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2019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作者: 余东海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
 
政治无道,没有天灾也有人祸,没有内忧也有外患,甚至天灾人祸并重,内忧外患并起。这是古今中外所有无道政治的共性和宿命。

外患有两种:一种是外寇的欺凌和侵略,诲淫诲盗,负且乘,致寇至,如日寇侵华;一种是具有正义性的干涉,如美国对萨达姆、利比亚、isis的武力消灭和对朝鲜和伊朗的经济制裁。

这些极权主义、极端主义势力,不仅是所在国家和人民之大敌,也是人类之大敌。
因时因国制宜地予以警告、制约、转化,或者制裁、围剿、消灭,本是顺天应人的义举和王道中华的责任。奈何王道不行、中华不兴,美国遂不可或缺。

在没有中华的历史阶段,假如没有美国,那些两极势力不知会猖獗到何等程度,人类将看不到任何希望;假如没有美国,任由纳粹或苏联充当世界警察或者统一世界,人类纵然尚在,也普遍双重非人化了:道德非人化,待遇非人化。

孔子说:“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东海曰:美国称霸,对两极势力,或制裁,或消灭,无数人包括中国人民受其赐。没有美国,地球已成了一大监狱乃至地狱!

至于中共,在这里我不想多说也不敢多说什么,就说一句实在话:它对人民太坏,太不把人和人民当人看。在中共统治下,中国人遭受了有史以来最深重的苦难!古今坏政权不少,但坏到这种程度的,纵非绝无仅有,也是罕见之至。

假如没有美国,中共肯定会更坏,更恶毒凶狠,让中国人民的苦难更加深重,它自己的罪孽也会更深重,下场必然更悲惨!除非当局以绝顶魄力彻底弃马归儒,为中华民族建立伟大功勋。这是中共为自己赎罪并转祸为福的唯一法门!
 
2019-5-10余东海于南宁


国格微论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四
 
不同的国家和政治,有不同的品格。国家品格即国格,包括国家的品质、精神、尊严、荣誉、声望和影响,代表着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其高低优劣取决于三个方面:主体文化,政治和制度品格,领导人及领导集体的文化道德素质。堪称国格三要素。其中主体文化即立国思想,国家精神,对国格具有决定性作用。

王道政治,敬天保民,并且将天和民连接起来,强调“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政品国格最高;民主政治能保民不能敬天,不能敬天则保民精神不足,故次之;极权政治悖天虐民,与民争利,防民如贼,以民为敌,政品国格最坏。

这种政权动辄不惜一切代价,把人民当做代价,当做其争取胜利的炮灰和实现“理想”的工具。为了实现所谓的理想,解放人类的恶习,持之以恒地愚弄、煽动、利用、剥削、压迫、奴役人民,甚至让人民自相残杀,千方百计地制造尸山血海,制造无穷无尽的人道主义灾难。

极权的邪恶是无法修正和更改的,即使领导人及领导集体全部更改,也没有用。因为邪恶就是极权主义深入骨髓的本质和与生俱来的的本性。要修改极权的邪恶,就必须对其文化,政治和制度进行全面彻底的改革。

2019-5-21


从“仁者爱人”说起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五
 
孔子说“仁者爱人”。用这句圣言一照,人本主义文化和政治的优点不足都暴露无遗。以人为本,能够爱人,此其优点;不明仁性,不能成仁,此其不足。不明仁性则无本,纵有道德,资源不足,虽能爱人,不能深正。唯有仁本主义,才能彰明仁性,成就仁德,建立仁政,对人类爱之深,爱得正。

儒家的仁爱与墨家的兼爱、耶教的博爱也都不同。墨家主张爱无差别,平等施予,不分厚薄亲疏。兼爱以天志为本,强调人应该与天一样爱养万物,包容万物。耶教以神为本,认为人的爱首先要献给神。其次要爱人如己,甚至爱仇敌。儒家的爱以仁为本,爱有差等而无局限,亲亲仁民,仁及禽兽,爱及万物。

爱有差等,要体现于三大层面。在人类层面,有亲疏之别,先亲亲后仁民,先本国民胞后异国民胞;在政治层面,有本末之别,以民为本,爱民为主,爱民族爱国家爱社会爱君主,都必须以爱民为基础;在宇宙层面,有主次之别,在人与鬼神、人与万物关系上,坚持人类中心主义,先人后神,先人后物。

仁爱必须落到实处,付诸实践,包括道德实践、社会实践和科学实践。为人则立人极,自立立人自达达人;为师则明太极,传道授业解惑;为政则立皇极,建设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通过各种方式是是非非破斥邪说,善善恶恶遏制罪恶,是儒生当仁不让的责任,也是成仁取义的践履。

何谓道德践履和君子修养?不知为不知,绝不滥竽;知之为知之,绝不虚谦;是者是之,非者非之,是非分明;善者善之,恶之恶之,善恶分明;贤者贵之,不肖者贱之,贵贱分明;可爱则爱,可憎则憎,爱憎分明;大恩图报,大仇必复,恩仇分明;正义执之,邪说辟之,正邪分明。

在现中国,马学是最大的邪,马制是最大的恶,马学马制,相依为命,构成了现中国万恶之源。对它们思想错误和制度灾难进行如理如实的批判,是正人君子份所当为。如果害怕遭遇危险、遭到迫害,可以保持沉默。但绝不能苟同之支持之,否则就沦为助恶帮凶,连人都不配做了,遑论儒生!2019-5-22

儒家四重约束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六
 
儒家从道、理、礼、法四个方面对人进行约束。道即道德,道德自律;理即义理,以理服人;礼即礼制,约之以礼;法即刑法,制之以法。道、理是道德性约束,柔性;礼、法是政治性约束,刚性。四重约束相辅相成,同归于仁。

士君子都有相当的自律能力,都能尊重、服从道理,即使犯了错误,容易过而改之。同时,士君子都能守约尊礼。统而言之,礼包括法,礼制是礼乐刑政的统一,刑就是法;分而言之,礼高于法,也严于法。礼重在约官,法重在治民。

原则上君臣都要接受礼约。但在家天下君主制的古代,礼对君主的约束缺乏刚性。对于不能自律、约礼的无道之君,除了辞职和革命,臣下只能说之以理,依理劝谏,轻则讽谏婉谏,重则强谏死谏。古来因为谏君之非而付出种种代价包括生命代价的忠贤,数不胜数。

儒式家天下君主制虽有其历史合理性,受到古代儒家认同,但大不利于儒家和弊端深重也是显而易见的。东海在《中国历史精神》一书中就曾指出其三大弊。

未来中华新礼制,主权在民的王道原则得到真正的落实,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菁英推选、摄政试用、民众通过的中华君王,贤能程度、自律能力和守礼能力都会普遍较高,让皇帝、天子、君王越来越名副其实,成为道德高大的象征。同时,礼制对君权的制约也将更加刚硬有效。万一君王无道非礼,自有制度制裁之。
 
2019-5-21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513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