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2/2019              

谭松: 由巴黎圣母院大火所想到的

作者: 谭松

 
2002年我在环县兴隆山寺庙的残址前
 
巴黎圣母院一场大火,又听到无数国人的叫好声,认为这是报了当年法军火烧圆明园的一箭之仇,大快人心。
类似的这种叫好声我们已经听到过多次,比如对美国“9.11”遇袭;比如对日本大海啸灾难……
至于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与一百多年前火烧圆明园有什么不同,已经有不少学者和自媒体作了透彻分析,我就不再说。我想说的是,中华数千年的文化遗存(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是毁于什么时候,毁于谁之手。

我出生在“新中国”,成长于十年文革,从小受教育,1949年之前是“黑暗的、万恶的旧社会”,旧社会留下来的东西,大都浸透了封建毒素,属于打倒、清除之列。而1949年后建立的“新中国”,是以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马列主义为指导、以中华历史上最伟大的政党为领导的国家。“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口号响遍中华大地,书写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城镇和山乡。
这个由外来的“洋教”所培育、所指导的政党,这个以“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消灭私有制”为宗旨的“新社会”,天然地要与中华传统文化和文明势不两立,必然地要用暴力手段清除“旧中国”的所谓“封建毒素”。

这一场“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焚火其实从1949年“新中国”一开始就在中华大地上熊熊燃烧。它一烧几十年,遍及神州每一个城镇山乡!其惊心动魄、其焚毁之绝,其惨不忍睹,实在让圆明园的火光黯然失色。
因为,它把中华数千年文明的根烧断了。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共当局就开始了有目的、有计划地毁灭中华传统文化,打出的旗号是“清除封建毒素”。
比如,在川东著名的鬼城丰都,曾有大大小小几百座寺庙,是当地民俗、文化、建筑、艺术、地理的实物记载和生动反映。可是,1950年,丰都县委书记亲自带队,把几百座大小寺庙砸毁(幸亏还没砸那个现在的著名景点)。当年目睹这一“壮举”的丰都民间艺人雷雨风在几十年后说起这事还悲痛不已。
 
又如,在四川天全县始阳镇曾有两大庙子,一是清朝雍正改土归流后建的城隍庙,二是建于南宋的大碑石,这两座珍贵文物1951年被农会主任带人砸了。
 
在忠县石黄乡,曾有一座寺庙,不亚于现在梁平县著名的双桂堂,五十年代被拆毁。
 
至于烧书、烧字画,更是火光冲天兼绵延不绝。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遍及全国的土改运动中,有一个任务就是焚烧乡绅家的诗书字画。比如在川东奉节县洋沱坝,有一个著名学者叫李孟洋,他收藏有整整一幢楼(三层)的书籍,仅裱过的字画就有上万幅,其中有不少珍品。中共土改工作组的人把李孟洋整死后说,要彻底粉碎封建毒素,还要烧光他收藏的反动书画。于是,工作组派人天天去背书焚烧。这一把火整整烧了五个多月,仅焚烧后纸灰都挑有几百挑(挑去肥田了)。又如,忠县花桥乡沈举人家几代人的藏书全部被焚……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开始的有组织有目的有计划的打砸焚烧,到文化大革命燃起的“破四旧”燎原烈火,中华大地上,有多少珍贵文物被毁?
 
原川东彭水县的千年古镇郁山,曾有九宫十八庙等五十多个大小寺庙和著名古迹,1949年后被毁得一个不剩!其中包括那著名的唐代天元寺(这座挺立了一千多年的寺院是三十多年前才被毁。)
 
我的出身地重庆市南岸区有一座沿山而建的著名寺院老君洞,它始建于三国时期,正式创建于隋末唐初,历时1300多年,是重庆主城区最大最主要的宫观。寺内有许多珍贵而精美的雕像和雕刻,但是,文革的焚火毁灭了这座著名寺院。老君洞的所有神像及沿山壁而上的摩岩浮雕人物全部被毁,1000余册经书与字画、衣冠等文物被焚烧, 70000余平方建筑被拆毁,四尊极其珍贵的唐代铸紫金铜钟神像被当作废品处理了。(这四尊唐代珍品是抗战时期为防日机轰炸转移到南岸的,它们没毁于日机轰炸,毁于文革焚火。)
 
在甘肃环县的兴隆山,沿山而上(直抵1774米的主峰)曾有建于明清两朝的72座寺庙。在地理如此偏荒的地方,1967年秋,一群毛主席的红卫兵,不畏路途艰辛(那时还没有公路),爬山涉水来到这儿,以砸烂“旧世界”的革命激情,将72座寺庙彻底摧毁!我曾站立在兴隆山最高处那残存的“天门”寺庙外,眺望四方沓无人踪的寂静沟壑,心想,历朝历代的战火,都很难烧到这地老天荒的地方,但一场“砸烂旧世界,清除‘旧文化’”的革命烈火,烧遍了神州大地的每一个偏远山乡,也焚毁了这72座从明清传下的文化遗产。
 
贵州安顺在文革时将中国古老的地戏面具强行收缴,在“清除封建文化”的口号下,两万多个面具(其中有不少传了几百年的珍品)被集中焚烧。那三天三夜,烈焰熊熊,浓烟滚滚,焚烧的灰烬遮天蔽日。
1966年8月27日上午,洛阳市第八中学的红卫兵响应党中央“清除封建余毒”的“战斗号令”,着手准备彻底砸毁著名的龙门石窟。如果洛阳农机学院的师生晚一步赶到,中国将从那一天起不再拥有这个有一千五百年历史的世界文化遗产。
 
洛阳白马寺是佛教传入中国后兴建的第一座寺院(公元68年)。白马寺创造了中国佛教史上多项“之最”。如:最早传入中国的梵文佛经《贝叶经》收藏于白马寺;中国第一本汉文佛经《四十二章经》在白马寺译出;白马寺的齐云塔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舍利塔……白马寺内曾存有大量千年稀世珍宝,到民国时期,这些珍品依旧保存完好,如辽代泥塑、元代夹纻干漆造像,三世佛、二天将、十八罗汉等。
公元1949年到来了,一切宗教活动均停止,白马寺香火沉寂。
 
公元1966年到来了,挺立了两千年的中华第一古刹遇到了它的灭顶之灾!
 
那一年的8月27日早上,白马寺大队党支部书记带着数百人,操着锄头、铁锹等闯入寺庙,声称遵照上级指示 “破四旧”。霎那间,包括有千年历史的辽代泥塑十八罗汉、稀世珍宝玉马在内的所有佛像、经卷、文物都被毁灭。二千年前印度高僧带来的镇寺之宝 ──《贝叶经》同样被付之一炬。被焚毁的经书残灰、残卷有一米多高,直径五、六米……据《洛阳市志•文物志》、《洛阳市志•白马寺志》中记载,共计焚毁白马寺藏经55884卷,砸毁元、明、清历代佛像91尊,包括来自印度的一尊白玉佛,缅甸赠送的珍贵贝叶经也被投入大火,化成灰烬。
 
山西祁县渠家的长裕川茶庄曾是晋商中最大的茶庄之一,始建于清乾隆、嘉庆年间,茶庄大院里有一幅巨大的青石浮雕,它既有中华传统的文化气息(如大禹神兽、罗汉菩萨、琴棋书画、鹿鹤松柏、施衣舍饭等石雕和图案),又体现了西方文化艺术特色(如四方门柱、高高在上的雄狮、院内支撑窗台的石雕吉祥鸟等)。当年,大院曾被日寇占据,但他们未毁坏石雕和房屋。几十年后,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破除旧文化”号召的红卫兵们手举铁锤杀来了。他们首先冲那典雅的大青石浮雕门下手。
 
叮叮当当,碎石乱飞。终于,这一精美的艺术品被毁坏了。
 
(我曾站在那残破的雕像前心生困惑:这些祖先留下的文化和艺术之美,当初怎么就没有令那些充满革命激情的年轻人生出一丝不忍与爱惜呢?一个政党、一种学说,要把一个人的大脑洗成什么模样、把心灵毒害到何种程度,才能让他如此疯狂——就像阿富汗的塔利班炸毁千年艺术瑰宝巴米扬大佛。)
 
 
彭氏大庄园只剩下一道侧门还比较完整地立在天地间

另外,1949年之前,中国乡村可以见到不少精美的庄园。这些庄园,集建筑艺术、手工雕刻、儒家文化、传统民俗等于一身,再与四周的自然环境巧妙融合,构成“天人合一”的宁静与优雅。置身其中,可以感受到千百年来那一脉相承的文化内涵。1949年,一只巨掌劈天而降,打断了千百年来的那种和谐,那种“一脉相承”。房子分了、家俱搬了、艺术毁了、书籍烧了……土改未毁的,大炼钢铁毁了;大炼钢铁未毁的,“文革”毁了;“文革”未毁的,“经济开发”毁了。这些精美的庄园,终于玉殒香消灰飞烟灭。例如,始建于明洪武四年、占地200多亩的四川隆昌县云顶寨古城堡(寨内原有54座庄园)被毁得面目全非;涪陵青羊镇陈氏十大庄园只剩下最后半个(即现在想开发旅游的陈万宝庄园);云阳县凤鸣镇彭氏家族历经嘉庆、道光、咸丰三朝建造的彭家座堂(住宅大院),占地 2000 多平方米、拥有 15 个天井、三道豪门、无数艺术雕刻,土改之后座堂被毁(现在想开发旅游,但已经无法修复),如今,仅有一道侧门还比较完整地立在天地间。
……
说到这儿,大家明白,这种从1949年就开始的全国范围“清除旧社会封建毒素”就是毁灭中国文化!
(我以上举的这些例子,全部来自于我的实地走访了解,而这还是很少的一部分。)

还有,有人曾将文革时中国被毁的著名文物、古迹和被焚烧的珍贵字画列了两张长长的表,把这两张表细细读下来,你便会发现,圆明园的焚火,实在只是微弱的星星火光。

为什么极少见到有人对真正彻底毁灭中国文化的事件和元凶进行揭露和批判?我们那些动辄义愤填膺怒斥美帝、抵制日本的爱国斗士们为何在这方面总是缺席?

我想,一是他们不知道。比如,我在教学中发现,学生们的认知几乎全部来自中共精心打造的教科书,虽然现在资讯相对发达,信息多元,但他们被死死锁在分数和考试的铁链上。于是,普遍出现了“党要他们知道什么他们就知道什么,党不要他们知道什么他们就不知道什么”的现象。同样,多年的洗脑教育,当局也成功达到了“党要他们仇恨什么他们就仇恨什么”的目的。(为什么有源源不断的“小粉红”,因为我们有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培养机制。)
二是他们不敢。就算有人了解了“毁中华文化者,中共也”的事实,他们也不敢说,而痛骂英法联军烧圆明园不仅没有任何风险,而且还可以站在爱国的道义高峰,展示自己的凛然正气。
 
被红卫兵砸烂的长裕川茶庄石雕
 
那些为火烧巴黎圣母院欢呼的人是因为心痛自家圆明园的文化艺术被毁灭吗?那么,他们心痛过被中共、被红卫兵所毁灭的文化和艺术吗?从他们看到巴黎圣母院这人类文明的瑰宝被损毁没有一点心痛,只有一种复仇的快感,我感到,这些拍手称快的“爱国者”们,心中装的是仇恨而不是文明,是愚昧而不是理性和爱。
 
 残存的长裕川茶庄石雕
 
如此,某天又一位“英明领袖”和“伟大政党”让“1966年”死灰复燃,又用一腔神圣的高调发出一阵邪恶的咒语,他们是不是又要像当年的红卫兵一样应声而起,疯狂扑向世界文化和人类文明?
 

关键字: 谭松 巴黎圣母院 大火 仇恨 文明
文章点击数: 732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