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5/2018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新疆再教育营逼迫中国接受严厉质询

作者: 施 英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星期二6日将对中国人权纪录进行审议,届时中国将在大规模关押维吾尔族少数民族一事上接受严厉质询。联合国的一个专家小组认为,在新疆有多达100万名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中国拘留中心,接收所谓的再教育。
中国将在会议上提交一份针对国内人权状况的报告,各国外交官也有机会提问,其中有些问题已经呈交给联合国,美国和德国还将要求联合国前往新疆和西藏,就有关中国大规模拘押少数民族和限制宗教自由的指控进行调查。
法新社星期天报到说,美国将提出的一个问题是:“过去5年来,总共有多少人被强制关押在新疆的拘留设施”。此外,美国还将要求中国说明为什么将显然为和平的宗教行为非法化,并将人拘禁在新疆这些政治‘再教育营’,以及哪些官员负责这项政策。
美国和德国还将要求联合国前往新疆和西藏,就有关中国大规模拘押少数民族和限制宗教自由的指控进行调查。
英国将询问中国将在什么时候落实联合国种族歧视小组的一个建议,该建议要求中国“停止在任何法外拘留设施中关押未经合法指控、审判和定罪者”。
▲美国之音(VOA)10月31日报道:新疆遍设集中营 孔杰荣呼吁公开讨论制裁习近平
 
这张2017年11月2日的照片显示新疆库尔勒一座监狱的入口。据当地人说,监狱内有正在进行的政治教育项目。
纽约 —中国政府在新疆实行高压政策,把当地百万维吾尔人投入再教育营,引起国际舆论强烈反应。为降低国际压力,北京千方百计对海外的维吾尔人进行控制。
丽恰克热。霍迦(Gulchehra Hoja)是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记者。维语部率先报道了中国当局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镇压。该部四名记者在中国的亲属被中国警方拘押。霍迦是这些记者之一。
今年8月,霍迦到美国国会就新疆局势作证。她说,跟其他许多居住在海外的维吾尔人一样,一开始她也不敢说话,“因为我们不想让已经处于危险中的亲人更加危险。”
中国警察传过来我们父母的照片
霍迦说,中国政府使用高科技手段在新疆挨家挨户地搜集家人在海外的信息,他们甚至有你的电话和地址,“所以中国警察从中国打电话到海外,给留学生或居住在海外的人,像我。打电话给我们,甚至传过来我们父母的照片,说你的家长就跟我们在一起,你应该保持沉默。”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资深编辑詹姆斯。帕尔默(James Palmer)说,新疆大规模打压行动导致他所有的维吾尔消息来源都断了。他说,这种恐怖气氛不仅使他“无法联系到维吾尔消息来源,甚至汉人也不能跟维吾尔人说话,否则就会被抓。”
帕尔默还担任亚洲协会《中参馆》(ChinaFile)亚洲编辑,他说,“几个月前我们停止了跟维吾尔人的联络,因为即便是联系他们的行动本身,都会让他们冒被送进(再教育)营的风险。”
帕尔默说,维吾尔留学生告诉他,他们必须回去否则他们的父母兄弟就要被送进(再教育)营,“我们给他们的答案是,如果你回去,你和你父母还是会被送进(再教育)营,因为你跟外国人有联系,这被看做是最危险的事情之一。”
帕尔默说,为了安全必须留在海外的艰难决定使得维吾尔人作出了巨大牺牲,他们“失去希望、失去国家,甚至对很多人来说是失去中国,因为他们还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就像当年的犹太人认为自己是德国人一样。”
打压维吾尔人的制度性恐惧
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历史学副教授瑞安。图姆(Rian Thum)说,对维吾尔人的打压是一种制度性的恐惧。他有一个朋友的朋友,“她是个被高度同化了的维吾尔妇女,嫁给了汉人,有个半汉的儿子,在天津有一份专业工作,说一口流利中文。”
“一年半前,她到另一个中国东部城市过节。就在她刚抵达酒店、用身份证入住时,她立刻被认出是个维吾尔人。半小时内警察就到了,把他们母子俩软禁在酒店里。一个中年职业母亲和她6岁的小孩,被软禁在酒店里整整一个星期,不允许他们离开,不允许他们跟任何人交谈。然后他们被送回居住的城市。”
图姆说:“这是当下针对维吾尔人的制度性恐惧和不信任的程度:他们被视为威胁、灾难,本质上是危险和令人不安的。”
中共在新疆的大规模打压行动被披露后,据报道,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萨姆。布朗巴克 (Sam Brownback) 敦促川普政府制裁中共政治局委员兼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中国违反了多项联合国人权公约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说,必须实施《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对那些对中国可怕事件的责任者实施制裁。但是他说:“谁是真正的责任者呢? 是习近平。他责无旁贷。可没人敢考虑我们可以制裁他。我认为公开讨论这个问题很有价值,因为他是老板。如果要对陈全国实施制裁——他是执行命令,那我们更应该考虑对伟大领袖实施制裁,是他告诉陈要做什么的。”
孔杰荣教授说,中国政府在新疆的做法违反了北京批准并承诺履行的很多联合国国际公约。“不仅是《反酷刑公约》,还有《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也违反了《反歧视公约》”,他说。
中国称办职业培训中心
在新疆再教育营逐渐引起国际社会注意后,中国官方说,这是为了反恐和去极端化而开办的职业培训学校。中国又在本月宣布新疆当局通过了修改后的《去极端化条例》,补加了有关开设职业培训中心的内容。
有报道说中国政府把在新疆再教育营的做法合法化了,孔杰荣批评说,这是荒唐的做法。他说,要合法化,“他们必须通过立法,或者根据中国的刑事司法制度抓人。但他们没有这样做,多数人是被非法任意羁押的。”
孔杰荣说,美国很快将与中国就人权问题进行对话,“我们坚持要他们讨论新疆问题。 他们终于在压力下同意了,因为否则我们就不去。 但后来他们说,他们也要讨论美国对穆斯林及其子女所做的事情。”
▲德国之声(DW)11月2日发表时评人长平观察:新疆汉人与牢头狱霸
中国政府在新疆建立“再教育中心”如何改造维吾尔人?时评人长平认为,部分汉人被当局用作了牢头狱霸。
(德国之声中文网)网上有视频把维吾族人发动、参与的暴力事件集纳起来,其中不少无辜平民受害的镜头的确令人不忍直视。视频得出结论说,这个民族需要改造。很多汉人看了,也许觉得非常有说服力,对中国政府正在新疆实施的拘押营政策也多了一些谅解。
我看了却感到不寒而栗:假如有人把汉人社会的暴力事件集纳一下,会发现大规模残杀、惨烈的红卫兵武斗、打死老师、痛殴父母、人吃人、以坦克屠杀示威学生、刀砍幼儿园儿童、往婴儿奶粉里下毒等等情状。按照上述逻辑,很容易得出结论:这个民族应该被消灭。
这也正是恐怖主义的逻辑。有些恐怖主义宣传只需要将人类在历史上犯下的罪行罗列一下,就可以论证无差别屠杀乃是替天行道,势在必行。
新疆的种族隔离政策根据媒体报道,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立的“再教育营”至少有181座。中国政府在竭力否认之后,突然又改口承认这些关押中心的存在,但是辩称其为职业培训学校,学员们在那里接受免费教育,学习普通话和专业技术。中央电视台甚至播放了维吾尔人在“培训学校”用心学习、收获颇丰的电视片。
中国政府的辩解中回避了根本性的问题:那些高墙、铁丝网和荷枪实弹的卫兵是怎么回事?“学员”们是否遭到强制关押?如果是,世界上任何监狱都可以被称为“职业培训学校”,都可以拍出其乐融融的学习场景。
法新社透露的一份采购清单中显示,负责管理营区的公部门购买了2768根警棍、550支电击棒、1367副手铐,还有2792罐胡椒喷雾。还有一个营区请求购买“虎椅”,这种椅子一般是监狱里面拷问犯人所用。
难以想象,这种赤裸裸的种族隔离政策,会在二十一世纪大张旗鼓地实施;更难以想象的是,整个世界对这种政策的反应,只有对中国政府来说无关痛痒的震惊和谴责。似乎这也并不妨碍人们继续为南非的种族隔离历史而痛心疾首,继续深刻反思纳粹惨无人道的集中营暴行。
大监狱里的牢头狱霸
可以理解,基于纳粹暴行史无前例、骇人听闻,受害者并不愿意人们轻易挪用它来比较其他罪行。毕竟,新疆集中营距离焚烧活人还有很长的距离。不过,人们不应该忘记,当时的大多德国人也只知道它只是一个拘押营和“再教育中心”而已,战后都为那里发生的真相感到惊骇。
我并没有暗示新疆拘押营里已经发生了类似事件。但是纳粹并非从天而降,假如世界继续绥靖纵容,更糟糕的情形并非不可想象。更何况,我们并不需要什么比喻和暗示,现在已经足够糟糕了。
漫画家变态辣椒画过一幅生动的漫画:被关押在大监狱里的汉人,对身处大监狱中的小监狱中的维吾尔人指手划脚、幸灾乐祸。它既指出了即便在同一座监狱中,种族歧视的存在令“犯人”受到不同的待遇;同时,它也道出了洗脑教育如何愚化“犯人”,以监狱大而自豪。
种族隔离政策还让当局方便地使用了牢头狱霸伎俩:在全面剥夺其基本自由之后,再给某些犯人一些欺负其他犯人的特权,让他们去殴打、孤立和看管那些反抗者,从而实现秩序井然的管理。假如闹出大事,顶不住外界压力,牢头狱霸也可以用作替罪羊。
正如阿Q误以为自己也是赵家人,很多汉人错把自己当作了狱警。其实,普通汉人能争取的地位不过是当上一个牢头狱霸而已,而且那也只是少数人才能得到的机会。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美国之音(VOA)11月4日报道:中国将在联合国就新疆再教育营接受严厉质询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星期二6日将对中国人权纪录进行审议,届时中国将在大规模关押维吾尔族少数民族一事上接受严厉质询。
联合国的一个专家小组认为,在新疆有多达100万名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中国拘留中心,接收所谓的再教育。
中国在本星期的会议上将针对中国国内人权状况提交一份报告,各国外交官也将有机会提问,其中有些问题已经呈交给联合国。
法新社星期天报到说,美国将提出的一个问题是:“过去5年来,总共有多少人被强制关押在新疆的拘留设施”。此外,美国还将要求中国说明为什么将显然为和平的宗教行为非法化,并将人拘禁在新疆这些政治‘再教育营’,以及哪些官员负责这项政策。
美国和德国还将要求联合国前往新疆和西藏,就有关中国大规模拘押少数民族和限制宗教自由的指控进行调查。
英国将询问中国将在什么时候落实联合国种族歧视小组的一个建议,该建议要求中国“停止在任何法外拘留设施中关押未经合法指控、审判和定罪者”。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对法新社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必须向中国政府传递明确讯息,要求他们必须停止在新疆自治区进行有系统地镇压行动,包括任意拘禁多达100万人。”
北京否认有再教育营,称这些设施是“职业教育和训练中心”,是打击恐怖行动和宗教极端主义的重要一环。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资深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说:“在新疆问题上,中国政府欠国际社会一些答案。”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4日报道:中国将就新疆再教育营接受联合国质询
日内瓦消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6日将对中国人权纪录进行审议,中国将为大规模关押维吾尔少数民族一事接受质询,包括所谓的再教育营。
综合外电报道,根据联合国一个专家小组的统计,有多达100万名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中国新疆地区的非法拘留中心,接所谓的再教育。
中国将针对国内人权状况提交报告,并针对自2013年公布上一份报告以来所出现的变化加以说明,各国外交官将有机会提问。
美国提出的问题是:“过去5年来,共有多少人被迫关押在新疆的拘留设施?”以及“能否请中国说明将显然是和平的宗教行为非法化,并将人拘禁在新疆这些政治”再教育营“,以及哪些官员负责这项政策?”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必须向中国政府传递明确讯息,说他们必须停止在新疆自治区进行有系统地镇压行动,包括任意拘禁多达1百万人。”
英国询问中国何时将落实联合国种族歧视小组的建议,即“停止在任何法外拘留设施中拘留未经合法犯罪指控、审判和定罪者的做法”。
美国和德国要求联合国前往新疆和西藏,调查中国大规模拘押少数民族和限制宗教自由的指控。
北京否认有再教育营的存在,称这些设施是“职业教育和训练中心”。不过有中国官员近期表示,一些公民因为犯了轻罪,而被送入这些中心。
中国政府表示,近几年来,新疆动盪不安夺走数以百计条人命后,这些设施是打击恐怖行动和宗教极端主义的一环。
「人权观察」资深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说,“在新疆问题上,中国政府还欠国际一些答案。”
▲美国之音(VOA)11月5日报道:人权人士呼吁各方本星期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对中国施压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下个星期二开始将在日内瓦开会,审议中国的人权记录。国际人权组织和人权活动人士呼吁联合国成员国对中国施加压力,要求中国就种种践踏人权的指称做出说明。
近来中国当局据信将多达上百万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人关进集中营。来自中国的这种消息在国际间引发强烈关注。批评人士说,羁押维吾尔族人的集中营甚至在卫星图片上都清晰可见。
在联合国先前召开的相关会议上,中国当局一开始坚决否认在新疆存在大规模羁押少数民族的集中营。后来中国当局又改口说,那不是集中营,而是当地政府开办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然而,中国政府以及中国政府的支持者拒绝说明在这样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接受培训的人为什么不能回家,不能见律师,不能见家人,不能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获得人身自由。
与此同时,从新疆出逃的维吾尔族人说,在那些所谓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中被关押的维吾尔族人被强迫洗脑,被强迫学习汉语,挨饿挨打是家常便饭。
截至目前,北京当局拒绝国际间进行公开调查的呼吁,拒绝国际媒体或人权组织、联合国机构的代表前往那些“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进行实地观察和调查。
中国有关官员先是坚决否认当局在维吾尔族人聚聚的新疆设立秘密集中营,实行任意羁押和强迫性的政治再教育,但最近又又说有些轻微犯罪的人被送进那些培训中心接受培训以便获得就业机会。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5日报道:人权审议 中国如何应对新疆再教育营问题
 
联合国对“百万维吾尔族人在新疆被拘”的报道感到震惊,并呼吁释放以反恐“借口”被拘押的人。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本周将开始对中国的第三轮国别审议,新疆“再教育营”、西藏人权以及香港新闻自由,是中国面对的尖锐敏感问题。
而这些也正是中国政府特别重视和应对的关键问题,毕竟面对赞美容易,应付批评更难。
不少亚洲、美洲国家对中国人权取得的成就大加赞颂的同时,西方一些国家提出了涉及新疆、西藏和香港,以及朝鲜难民、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活动权益、工会权益、妇女权益,死刑等问题。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07年6月通过决议,确定了定期审议机制,针对各国履行各项人权义务和承诺的整体情况展开审议。
中国在2009年2月,第一次接受审议,并在2013年10月,接受第二次审议。
2018年11月6日到9日,中国将第三次接受审议。这一次,外界最为关注的问题是新疆“再教育营”。今年8月底,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公布结论性观察报告,对中国的新疆政策提出批评。
人权关注
那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第三次审议中国人权问题之前,已经收到了哪些国家针对新疆的的尖锐问题呢?
英国提出的5个问题中包括:中国政府何时落实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有关新疆的建议,其中包括停止在法外拘押营中拘押那些未经合法指控、审判和判罪程序的个人?何时立即释放在此情形下被拘押的个人?何时提供过去5年被拘押的总人数?
中国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确保宗教、信仰、行动自由?有哪些措施确保中国所有的宗教和少数民族团体,特别是在西藏的少数民族的文化权利得到了尊重和保护?
荷兰提出的6个问题包括:
中国将采取什么措施执行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2018年8月在新疆问题上的结论性意见?中国是否打算让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走访新疆?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回应国际社会对香港新闻自由的关注,为记者独立、不受干扰地工作提供安全和便利的环境?
瑞典共提出了9个问题,其中涉及新疆和西藏的有:中国政府将如何执行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有关西藏和新疆的建议?将有什么执行时间表?
中国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改进在新疆的不相称政策,确保宗教信仰自由和所有少数民族的行动自由?
美国尽管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仍然提出了8个方面的问题,其中特别提到:中国能否提供过去5年新疆拘押营中被拘留人的总数、被拘留的时间以及地点、被关押的理由、拘押中心的人道条件、训练或者政治课程和活动的内容?
中国显然用刑事犯罪对待和平宗教活动,并以此作为在新疆“再教育营”中拘押民众的理由。对此中国是否能够加以说明和澄清,并明确哪些官员要为此政策负责?
北京继续侵犯香港自治、绑架香港公民、日益限制言论、结社自由和 限制参与政治自由,国际社会对这些越来越担心,北京做何回应?
奥地利提出的问题包括:有报道称,来自朝鲜的民众在中国不能获得难民甄别程序令人担心。中国对此有什么措施?
联合国机构有关报道突出了西藏、新疆和内蒙古等地区对少数民族的歧视。其中新疆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拘押尤其令人震惊。中国当局对此采取了哪些行动?
赞美之声
西方国家针对中国在新疆、西藏、香港人权提出问题的同时,也有一些亚洲和美洲国家希望中国分享改善人权的成功经验。
两厢对比,不难看出中国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而要求中国分享成功经验的国家,着重点也有所不同。
老挝认为:中国在培养公共文化服务、文化产业和文化市场方面取得了伟大的成功。
新疆自古以来,是丝绸之路的要道,饮食文化兼容并蓄又独树一帜。
古巴赞扬中国在消除贫穷的教育中取得的了不起的成就,以及中国一直稳步提升少数民族双语教育并取得的重大成绩。
委内瑞拉问及中国在用法治管理宗教工作中取得的新进展。
越南认为,中国在建立和改善社会安全系统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柬埔寨赞扬中国最近几年在环境法方面取得的快速进展。
菲律宾重视中国在澳门防止滥用毒品方面的成绩,而巴基斯坦称赞中国在执行发展权方面取得的伟大成就。
玻利维亚要求中国分享经验的方面是:中国公民如今如何通过网络便捷、容易地发表意见和建议,如何实现网络请愿?
高度重视
支持西藏的组织,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之前,在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外举起横幅,上面写着:联合国,请为西藏挺身而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上周透露,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此次审查,已向联合国提交了《国家人权报告》,并将派出包括新疆、西藏和香港澳门政府代表组成的代表团参加审查。
陆慷没有特别解释为什么新疆、西藏和港澳政府的代表将参加审查,但看看以上西方国家提出的问题,不难理解中国如此安排的原因。
那么,过往联合国人权审查中,中国方面又是如何应对其他国家提出的建议呢?
2014年3月,人权理事会通过的中国结果报告中,53个国家就多个中国人权状况范畴,提出了252项建议,其中中国接受了204项,不接受48项。
中国不接受的建议中,主要涉及死刑和保护人权活动人士的权利。中国表示“不存在任意和法外拘留,所有的刑事拘留和治安拘留均分别依据法律规定决定并执行。”
而本次,外界对新疆、西藏和香港的关注,中国方面又会作何回应呢?
在中国政府10月向联合国提交的《国家人权报告》中,中国强调“依法处理煽动组织实施自焚活动的案件”,称对“东突”等恐怖组织和个人依法予以严厉打击,同时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
批评人士认为,今年联合国的第三轮人权审议,实际上凸显中国人权在习近平时代日益恶化的事实。
国际人权机构——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 认为:最能说明问题的是,中国进入第三轮审议了,我们还在问着同样的问题。
“某些同样的问题仍在出现本身,就有力地说明中国(人权)取得的进步是多么微乎其微。”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11月5日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穷追猛打 逼中国交代新疆设再教育营问题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对于周二(6日),对中国人权纪录进行审议,消息指,中国将为大规模关押维吾尔族人的指控,接受人权理事会严厉质询。国际人权组织及海外维族人呼吁各国对中国施压,立即停止对维族人的迫害。近日连续有消息指,中国当局在新疆设「再教育营」,关押逾百万维吾尔人,事件备受人权组织关注。(刘少风  报道)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周二(6日)将于瑞士日内瓦审议中国人权纪录。综合外电报道指,中国将在会议上提交一份针对国内人权状况的报告,各国外交官也有机会提问,其中有些问题已经呈交给联合国,美国和德国还将要求联合国前往新疆和西藏,就有关中国大规模拘押少数民族和限制宗教自由的指控进行调查。
其中法新社报道指,美国将向中国提出的问题是「过去5年来,总共有多少人被强制关押在新疆的拘留设施」。此外,美国还会要求中国说明为甚么将「和平的」宗教行为「非法化」,将维吾尔人拘禁在「再教育营」,以及哪些官员负责这项政策等。
根据联合国一个专家小组的统计,在新疆有多达100万名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新疆地区的法外拘留中心「再教育营」;中国当局则否认,指设施只是「职业教育和训练中心」,用于打击恐怖行动及宗教极端主义。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周一(5日)对本台表示,中国政府长期以各种形式掩盖维吾尔族的人权问题,包括对外宣传「再教育营」是教育及训练中心,希望国际社会持续关注事件。
迪里夏提说:当地(新疆)一直所推行的针对维吾尔人的迫害、政策已经受到北京高层的默认,维吾尔人被任意关押,被任意强制关进再教育集中营,而不经任何的法律程序,这种现状进一步在扩大,人人生活在当地都感觉到随时可能失去人身的自由,而当地的维吾尔人就是生活在露天的监狱,而且中国对外欺骗性地宣传「再教育营」是所谓的技术培训。
迪里夏提希望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把握今次机会,向中国采取强硬的措施,亦期待国际社会以外交压力,促使中国政府停止一切迫害维吾尔人的行为。
迪里夏提说:我期待整个联合国理事会能真正的履行它的职责,同时我们(维吾尔人)也期待在这次的审议中,就有关维吾尔人的问题,国际社会能采取统一、强硬立场,要求中国政府提供更加透明,令人信服的(资讯),能施加更多的压力,迫使中国政府接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派出独立的调查组前往当地调查,被强制性关进(再教育营)百万以上的维吾尔人的现状。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接受本台访问时指,中国存有很多人权问题,包括内地维权律师及异见人士受打压、西藏人权状况、酷刑问题等,而当局大规模关押维吾尔族是急需关注的议题,促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在会议上质问中国有关「再教育营」的情况。
潘嘉伟说:向中国政府提出要问关于这些转化教育中心,或者「再教育营」的问题,因为这个场合应该是大家都看得最严重的问题,现在明显看到这(问题)是令人费解,在教育营里面是怎样,纯粹是中国政府自己宣传的一些技俩去讲他们(维吾尔人)的情况。
国际特赦组织上周五(2日)发声明,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应向中国释放「必须停止针对新疆的镇压行动」的明确讯息,又称众多证据显示,中国政府从最初的强势否认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近来开始统一口径以「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形容设施用途,宣称目的是根除困扰新疆多年的「暴力极端主义」,却始终不愿透露营区数目及被关押人数。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新疆 人权
文章点击数: 117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