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5/2019              

谢显宁: 省医院开药实录

作者: 谢显宁


按规定,今天和老太婆去省医院开药。算起来,从查出高血压到现在,每月一次(遇周末或节假日可顺延或提前,但提前或顺延都不能超过一周)例行开药已10年了。
排队等医生时,一位红衣女士走过来问:“大哥,你的问题解决没有?”
“啥问题?”我一时不解,反问她。同时,脑子里马上飞快地搜索与问题和这位女士有关的记忆。
“她认得倒你?”见我没有吭声,站在身后的老太问道。我因专注于回忆,没有回头,也不知老太是在问我还是问那位红衣女。当然,如果问的是红衣女,则应该是“他认得倒你?”才对,不然就写别字了。
 
“就是上个月啊,你不是说要去反映开进口药的问题吗?我吃了国产药效果不行,不能开进口药咋办啊!”(图1:治疗高血压的两种常用药:“络活喜”,学名“苯磺酸氨氯地平片”;“科素亚”,学名“氯沙坦钾片”。这两种药都既有进口又有国产,但价格差异很大。图中,上为进口药,下为国产药)听她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是上个月,即4月22日开药时发生的事。
本来,“门特”开药很快。看起来排一长串人,只要医生一到,唰唰唰几下就处理了。但那天“开张”第一个人就“卡壳”。
排头第一人是个老头儿,医生接过挂号单(现在效率更高,已不刷就诊卡了),输入姓名:
“进口药不能开,只能开国产的。”医生盯着电脑屏幕。
“咋不能呢?我个个月都是开的这些药,又没有变过。”老头儿解释说。
“新规定。才实行的。”医生回答。
“那咋办呢?”老头有点急了。
“不然你等一下,等会儿看电脑能不能显示出来。”医生回答。
“医生,我吃的都是国产药,可以开吧?。”老头儿后面的人问。
“可以!”
我听得有点糊涂,于是问道:“医生,你刚才说只能开国产药,现在又说等会儿看能不能显示,到底能不能开进口药啊?”我这样问医生,是因为自己要开的两种药都是进口的。
“凡是4加7的,都只能开国产药。”医生边开药边回答。
“4加7啥子意思?”我还在揣摩“4加7”的涵义,前后几个人已经异口同声地向医生发问了。
“就是中选药。凡是中选的,就是有进口药也不能开,一律开国产的。”
医生这一说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又提出一个新问题,因为“中选药”和“4加7”一样,大家都搞不明白到底咋回事。
“哪个规定的?”
“凭啥子嘛?连吃啥子药都要管,老百姓还活不活!”
“医生,那你看看我吃的进口药能不能显示?”
“几百几千种药,你晓得哪种能开,哪种不能开?”
人们一下子议论开了。在一片嗡嗡声中,医生站起来,“我去问问电脑调好没有。”边说边朝门外走去,留下一屋子议论纷纷的人。
我难以相信会对进口药一刀切断。趁医生离开,掏出手机向医保局求证。电话一拨就通,但没人接。连拨几次都是这样,突然醒悟,朝九晚五,离医保局上班还有半个多小时,哪有人接电话?
医生回来时,大家议论的声音静了许多,都想知道他去问的情况。
“凡是既有进口又有国产的同一种药,电脑都控制死了的。只显示国产药,不显示进口药。只能开国产的,没办法!”医生说得简单明了,但人们仍然不依,纷纷表示不满。
我问医生:“是医院规定的还是市里、省里的规定?”
“国务院。”
我听了将信将疑,“那我开了药就去医保局问。如果是国务院,我就给李克强写信反映!”
“对!太不合理了!”
“反映啥子啊,没得用!没得用!”
“东改西改,弄得老百姓吃个药都这么难!”……人们七嘴八舌。
红衣女士来问我,是想知道我去医保局问的结果。我估计,她所以记得我,除了我说要向上反映,可能我当时对“无用论”的反驳也给她留下了印象。我虽然对反映问题也不抱幻想,但更不认同默默隐忍。“不说更没用!人家还以为你没意见呢。大家都开腔,总比闷起好。都喊药价贵,药价不是降了吗?”记得当时我好像是这样说的。
但我并没去医保局,更没给李克强写信。
那天,发药的姑娘把药递给我的同时,热情地介绍道,“这个药大降价。用‘4加7’的药可以享受优惠”。
“‘4加7’是啥意思啊?”
 
“你去看嘛,就在那。”姑娘指着靠墙的展板(图2:“4加7”说明及进口药品)。
 
某些药的价格下降幅度确实较大,划过价我就知道了。那天医生给我开的国产药,价格只有进口药的十分之一!几年来,我一直服用进口络活喜(学名: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和科素亚(学名:氯沙坦钾片)两种药。前几年都是一个月700多元,现在降到了500多。上个月因为只能开国产药,全月总共只有50多元,仅是进口药的十分之一。(图3:上为2016年11月740.61元的结算单;下为2019年3月512.67元的结算单。)
我理解,所谓“既有进口又有国产的同一种药”,国产无非是进口的仿制品,该药的主要成分应该是一样的。 这一点体现在药品的细微差别上,譬如,学名“苯磺酸氨氯地平片”的国产药不叫“络活喜”而叫“京新”,“氯沙坦钾片”的国产药不叫“科素亚”而叫“倍怡”,就是这个意思。但不管怎么叫,不管国产还是进口,关键在于疗效。如果国产药既便宜,疗效也不输进口药,谁会不愿意?欢迎还来不及呢!
接过药后,我详细地看了展板(见图2),明白了这是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精神作出的安排。情况弄清楚了,所以才没有去找医保局。
为了弄清楚进口药国产版的效力,我专门请教了在成都中医药大学当教授的同学,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为了确定疗效,改吃国产药一个月来我没有间断自测血压。虽然不是太稳定,但总体情况还不错。我的打算是,多观察一段时间,等情况完全弄清楚之后,再看是否需要向医保局反映和给李总理写信。
 
那天,我说要给李克强写信并不是信口开河“提虚劲”。假如问题确实需要总理过问才能解决,为什么不能向总理反映?2006年那年,国家工资改革(“工改”)力度空前。我认为文件规定中专和技校学习时间不能计算套改年限,回乡知青不算工龄等条款不合理,就曾向温家宝总理投过特快专递,后来人事部工资福利与离退休司还作了函复。(图4:国家人事部工资司给我的复函)
我认为,老百姓唯有对政府还抱有希望的时候,有了问题才会去找他们。假如百姓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或者只有政府才能解决的问题,但却不愿去找政府,认为找了也白找,找了也“没得用!没得用!”,这时候,一定是他们已经对政府失去了希望和信任。到了那步田地,岂不“哀莫大于心死”?那是何等的悲哀!
轮到我了,我请医生试试能不能开进口药。医生说:“只要电脑显示就可以开。”结果,进口络活喜和科素亚都有显示。“那医保能不能报账呢?”我问医生。“去医保问吧,我不太清楚。”医生回答。接过处方时,我对医生说:“不能报的话,我再回来重开”。
 
到医保窗口划价结算,可以报销,而且药价又有下降:3月份是512.67元(见图3),这个月(5月份)降到了445.54元。(图5:5月份的结算单)降了67.13元。
取了药,我和老太赶紧上4楼去找那位红衣女士。我想把这个信息告诉她,让她也去试试看。我想,要么其他人向政府做了反映,要么政府自己做了调整。不然,4月份都不能开,5月份咋又能开了呢?而我开的这两种进口药都在“4加7”中选名单之列(见图2),这才隔了一个月啊!
遗憾的是,红衣女士已经走了。虽然没有找到她,但我也更坚定了信念:该说的还是要说,该反映的还是要反映,才对头。

2019-05-21
 
关键字: 谢显宁 开药 实录
文章点击数: 328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