義大試驗的後果就更嚴重慘烈了。上世紀90年代,當全世界大多數國家的人民都己在享受著現代化生活的時代,他還因大饑荒而活活餓死了數百萬老百姓,大批難民冒死偷越鴨綠江來中國覓食充飢。同一半島同一民族,北南雙方國土人口相若,朝鮮韓國因社會制度不同差別巨大。2016年統計數字:每千新生兒死亡率朝88例韓8例。人均壽命朝48.9歲,韓70.4歲,就連男性女性的平均身高,南北都相差8-10cm。人均GDP朝$900韓$13700。
這就是社會主義大試驗的結果!
我相信,當年毛澤東共產黨統治的,并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中國大陸和蔣介石管治并奉行自由資本主義的台灣,兩相比較,大体上也是這種差異,這種結果,只不過雙方的國土面積和人口差別懸殊,掩蓋和削弱了這種比較的差異而己。但這是不同的社會制度根本原因造成的結果,不會因領土和人口的巨大优勢而改變。
政治狂人毛澤東瘋狂地進行社會主義大試驗折騰了中國大陸30年後,老百姓奄奄一息,神州大地哀鴻遍野,中共領導層也不得不承認「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鄧小平迫不得已拋棄毛澤東的「階級鬥爭」路線,改行「改革開放」路線,解散「人民公社」,開放民營,不完全地恢復私有制,於是,奇跡發生了。農民可以耕種承包地,可以種菜養雞喂豬了,很快,糧食富余了,運行30年的糧票作癈了、市場里有魚有肉有菜了。城市里你開一間飲食店、我開一間服裝店.....長久冷冷清清死气沉沉的街道一下子繁榮熱鬧起來了,這個公司建一幢高樓,那個公司開發一個小區,高樓大廈如雨後春筍拔地而起,城市面貌煥然一新。超市有了、地鐵有了,連私人小汽車都有了。仿佛天上掉下一個大饀餅,短短3、40年,中國搖身一變成世界第二經濟体了。連美國總統川普在國會演說中都惊嘆:「中國過去沒有一輛私人小汽車,變成今天全國性塞車擁堵,難以置信。」
這就是私有制神奇的威力!
馬克思100多年前并未能目睹他所憑空想像的社會主義社會給人類社會帶來的種種災難,他憑空想象社會只需要「共產」了,人民失去了任何私人的財產,就能把人從物質的奴役中「解放」出來,他斷言私有制只是一種過渡性的歷史現象,從原始共產主義社會進入奴隸制社會而產生,跟著在封建社會得到發展,到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到頂峰,隨之走向沒落和消亡,隨著資本主義社會的滅亡,人類社會進入「發達共產主義」社會,實現完全的公有制,私有制就會徹底消亡。
馬克思在這里犯了兩個嚴重的理論錯誤:
1,雖然在地球的某些部份和角落,人類可以用暴力強行取消資本主義,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使用暴力的「無產階級專政」脅迫人民放棄對物質生活的追求,但是,生存永遠是人類共同的最基本要求和本能,當社會主義低下的生產力連人類的這一基本訴求都不能滿足的時候(如蘇聯、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發生的大飢荒),共產主義理論的謊言和美好幻想就會破產,不會再有人相信。
2,人類的另一個本能的需求是自由,沒有人會願意被管制、被奴役,帶著枷鎖生活。共產黨在社會主義國家里用暴力和「無產階級專政」強迫人民放棄對物質生活的追求,同時也強迫人民放棄對自由的渴望和追求,在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共產黨反复地不厭其煩地在人民群眾中批判「資產階級生活方式」,批判「自由主義」.....。他們強力推行的公有制,實際上是把整個國家都變成一個無比龐大、包羅万象的大公司,全國所有的勞動就業人口:工人、農民、店員、職員、教師、醫生.......都是這個唯一的公司的雇員。十幾億人都按照這個公司嚴格的等級制度領取工資、勞保福利、放假休息.....由於這個公司龐大無比、人員眾多,工作复雜,管理工作就非常龐雜和困難,於是就出現了一種社會主義社會特有的怪現像和低效率:如在毛澤東中國,十幾億人無不小心翼翼、每做一件事、每行一步都必須獲得批准,全体人民時刻處在無謂的漫長的等待之中。於是各式各樣、各行業各種事的「紅頭文件」滿天飛。
在這些社會主義國家裡,名義上一切都屬於「人民」,但是實際上人民一無所有,農民沒有土地,工人沒有工廠。「人民」只是一個抽象的名詞,誰是人民?每一個人都是人民的一份子,可是沒有一個人可以代表全体人民。於是土地、工廠....國家的一切都落入了自稱代表人民來擁有來管理的各級黨官手中,變成了他們可以予取予攜的私有財產,這就是為什麼在社會主義國家普遍存在貪污腐敗,特別在中國層出不窮,滅之不絕的原因。
毛時代的中國大陸,城市里肅條冷落,連一間路邊小面店都要國營,店員懶懶散散,沒人安心工作,顧客稀稀落落,不但消費程序繁复,費時失事,還要看服務員一付晚娘冷面孔。工厂裡工人懶洋洋應付上班考勤,為的只是月底那一小點微薄的工資,完全沒有任何生產主動性,積極性,大家紛紛把工厂里任何有私用价值的生產資料偷回家去制作家具,家庭用品.....使得整個國家生活日用品奇缺,無論什么東西,吃的用的一律憑票供應,共產主義沒建成,倒是先建成了一個「票証王國」。「解放」幾十年,所有大中小城市,除了「蘇聯展覽舘」幾乎沒有任何新建築,大城市全靠舊政府留下的一些高樓大廈撐門面,普遍一家三代四代擠在黑暗狹窄的小平房里,年輕人無房結婚,上海還曾發生為婚房鬧出人命的悲劇。 共產黨對工人長期缺乏生產積极性,生產效率長期低萎不振,國民經濟裹足不前,朿手無策。物質剌激屬資本主義不能用,唯有用馬列主義的精神胜利,胡蘿蔔.不能用,只好用皮鞭,給工人們制定嚴苛的勞動生產定額指標,推行經年也不起作用,一來法不制眾,大多數工人不達標,你也無法懲處,有些工人拼命干,達標了超標了,得到的獎勵與付出的辛勞不相稱,反而被工厂官僚層層加碼下達更高的指標,於是,工人階級徹底失去任何生產積极性。
農村情況更甚,中國廣大農村數千年的「各家自种各家田,收獲各搬家里囤」的生產秩序被共產黨一朝徹底打破,實行所謂土地全部收歸國有,農民集体上工記工分,年終分配糧食現金的人民公社法則。結果全体農民都成了無地的不自由的農奴,可說是完全沒有任何生產積極性。
     
現時有對當年中國農村「人民公社」非常生動真實的描寫:早上隊長書記吹哨集合訓話分工,農民社員懶洋洋開工,書記隊長回家抱老婆「學毛著」去了,或者去隊部泡茶閑聊「研究工作」去了,全額工分照記一分不少,到年終書記隊長分得最多。請看現時文字資料對當時農村情況的記載:
1958年「大躍進」後,由于实行平均分配,许多社员在家装病,三请五请不出门;劳力多人口少的農户本来是生产上的主力军,但收入减少最多,因此他们劳动情绪消沉,休息多干活少,不满地说,「共产党没良心了,说的是按劳分配,实际是谁苦战苦了谁」;山西省晉中地區太谷縣有的管区有48個人拄上假拐杖不参加劳动;耕地不能及时翻好,致使出现荒地的现象(有的村竟1,500亩地都没耕);同时肥料少,农具缺,水也不足。这与上级想象中的「大跃进」恰恰构成了鲜明的对照。 
上述反映的情形不仅是太谷县一个地方的现象。例如,在广东新会也出现了「四多四少」:吃饭的人多,出勤的人少;装病的人多,吃药的人少;学懒的人多,学勤的人少;读书的人多,劳动的人少。有人称当时的人民公社为“三化”:「出工自由化、吃饭战斗化、收工集体化」。各地的劳动出勤率普遍下降了五、六成,劳动效率和劳动质量也普遍下降。基层干部受到影响也消极起来,甚至随波逐流,对1959年的更大跃进缺乏信心。在全国许多地方,备耕工作重视不够,肥料准备不足,耕畜养护不好。 不少地方发生了宰杀和停养牲畜、禽畜的严重现象,如山东省耕牛死了四分之一,广东不养猪了等等。据李锐回忆,在1959年夏的庐山会议上,陶铸说:「九年惨淡经营,真是毁于一旦」,750万农户,70%以上养猪,一吃一死,都不养了;李云仲在遼宁金县一个生产队调查,去年有猪300多口,今年只剩了9口,鸡鸭去年幾乎杀光了。
总的来说,在农民们眼中,1958年9月公社化以后是99%的缺点,东西也不分你我乱拿;公社化俨然就是「共产主义」,一切都归公了;公社化搞食堂,干部假借查卫生的名义到处搜寻粮食,致使群众害了怕,觉得社会变了样;上面是「一平二调三收款」,下面是「一愁二怕三紧张」;群众思想混乱,害怕共产;有「十五气」:第一气领导干部带了疯气,人们心里有一股怨气.....,可是又不敢说,人们觉得世道不对了;领导上说话不算话,群众对政策也不相信,开始和党脱离;无论是派任务还是调劳力、物资,都顶,形成上下顶牛;并开始哄上头,据说是,干部哄群众,哄一成,群众哄干部,哄九成。…… 江西省委党校甚至有80多个县委一级干部在1959年初的「鸣放」中也提出:中央通过的两个有关公社的决议是「心血来潮」。 
经历过1958年的「人民公社化」,农民实际上已经明白,「集体经济」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从此农民们与共产党离心离德,开始了他们的「反抗」和」「坚决抵抗」」(毛泽东语)。这一反抗的最主要方式就是「怠工」或「变相罢工」,不生产或是不多生产,表现为出勤率和劳动效率的普遍下降,以及人为造成的田地荒蕪,施肥、灌溉和耕作水平的下降。从另一方面讲,在农村经济高度「国营化」的情况下,农民也产生了依靠国家和依赖上面的思想。换言之,在国家「共」他的产的同时,他们也梦想着「共」国家和别人的产。这一时期农民的另一个反抗方式就是瞒产私分。从1959年初的情况看来,瞒产私分是相当普遍的。於是,在中國大陸毛澤東發昏地搞什麼「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 結果就出現了人類文明史前所未有過的1959一1962年的三年大飢荒,活活餓死了3800萬人,究竟大跃进时期导致多少人死亡?目前官方的人口统计显示:1958年全国人口为65,994万人,比上年增加2.22%,较前幾年增长率为低;1959年为67,207万人;1960年为66,207万,减少1000萬整;1961年为65,859万。实际上这幾年的官方人口统计数据是不真实的。《当代中国的人口》一书首次指出了「三年困难时期」官方的人口统计数字不真实的问题。此外,当时很多列为「正常死亡」的人口中,很大部分实际是饥饿致死的。例如,在甘肃,「死了人还不敢说是饿死的」,对死人区分正常与非正常死亡,「是很难分清楚的」。
《当代中国的人口》披露:1959年的人口数字是「浮夸风」盛行之下有意多报的结果;1960年人口的减少数实际上比公布的1千万多;据1964年的人口普查资料回推,1961年的人口数应当是64,508万人,比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少1,351万人;这样3年累计人口减少数为1,486万人。如果考虑到人口的出生、死亡和由此决定的人口自然增长情况(这与前几年相比也有很大变化),这一时期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当有数千万之多。另据一项对农业劳动力的统计,1961年比1957年农业劳动力减少了2000万人。
總而言之,中共大肆吹噓的馬克思共產主義「各盡所能,各取所需」,事實證明不過是一個美夢。如前所述,工人農民沒有一點生產積極性,各盡什麼「能」?社會主義國家無不物資短缺,生活貧苦,甚至大饑荒餓死人,各取什麼「需」?這不是天大的笑話麼?!
當生產發展到一定的程度之後,要突破瓶頸,必需依靠科技革新,進行高產值高端生產。而社會主義公有制因為把一切生產資料收歸「國有」,并把它們交到各級領導官僚手中,他們出於人類的自私心理,可能表面上忙忙碌碌、勤勤墾墾;背地里卻忙於以權謀私撈取利益,由於缺乏誘因,他們不可能具有任何破釜沈舟采用新科技的勇气和魄力。因而在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高科技競爭中必然落敗。
其實,世界上大多數客觀和有良知的經濟學者在認真仔細地分折研究了私有制、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對比後,都得出一個結論:私有制是迄今為止人類社會最科學合理和最符合人性的所有制,它不但不會消亡,(只會慚趨完善和社會化慈善化),反將會持久永恆。它是當今世界經濟高速發展的強大動力。正如著名經濟學家菲德烈海耶克(Friedrich  Hayek)所言:「只有私有制和自由市場才能敏銳地覺察到市場的需求及其任何細小的變化,并迅速地作出反應,只有成功和置富的誘人前景,才能最大限度地調動社會上一切人們的生產和創造的積極性。」
世界上自由資本主義的高度發展,私有制下無數成功的事例、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前後強烈的對比.....無不一 一驗証了上述結論的正確性。
曾經在You tube上看過一個真實的勵志故事:一個出身在湖北偏僻小山村姓向的青年,因為家貧,連300元學費都交不起,沒辦法繼續求學上高中將來考大學,卻難棄讀書求知識改變人生的強烈願望,只能央求父母借貨讓他讀中專,但是他出人意料地選擇了學英語專業,農村裡的人都笑他傻瓜,學完畢業後回農村也沒有用,可是他堅持自己的理想,努力學習,以優秀的成績畢業,畢業後隻身一人遠去廣東謀出路,幾經艱辛,終於在一間小型外貿公司找到了工作,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了,更重要的是他一邊工作,一邊摸索和積累對外貿易的門道和經驗。若干年後當他㽐到了第一桶金,積累了原始的資本後就獨立出來自己注冊成立了一間一人貿易公司,開始和外國的客戶做起了外貿買賣,生意做順了,外貿公司上了規模,他事事親力親為外還開始雇用了職員。最可貴的是,他并沒有滿足於現狀,固步自封、停滯不前。他決定把利潤投資到珠三角的實業工厂上,在世界工廠珠三角的佛山(中山?)購置一塊荒地動手蓋廠房,歷盡千辛萬苦,他部下一個車間主管說,親眼看著工廠從無到有,從小到大一步一步發展起來,現在己經變成一間小有名气的上百人的、擁有多個車間和多條生產線的中型電器制造廠。老板用人唯賢,管理有方,根㯫不同的產品投資不同的設備,設計不同的生產線,他自己親身拎一個公文包飛到馬來西亞、印度等國去洽談生意接訂單,現在不但自己有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小家庭,還把老家的父毋都接出來,給他們買了高層住宅單位,讓勞碌了大半輩子的老父母安渡脕年。
當然,這只是千千萬萬成功事例中的一個,与此同時,還有無數不為人知的失敗的例子。但是我想,無論成功與失敗,起碼證明了人民群眾破天荒地有了自由擇業、自主創業的機會和可能性,比起毛澤東時代的中國,無疑是一個巨大的社會進步。這些活生生的事例都在向人民說明了一個無庸爭辯的事實:那就是自由對於任何國家的任何個體是多麼重要和寶貴;私有制和自由經濟對一個國家和民族是多麼重要和寶貴。
試設想一下,如果還是毛澤東時代的人民公社,向先生能走出湖北那個偏僻貧窮的小山村嗎?
在官僚体制下,盛行以權謀私,大城市裡外語專業的大學畢業生尚且末必能找到可以一展其材的工作,向一個農村的中專學生,我估計要麼難覓工作,回鄉種地,要麼充其量只能在鄉村學校當個教師,絕無機會讓他出來闖蕩世界、積累經驗,砥礪和磨練自己,在商海和制造工業的天地里一展其材。
這就是為什麼成千上萬的農村男女青年、城市裡的大學畢業生們怀揣著一個改變命運和創業夢想紛紛奔向東莞、深圳等東南沿海經濟發達開放地區的原因。
這是一股多麼強大的力量啊!中國大陸今天之所以取得如此巨大的經濟成就,不是共產黨的功勞,更絕非共產主義的成功!相反,是逆共產主義而行的結果,全賴開放民營,不完全地恢复了私有制的結果。
世界公認最具遠見的政治家之一英國前首相戴卓爾(陸譯撒切爾)夫人2000年在美國胡佛研究所作「香港回歸中國的災難性後果」演詞中說:
「中國人天生有做生意的頭腦。如果沒有共產黨統治,中國人會爆 發出更多的經濟潛能,創造更大的經濟奇蹟。因為連共產黨也承認,他們的經濟改革,只是給中國人「鬆綁」,把原來捆綁中國人的繩子鬆開了幾扣,中國人就爆發 出這麼大的經濟活力,如果全部鬆開,或者壓根就不曾捆綁呢?……」
其實結論早己有了。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世界經濟學權威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就斷言,如果中國沒有發生日本侵略,特別是沒有發生1949年的共產革命,繼續維持實行自由資本主義經濟,照1927至1936年的經濟發展速度推測,早在上世紀80年代中國的經濟總量己可超越美國居世界首位了。
可是,共產黨這麼一折騰,白白浪費了幾十年寶貴時光,今天比《經濟學人》予言超美的80年代己經滯後30多年了,仍然未能超過美國。
     
那麼共產革命折騰了70年,沒留下什麼痕跡麼?不,共產黨這麼一折騰,實際上不聲不響地對全國人民施行了前後兩次全民性財產大掠奪:第一次是1949年以「革命」的名義化私為公:全國地富及自耕農的土地被沒收,所有城市工商私營企業被合營被充公;第二次是1978年以「改革」的名義化公為私:許多土地被權貴集團圈佔、許多國企資產經「股份制改革」落入了權貴和官二代的腰包。
          
現在,讓我們再來看看共產主義的另一個偉大目標,第二個「極大」-----「人民思想覺悟極大提高」實現了沒有?
馬克思主義理論認為人性是可以無止境地不斷改造和重塑的,通過消滅私有制和「共產主義教育」可以創造出一代完全沒有個体觀念,徹底「忘我」的「共產主義新人」。實現柏拉圖《理想國》中所想像的社會:「在這個社會中,完全消滅了私有制,完全沒有個體的利益和存在,每一個人都是社會集體的一份子,准確地按照社會的規則而行動。」
這種謬論錯在完全無視了人類進化至今,作為有思想和獨立思考能力的最高等動物,經歷漫長的歷史,人性己基本形成定型,共通的人性己得到全人類的公認,形成「普世價值」,作為一個整體,是不可能人為地任意改變改造的,企圖以任何「黨性」來改造普遍的人性,即使有可能在某些個體上取得局部的暫時的成功,但是在整體上、長久上是注定要失敗的。
動物園的馴獸師證實,用大棒加胡蘿蔔確是可以短期馴服野生動物,訓練它們按人類的要求做出各種指定的動作,但是如果一旦放生他們,讓他們重歸大自然,他們便會迅速回复本性,動物尚且如此,萬物之靈的人類就更不用說了。
對此,曾經一度同情和信仰過共產主義的意大利法西斯黨魁墨索里尼1920年曾斷言并譏諷說:「列宁是個藝術家,其他藝術家用花崗石、金屬或粘土作材料來創作,列宁則把人當作材料,試圖通過幾代人的努力,塑造出’一代共產主義新人“可是,他失敗了,徹底地失敗了。」
中國的政治狂人毛澤東更甚,狂言用「毛澤東思想」武裝全國人民,把全體中國人改造成「共產主義新人」。他在1963年帶頭在中國發動「學習雷鋒」的聲勢浩大的全民運動,把一個湖南藉的解放軍小兵利用假日出營為老百姓挑水、在街頭免費為人理髮、修鞋.....樹為「共產主義新人」的光輝典范。在政治高壓下,人民不得不爭當「共產主義新人」,尤其中小學生,為博取老師表揚,演出各種各樣真真假假的「好人好事」。以至北京街頭隨處可見成群揮舞小旗的學生四處搜獵「老奶奶」,一旦有老人家出現,即蜂擁而上,不管是否需要,硬拖著要「扶老奶奶過馬路」,一時成了世界奇景。
幾十年,半個世紀過去了,無日無夜、無處不在的洗腦宣傳有沒有成功地塑造出「一代共產主義新人」呢?看看今天中國大陸的道德淪喪,禮崩樂壞就明白了。
今天,同樣在首都北京的街頭,老奶奶過馬路非但沒有人來扶,就算是跌倒在街上,伸手求救,路人也紛紛側目而過,沒人伸出援手了。㯫說因為曾經有被救援的老人反誣救援者,路人害怕「被誣」,因而紛紛避之則吉。有老人跌倒在路中,唯一上前施救的竟只有一個外國人!中國人的這種社會道德現象令外國人瞪目結舌。
廣東佛山某市塲里,一個4歲小女童小睿睿被汽車撞倒碾過,肈事司机不顧而逃,路過18人竟無一相救,致小女童失救而死。
全國上下各級官員貧污腐敗己泛濫成災,其他各種假貨、有毒食品充斥市場,人心惶惶;各類騙案花樣百出,層出不窮.....。
「人民思想覺悟極大提高」不但沒有實現,反成了世界笑話,中國大陸徹底淪為道德淪喪,禮崩樂壞的社會。
相反地,中共成天攻擊的資本主義社會人人自私自利,黃賭毒泛濫成災、凶殺自殺不斷......,以我在香港、美國這些資本主義社會生活的親身体驗,深感社會道德水 準的高尚,我的結論是:社會生活水平越高的地方,社會道德水準就越高。正可謂:「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者也。
前幾年,香港傳媒曾詳細報導,有一個黎姓小學老教師患肝衰竭,緊急需要活肝移殖救命,其在英國留學的兒子連夜赶回,惜醫學參數不合未能割肝救母,第二天,市民聞知竟有十名素不相識的香港人前來排隊應徵,表示自願捐肝救人。筆者看到這條新聞消息也大為感動。試想中共在中國大陸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大搞群眾運動學雷鋒,也不過是修鞋理髮挑水這類無關生命健康的舉手之勞,尚且收效甚微。香港是素不相識的市民自願捐肝救人,不為宣傳鼓動,不為沽名釣譽,純屬舍己救人,捐出自己身体的一部份啊,豈可同日而語!
總而言之,中共大肆吹噓的馬克思共產主義「各盡所能,各取所需」,事實證明不過是一個美夢。如前所述,工人農民沒有一點生產積極性,各盡什麼「能」?社會主義國家無不物資短缺,生活貧苦,甚至大饑荒餓死人,各取什麼「需」?這不是天大的笑話麼?!
世界上有一種瘋狂叫集體瘋狂。就是指很多人(甚至成千上萬)為著一個共同的目標而不顧一切地奮斗力求達到目的(甚至不怕流血犧牲、前撲後繼);有一種荒唐叫集體荒唐,就是長時間的集體瘋狂,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後(如數千萬甚至上億人喪生),卻居然不知道到底是為了什麼?奮斗犧牲的目標到底是何物?有如一群盲頭蒼蠅,亂飛亂撞,死傷無數,尸橫遍野,問之,卻不知因何?
蘇共前總書記赫魯曉夫之子小赫魯曉夫在《赫魯曉夫傳記》中說:「從我學生時代起,我就一直努力探索,想知道父輩們為之奮鬥一生的共產主義究竟是什么樣子?但是卻一直茫然無解,曾經問過老爸,卻一直沒有明白的答复,最後我明白了,連他本人對這個社會也是不太清楚的。」
全世界從蘇聯、東歐到亞洲中國朝鮮越南,再到非洲南美一些國家,超過半個地球的范圍,總共十幾億人口,超過地球人口半數,被卷入這個馬克思主義設想的運動,從1917年算起至今仍未最後落幕,歷時逾一個世紀,蘇聯是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共產黨是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領頭人,而他的領袖竟然不知道目標共產主義社會是什么?
在中國,類似的情況不遑多讓,從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算起,他們奉馬克思主義為圭臬,
以共產主義為終極目標,和國民黨緾鬥了28年,至1949年內戰獲胜武力奪取政權,其間血腥殘暴、死人無數(中共軍頭王震曾揚言:「我們的政權是犧牲了2000萬人取得的,誰想要,拿2000萬人頭來換!」)。還未算中共篡政後,歷次政治運動殺死迫死㝘死鬥死餓死的幾千萬同胞。
可是折騰30年後,中共改弦更張,改革開放,提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在全國黨代會上居然說:「你們問我社會主義是什麼?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你們誰知道誰上來說。」
死了几千萬人,居然連為什麼而死都不知道?
滑天下之大稽!
馬克思共產主義可以休矣!
(寫於2019年5月20-27日,香港)
 
关键字: 李大立 馬克思主義 共產主義理論 荒謬
文章点击数: 989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