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8/2019              

孙大骆: 2022年,王沪宁会向右转吗?

—— 与严家祺先生商榷

作者: 孙大骆

 
海外著名的政治反对派领袖兼政治理论家严家祺先生不久前发布一个文章《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而引起海内外的关注。文章先回顾了作者本人和王沪宁多年的交往然后就认为王沪宁会在2022年中共的20大的最高权力更迭的时侯成为中国政治转型的主要推动人,中国就会从此走向政治民主经济自由的公平的平等的第三共和国。而如果习近平在20大继续执政并拒绝政治改革,就会在津巴布韦式的政变中必然的被另一个政治家(大概是王沪宁吧?)所取代。因为在政治局七个常委中至少有四个人是不会反对民主转型的。(这四个人是谁,严先生没有说。但估计是李克强王沪宁汪洋赵乐际)严先生还列举许多以前的政治斗争例子暗示,如果在20大习近平拒绝政治转型和退位就会遭遇血腥的下场。
 
透过这个文章,可以轻易看出来严先生的政治立场和政治期望-----即未来的中国的政治民主改革的希望在于中共高层的内部更在于王沪宁本人。同时,严先生固执的认为中共的政府人大宪法一直是合法的。所以他在文章中热情的寄希望于中共在将来为6.4平反,为胡耀邦赵紫阳平反,为法轮功平反,为达赖喇嘛平反并和台湾一起建立第三共和国。
 
真没想到海内外最著名的政治理论家和政治反对派领袖严家祺先生在政治上竟然是如此的幼稚,在思想上是如此的糊涂,在思维上是如此的混乱。这样的政治理论家政治反对派领袖不仅不会领导中国走向民主政治的光明大路反而还会严重误导中国政治民主转型的运动。因为他即误导了亿万愚昧百姓的思想又干扰了中国政治民主的进程。中国有这样的政治理论家和政治反对派领袖真是中华民族不大不小的误会。
 
首先,王沪宁绝对不会在2022年中共20大上利用最高权力更迭的时侯主动的冒党下之大不韪去搞什么政治民主转型的。更不会搞什么津巴布韦式的政变去取代习近平的。
 
因为尽管王沪宁是研究西方政治学的大专家并深受西方民主政治理论的长期熏陶,可现在他是中共最主要的意识形态的理论家又是身居最高层24年的中共核心政治家,他身上的所有西方政治民主的东西都早已经在24年前就变成了他手中的武器来对付党内外所有主张政治民主改革转型的思想和运动。也就是说,在他的长达24年的高层政治专制经历中,他的所有的西方民主思想早已经异化成为对付西方式的民主政治的武器了。也正因为他非常熟悉西方民主政治思想和政治运作的套路,所以他才更加能得心应手的对付所有来自党内外的政治民主的思想和政治转型的倾向的。也就是说,他研究熟悉西方政治民主理论并不等于他信仰西方政治民主理论。特别是他处于中共政治专制的最高层即品尝到至高无上权力的滋味又享受到了最高层的特供待遇和美女的青睐,他怎么会抛弃令无数书呆子仰慕一辈子也得不到的权力美女金钱而去冒党下之大不韪并冒掉脑袋的危险去搞津巴布韦式的政变来取代习近平呢?
 
中国历代所有的知识分子的最高境界就是做王者师。中共的陈伯达田家英胡乔木尽管在后期被主子毛泽东收拾,可是他们并没有在政治上背叛共产党毛泽东更没有造反篡位的念头。今天,在几十万个书呆子里只有王沪宁一个人挤进了这个王者师的位置。所以尽管王沪宁在早期研究熟悉西方政治民主思想可是并不等于他终身信仰这个思想。即使他信仰这个思想也会在他从政治理论家变为政治家之后毫不犹豫的抛弃这个无用的碍事的思想并且会利用这个思想去打击这个思想。间接的证据就是,如果他仍然信仰并鼓吹西方政治民主思想的话他早就会被江泽民踢回复旦大学,(江泽民曾庆红也压根不会提拔他)习近平也不会认识他。直接的证据就是,现在的中共意识形态的保守性和政治的严酷性基本上就是出自于王沪宁在幕后的大手笔。还有现在越来越烈的个人崇拜现象也是王沪宁制造的。
 
就是说,王沪宁不但不是未来的中国政治转型的主要推手反而还是现在的中国保守思想和严酷政治的幕后主要策划人(习近平反而只是一个执行人了)你能想象现在这样一个保守严酷狰狞的王沪宁能在未来的2022年突然来一个华丽转身变成一个开放善良温柔的政治转型的主要推手和操盘手吗?
 
王沪宁在思想上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突然断裂式的转变。因为他身上的西方政治民主思想早已经在几十年的政治经历中异化变成他手中的武器来打击政治民主思想。也就是说他在思想上不具备这样的基础,在政治上也不具备这样的环境。因为他只是习近平的一个党务助手即没有自己的派系和文官心腹更没有军队的武将基础,他拿什么实力去搞津巴布韦式的政变来取代习近平呢?难道王沪宁为了中国的政治民主转型连自己的高官厚禄和自己及娇妻的性命都不要了吗?
 
还有,按照严先生的意思,王沪宁还可以联合李克强汪洋赵乐际三个常委在2022年的20大的最高领导层换届中利用合法的形式废黜保守的习近平同时推举王沪宁做中共的最高领袖以完成政治民主的转型。
 
严先生的这个政治设想更是天方夜谭了。因为连王沪宁那样的研究熟悉西方政治民主的书呆子都会背叛自己的思想信仰并利用这个思想做武器去对付西方政治民主思想,李克强汪洋赵乐际这样的一辈子受到共产党专制思想的洗脑并在共产党高层钻营一辈子并享受无限的荣华富贵及无限权力的政客会在习近平的24小时的暴力威胁之下利用合法的形式来文质彬彬的废黜习近平吗?
 
李克强汪洋赵乐际三个人有没有西方民主思想先不说,他们三个人在政治上有这个胆量吗?他们在没有任何军队支持的基础上敢和习近平摊牌吗?即使他们拥有人数上的多数就能合法的废黜习近平吗?中共最高层的权力地位是由于合法的人数多少的政治规则来决定的吗?何况政治局中的任何一个人敢于流露出政治转型的意图的话习近平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扔进秦城监狱的。
 
中国第一流的政治学家竟然在这个最重大的政治问题上得出这样幼稚的不符合任何逻辑的政治判断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另外,严先生还有一个重大的原则错误-----这就是他始终认为中共的政府人大及宪法是合法的。比如他始终认为中共的82宪法是政治的巨大进步。他还呼吁中共为6.4平反,为胡耀邦赵紫阳平反,为法轮功平反,为达赖喇嘛平反,还呼吁中共实行第三共和国等等。
 
就是说在严先生的意识和潜意识中,中共及其政府人大宪法是合法的,他同中共的关系不是你死我活的刀刀见血的阶级斗争关系而是互相促进互相督促互相文质彬彬可以和和气气协商的平等的政治党派的关系。他竟然把自己同中共放在同一个政治语境和同一个法理规则层面,难道他甘愿和中共一样沦为丛林的层次吗?(令人反讽的是,中共却从来不这样文质彬彬的对待政治反对派们。)
 
在这个最重大的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上,严先生是如此的幼稚如此的糊涂如此的书生气,这就不是思想糊涂政治判断的智商高低的问题了而是思维的混乱与否的问题了。不过联想到严先生曾经做过十年的中共高层的政治顾问,接触的都是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胡启立朱厚泽之类的高级共产党员,他当然永远不会跳出共产党的政治框子来反对共产党了。就犹如李锐到死也没有退党和公开主张推翻共产党一样。在这个问题上,有些弱智的北大教授郑也夫的政治格局显然也比他们高出一个档次。
 
一句话,严先生还把同对中共的斗争停留在小资产阶级的改良和改革的不痛不痒的不流血也不死人的如同天鹅绒一样温柔的层面。而历史将会证明,海内外所有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政治反对派们都将会在中共的政权面前撞得头破血流满地找牙的。
 
 
关键字: 孙大骆 严家祺 王沪宁 民主转型
文章点击数: 149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