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5/19/2019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待酷刑造成的严重伤害以及维权情况通报

作者: 郑志鹏

 
我以维权为起因:长期遭受政治以及司法迫害,全家人长期被维稳。我被拘留和非法拘禁、软禁次数多到无法统计了。另外:因此被劳教一次,羁押在广州市越秀区(萝岗)看守所、在北京被判刑一次,羁押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在户籍地被判刑一次,羁押在惠州市惠阳区看守所。

我因为被政府黑名单、被高压防控的“不稳定分子”,因此:抓到这三地看守所里边后,我都饱受虐待、被打残废、被酷刑!尽管伤重而且是看守所的责任,但是无一例外他们都不处理事件不治疗我还进行酷刑、以及捏造是非推卸责任;据透露他们也是为了响应政府制裁打压我的政策规定。

【一】被羁押在“广东广州市越秀区(萝岗)看守所”的遭遇:

2010年8月24,我在广州拉横幅维权曝光,当时亚运会在广州举行,全城在“清场、整顿”维稳,为了政府形象:因此我被“顺理成章”抓去劳教1年,在进东坑劳教所之前,羁押在广州市越秀区(萝岗)看守所。

我是政府黑名单、他们眼中的“阶级敌人”因此,看守所所长吩咐“要看好他”!于是进去即被戴手铐和脚镣,锁固定在水泥床板上面动弹不得,和死刑犯同等待遇!要拉自然得由监室里的人去接,他们怕麻烦,因此:一天只给很少分量的水和饭。【伤害】:长期戴手铐两个手掌于是肿起来,卡伤到相应的神经线,因此两手拇指一直很麻木至今无法恢复健康···!

看守所吃的饭很差、挤着睡休息时间也远远不够;厕所没有封闭的成天臭气熏天;没有开水,喝的水是从旁边山上引下来,好几次看到水杯里有几CM长的寄生小虫。

 

【伤害】在劳教所的进一步伤害:在送往广州市东坑劳教所进行“劳动教养”,进去那里首先要接受军训,我骨架伤得严重不能达标,被劳教所民警指责、训练员殴打(导致左耳伤残)!殴打后被关了半个多月禁闭、酷刑:锁住脚在狭小阴暗潮湿房子里臭气熏天,每到傍晚开始,就有成群大蚊子来袭,里边有张很臭的烂棉被,我把盖头的地方棉花掏空、剩下网状物罩着头以呼吸,冲进网内的蚊子必须消灭掉,于是左手时不时拍一下,后来把左手掌骨拍骨折了,被劳教所知道后,拉出去拷在露天铁柱子下面整。接下来强制劳动:身体诸多伤残加上左手掌骨折,劳动效率跟不上就被虐待,甚至用电棍来提高我的劳动速度!

 

【维权情况】劳教期满释放后,更加被惠州政府常年高压管控,根本无法外出过去维权;后来托他人去维权:劳教所赖账不承认、申、诉讼管理机关、公安机关也无结果;而看守所对我进行酷刑造成的伤害也同样投诉无门,公安机关说只要没有弄死人我们就不会管!······

另外:见到在同一个监室看到两个也被酷刑的难友:一个整条腰变形了,都说是被被看守所酷刑导致,被手铐脚镣锁住吊拷在水泥床板下面、腰凸弓点才能贴到地面,长期酷刑造成腰椎变形。另外一个监友也被同样酷刑好几个月,他手长脚长因此贴到地面多一点,腰椎变形没有那么明显,但是被长期酷刑全身形成的汗斑纹就像斑马一样···

 

【二】被羁押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的遭遇:被虐待、打残废、长期酷刑。

2015年5月3日在北京西城区拉横幅曝光被抓,加上政治因素,我被判寻衅滋事罪、半年刑期;羁押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到刑满释放。

 

      因为我被政府维稳黑名单、重点打击制裁、稳控对象,因此在看守所也被整治,羁押半年以来,身体和精神受尽虐待折磨,白天:监室号头等人无休止整我,还敲诈勒索、侮辱殴打、体罚折磨;好不容易熬到睡觉可是旁边2人通常假装发梦接二连三左右开弓拳打脚踢···还被安排跟几十年没有洗过澡、皮肤性病人或精神病人等挨着睡!申请调换监室反而被民警管教(赵**)殴打、侮辱、谩骂,管教极度纵容他人与牢头监狱霸虐待折磨我来取乐,无休止折磨到我血压飙升心跳很快,多次晕倒···

 

【伤害】在2015年8月29日早上6:10分还是睡觉时间,值班员候**用手捧着凉水洒在我脸上,我被惊醒,全体起床吃完早餐后,我报告给牢头(监室管理)就被粗暴“禁言,接着监室打手邧、监室人员候**、2号管理员刘**、高*等,4、5名彪形大汉对我进行围殴;左耳朵、左下巴重拍得晕头转向···接下来看守所值班的李队长(值班民警)问:“没有事吧?我说有事情哦”!于是我过去门口的电子通话接着报告,正与民警电子说着话,监室人员高*(大个子、监室打手之一)从我背后过来猛勒住我脖子,把我的头压在他肚子侧面位置,他两手握在一起拼命的一阵阵压提勒我脖子,3分钟后队长才找到另外一个人赶到监室门口制止。

我脖子被压勒得奇痛难耐,左气管位置不断急剧地流液体,吐出来就是一坨一坨血与痰,脖子支撑头困难、吞咽困难!下巴左边骨头韧带也受创伤;左脚被踢肿,左耳朵外耳肿起来、右肩胛骨下一根肋骨因此更加异位!······2015年8月29日早晨被围殴残废,负责我这个监室的管教赵**上午就发动同一个监室所有人给我施压要求我就此罢休:不要要求立案、声张···如果我不从所有人不能买东西和加菜、晚上全体不能睡觉进行值班、甚至整层楼都要被制裁;逼迫我就范屈服。

看守所所长谢*和负责管理我的直接责任人赵**,在看守所没有相关医疗设备的情况下,为了推卸责任和节约医疗经济开支,以及配合政府对我的制裁政策:不立案不处理人,而我要求治疗和立案、保存相关视频,立刻被戴手铐脚镣、手掌和脚板贴锁在一起,整个人C形紧紧锁住动弹不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呀!【伤害】折磨了一个月多,我已经是身体机能综合衰竭!!头发胡子白了不少、左耳朵外、中耳发炎听力下降、眼睛饭前看不清东西、心跳紊乱、心绞痛(被怀疑患上冠心病)、脖子僵硬支撑头吃力、说话吃力肿胀、气管伤每一次呼吸都异常痛苦,平躺一分钟不到气管就咕咕的响,睡觉时必须侧压住气管伤口都在分泌物才能睡会儿,早上起床就看到血脓已经涌到鼻孔口腔,因为流鼻血脖子支撑头辛苦、说话吃力(情况到现在几年了一直这样子)。到专科医院检查疗养部分伤,在看守所造成的伤残太多经济等等问题无法全面检查评估。

 

没日没夜酷刑和集体虐待到10月初到月中,我到奄奄一息的地步!糊里糊涂被迫按照看守所所长与管教的编排:“按照他们的口述,写下了一系列他们捏造是非掩盖事实的“情况”:比如我被围殴过去监室门口的电子通话报告管教,管教赵永刚则要求写成为:是我往门口方向去撞门、墙自杀,被监室人员高**搂住我脖子因此救了我的命!我没有被打和被长期虐待酷刑,也没有被敲诈勒索。看守所没有医疗设备与专业医生治疗我,看守所的报告是我没有伤、要我承认;我的脖子被暴力卡得吞咽困难、下巴同时被扭带伤咬东西困难,看守所说我绝食、要我肯定;要求看守所谢所长给我安排治疗,他回复我:你没有伤、我就得说没事!被殴打虐待酷刑造成心跳紊乱视力障碍等等、看守所领导管教也逼迫我写这情况的原因是:因为担心自己被重判所以情绪问题和自己想不开导致!------然后:他们把这些编辑捏造是非躲猫猫的材料整理好逼我签字画押放到我的服刑档案里。

 

在2015年11月上旬我刑满释放即刻在看守所门口要求见西城区检察院驻所检察官被拒,接着被惠州市政府驻京办和地方政府与公安遣返、没有进行救治处理···到了惠州自己被一边严管一边溜出去惠州市以及广州市各大医院检查和保守疗养,白天去医院检查治疗晚上睡大街,因为花光了钱治这些急病;以及和北京相关职能部门维权、诉讼,以及求助治疗费!

 

【维权情况】快递一次发十几件、当年第一时间回去西城区检察院派驻西城区看守所检察室,被主任检察官(丁毅)联合惠州市驻京办暴力抓获非法拘禁和遣返、往后好几次到北京诉讼和立案,都被驻京办抓到遣返,因此当时错过立案诉讼时效···!再往后这个案子,在追责方面:投诉到西城区分局、西城区政府纪委、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政府纪委等、公安部、西城区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北京市检察院等等,他们都不肯处理看守所相关责任人、还睁着眼睛说瞎话!在信息公开方面:在看守所被围殴、被看守所酷刑致残即刻要求保存视频以及相关消息,释放后即刻联系驻所检察、以及到西城区法院和北京第二中级法院诉讼,均不支持消息公开!国家赔偿方面:到西城区公安分局、北京市公安局申赔、到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诉讼均不支持诉求!在两会期间到北京市检察院抗诉,现在才给监督立案回复,显而易见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很简单的追责和国家赔偿案子,北京市公检法竟然捏造是非说瞎话、枉法裁判还侮辱我!而地方政府驻京办,联合不准我到北京维权,全国联手对我进行迫害、制裁!

【其他情况】:看到一起被酷刑的难友马**,被长期带特制的重型手铐缠脚镣绞拷,2015 10 16西城区法院审判他,看守所没有找到重型手铐脚镣的钥匙,所以在法庭上也是蹲着进行的。

还有:208监室当时关着一个可怜人,现在我一时间想不起他的名字,其他人反映是抓捕时弄伤头部的,关在看守所一年多了,也没有治疗,病情加重大小便失禁,(我值班时候帮他清理的)发展到走路要2个人扶住,那人眼看就不行了,看守所才匆匆通知家属接出去(保外就医)!

 

【三】被羁押在“广东惠州市惠阳区看守所”的遭遇:被管教亲属打断骨头,看守所不处理还强制大量劳动、安排艾滋病肺结核人一起同床共枕,还差点被精神病···强迫劳动到晕倒弄醒继续做···

2016年10月:“关于我举报地方某些腐败串案滔天罪行、相关职能部门领导包庇,形成地方窝案!以及举报被政府报复,长期饱受政治和司法迫害并且造成严重后果等等问题······”向惠州市市长麦**(现任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反映,要求正视和处理这个案件。

 

时任惠州市市长麦**当场就批示处理问题!但是后来只是暴力维稳我、他接手的事件不作为:从麦**批示我的问题到2017年5月中我被他们构陷抓捕判刑这期间严控非常异常、频繁软禁我,我就连到外面紧急治疗都不行。在2017两会维稳20天后,我父亲首先撑不住政府日夜不停的暴力下酷刑心脏病高血压病发作不省人事,政府维稳队不准我送他去医院导致抢救耽搁···接下来一带一路会议我被软禁、全家人也被维稳酷刑,我父亲因此被政府整得前后连续住了几个月医院,而我也被他们打了好几次,全家人被推入火坑···

 

于是我举牌曝光网上发帖求助:批评惠州市市长负责我的事件后乱作为涉嫌违纪。2017北京有诸多的外交活动还有19大,麦**市长涉嫌怕我搞出事情影响到仕途,市也可以趁机会打压网上言论、还有就是我父母被政府整的奄奄一息快不行了。因此干脆干预公检法,连同下级构陷我,捏造是非颠倒黑白:在5月16日我被惠阳区公安局抓去看守所,判刑8个月,为19大来临“稳控”把我在看守所!这一次也给殴打、虐待、酷刑得够惨!

在进去“过渡仓”5天就被放到216仓(工作生产区),由管教刘**负责、管仓赖**(杀人被判死刑在申诉、情绪极不稳定)连同几个牢头狱霸管理,在里边有繁重的生产任务,他们时常用暴力和虐待来提高速度!东西他们吃光还不用干活、值班。

 

【伤害】我因为是政府维稳黑名单,刚进去看守所已经被虐待,管教刘**把他犯罪的亲戚陈**安排过来,在2017年6月6日下午:我和管仓赖以及陈在休息仓,赖吩咐我除了工作任务还要干其他,我没有听明白只好重新问,陈左手提着我胸口衣服右拳头就猛击我右胸!我后来缓过来可以动了就走去按呼救电铃:要求看守所对故意伤害进行处理、保存视频、伤得很重要求对我进行检查治疗。

 

等了一个多小时,我看到片区值班的叶队长经过,于是说明情况,他竟然对我说:“再声张就拖你出来拷,一天打和喷辣椒水几次”!而负责我的管教刘建和和监室赖管理“沟通”后,赖发话说就这样子算了,我们以后不在刁难虐待你!打我的陈看到我伤得严重:说愿意叫外面的人给我存几千块作为补偿!我没有同意,于是:我被拖出去整以及戴上重型脚镣,回到监室被安排和艾滋病、肺结核一起贴着睡(贴着窄窄的厕所边睡,全监室几十个人整晚时不时上厕所就轮流踢醒、洗手水水杯水故意弄在我脸上,白天加劳动任务,完成不了晚上就隔一个小时起来值班一次到天亮,酷刑同时伴着各种恶毒的虐待)和工作!

 

【他们构陷枉法裁判我,接着为了永绝后患我差一点被精神病】熬到6月12日,我被叫出去一个办公室,见到一位穿着警衣自称惠阳区公安局的,问我想不想早点出去---在努力地说服我去做精神病鉴定,说明如果配合(做鉴定的时候装疯卖傻等等)的话,可以不用坐牢!接着:20日,看守所所长翟**又来游说我,另外:他说明以后不要再曝光惠州市市长麦**违法违纪乱作为、也不能说是他干预司法连同下级构陷我抓我来坐牢。他说因为这样子会让惠州市政府更加恨我。很明显:为了防止后患,我被打断骨头还想搞进精神病院企图永绝后患,防止我释放之后他们的罪恶被揭发恶化!

 

我没有配合被精神病、没有配合惠阳区公安分局指证她人入罪等等,因此更加受到惨无人道的酷刑!我右胸部肋骨被打掉没有给我做骨固定,加上各种酷刑,其他人在各种虐待的同时可以在晚上任何时间殴打我,而且事发后手铐脚镣辣椒水只喷我!劳动任务一直再大量增加,因此不但长不回去,前面打断了这种情况下导致背后连接脊柱处也掉了下来,肋骨半圆形整条脱落,举手投足和呼吸都痛苦!一直以来不再愈合。

【维权情况】在离刑满释放前才见到惠阳区检察院派驻看守所检察官,投诉无果!释放后继续维权、要求立案要求刑警队验伤、走形式维权到惠阳区公安局、惠州市公安局、以及到惠阳区和惠州市检察院、惠阳区政府、惠州市政府等等部门反映情况无果!释放后一直被高压稳控。

释放就到惠州市专业的骨科医院初步检查是胸部软肋骨骨折或伤、到广州市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广东省骨科研究院)初步检查是支撑手的重要骨架整块脱落游离、脊柱扭曲变形,也和惠州医院一样要求住医院详细检查然后再动手术与治疗!因为经济困难、治疗手术费膨大等等原因而无法进行···

 

【其他情况】:这个看守所被羁押者,只要有钱,就可以买通管教或者门口的人,通过钱过得很好:吃到外面的大鱼大肉、香烟等等;可以叫他们通信联系外面,一封信当时500块;想在睡觉的时候床板宽一点就必须大钱去买;有些被羁押者是来做做样子的很快通过**放了出去···看守所很矮而狭窄、为了取光成本,在外仓为工作区:上面是封闭起来的透明材料,因此十二分闷热,天开始亮工作到天黑了吃完晚饭继续劳动,累晕倒了弄醒了继续上岗!在内仓:外面下大雨里边也同样下小雨,床铺被子湿琳琳是经常事,没有放风的加上其他原因,许多监室全仓人都感染顽固的皮肤病、龟头炎等等。

听说:“想不干活或者做管理:也可以花大钱承包下来后进行各种管理牟利。听说之前做劳动做死了人,换来看守所为大家加菜一次(每个人两小块焖猪肉)”。

 

我在几个时期被羁押在这三地的看守所里,因为是政府黑名单人物、政府眼中的“阶级敌人”,因此均被惨无人道的虐待、殴打与被看守所酷刑致残、伤情很严重!三地看守所还对我维权进行“躲猫猫”、推卸责任,相应的市、区公检法和政府联网包庇打压;而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被称为全国五星级豪华看守所,都如此黑暗、罪恶、腐败!至于其他看守所不言而喻!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的看守所,对我的伤害、酷刑造成的伤残严重、无休止的痛苦分分钟再折磨无辜的我挥之不去······

三地看守所无一例外的是管理者以黑治黑、异常腐败···!里边充满罪恶,监督部门架空;惨无人道的酷刑方式五花八门,里边卖的很多假货而且特别贵。性病、精神病、艾滋病、肺结核和健康人一起关押、拥挤、睡觉也是挤着的···

特别是北京西城区看守所以及惠州市惠阳区看守所,对我的人身损害程度异常严重!!投诉、申、诉讼那么久了,都颠倒黑白枉法裁判,导致我竟然连医药费也不能赔偿;追究责任更加没戏了。

我作为三地看守所的重度受害者:在里边遭到虐待、殴打、酷刑,导致身体机能衰竭、诸多身体功能残废、骨被打断裂还被强制劳动到骨游离---屡屡累晕倒在死亡的边缘!好不容易熬到释放捡回半条命出来:维权和看病却被政府围追堵截打压、为了制裁我,公检法配合政府捏造是非对我枉法裁判!

“事件可以看到:北京和地方公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全国联网迫害!另外:当事人与家属还不断遭到惠州市政府和当权者高压管控与重点打压;寻求各国人权组织和官员关注” 。

惠州市维权人郑志鹏:18948590589 
 
关键字: 郑志鹏 酷刑 维权
文章点击数: 440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