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7/2019              

慕容天明:美国的作用

作者: 慕容天明

 
我曾经说过,不仅左派反美,部分右派也反美,前者反美可以理解,毕竟他们被深度洗脑后已经不是一个理性健全的人,真相被蒙蔽,认知出现扭曲。后者反美情况则很微妙,大约可以归为碗米恩,斗米仇一类,索求无度,寄望落空后由爱生恨。他们以自由之名,厉声责问美国:为什么不关注我国人权?为什么要与独裁者贸易往来?为什么不来拯救水深火热中的我国人民?结论:美国太坏了,美国居心不纯!
 
你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叫花子般的可怜虫,破衣烂衫捧着一个搪瓷破碗去敲地主家的门讨要粮食,并且道貌岸然理直气壮的威胁:给不给,不给我就砸门了!问题是,美国不是你爹,你也不是他儿子,他对你没有责任和义务。
 
你渴望得到什么,首先应该自己努力去争取,有多大的渴望就付出多大的努力,别人愿意帮你,心存感激;不帮,反躬自省。这是做人的根本。你不能为了一个你所认为的宏大理想去道德绑架任何人——哪怕是以自由之名,以上帝之名,否则,在精神气质里,你已经变成了一个极权主义者,你不用再道德感十足的反对谁,首先应该反对你自己。
 
一个自由主义者应该具有直面惨淡现实的道德勇气,身体力行的果敢精神。你网上发个帖怕招惹麻烦,上街举个牌怕被抓,不小心喝个茶吓得尿裤子,却大言不惭的指责美国,好意思?
 
 
恼羞成怒与悲观绝望基本源于无知与无能。寄望美国的拯救,由希望而失望,由爱而生恨,只能证明自己的虚伪与无耻。没有自由的德性,不配享有自由的果实。
无论是草根阶层还是精英阶层,把希望寄托于美国而不是自身,自己怯于抗争却希望美国撬动体制转型,都是一种道德上的不诚实。只要回溯历史不难发现,美欧文明核心圈国家对那些转型中国家的帮助基本都是外围性的辅助性的而不是核心的主导作用。抗争的主体永远是所在国人民自己而不是别人,只有人民起来从压迫者手中夺回属于自身的权利,历经血与火的淬炼,自由的根基才会得以夯实。
 
如果人民没有觉醒,就唤醒人民。如果人民不知道什么是属于自身的权利,就告诉人民哪些是属于他们的权利。这是已经觉醒的公民和知识精英应该去做的事情。十指有短长,闻道有先后,指责那些还没有觉醒的公民从事情的结果上看毫无意义。所以我从来不主张左 与右间应该势同水火,老死不相往来,大家完全可以和而不同的共存。
 
人民与独裁者之间的斗争表面上是利益之争,实际上还是理念之争。政府对人民的统治,表面上看是依靠暴力为后盾,实际上是依靠理念的共识,这是所有极权主义政体无不重视意识形态宣传的一个重要原因。人民对政府的抗争,表面看政府掌握暴力和大部分国家资源,居于绝对优势,人民身无长物,毫无胜算,但只要居于压迫地位的人民拥有正确的进步的理念,并有将这种理念付诸实施的信念和勇气,政府就只能要么顺应民意,要么等待失败的命运。
 
 
每到历史的节点,美国的确都是不失时机的临门一脚,似乎改变了历史的轨迹。两颗原子弹导致了日本的投降,军备竞赛导致了苏联的解体,从事情的结果上看,仿佛均是如此。仔细考察不难发现,如果没有我国长达十四年的抗战早已耗费了日本大部分军力财力,如果没有东南亚风起云涌的殖民地抗争,如果没有盟军在欧洲战场取得决定性胜利,如果没有战争导致日本经济千疮百孔奄奄待毙,如果没有日本空军早已形同虚设,仅仅只有两颗原子弹会导致其最后的投降吗?同理,如果没有长达数年的阿富汗战争导致疲敝的苏联经济雪上加霜,如果没有谎言政治破产人心离散,如果没有卢布贬值外汇耗尽财政濒临崩溃,如果没有人民开始走上街头排队领取面包、救济和补贴,仅仅只是军备竞赛就会导致苏联垮台吗?
 
当我们用崩溃、溃败或者转型描述一种社会形态时,导致这种社会形态发生的力量绝对不会只是来自某一个方面,通常是不同方面合力共振导致的结果。共振的核心力量只能来自共同体内部而不是外部,可以着力、依赖、推动的力量只能是在内部而不是在外部。共振的力量从内部生发,根基夯实,成功的概率大;共振的力量从外部点燃,内部发育不足,成功的概率小。
 
当然,一切支持、关心我国文明化进程的国家我们都会欢迎和感谢,但也绝对不应该依赖谁,只能依赖自己。 
关键字: 美国
文章点击数: 152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