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A 】  时间: 6/5/2019              

抹掉历史威胁世界: 为什么要记住六四

作者: 方冰

亚洲协会中参馆举行《抹去历史:为什么要记住天安门》讨论会
 
 1989年天安门六四屠杀30年了,中共从最初称此为暴乱后改口为政治风波,从开始心生恐惧到辩称没有镇压就没有繁荣与发展。如今中共不但再次称此为正确措施,而且试图将包括天安门在内的所有不利于中共执政的历史事件全部从中国的档案馆、资料库、教科书、文献中抹去。

星期一,在纽约亚洲协会中参馆(ChinaFile)为六四30年举行的一项讨论会,就是以“抹掉历史——为什么要记住天安门”( Erasing History — Why Remember Tiananmen)为主题的。

主持人、中参馆编辑贾克斯(Susan Jakes问,如果中国政府说控制是为了稳定,稳定是为了发展,那么现在中国经济已经发展成世界第二大,为什么还要继续控制?而且使用最先进的高科技进行着越来越严厉的控制,不仅抹掉六四,而且对几乎所有不利于中共统治的历史。这种控制究竟为了什么?它的影响又有多大?

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说,中共的控制不仅危害中国人,而且已经实实在在地威胁着世界。他说,胡佛研究所研究员格伦·提费特(Glenn Tiffert)在读了一些中国法律杂志中关于1950年代的文章后,对纸质文章跟中国现在的电子版相同文章的索引进行了比较,“发现中国人抹掉了数十篇文章,它们都是关于50年代(镇压)反革命等那些使中国看上去不太好的文章。”

夏伟说,这些电子版是中国拥有,也是现在所有美国大学都在使用的,因为我们不再保留纸质版本“换句话讲,我们现在发现了这种控制,不仅控制着中国人的思想,而是控制着相互依赖于报纸、学术刊物、杂志、资源的全球社会,它侵蚀了整个世界的硬盘。如果你想到中国去研究法律,你唯一可以使用的资料库是中国拥有并被其操纵着的那个。”

中国为世界提供镇压有效模式

当年在北京报道六四屠杀的纽约时报记者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补充道,这种控制对世界侵蚀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像是为世界上许多国家提供了一个镇压有效的模式如今发生在苏丹的对要求民主的抗议者的军事镇压,以及发生其它国家的类似镇压,“中国为它们提供了有用的发展模式,你不仅可以镇压人民,而且还会得到繁荣,并获得国际影响力和地位。”

作家、记者查建英说,面对一个已经撕下所有虚伪面具的现任中国领导人,中国国内一个由维权律师、异议人士组成的群体都非常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对华政策。查建英说,她并不同意特朗普的很多政策,“也许特朗普不适合美国人(deserve)”,但特朗普总统好像“更适合中国人。”

而查建英表示,特朗普总统的前首席顾问班农在中国问题上的阐述比特朗普更为清晰。

班农认为,美国面临的最大危险来自中国,中国向全世界投射军力,在地缘政治上跟朝鲜、伊朗结盟,价值观上拒绝给予自己人民自由,对美国政府和民间进行全面渗透,所有这些旨在巩固中共在国内的统治及其在全球实力所作的长期战略努力,所有这些都在终身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之下。

查建英说,班农把中国人民和中共政权作了明确区分:中国人民是最勤劳的人民,中国的经济奇迹是勤劳的中国人民和民间企业家的功劳,中共政权不能将整个经济增长的功劳归于自己。中共政权操纵并将功劳据为己。她认为,班农对中国的阐述不能用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来解释。

这个体制的本质从真正改变过

查建英认为,渐进改革、耐心等待中国开放,这些都曾给西方国家和中国的温和自由派带来好处,“我不认为它们全错。因为毕竟在大约67年前,很多迹象、很多平台,都有自由派的声音,艺术家也有机会表达,很多方面都开放了。但是,现在的这个阶段终于来了,人人都意识到了,这头猛兽正再度显露其丑牙齿,这个体制的本质从来就没有真正改变过。”

一位与会的美国自由派民主党人士说,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对中国共产党采取的绥靖政策,在道德上是令人反感的,在政治上是危险的。她说,中共在天安门广场杀害学生,每年盗窃价值数千亿美元的知识产权、却从未为此付出代价。她说,她在YouTube上看了12个小时班农关于中国的演讲,完全赞同班农的观点。她问道,为什么西方国家要实行对中国的绥靖政策?它还要走多远?

夏伟表示,他不是个绥靖者,但他认为美国要做的正确的事情是坚持发挥领导作用,”坦率说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希望中国和平演变’的终点,但我不认为这么做是错的。”

夏伟认为,应该继续对中国采取接触政策,尤其是在目前这个“危险的新世界”,“中国对我们变得更加无比重要,不仅在贸易问题上,而且在发展人类不同存在方式的问题上。”

纪思道也认为,美国应该更加强硬,但不应该不接触。美中之间仍有重大利益和价值需要美国与中国接触,除了贸易,还有朝鲜、南中国海、气候变化,还有单方面提出的问题,如新疆维吾尔人,“我认为我们应该邀请中国领导人来访,但我认为我们应该当面公开提出100万甚至更多维吾尔人被拘留的问题,提出法治的问题,以及历史的问题,我希望继续看到相互接触,我不认为接触是个脏词。”

一旦超越道德底线便没了退路

查建英认为,美国需要看清中共,“如果站在中国的立场上,你已经用坦克镇压了自己和平抗议的人民——如方励之所说,这是一个国家侵略自己的案例——不是几颗子弹,而是坦克上街。但它确实跨越并克服了内疚与疑虑,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 你已经做了最坏最无法想象的事情,那么干脆实行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吧,抢劫整个国家,占尽所有便宜,与此同时,当然人民也得到了某种好处。它确实使得巨大人口脱贫了。但它超越了某种道德底线,而超越之后便没了退路。”

查建英认为,美国应该排除所有指望中国会后退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也许我们会被指围堵(中国),会被指新时代的帝国主义,或是那是因为美国怕当老二,全是为了权力和贪婪,没有别的。我认为,应该克服这种逻辑,所谓不要挑战对方,因为习近平一直在说要亮剑,他是真男儿,像普京一样,有人会想到特朗普,但我们不必打流氓仗,我们可以在坚持原则的同时仍然强硬,仍不必为这个所谓的经济奇迹寻找太多借口——太多美国公司已经从中获利。但这应该是一场双赢游戏,什么叫对等?过去的游戏不公平,15年世贸组织,30年或多或少被遗忘的天安门,难道还不够吗?”

她呼吁“是时候进行比赛了,否则就太晚了。”

关键字: 六四
文章点击数: 1610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