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8/2019              

一真溅雪: 五十一年前的今天那一场惊心动魄的经历(下)

作者: 一真溅雪

 
 
12月25号阴沉沉的,天还飘着一点细小的雪花,刚吃过早饭,我正在看两位同学下象棋,我忽然看到窗外有人远远地在向我招手,我仔细一看是张X在向我招手,我心里疑惑,他有什么事怎么不进来?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即湧上了我的心头,我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不便让其他同学知道的事,要和我单独说,我立即装作要去厕所方便,走到外面,张X和我来到宿舍旁的一个僻静处,我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说他昨天拿了一张他们学校开的一张证明,用褪色精褪掉了上面的字,改写成一张刻行车专用章的证明,到解放路一家图章店去刻行车专用章,被图章店的员工扭送到解放路派出所,在那里他被搜身,派出所搜去了他的假证明、学生证、钱、粮票,派出所工作人员从学生证发放的日期看出他64年就毕业了,派出所的入问他学生证已作废,为何还在使用?为什么用假证明去私刻公章?张X起先不肯如实回答,接着就招来一顿暴打,他经受不住,居然承认自已是“反动学生”刚从农场回来,刻行车专用章是为了不花钱坐火车回外省的老家去探望年迈的父母(幸好他没有说是去北京上访),接着派出所的王所长就往张X学校打电话,这时已快到下午5点了。正在这时派出所一下子拥进来七八个人扭送了一个窃贼到派出所报案,张X趁人多王所长不注意时偷偷跑出了派出所,一路狂奔,坐上公交车回到学校,第二天一早就乘公交车趕到我们学校找我商量怎么办?我说你平时那么聪明,怎么做出这么愚不可及的蠢事?你事前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难道你没有看到每个图章店都贴有的军管会的布告,要凭军管会开具的证明才能刻公章吗?你还承认你是“反动学生”,你这不是把我们都牵连进去了吗?现在捅出这么大的漏子才来找我,早怎么不找我?他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埋怨也没有用,你看怎么办吧?我说: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把事情缩小,只说是自己思想没改造好,贪图小利,想免费坐火车回老家探望已三年多未见过的父母,绝不可涉及到去比京上访!绝不可牵涉到其他“反动学生”,否则我们二十多个“反动学生”都要被你牵连进去。

他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找一个人冒充他们学院“联委”的人到解放路派出所去以了解、处理我伪造证明私刻公章一事为由,把我被扣在那里的假证明、学生证、钱和粮票都“骗”回来,由我们学校“联委”保卫组来接管我伪造证明和私刻公章一事,这件事就可以掩盖过去。昨晚我从派出所溜回学校之后,“联委”并没有人来找过我,这表明也许王所长打电话时,“联委”接电话的人还没有把这件事听清楚,电话就被那七八个抓着窃贼涌进派出所的人打断了,所以我想这个办法如果能成功,就不会对大家造成任何不利影响。此时我早已看出张X在来找我之前,就已打定了这个主意,而且是想要我去实施这一计划。我故意问他:你打算要哪个去帮你干这件事呢?他说:我想过了,这二十多个人里面除了你,还有哪个敢去做这件事?我当时想:王所长昨天已打了电话把事情告诉了他们学校的“联委”,“联委”已经知道张X伪造证明和刻公章的事,我再要去冒充他们学校“联委”的代表去派出所处理这件事,把张X被扣留在派出所的证件、物品“骗”回来,使这件事从此湮灭,不仅成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而且一旦事情败露,将把问题闹得更大更严重,愈发不可收拾。我对张X说:不是我不敢冒这个险,实在是成功的希望几乎没有,只会把事情闹大、闹严重,还会波及大家,后果不堪设想。他说:学校可能还没有弄清楚详细情况,后则“联委”保卫组昨天晚上就已经把我抓去了。我想他说得也有点道理,我又想以张X昨天在派出所的表现,如果让他一个人单独面对这件事,他是扛不住的,搞不好会把我们如何谋划从农场“逃”回学校、如何策划搞公用免票去北京上访这些事都招出来,这样我们二十多个“反动学生”都会被牵连,被抓进去,在那个年代普通百姓伪造证件、私刻公章都要被判刑,更何况我们这些有“前科”的“反动学生”,我们很容易因这件事而被当局说成是由一伙二十多个死不悔改的“反动学生”组成的反革命组织的反革命活动。凡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知道,这样的罪名将面临什么样的刑罚,我又想到,这二十多个“反动学生”绝大多数都是在我的鼓动、策划之下从农场“潜逃”回学校的,他们若因张X造成的这件事无辜被牵连而被抓去坐牢判刑,我觉得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此时我已下决心,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有责任作出努力使他们(包括我本人在内)免遭牵连。于是我对张X说:这件事你如果可以肯定你们学校“联委”还没有弄清楚详细情况,那就还有希望,我愿意冒这个险去派出所帮你把被扣的证件、物品弄回来,使这件事情从此湮灭;如果你们学校已经知道了详细情况,那你就只能由你把事情往自已一个人头上揽,看看能不能不牵连到其他人头上,我们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张X说:“联委”很可能还不知道详细情况,因为昨天王所长电话还没有打完就冲进来七八个人抓了一个窃贼来报案,把王所长的电话打断了,我趁乱跑出来的时候已快到下午5点,这时“联委”的人多半已经下班了,王所长处理完窃贼的事以后,如果再打“联委”的电话可能已经没有人接了,另外昨晚“联委”保卫组又没有人来找我,也表明他们很可能还没有弄清楚详细情况。我说:我需要的是肯定,而不是什么“多半”、“很可能”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张X说:我怎么能肯定“联委”知道还是不知道这件事的详细情况呢?我说:我有办法,我们必须尽快到你们学院“联委”办公室去,接着我和他又走路又坐公交车往他们学校去,一路上我要张X把他们学校有哪几个造反派、头头叫什么名字,校长、党委书记叫什么名字、“联委”办公室的电活号码……等他们学校有关情况尽可能详尽地告诉,我一一记在心里,以免到时候人家一问三不知露出马脚。

到了他们学院后,我对张X说:你要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到“联委”办公室去,你先什么也不要说,他们一定会先问你,从他们的问话你就可以确定,他们是不是知道详细情况,然后我们再决定怎么办?我在办公楼外面等你,如果半个小时后不见你出来,我就会马上离开,这就意味着“联委”已知道详情,你已经被他们控制起来了,那以后的事就只能靠你自已了。

张X进去后大约一刻钟的样子就从“联委”办公室出来了,我一看他面露喜色,我就知道这件事可能还有挽回的希望。他一见到我就说:真的像你预料的那样,我刚一进去“联委”的人就问我:张X,究竟是怎么回事?昨天解放路派出所打电话来说你伪造证明。我立即对他们说:上次你们开给我的那张买棉絮的证明,我拿到解放路一家百货店去买棉絮,被他们说成是假的,把我弄到派出所去,把那张证明也没收了。他们说:原来是个误会啊!那张证明明明是我们开给你的,怎么会是假的?这不是他妈的瞎胡闹吗?这表明昨天王所长的电话刚打了一半就被那七八个抓窃贼的人打断了,以后又没有再打,或是再打也没有人接了。

我听了后说:这件事看来还有挽回的希望,我必须立即赶在王所长今天再次跟你们学校“联委”打电话之前,赶到解放路派出所去,现在9点刚到,可能还来得及(因为那时各机关单位上班都不正常,上午大多要到9点多10点才有人上班,11点左右就又下班了),我和张X立即坐公交急急忙忙往解放路赶派出所赶,正好有一趟公交从他们学院出发要经过解放路,在解放路站下车到派出所就不远了,我们下公交车后,我要张X在公交车站附近等我,我立即往派出所赶,我到派出所一看大门已经打开,时间是9点半还差一点,里面已有人在上班,除了两三个穿中山装的之外,还有两个穿军装的(那时的派出所也实行了军管),我一进门就有人问:你有什么事?我说;我找王所长,此时一个穿中山装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站起来说:我就是,我说:我是XX学院“联委”的王X国,来了解一下我院“反动学生”张X伪造证明的事,王所长说:那好,那好!昨天电话里还没有讲清楚,就被一件突发的事打断了,今天我正准备忙完手里的一点事就跟你们打电话,想不到你们就来了,看来你们学院“联委”阶级斗争观念很强,对这件事很重视嘛!这么早就派人过来了。我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请你详细说明一下情况。他说:昨天下午三点多钟,你们学院的“反动学生”张X,拿着一张假证明到解放路一家刻字店去刻公章,被革命警惕性很高的刻字店员工识破,把张X扭送到我们派出所来了,现在刻公章必须要有军管会开的证明才能刻,张X拿了一张普通证明就想去刻公章,人家当然知道他这是想私刻公章,所以把他抓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一看连他那张刻公章的普通证明都是假的。说着王所长打开抽屉拿出那张证明打开电灯往灯光下一照,对我说:你看纸上那一横行一横行比较亮的地方就是用褪色精把原来的字褪去了的地方,现在上面的字是后来写上去的,王所长接着有点自鸣得意地对我说:他这点小把戏还能骗过我们这些干了十几年的老公安?我们还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本早已过期了的学生证,审问之下他才承认自已不是在校学生而是1964年就毕业了的“反动学生”所以持有的学生证是早就过了期的。我们问他为什么要伪造证明去私刻行车专用章,他说是想用自已搞到的公用免票不花钱坐火车回老家探望父母,不知道真是这样,还是有其他反革命用途,你们学校要仔细调查清楚。后来有七八个革命群众扭送了一个窃贼送到派出所,张X便趁人多混乱时我们不注意,溜掉了,不过他身上没有证件、没有钱又没有粮票,估计他跑不远,多半是溜回你们学校了。

此时王所长把他们扣留的张X的假证明、学生证、钱、粮票都装在一个牛皮纸档案袋里对我说:你既然来了,就把这些东西都带回学校去,以后这个案子就移交给你们学校“联委“”去处理(因为张X的学院不在该派出所的辖区之内)。正当我心中暗喜,想不到事情竟这么顺利时,王所长突然问我:你带证明来没有?我心里一惊,心想这下坏了,由于来得匆忙,虽然在路上什么细节几乎都想到了,却把一个普通常识忘掉了,那就是:当时无论外出办什么事,都必须带单位开的证明或介绍信。我此时连忙镇定下来,对王所长说:我今天不是专门来处理“反动学生”张X伪造证明这件事的,今天我父亲病重(其实我父亲早三年多就已去世了),我是专门回家探望父亲的,因为我家就住在解放路附近,临走时“联委”负责人对我说:昨天解放路派出所打电话来说什么我们学院的“反动学生”张X伪造证明,还没有讲清楚电话就断了,你今天回家抽空到解放路派出所去了解一下究竟是回什么事,回来再到“联委”汇报一下情况。由于不是专门派我来处理这件事,所以我就没有带证明来,我今天回去向“联委”汇报后,再让“联委”明天派人带证明来专门处理这件事。我的回答似乎也合情合理没有什么漏洞,然而老公安王所长出于职业的敏感似乎察觉到什么,觉得有必要核实一下我的身份,我正打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时,王所长对我说:你既然来了,不要急着走,我跟你们学院“联委”打个电话他们如果同意由你来处理这件事,没带证明也不要紧,你打个收条把张X的东西领回去,这个案子就交由你们学院“联委”去办理。接着他不由我分说,便对我说:把你们“联委”办公室的电话告诉我。此时我心想这一打电话事情马上就会露馅,后果就不堪设想,我已经瞄好了逃跑的路线,准备一旦电话打通我立即夺门而逃。我不露声色把我事先已从张X那里打听到了的他们学院“联委”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其实王所长昨天刚跟“联委”打过电话,电话号码他应该知道,不知是他懒得去查找;还是想看看我知不知道,以判断我是不是“联委”的人),王所长在那里拨打电话,我心里紧张得要命,不断暗暗祈祷希望“联委”办公室没有人接电话、或是占线打不进去,我一边准备随时逃跑,一边装着轻松的样子在那里等待,大约等了两三分钟,王所长放下电话:说打不通。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这关系我和其他二十多位“反动学生”未来命运两三分钟,终于等来了我反复祈祷的结果,我生怕他等一下又把电活打通了,我连忙说:王所长:时间不早了,我要赶回去看我父亲,我今天回学院后,把情况向“联委”反映,请他们明天派人带证明专门来处理这件事,你看怎么样?他说:那也好。我告辞时还与军代表打了个招呼,接着我怀着如释重负的轻快心情立刻离开了这个让我又惊喜又胆顫心惊的派出所。

我在公交站附近找到了正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的张X,我对他说今天由于我的疏忽大意差一点就坏了大事,怎么就忘记了准备一张证明呢?我把在派出所的经过给张X说了一遍,他说:看来今天运气还不错,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我说今天这事虽没有办成,但还是在王所长准备向你们学院“联委”再打电话之前赶到了派出所,打消了王所长再向学院“联委”打电话的念头,另外还爭取到一天的时间,现在我们已成离弦之箭已没有回头的可能了,干脆一又做二不休,我们利用今天下午的时间再准备一张“联委”假证明,明天我再到派出所去把你的证件、物品领出来,让派出所和王所长以为案件已移交给你们学院的“联委”了,而你们学院“联委”也认为事情就像你所讲的那样是一场把他们开的真证明当成了假证明的误会,这件事就会从此湮灭。

接着我问他:你身上还有没有一张保存得较好的“联委”开的证明?他说:还有一张回家探亲的证明,开好之后还没有用过,现在夾在我宿舍的一个语录本里。我说:现在我们分头行动,你起紧去你的宿舍把那张证明拿来,我去买点东西,然后我们到财贸学院的任X堂家里会合(任X堂家住在省城的城南,他家是单门独户,没有外人干挠)。我们分手后,我找到省城最大的一家化工原料公司的门市部,买了一小瓶高锰酸钾,一小瓶草酸。我赶到任家时,等了不久,张X也来了,我要任X堂找了一间有书桌的房间,要他不要让他母亲和他的弟妹们到这间房里来,因为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张X拿出了那张探亲的证明,我一看那张证明保存得很好和新的一样,我说:太好啦!张X说:要不要再去买一瓶褪色精来?我说:褪色精骗得过王所长他们吗?我要任X堂找来两个大一点的搪瓷洗脸盆,打来一桶清水,我往一个脸盆里倒入一些高锰酸钾,另一个倒入一些草酸,然后倒入半脸盆清水把脸盆里面的两种试剂都分别溶化之后,先把那张探亲证明摊开平平整整全部浸入到装高锰酸钾溶液的脸盆之中,此时纸上的字先由兰黑色变成深铁锈色,接着变成浅铁锈色,但字迹尚未完全消失。接着我用一根竹筷从高锰酸钾溶液下面穿到这张证明纸的下面,把这张纸挑起来(这样才不会把纸弄破),稍微沥干一下纸上的高锰酸钾溶液,再把整张纸一起放到盛有草酸溶液的脸盆中,不一会儿那张证明纸上,除了那个红色的“联委”的印章之外,所有原来写在上面的字迹都消失得无影天踪。然后我用筷子挑起这张纸放到盛有清水的臉盆里漂洗几遍,以洗掉纸上残留的草酸,因为残留有草酸的纸写字时会浸。然后用筷子挑起这张纸平平整整地摊到几层吸水性较强的毛边纸上,上面再盖上几层毛边纸,用手掌压,以吸干处理后的证明纸上的多余水份,再把这张半干的证明纸摊平放在几张毛边纸上,上面再复盖一张毛边纸,用一只搪瓷把缸装上开水在面反复移动利用把缸内开水的温度使毛边纸下面的证明纸迅速干燥。再把干燥后的证明纸正面朝上,用一个小园玻璃瓶在证明纸的表面来回磨擦,把证明纸的表面抛光(因为处理后的证明纸两面都失去了光泽),这样一张完全可以乱真的、“全新”的证明纸就诞生了。然后我故意用另外一种笔迹在这张盖有他们学院“联委”大印的空白证明纸上写上:解放路派出所:滋有我联委战士王X国,前来贵所处理我院反动学生张X伪造证明,私刻公章一事,请贵所大力支持配合。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这是那时证明上常用的套话),下面的落款是XX学院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日期是1967年12月26日。写好后,我把这张假证明递给张X,我说:我这张假证明比你那张假证明如何?他把我做的那张假证明拿到电灯下一照,整张纸完全一样,看不出一点处理过的痕迹,他说:你几年理科的书真没有白唸,这张证明就跟刚开出的新证明一模一样,看不出一点破绽。做完这一切已临近晚餐时间。我对张X说:你还是回你们学校,明天上午你先到你们“联委”办公室去走一走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因为王所长已向我介绍了事情的详细经过,他对我的身份还没有产生什么疑问,我估计我离开派出所后,王所长不大可能再往你们学院“联委”打电话,但对王所长这种老奸巨滑的老公安,还是小心为妙,无论有无新的情况你都要在明天上午10点赶到解放路公交站与我会合,我们再决定如何行动。

12月26日上午10点左右我到了解放路公交站,张X已先到了那里,他说:他来之前去了“联委”办公室,办公室的人什么也没有说,看来昨天我离开派出所后,王所长尚未对我产生疑心,所以没有再往他们学院打电话。我心里很高兴,觉得我们往成功的方向又走近了一大步。

鉴于昨天的经验,为防止王所长再往学院打电话核实我的身份,我决定我必须赶在他们学院“联委”办公室已没有人接电话,而王所长他们尚未下班这个时间段,赶到解放路派出所去办完这件事。我等到11点左右要张X在公交站附近的一个公用电话点拨打他们学院“联委”办公室的电话,结果那边有人接,张X立即把电话挂掉了,又过了15分钟他又拨打这个电话,结果那边已无人接听,此时我觉得时机已经到了,我立即往解放路派出所出发,走前我交待张X15分钟后再到另一个公用电话点往“联委”打电话,没有人接就最好,如果万一有人接你必须找借口缠住对方,尽可能长地使“联委”的电话处于占线状态,以防止我去时,王所长再往“联委”打电话时被偶然回到“联委”办公室的人接听。

很快我就到了解放路派出所,王所长他们还没有下班,我对王所长说:昨天我回去把详细情况向“联委”汇报后,今天“联委”负责人对我说:你昨天去过一趟,情况比较熟,今天就派你去处理之件事吧!说着我拿出我造的那张假证明交给王所长说:这是我的证明,王所长接过证明仔细看了看,又习惯性地往灯光下照了照说,你看你这张真证明与张X那假证明相差好大,张X那种假证明怎么骗得过我们这些在公安战线上搞了十几年的老公安。我心里想:你得什么意?我这不就骗过了你们这些老公安吗?接着王所长从抽屉里拿出那只装着张X假证明、学生证、钱和粮票的牛皮纸袋放在桌子上,要我写了一个收条,我用正常笔迹写了一个收条,他好象很随意地把我那张证明放在我写的那张收条旁,目光快速地对比了那两张纸上的笔迹,“证实”了那张证明不是我写的。

此时他把隔壁房间的军代表找来,指着我对军代表说:这是XX学院“联委”派来处理张X用假证明私刻公章一案的王X国同志,这是他的证明,你看现在就把材料移交给王X国同志,以后这个案子就由他们学校“联委”去调查处理,怎么样?军代表说:他们学校应该比我们更了解张X的情况,那就由他们去处理吧!王所长把那个牛皮纸袋交给我,对我说:你回去以后向“联委”汇报,要求严肃调查“反动学生”张X伪造证明和刻公章一事,我看事情没有张X说的那么简单,恐怕他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省一张探亲的来回火车票,是不是后面还掩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反革命目的,一定要调查清楚。我说:我回去后一定把你们的意见如实向“联委”转达,我们一定会把事情调查清楚,挖出隐藏在他后面的真实目的,对他作出严肃处理。说着我拿起那个牛皮纸袋和王所长、军代表握了握手,对他们说:今后我们在调查张X这个案件时,如果有些情况不清楚,可能还要来麻烦你们,还希望你们能大力支持。他们二人连声说:那是一定的!那是一定的。于是我向他们二人挥了挥手,就走出了派出所,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就这样化解了。

我走到公交站找到张X,把那个牛皮低袋交给他,对他说:你的东西都在里面。他笑着说:我就知道这事只有你才能办成,我对他说:这件事不是我有多大本事才办成,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运气好。你想想如果24号你出事那天下午,王所长打给你们学院“联委”的电话,没有被突然湧进派出所的那七八个抓窃贼的人打断,你们学校听清了王所长所介绍的情况,那这件事就早已无法挽回了,现在你和我们恐怕都已被“捞”进去了。另外25号上午王所长打给你们学院“联委”的电话如果打通了,那么后果会更加不堪设想。还有25号上午你在“联委”办公室趁他们还没有搞清情况,成功地把假证明的事转移到买棉絮这件事情之上,使“联委”产生了“这是一场误会”的印象,使他们误认为已经没有必要再打电话去解放路派出所了解情况,致使你们的“联委”始终不知道真相,也确保了这件事的成功。所以这件事的成功,还是印证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句老话。

2018年12月26且写于听涛轩

[註:1]:“大跃进”、三年大饥荒之后,针对高等院校学生对中共当局的不满情绪加剧,1963年春周恩来总理召集中宣部和高校部负责人在北京开会,制定了一个中共中央85号文件。文件规定每年在全国各高等院校应届毕业生中按一定的比例查处一批“反动学生”,先在高校进行公开批斗,以震慑高政师生,然后对“反动学生”分别处以“劳动考察”、“劳动教养”2至3年的处分,处分期满表现好的回校补发毕业证,并按大学毕业生安排工作,表现不好的另作处理。该文件从1963年开始实行直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才停止实行。

关键字: 一真溅雪 劳动教养
文章点击数: 791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