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2/2019              

余东海: 马路意味着什么

作者: 余东海

 
所谓马路,就是马列主义道路,俄国人的路。马帮成立前夕,毛氏在他亲自书写、被历史学家称之为“新中国建国纲领”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中有这么一段话:

“中国人找到马克思主义,是经过俄国人介绍的。在十月革命以前,中国人不但不知道列宁、斯大林,也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帮助了全世界的也帮助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

这就是延续至今的马路。所谓的新中国就建立在马路上,以马立国,以马治国。支持、坚持马路,就意味着支持唯物主义信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唯物主义以物质为第一性,纯属伪信仰,对儒佛道信仰及宗教信仰都会产生根本性摧残。社会主义道路意味着权力私有和财富公有。其左道是领袖独裁主义和计划经济。右道是国家资本主义和特权市场经济。

支持、坚持马路就意味着支持两个五反。第一个五反:反传统,反道德、反文明,反儒家,反中华。第二个五反:反人权、反人伦、反人性、反人道、反人类!

既得利益集团坚持马路,虽然后患无穷,代价惨重,毕竟有眼前巨大的特权利益可图。弱势群体支持马路,无异于支持它们对自己及自己的家人子孙进行奴役。没错,是奴役,而且是空前沉重的奴役。东海有随笔介绍马邦《税负痛苦指数》如下:

“或谓中国大陆税负世界第二。官方认为说法不实,我同意。此说依据的是福布斯杂志2009年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是法国。论显性税负之高,中国大陆第二或许没错。但论税负痛苦指数,中国大陆绝对全球遥遥领先,非法国所能望尘。论税负痛苦指数,应该把大陆人更加大头的隐性负担考虑进去。在大陆,如果说贪腐仅仅是最末端的分赃方式,税负就仅仅是最末端的剥削方式。

福布斯的统计完全忽略了中国大陆的经济制度。本来,只有私有制,才有收税的合理性。大陆实行的则是公有制,土地、经济、各种自然资源的大头早已收归国有。在此基础上,再收税,就没有合理性,何况实行超级高税负。国民负担之沉重,痛苦指数之高企,岂是高税负的私有制国家所能比拟。”

窥一斑而知全豹,仅从经济负担这个角度,可见国民所受到的剥削压迫奴役之重,纵向比较,史无前例;横向比较,举世无双。

有题为《为啥有些东西不接轨,有些东西猛接轨》的文章指出,与“国际接轨”的,都是野蛮剥夺老百姓的;而能给老百姓带来好处的,都不“接轨”。文章指出了九种不与“世界接轨”的中国特色:油价,四大福利,就业保障,土地收入,向富人高征税,阳光法,旅游门票价格,社保缴费费率,公路收费等等。文章没有指出原因何在。其实根本原因就在马学马制,即马路。

一个组织要冷酷非人到怎样的程度,才会坚持马路;一个人要要愚蠢反常到怎样的程度,才会支持马路。由此可见,坚持马路就是最大的坚持奴役,怙恶不悛;支持马帮则是最大的助纣为虐,虐人虐己。

或谓中共的问题是口惠而实不至,言而无信。如果能够说到做到,守信重诺,中共就是很好的政党。答:只要姓马,就是马帮,只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道路,就是马路,就必然诈力依赖强烈,不可能重诺守信,国内国际都不可能。

即使某些人包括马帮领导人,真想放弃诈力依赖而兑现历史和现实的种种美善承诺,也不可能做到。即使正人君子在高位得大位,也不可能。因为马家的文化道德立场和政治经济制度,都极端不仁非礼背信弃义,与五常道完全相悖。

只有彻底去马,全面归儒,才能敬天保民、庶富吾民,也才能把马帮历史和现实的某些“口惠”落到实处。假如君子在位,当务之急是开展文化制度双重革命。当然这仅仅是假如。马家政治是一个极端逆淘汰的系统,圣贤不可能进入其中,更不可能上升到高位。

2019-3-27
 
 
 
关键字: 余东海 马列主义道路
文章点击数: 122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