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31/2019              

闵良臣:一个美国籍“中国心”的刘欣把撒谎撒到了新高度

作者: 闵良臣

 
5月25日爆出一件消息:隶属中央电视台的中国国际电视台一档节目主持人刘欣,跟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女主播翠西·里根将有一场“约辩”,而且是公开式。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中国大陆网民既期待又怀疑。期待,是因此乃破天荒,从没出现过;怀疑,是因在今天中国这种环境下,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
 
本来不听她们的“约辩”也可做篇文章,因为可以想象得出刘欣会如何说,她代表的政府会如何说。而美国的翠西·里根因为是透明的,连“想象”也不需要。一个连总统都可以当面批评的国家,约辩现在这样一些众人皆知的问题,还有什么话说不得。
 
但也还是想听听刘欣到底说了什么,也就是看看她到底有多么罔顾事实真相,思维有多么不正常。这不是什么先验论或想当然。在一个非正常国家,凡由政府分派的政治岗位,尤其是充当政府喉舌(且还是国际喉舌呢),正常人干不了,除非你有间谍的本事和意志。
 
在我们这种国家生活的人,就思维而言,只有两种:一种是思维正常的人,还有一种是思维已不正常者。当然,说到这儿,不能不申明,大概有很大一部分思维应该是正常者,由于种种缘故,只能佯装不正常,否则,就会失去现有的身份地位,或无法获得想得到的工作岗位,或有可能甚至流落街头。不然,为什么许章润事件出来后,支持他的清华教授那么寥寥!这就是因为清华大学里绝大多数老师,除了少数思维不正常者,那些正常思维者,也害怕因出来支持许章润,遭到学校乃至教育部或别的什么部门什么人的打击报复。
 
约辩消息出来前,本人根本不知这个叫刘欣的何许人也,因此也不知此女是一地地道道的思维不正常者还是出于什么名利考虑,佯装不正常。而十几亿中国人中,“两面人”多的是。就连说“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前外交部长私下里不也特喜欢美国甚至生活在美国吗?这种人,其实比思维不正常者还要卑鄙得多。
 
现在我只当刘欣不是佯装而就是一思维不正常者,否则,就更看不起她了。
 
既然是一思维不正常者,她所说的话,我们就不能相信。这是凡生活在中国大陆而又思维正常者的亲身经验或教训,不需要任何人宣传、煽动,也不需要“翻墙”。因为他们的谎言常常被他们自己揭穿,甚至在全体中国人都知道的事实面前也敢撒谎。
 
如此这般,久而久之,只要是一思维正常者,即使仍生活在这个国家,也不大会受骗了。继续受骗的是那些因长期严重洗脑已“康复无望”者。当然,我不能不承认,这种康复无望者在中国是一庞大的人群。也正是有这么一个庞大的人群,才有“力量”支撑着整个“大厦”。这一点,政府十二分清楚,或者说这也是他们一个又一个“自信”的“基础”,尽管这同样是自欺欺人。一个人乃至一个统治集团,到了不自欺欺人就生存不下去,那么也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继续自欺欺人,否则就会垮掉。
 
所以,可以想象,刘欣,在出谋策划者帮助下,只能选择自欺欺人。她不可能说真话,政府也不会允许她公开说真话,即使知道全世界都知道她是诡辩,又有什么了不起。政府还是政府,刘欣仍可继续主持她的节目。如果说了真话,不论输赢,都会下岗。因此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千万不能说真话说出真相。就像中国指责美国在贸易谈判中如何对中方施压,可当美国希望公布谈判细节时,对方却又死活不同意。你说这多有意思。
 
在本人敲这则短文时,所谓的“约辩”已结束几十个小时,不论视频还是中英文内容,大家都看到了。现在有人已找到刘欣履历,让我们“大开眼界”。履历告诉我们,其实这是两个美国籍女人之间进行的所谓“约辩”闹剧。除了看到一个美国籍“中国心”的女人刘欣,依靠自己的语言天赋进行表演,可以说十几分钟的“约辩”,“乏善可陈”。
 
 
(网络图片) 
 
“约辩”一结束,从北京外国语学院辞职后到美国的“时评人士”乔木先生,与另一位同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的老校友鲁能接受了明镜连线采访。乔木除了对这场“约辩”很失望,还替刘欣辩护,认为只要刘欣说自己不是中共党员,那就一定不是。
 
你看多天真,多善良,难怪他会因说真话(当然是通过发表文章)而被北外处理。凡说真话者,都不失天真善良。然而,看到乔木的这种天真善良,我再也没有勇气去责怪那些天天看新闻联播并相信新闻联播的中国人了。像乔木这样一个有思想有见识的高级知识分子尚且容易好骗,遑论那些等而下之的中国普通民众。
 
好在乔木还年轻,将来一定会明白:虽不能说他们的话100%不可信,但为了帮助组织达到某个目的,他们什么手段都会用,什么谎都敢撒。当然,“这一点”,同时接受连线采访的那位年纪比乔木要长一些的老校友已经给他郑重地指出来了,并告诉乔木:刘欣这次运用她所掌握的“语言技术”,代表组织,把撒谎艺术化的同时,也把撒谎撒到了新高度。
 
刘欣不承认自己是中共党员。然而有网友通过互联网告诉人们:“她在南京大学读书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既如此,难道这个刘欣什么时候又“退党”了不成?当然,她到底是不是中共党员,只有刘欣知道,中共党组织知道,还有上帝知道。
 
 
 
(网络图片) 
 
就像有网民怀疑,刘欣即使不是“光明正大”的中共党员,也有可能是中共在海外的“地下党”。这种怀疑有充分的中共历史(当年只有代号没有名字的地下党员多的是)佐证且不说,为了便于“工作”,为了迷惑美国民众,做这点事,撒这点谎,对于许多中国人而言,简直就像小品中调侃的:“天上飘下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自己是100%的中国人,在这块土地上也已生活了六十多年,以本人大半生见闻,这就是一个撒谎大国:从政府到官员到民众,没有不撒谎的。不撒谎官就做不下去;不撒谎,整个社会就不能“正常运转”。因政府和官员全都撒谎,整体国民就某种意义上说,也全是骗子。既然大家全是骗子,谁也不说谁,因为谁也不比谁好到哪里去。
 
这儿有个有坚实的旁证。只要来到中国一些城市的十字路口,就可看到一种十分有意思的现象:几乎所有行人及非机动车都不管马路红灯,只要没有汽车在疾驶,对面红灯再亮,中国人也照过不误。这样,当然会影响在绿灯下正常通行的非机动车,比如电动车、自行车以及行人。可请大可放心,谁也不会指责谁,因为大家都一样,都闯红灯,“老大别说老二”。这在中国是一种司空见惯的“奇观”。所谓“司空见惯”,是在城市的十字路口随处可见;说是“奇观”,是因为你站在一边看到,觉得太不可思议——怎么会是这么一个国家。
 
本人2014年在香港杂志发表一篇文章《六十五年没有领导出一个会排队的国家》。现在领导,不,统治七十年了,还是没有领导出一个会排队且只会闯红灯的国家。你不要以为只有所谓“不爱国”者才会不排队,才会闯红灯;你在生活中仔细观察一下,那些天天喊着“爱国”的人一点也不比“不爱国”者遵守秩序。你说这还不是“奇观”吗?一个多么伟大的国家!一个多么伟大的民族!一个多么会管理和统治的政府!
 
这样说,确实很吊诡。一个依靠撒谎才能“正常运转”的社会,充分体现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已经垮掉的苏联不说,读一读波兰那位已经去世的哈维尔在为波兰人民的自由民主而奋斗所发表的著作中就能清楚看到,甚至可以说,读哈维尔文章,仿佛我们就是生活在同一国度!你说这也太稀奇了。另外,如果说乔治·奥威尔在上世纪四十年末代创作的《1984》还多是根据听到当时苏联的现实,那么现在可以说,全世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一个鸟样,一个德行,绝没例外!
 
一个美国籍的中国人加入中共并帮助中国政府做事,当然不算稀奇——到今天,国籍就是用得着时的一个身份证明,别的什么也不代表——绝不因刘欣加入美国籍就赞成美国意识形态,就会忘记自己的“使命”或叫“初心”。但我不明白的是,她在加入美国籍时是如何宣誓的?难道一个中国人跑到美国宣誓也像在中国撒谎一样,脸都不红一下吗?
 
短文要完成时,从手机微信中看到,因刘欣不承认自己是中共党员这个国家又多了句流行语:“我不是中共党员。”“我也不是中共党员。”有网友在微信中佯装“生气”地说:开口就否认自己党员身份,说明什么呢,总不能说可见你的组织多么不得人心吧?
 
2019.5.31
 
 
关键字: 闵良臣 刘欣
文章点击数: 568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