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A 】  时间: 11/5/2018              

香港社运及文化界 快闪抗议北京干预表达自由

作者: 汤惠芸

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队在人民大会堂外走过
香港 — 

多名香港社运及文化界人士星期日举行街头快闪行动,表达对现居澳洲的华裔异见艺术家巴丢草被撤展的关注以及支持言论自由。

参与快闪行动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表示,今次中国当局施压取消巴丢草展览,是惧怕中国大陆、香港及俄罗斯的异见份子集合,表达对人权及自由的关注。

巴丢草原定上星期六在香港举办讽刺中国时政的艺术展“共歌”。不过,主办单位表示,受中国当局威吓,基于安全考虑取消展览。

十多名香港社运及文化界人士,包括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以及原定担任巴丢草“共歌”展览开幕嘉宾的俄罗斯异见乐队Pussy Riot两名成员,星期日(11月4日)傍晚由中环阁麟街,快闪游行到前中区警署改建的“大馆”博物馆,声援中国、香港以及俄罗斯的政治犯,同时表达到华裔异见艺术家巴丢草近日被迫撤展的关注。

黄之锋等人快闪争表达自由

多名参与快闪行动的示威者,戴上红色的头套面罩,手持巴丢草的画作,以及写上“Pussy Riot supports Hong Kong”(Pussy Riot支持香港)、“创作自由不容剥夺”等字句的标语,又以英文高叫“争取人权、争取表达自由”等口号。

黄之锋表示,香港面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政府治下的强硬路线,表达及创作自由不断被收紧,他又认为今次巴丢草被迫撤销展览,是中国当局惧怕中国大陆、香港及俄罗斯的异见份子集合。

黄之锋说:“而我相信今次令到有关当局选择向巴丢草施压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惧怕中国大陆、香港及俄罗斯的异见份子集合在一起,去表达我们对于人权自由的关注,面对无论是习近平以及普京,两个作为独裁政权的两大代表,我相信我们的行动及我们的连结,真正是反映出我们对于言论自由,以及人权的关注。”

关注中、港、俄罗斯政治犯

黄之锋表示,选择在“大馆”进行快闪抗议,是因为今次是香港本地文化界,表达自由受侵害的事件,而且“大馆”前身是一个监狱,行动同时是声援中国大陆、香港以及俄罗斯的政治犯。

黄之锋说:“目前在香港依然有30多位政治犯在监狱里服刑,我们希望透过这个行动,表达我们的关注。”

撤展后文化讲座移师深水埗

原订上星期六(11月3日)在香港开幕的巴丢草作品展览“共歌(Gongle)”,主办单位在开幕前夕表示,受到“中方威胁”突然叫停展览,开幕典礼附设的文化讲座亦被迫取消。

讲者之一的香港艺术家黄宇轩,牵头将文化讲座移师到深水埗独立艺文空间“合舍”,如期在上星期六晚举行,而讲座主题则改为“对谈艺术与表达自由:响应巴丢草撤展事件”。

黄宇轩在讲座上表示,巴丢草的“共歌”展览犹如香港艺术创作自由的测试。撤展后他曾多次尝试联络巴丢草,但至今仍未联络上,担心对方的人身安危。

艺术家指中国锐实力影响国际

黄宇轩表示,这次展览涉及巴丢草多幅以香港为题的作品,他认为香港人理应关注。以开幕活动为例,原本有超过500人在社交网站面书上表示有意出席,但是展览叫停之后发声的人不多,报道事件的香港传媒也不多,令他对香港人以往“不平则鸣”的信心亦逐步磨灭。

黄宇轩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次巴丢草被撤展事件性质特殊,因为巴丢草不是香港艺术家,也不是香港当局向主办单位施压,他认为事件反映就算一些国际性的展览,现在也会因为中国政府的干预而被迫取消,类似的事件在全世界都有可能发生,艺术家以致学者的表达自由都不断受到中国“锐实力”的影响。

黄宇轩说:“最近有些政治科学家说这些就叫做China’s sharp Power”,中国“锐实力”,就是固意去封杀很多批判政权的东西,这件事情不单是中国大陆内部,就算在外国大学的学者的空间都变到愈来愈细,都会受到威胁,所以我觉得更加需要大家一起,一旦有人表示他受到威胁的时候,就出来支持他。”

港人对言论自由愈来愈灰心

黄宇轩表示,作为艺术家如果他自己受到恐吓,都可能怕到甚么都不敢做,如果其他人愿意支持被恐吓的艺术家,应该尽可能在不影响个人安全的情况下,传播有关艺术家的作品,例如最近有很多网站转载巴丢草的作品。

黄宇轩又表示,巴丢草展览被迫取消前,他的社交网站已经有不少人留言,认为今时今日在香港不可能办得成这类题材敏感的展览,怎料不幸言中,他认为这类留言反映港人对言论及表达自由愈来愈灰心。

黄宇轩说:“其实大家有这样的忧虑,反映香港已经不再是原本我们所熟悉的,很歌颂有言论自由的地方,但这个已经是好一段时间,即是那个衰退。”

学者指北京首次直接介入香港展览

有丰富策展经验的香港中文大学文化管理硕士课程主任何庆基,在讲座上对巴丢草被撤展事件表示“震惊”,他认为是北京当局首次直接介入香港艺术展览的案例。

研究当局审查(censorship)有多年经验的何庆基表示,中国当局对艺术审查的界线相对明显,反观香港政府则一直含糊其词,一副“你应该知道”(you should know)的猜度姿态,他认为更加恐怖。

面对当局审查,何庆基表示,市民应该更富创意地响应,他举例可以将巴丢草的作品挂在背包上,然后到街上行走作“流动展览”。

中国整体政策愈来愈收紧

何庆基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据他的经验,今次是北京直接影响香港的艺术展览,情况相当令人震惊,他认为背后的原因可能是中国整体的政策愈来愈收紧。

何庆基说:“其实一些展览针对中国政府,过去一直都有,唯一能够解释就是中国整体上的政策愈来愈紧,收得很窄、很窄,特别是(中国)国内,根本上是控制很很紧,但想不到现在在香港都“杀过来”了。”

何庆基又表示,北京以致香港政府都不太理会国际观感,最近外国记者会副主席马凯工作签证不获港府续签,就是明显的例子,他认为特首林郑月娥政府“政治正确”才是最重要,预期香港文化界将来受到的打压只会愈来愈多。

何庆基说:“当然国际社会的反应会制造一些声响及压力,只是跟十年前不同,反而是我们本地文化界如何尽量保留自己的空间,以及争取自己的空间,我们见到将来只会愈来愈不同的压力及干扰,这个似乎已经是林郑月娥上场后很鲜明的态度。”

香港记协发声明极度关注事件

来自俄罗斯的异見樂隊Pussy Riot成员之一的Nika Nikulshina在讲座表示,社运没有秘方,只有“不断讲,继续做”(keep talking and doing)。一次行动未必立刻达成目标,但每做一件事都必有效果,多多少少总会影响到其他人。另一名成员Olya Kurachyova表示,在威权统治下从事政治艺术,早已预料行动“有后果”,但每次想起有朋友因从事政治艺术而入狱,她还是觉得不能接受,她认为作为一个社运人“要接力”,她说“其实每一个人都可以是Pussy Riot”。

香港记者协会星期六(11月3日)发表声明,就艺术家巴丢草在香港的画展因安全理由被取消表示极度关注。记协对事件表示遗憾,关注香港言论自由受压,同时反对任何人士、团体、或政府以任何形式威胁言论自由。 
关键字: 言论自由
文章点击数: 106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