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9/2019              

余东海: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作者: 余东海

 
 
马帮是最大的受害群体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二
 
马学在宪,道德恶化,制度恶化,政治恶化,社会恶化,法律恶化,教育恶化,一切无不恶化,一切无不反常和堕落。因为马学的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共产主义理想统统错误,理论上漏洞百出,完全经不起批评;实践中恶果累累,血债累累,根本经不起回顾和追问。
大半个地球、大半个世纪的实践结果足以证明,马学是古今最大的邪说,马路是中西最大的邪路,马帮是国家古今中西最大的邪派。马帮成长、成功、发展、维持的历史,就是一部政治的逆行史、社会的反常史、人民的血泪史和人道的灾难史。
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马帮也是受害者,是马学和马路最大的受害群体。马帮成立以来,一边毁人不倦,草菅人命,尸山血海;一边自毁不倦,自相残杀,杀人如麻。大大小小无数马官和马知,受害深重,恶报惨重,或近报自身,或远报子孙,或没有子孙。这些人既可恶可鄙,又可悲可怜。希望有人能对马帮精英的下场做一个全面统计,用数据说话,将会更有说服力。
马帮作为最大的受害群体,包括心性的受害。信奉马学走马路,最容易导致道德败坏,良知泯灭,进而导致命运的恶化。东海有一个“三必”定律:恶必愚,恶必弱,恶必苦。邪恶人物和势力,必然苦难深重,无论怎样兴旺一时,都会迅速衰败贫弱。正如俗话所说,人傻钱最多,也经不起折腾。人恶必然傻,小聪而大傻,就更经不起折腾了。
同时,过于苦难深重或非常兴旺而迅速衰弱的人物和势力,往往严重缺乏德和智。故改造命运的根本法门是升德开智。
邪恶没有未来,反人性、反人权、反人民、反人道、反人类的东西没有未来。注意,马家虽然口口声声把人民挂在嘴上,但改变不了其文化和制度反人民的实质。马帮的五反性质,注定了它的极端邪恶和没有未来。
马帮自救的唯一办法是改恶从善改邪归正,回归中华正道。而以中华文化之正知正见,开其蒙启其昧,促使其革面洗心,则是正人君子和正义力量对马帮中人最好的拯救!作恶必苦,助恶为苦。反过来,为善最乐,助人为乐。弘扬正知正见,驱除邪说恶制,拯救马帮中人,重建中华文明,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事业,最巨大的功德,也是正人君子一大乐事。
 
2019-4-4
统一的品质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三
 
国家统一、天下统一当然好,但统一必须是良性的,具备相当的正义性文明性。只有极权主义,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将统一神圣化,为了统一机关算尽坏事做绝,为了统一牺牲人民草菅人命,为了统一破坏和平危害人类。
统一是否可欲,要看其品质如何。统一的品质之高低优劣正邪善恶,取决于制度、政治和文化,归根结底取决于文化。仁本主义的统一品质最高,其次是人本主义的统一,其它文化主导下的统一都非良性。
例如,法家是君本主义,耶教伊教是神本主义,纳粹是民族社会主义,苏联是物本主义哲学加党本主义政治学。这些文化主导下的统一,必是恶性的。统一越紧密和长久,人民苦难越深重。因为这些文化都缺乏真理性正义性普适性,导不出良制良法政治文明,怎么可能导出高品质的统一呢。
这些文化主导下建设起来的国家天下,必非正常非正义,必无和谐文明可言;作为命运共同体,只能是恶德共同体、厄运共同体和灾难共同体。这样的共同体,必然脆而不坚,坚而不久。其统一的成功和维持非常艰难,人命如草,代价惨重,却很容易分崩离析。
 
2019-4-5
共识微论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四
 
任何共同体,小则家庭、家族,大则种族、民族、政党、社会、国家等等,都应该具有一定的共识,否则必然各说各话,离心离德,一盘散沙,矛盾重重。但共识必须正确,必须合情合理,正常正义。
一个共同体形成或信奉了错误的共识,即非正常、非正义、非正道的共识,那就后患无穷不可救药。错误的共识不仅无助于文明、和谐和团结,反而比没有共识更可怕,必然导致内讧不断。例如,信奉法家的秦始皇集团,信奉拜上帝教的长毛集团,信奉马列的斯大林集团,isis世界,无不善于分裂内斗,你死我活。
对于暴秦、长毛、红毛们,总有人说,如果它们不折腾、不内斗就好了,就不会衰败灭亡了。这个假设不可能成立,它们绝不可能不内斗。因为邪知邪见从根本上遮蔽了它们的良知,败坏了它们德智,让它们轻则小人化,重则非人化,甚至豺狼化恶鬼化。小人群体就难以和谐团结,遑论其它。就算剩下两个人,它们也不可能真正团结;就算剩下一个人,它也要自我内斗,精神分裂,自取灭亡。
从历史的高度看,邪不胜正,邪恶没有未来,这也是要因之一。如果它们不折腾、不内斗,对于民族、国家和人类来说,那才是灭绝性的灾难。好在这个“如果”仅仅是如果而已,好在无论邪恶势力如何兴旺壮大一时,都无法摆脱自相残杀的宿命。表面是自相残杀,其实是天杀。
 
2019-4-6
失败主义的根源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五
 
马家社会,久久以来弥漫着一种灰心丧气悲观绝望的气氛。一些人认识到马家的反常性危害性,但有识无志,不愿起而批判抗争。认为那是徒劳无功,除了自找麻烦,没有任何作用。这就是悲观绝望的表现,胡平先生称之为失败主义。他在文章《克服失败主义》中指出:
“失败主义是一种因为认定未来注定失败,而放弃一切改变现状的行动的思想。失败主义不是凭空产生的。失败主义往往产生于失败之后。但是,单纯的失败并不至于产生失败主义,唯有当人们普遍认定失败是不可避免、是命中注定时,才会产生失败主义。失败主义的问题不在于认定未来注定会失败,失败主义的问题不是对形势评估的问题;失败主义的问题也不是害怕行动会招致重大风险,失败主义的问题也不是缺少勇气的问题。失败主义的问题是放弃本来可以采取的行动,放弃明知正确、本来完全可以采取、而且也知道不会有多大风险的行动。”
我认为,失败主义与误判形势、缺少勇气、害怕风险都有关系,但主要原因是对正义事业和未来丧失信心。而这种信心的丧失,又根源于三观的错误。如果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自有正确的人生观,善善恶恶,自强不息,一息尚存,奋斗不已;自有正确的人性观,从而明白,善是根本的,恶是派生的,邪不胜正,恶不胜善,邪恶没有未来。这些道理,堪称道德定律和历史规律。以史为鉴,不难明白也。
唐太宗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借乾文言的话说:对于极权主义,大多数人见其存而不知其亡,见其得而不知其丧。知极权主义必败必亡者,其唯儒者乎!其实不需要太多的历史知识,极权暴政脆而不坚,坚而不久,殷鉴近在眼前。君不见,纳粹、日寇和以苏联为首的系列马帮,都曾旺盛一时,无不转瞬即逝。若不改邪归正,彻底去马,中土马帮又焉能例外!
失败主义既误事业、误国家也误自己。失败主义情绪传染开来,严重影响正义力量的批判精神和抗争意志,减轻了既得利益集团维持极权的难度,这是误事误国。
让自己丧失了积极进取拼搏、立德立功立言的内驱力和历史机会,虚度流年,浪费生命,这是自误。
 
2019-4-6
向张无忌学习,对马家帮表态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六
 
不少人对马学还抱有幻想。或认为马学本来是好的,都是实践出了问题;或认为,马学确实有问题,但也没必要过于敌视,只要架空它就可以;或认为,只要马学与儒学结合,就可以变成好文化。殊不知,马学的错误具有根本性和不可修正性,马儒的矛盾具有原则性和不可调和性,正邪不两立。
对于马学,仅仅修正是不够的,仅仅架空也是不够的,必须彻底全部干净地剥夺其宪位和意识形态地位。只要马学在宪,就没有宪政,宪法中相对较好的条款就无法落实,政治的极权主义本质就无法改变。马学不去,极权不灭,国难未已;马学不去,儒家不兴,中华无望;马学不去,反马不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凡我儒生凡我中国人,到了彻底抛弃对马家的幻想的时候了。同时,有志之士应该彻底摆脱马家的利益诱惑,与邪恶脱离关系。
最新版《倚天屠龙记》电视剧中张无忌对赵敏说:“我张无忌即便裂土封王,也绝对不会向暴政屈膝。”小说中张无忌是说法略有不同:“赵姑娘,你想要我贪图富贵,归附朝廷,可乘早死了这条心。我张无忌是堂堂大汉子孙,便是裂土封王,也决不能投降蒙古。”
这句话很有现实意义,我把它略改一下用来自勉并与仁人义士共勉:我堂堂炎黄贵胄,大汉子孙,正人君子,便是裂土封王,也决不能向极权主义屈膝,向马列遗孽投降!
其实,元朝虽然异族,却是以儒立国,颇有儒家味和中华性;马帮虽然汉族,却是以马立国,不仅彻底去儒家去中华,而且曾极端反儒反华,现在虽对儒家略表尊重,虚假之至,远不如元朝尊儒的真诚。一些人置身马家社会,一味激烈反元反清而不批马反马,未免欺远怕近,聪明过度。
 
2019-4-6
马家特色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七
 
富民不足,富官有余;教民不行,弱民很行;扶贫无术,扶富有方。这是古今中西所有极权主义的特色和特长,更是马帮的拿手好戏。富官,让特权阶级富起来。弱民,让人民成为弱势群体和弱智群体。扶富,让富贵阶层富上加富,群体暴富。绝大多数贫困不堪,一小撮人富可敌国,贫富悬殊遂不可避免。
富民和扶贫,只能是口头禅和作秀。即使帮主有心,也无能为力,无法将富民和扶贫的政策落到实处。因为马帮文化物本位,政治党本位,经济社会本位,其中都没有人和民的位置。所谓爱国爱民和种种美好许诺,皆游移于其道德宗旨、政治追求和制度设置之外,是没有任何保障的自欺欺人的巧言。
至于说教民不行,是教民为善不行。教民为恶,那是很行、最行、非常行,没有比马帮更厉害的了。教民为恶,方法多多,概乎言之有三:一是邪说洗脑,二是恶制熏陶,三是利益诱惑,包括物质性、特权性、荣誉性的种种利益。
极权主义文化、政治培养出来的官员,自然是极权主义分子。受过极权主义教育熏陶的弱势群体,也大多物化和极权主义化了。换言之,弱势群体也具有极权人格,强盗的心!马帮对官民、官员对民众诈力并用,民众对民众、民众对官员同样不择手段,只要有机会,也会毫不客气地诈力并上。
 
2019-4-7
死亡之吻和希望之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八
 
余英时先生《大陆提倡儒家是儒家的死亡之吻》一文广泛流传,影响了不少人。此文标题就有两个错误,或者说两个低估:一是低估了真理的力量,不明儒学之真义;二是低估了良知的力量,不明人性之真相。
儒学作为道德真理和政治真理,具有至高无上的正义性、普适性和至大无外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来自于真理对良知的唤醒能力。良知即本性,作为道德主体和生命本质,无论怎样沉眠,都有可能被唤醒。只要提倡儒家,客观上都有助于真理的的流传和良知的复苏。
大陆提倡儒家,目的当然并非为了复兴儒家重建中华,而是为了利用儒家维持极权统治。这样的提倡,必无真诚可言,必对真正的儒家进行打压,必然混淆黑白颠倒真假,让伪劣分子假冒君子,让歪理邪说伪装儒家。
然而,只要提倡儒家,就不能焚书坑儒。四书五经义理煌煌,政治实践史迹昭昭,道德实践圣迹昭昭,就会与极权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形成鲜明的对比。
邪恶最利用儒家,因为邪恶野蛮最难利用仁义文明,乱臣贼子最难利用春秋大义,就像黑暗难以利用光明、魔鬼难以利用照妖镜一样。极权主义利用儒家,若不能改邪归正,恰足以自曝其丑,自曝其邪恶,导致极权主义的衰败灭亡。故大陆提倡儒家,是儒家复兴的希望之光,却是极权主义的死亡之吻。
 
2019-4-10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130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