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9/2019              

闵良臣: 社会主义为什么不能成功

作者: 闵良臣

(网络图片 )
 
写在前面:李锐先生去世,有关他的“话题”一时间自然也就多些。三十多年前,他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郑重推荐这家报纸的记者孟晓云发表在《文汇月刊》当年第四期的一篇调查报道《胡杨泪》,而李锐先生的推荐文章题目就叫《请读〈胡杨泪〉》。

《胡杨泪》中主角钱宗仁所遭受的苦难不说,连他家的“富农”成分都是一桩冤案:土改时,钱宗仁家的成分第一次被划为贫农,可就因为一点家庭纠纷得罪了当时的农会主席,此人一手遮天,将钱家改划为“佃富农”。由此可见,当时的“农会主席”未必都是好东西。

改革开放前的二十七年,是无数因家庭出身“不好”的子女不堪回首的二十七年。所谓“社会主义”,其实就是“阶级斗争”,“阶级主义”;所谓“不唯成分论,重在个人表现”,也完全是忽悠。

当年,把一切不属于所谓无产阶级的阶级包括他们的子女都划归另册,不讲一点人权。对所谓“地富反坏右”的子弟极尽迫害之能事,包括不许他们考大学、参军、提干,埋没荒废大量人材,以至于统治近七十年,海外华人知识精英一个又一个获得诺贝尔将,而大陆在自然科学方面,除了直到前两年才有一个屠呦呦站到瑞典斯德哥尔摩音乐厅接受瑞典国王授奖,再没第二个大陆科学家获此殊荣,而科学技术也因此落后得可怜。仅有的一点“科技成果”,也全是依靠当年那些留学欧美回来“报效祖国”的知识分子所做出的贡献。

说句有些人听着可能觉得应该掌嘴的话,如果没有当年那些留学欧美的知识精英,或者那些人一个也没回到大陆,真不知这个国家会“发展”成什么样。

这一切,都是“社会主义”害的,只是我们有些人至今不肯承认罢了。如果当年不是倒向苏联,而是“跟着美国跑”,成立联合政府,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实施宪政,实行自由民主制度,今天的国家该是何等强大哦。

据蒋介石侍从室高级幕僚唐纵日记记载,抗战胜利后,美国在华政策,就是主张建立一个“强大团结民主之中国”。然而,这个“强大团结民主之中国”在独裁者那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因此,美国的愿望最终成为泡影。即使转眼又是七十多年过去,这个“强大团结民主之中国”又在哪儿呢?说句唯心话,现在看来,只能说好像上帝不青睐华夏民族,或者说华夏民族的“九九八十一难”,尚未完结。

下面这则千字文虽是五年多前做的,至今依然坚持文中观点:社会主义总是自以为是,总是在夸大这个主义的远景,总是在否定别的主义;社会主义总是毁灭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感到恐怖。因此,社会主义也就一直不能成功。

如此这般,从六十几个到四十几个,再到现在只剩三两个,不论什么人,再说它还有怎样强大的生命力,完全可以唾其一脸。

2019.2.18上午

 

自文革起,就记住了毛泽东一条语录,这就是他1957年11月6日《在苏联最高苏维埃庆祝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周年会议上的讲话》中的一段:“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不管反动派怎样企图阻止历史车轮的前进,革命或迟或早总会发生,并且将必然取得胜利。”我们今天还可以在文革中出版的“小红宝书”《毛主席语录》第22页找到这段话。

讲这个话时,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已经搞了40年;再从这个讲话算起,又是五十多年过去,眼看就有100年的社会主义实践怎么样了呢?我们总不能说是因为“反动派”阻止的原因,社会主义才搞得这么糟吧。以中国论,六十多年来,我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再加上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的坚持,没有什么人能“阻止”得了中国搞社会主义。

既如此,我们也就可以说,社会主义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我们自己的责任,怪不得任何人。不过,如此一来,就应该把毛泽东那句话改成,社会主义终究不能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也不管有多少仇视资本主义的人还在唱衰资本主义。

说起来,如果按社会主义的本意和理想,自己当然也希望能生活在这种社会,进而过上“共产主义生活”。可近一百年来,这个星球上的社会主义图像让人们已经不仅感到可怕,而且感到恐怖,甚至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你说大凡一个人,谁喜欢生活在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社会中呢。

那么,社会主义为什么会这样,或者说社会主义为什么没能成功?本人百思之后,得出一个自己的结论,这就是:社会主义总是自以为是,总是在夸大这个主义的远景,总是在否定别的主义;社会主义不懂依法治国,不喜欢用法律约束自己这个主义;最坏的是,这个主义总是在毁灭美好的东西。只要是持有这种主义的人所不喜欢的,不管这东西有多好多美,都将被他们毁灭掉,直至毁灭掉包括他们不喜欢的人的生命,甚至是残忍地毁灭,其中就包括要剁去写批评他们的文章的人的手指,甚至要“活埋”反对他们的人。一言以蔽之,社会主义者就是要只留下完全合乎他们那种“社会主义”的物质和精神。

这与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恰恰相反。现代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对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愿意接受,包括社会主义思想中那些合理元素。

可这样做的结果,我们都看到了:社会主义非但没能成功,而且在毁灭掉他们想要毁灭的东西的同时,也已经和正在毁灭掉社会主义自己。我并且坚信,人类历史必将证明毛泽东上面那段话是一种错误的认识和判断,他所说的客观规律,只是他从马克思著作中生吞活剥而来,根本没有经过他个人的深入研究和思考。

好来这个国家的现任领导人终于明白这一点,曾在纪念毛的诞辰时说了一句大实话,这就是:“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并说,尽管他拥有很高的理论水平、丰富的斗争经验、卓越的领导才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认识和行动可以不受时代条件限制。不能因为他的伟大就把他像神那样顶礼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的失误和错误。

而说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就是毛泽东认识和判断上的一个大失误。
 
2013-12-28午饭后一小时
关键字: 闵良臣 社会主义 不能成功
文章点击数: 869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