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6/2018              

田郷:“红歌”的末路

作者: 田郷

 
红歌(网络图片)

在过去的那些年代,红歌是国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犹如柴米油盐酱醋茶、衣食住行麻将牌。
如果现今还真有人不知道什么是红歌,你可以问他:见过红旗、红领巾吗?知道红军、红区、红色江山、红色接班人吗?听说过红太阳,红宝书,红海洋,红色恐怖吗?活在当下的人,总该知道红色旅游、红二代,红色血统、红色基因吧?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你要恭喜他,他已经参透了红歌的精髓。
 
在吾国,红歌曾是国家配发给国人的精神食粮,犹如食物进了胃,红歌会进入你的脑,深入你心。
正如阎肃老人严肃地说:“红歌是融化在人们生命血脉里的歌曲。”
许多国人是在听了一辈子,唱了半辈子红歌的过程中走向死亡的,红歌伴其一生。
 
红歌发端于井冈山和延安,发飙于大跃进,发狂于文革,发昏于当前。
 
红歌按其浓度等级可分为:
特级:(紫红)如:《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毛主席啊,我们永远终于您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的恩情唱不完》、《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党的十大光辉灿烂》、《拿起笔作刀枪》。
一级(大红)如:《社会主义好》、《党啊,亲爱的妈妈》、《三面红旗万万岁》、《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红色江山万年长》、《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天大地大没有党的恩情大》、《东风吹,战鼓擂》、《我爱北京天安门》。
二级(纯红)如:《学习雷锋好榜样》、《大庆工人有气派》、《大寨红花遍地开》、《春天的故事》、《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们走在大路上》、《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三级(粉红)如:《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我的中国心》、《龙的传人》、《青藏高原》、《歌唱二小放牛郎》、《让我们荡起双桨》。其实这一类中有些不算是正宗红歌,是红粉们为了扩大地盘,增强娱乐性而收入的民歌、老歌和流行歌曲,他们甚至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三套车》也括入囊中。这一级红歌是人们普遍可以接受的,旋律优美,唱起来有一定的愉悦感
 
红歌大多释放正能量:
神话领袖、宣传愚忠、鼓吹暴力、宣扬仇恨、歌唱幸福生活、宣扬共产主义乌托邦。
红歌大都高昂、激越、节奏强烈、感情充沛、怒火满腔。演唱时常伴随着肢体语言,载歌载舞。挥手、扬臂、掏心、跺脚。
红歌常常是在组织的组织下集体演唱,服装统一,且具有季节性特点,元旦、春节、五一、六一、七一、八一、十一等,掀起演唱高潮。
红歌的功能是多样的:统一思想、洗脑、愚民、震慑敌人和人民、给人以自豪感和幸福感和麻醉感,象朝鲜人民所唱的那样_——“全世界我们最幸福”。大部分红歌可以归于精神污染一类,起到鸦片的作用。
 
红歌是政治的奴婢。
 
红歌轶闻趣事:
《东方红》——原曲为陕北民歌,原词是:骑白马,跑沙滩,你没有婆姨呀我没有汉,咱俩捆成一嘟噜蒜,呼儿嗨哟,土里生来土里烂;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哼儿咳哟,哎呀,我的三哥哥。
三线学兵连(当年被掠去修铁路的知青)的朋友告诉我,他们那里一到吃饭时间,尤其是桌上饭菜少时就一定要唱《斗私批修》,饥饿的娃娃们没等唱完最后一个字符便饿虎扑食般向桌上的馒头奔去。
《浏阳河》——由湖南祁阳小调《田寡妇看瓜》改编。据说当年毛伟人很喜欢这首歌。当唱到“出了个毛主席,世界把名扬”时,伟人站起来鼓掌,听一遍不过瘾,伟人情不自禁地说,再来一遍。
《我爱我的台湾》——取自台湾小调。原词:我爱台湾好地方,唱个台湾调。太平洋上風光好,台湾称宝岛。阿里山峰入云霄,碧潭水上有情调。这里人情浓如胶,大家都相好。四季丰收蓬莱岛,农村多欢笑。白糖茶叶买卖好,家家户户吃得饱,不管长住和初到,同声齐夸耀。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是红歌中的奇葩,一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反复吟唱不解气,还要再加上一连串的“就是好,就是好”,非要唱死你不可。另一奇葩是《斗私批修》,就这四个字唱来唱去,叨叨不休。据说还有将《老三篇》整篇谱曲的,能唱一个晚上,
文革中有一首林彪“语录歌”,《永远学习“老三篇”》:“老三篇,不但战士要学,干部也要学。老三篇,最容易读,真正做到就不容易了。要把老三篇,作为座右铭来学。哪一级,都要学,学了就要用,搞好思想革命化。”上山下乡的知青们改编成“知青歌曲”是这样的:“苞谷面,不但战士要吃,干部也要吃,苞谷面,最容易吃,真正消化就不容易了。要把苞谷面,作为细粮来吃,哪一级,都要吃,吃了就要拉,支援农业现代化,支援农业现代化。”也许吃饭时唱一唱,苞谷面就不那么难以下咽了。
有些红歌听起来像念经:《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什么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老三篇》。
《血染的风采》是红歌中的珍品。同一首歌,一样的歌词,由董文华演唱是歌颂中越战争牺牲的解放军战士,由梅艳芳演唱却是纪念六四罹难的民主斗士。如今,每年香港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都有数万人在集体咏唱此曲,震撼人心,如泣如诉,催人泪下。同一首政治性、时代性很强的歌,居然可以同时为两种对立价值观的群体所用,奇哉,妙哉。
《国际歌》、《国歌》、《团结就是力量》是红歌中的另类,革命和反革命都喜欢唱它。当年反对国民党,后来反对“四人帮”,再后来天安门闹事,屁民上访都唱它。最有阶级性的歌曲被各阶级广泛使用。
 
一九六六年“破四旧”中,北京三十几所中学的学生,提出并筹划将北京市改为“东方红”市。
西安城隍庙后面有一条街叫庙后街,一九六六年改名红歌街,一九七二年恢复原名。
红歌也曾被革命群众作为武器,当做战歌。给老师剃阴阳头、批斗、挂牌子游街,两派武斗时,时有红歌响起。
二零零九年前后,传言四川资阳流传“用红歌治精神病”,唱红歌成为该地精神病院调节病人情绪的方法。
据《人民日报》报道,重庆“唱红”后财政收入首次突破1000亿元大关,GDP增长高达17.1%,增速排在西部第一位。
有些红歌确实好听:《歌唱二小放牛郎》、《远飞的大雁》、《浏阳河》、《我爱我的台湾》、《情深意长》、《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十送红军》、《妇女自由歌》,《我的祖国》。——但把这些歌词恢复原状或重新填词,将会更好听。什么艺术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事实证明纯艺术的东西是可以独立存在的。一些红歌的毒害在于它的内容,而非旋律本身。
 
眼下唱红歌也与时俱进。文革时女人们“不爱红装爱武装”,唱歌时戴军帽、扎皮带,紧握双拳,威风凛凛。而今人民大会堂“五十六朵花少女组合在希望的田野上”大型交响演唱会,却用“最纯净的中华少女、至纯中国之花”来包装红歌,女子们个个漂亮,人人妖艳。与其演唱会内容之假大空呈鲜明对比。殊不知,只要文革的歌一唱,再纯净、至纯的花一样的少女也纯不起来了。
拿纯情少女做专制牺牲品的还有朝鲜——地球上最红的地方。三代领袖,从爷爷到孙子,三首歌,让朝鲜人唱了一辈子。《金日成将军之歌》:劳动人民的解放者,我们的恩人。你是民主新朝鲜伟大的太阳。《金正日将军之歌》:太阳事业的接班人,人民的领导者,主体乐园的缔造人,幸福的创造者,您魄力天下无双自主事业的掌旗人,正义的维护者。《没有他我们不能活》(也译《没有他会死》):我们信任他像天一样高的德行,金正恩同志,没有他,活不了,我们活不了。这就是朝鲜“神秘国宝 个个都美若天仙”的少女们唱的歌,一个专制独裁的极权国家把花朵般纯情少女蹂躏到何种地步!
 
红歌一度很牛逼,来势汹汹,铺天盖地,不可一世。
如今红歌还继续在唱,薄熙来重庆唱红,唱得山摇地动,乌有之乡们也唱得山呼海啸,祖国各地人们在不同场合、依不同方式在唱红。
然而红歌毕竟是走向末路了。
你看:           
人民大会堂本是唱红的不二之地,但一曲《大海航行靠舵手》,却遭群起而攻之。主办方纷纷发声与此次活动撇清干系,足见理亏。
年三十春节晚会上歌个领袖颂个党,引起嘲声一片,中央电视台象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足见红歌之颓势。
红歌炫耀的太平盛世必将被地沟油、毒奶粉、雾霾、强行拆迁、贪官、二奶三奶、魏则西、雷洋、周永康、令计划们打得粉碎。
眼下唱红歌的人不少,但红歌依然在衰落。红歌的衰落,不是没人唱了,而是红歌原先的功能已经丧失了,已从革命的武器沦为娱乐工具了。
大妈们招呼姐妹们,走,唱红歌去,就像催促她们,走,跳广场舞去,快,便宜鸡蛋到了一样。唱《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的人谁还在乎毛主席他老人家下场好不好,只要自己的腿脚好,胃口好就行了。唱《希望的田野上》、《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北京有个金太阳》和唱《你是我的小苹果》、《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已别无两样。你不让老爷们、老娘们唱红歌让他们唱什么,从那个时代过来人就只会这些玩意儿。周杰伦、张惠妹他们不会,麦克•杰克逊、惠特尼•休斯顿他们听都没听说过。
红歌的衰落还体现在,成千上万个流行的、通俗的、庸俗的歌曲潮涌般地覆盖了它们,而它们却奈何不得。
 
 
最后,咱家突然想到了那一年在纽约联合国大厦前唱《社会主义好》的山东大妈们。大妈们穿红戴绿,个个花枝招展,鼻梁上架着时髦的墨镜,满面春色,手舞足蹈,打着胜利的手势,看样子快乐无比,引来各国观光者注目拍照。看着大妈们在资本主义的国度里自由放纵着,咱家感到由衷的高兴。但也不得不向大妈们说上几句。我的姐妹们,首先,你们的形象那可不是社会主义的,奇装异服、涂脂抹粉,那是被正宗的社会主义批判的典型的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其次,你们高唱“社会主义好”,但并非是社会主义把你们送到美国,毛时代的社会主义你们能出国吗?连坐飞机也是有级别的,岂是你我之辈所能及的。你们在美国享受资本主义的物质文明和自由,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没有改革开放你们能出国?改革开放是什么?邓大人搞得是什么主义,中国现在是什么主义,你们是装糊涂还是真不知道。地球人都知道——改革,就是改掉毛时代的社会主义。开放,就是打开大门让资本主义进来。你们整天被灌输着“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但你们难道看不到“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社会主义”这个现实吗?你们在高唱“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难道你们没有看见:帝国主义翘着尾巴又来了。
关键字: 田郷 红歌
文章点击数: 293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