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9/2018              

孟泳新:《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作者: 孟泳新

 
列宁主义(网络图片)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引言,民主运动现况和组织原则》
一,引言
习惯、惯性、组织、秩序、组织原则和制度
对于一个人而言,一种动作,一种行为,多次重复,就能进入人的潜意识,变成习惯性动作,这就叫习惯。习惯一经养成就会成为支配人生的一种力量,成了行为的自动化,不需要特别的意志努力,不需要别人的监控,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会按已形成的意志去行动。好习惯养成了,一辈子受用;坏习惯养成了,一辈子吃它的亏,想改也不容易。最最关键的是,习惯是有惯性的。
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组织是人们按照一定的目的、任务和形式编制起来的社会集团,组织不仅是社会的细胞、社会的基本单元,而且可以说是社会的基础。对于一个群众组织、一个人民团体、一个民运网站而言,为了要达到其成立时所确定的目的,和正常运作,无论是为了对外工作还是为了对内管理需要,都必须要建立自己的组织原则和制度,以维护其存在所需要的正常秩序。
二,民主运动的组织、民运团体、民运网站的现状
1)中国民主运动现况
对于民主运动现况,最好由民主运动业内的人自己说说吧,
据首发于《中国战略分析》第七期(2018年5月)的《“中国政治转变的可能前景”闭门研讨会纪要》2018-06-18 一文中,何清涟在研讨会上说了如下的二段话,
“人心思变,目标可疑。一个极好的观察窗口就是,最近正在发动一场党内的反习派,也就是维腐派和海外民运形成统一战线的“护国护宪运动”。这个护国护宪呢,提出来就觉得怪,宪法是谁的宪法,国是谁的国。这期间还有人要把(红二代)陈小鲁塑造成一个体制内的反体制英雄,夸大他与体制的矛盾,他的死亡是非正常死亡。海外民运已经不是民运,是呼应中国共产党体制内派系斗争的派系。”
“从郭氏推特革命,我们已经看到了,对共产党的批判已经基本上不是制度上的、政治行为的批判,而是编造一些私生活,私生子,等等,最后就变成了海外民运互揭丑闻,编造丑闻。,(原文如此)捐献公民社会,这个原则,我看我们中国的知识精英也不了解,民运领袖也不了解,民众更不了解。所以,你们宣一定要宣传这个概念,让大家约束自己的行为,否则将来真的泼粪渣,是要不得的。”
孟泳新的点评是,何清涟比较尖锐地批评目前海外民运的现状,如讲“海外民运已经不是民运,是呼应中国共产党体制内派系斗争的派系”。这也许有些人听了后有很大的反感,但谁也无法解释,这样的一个历史事实,从八九算起,民运快有三十个年头,为何搞成如此之状态。承认何清涟的断言呢,又需要深入地探讨几个为什么?说海外民运是呼应中国共产党体制内派系斗争的派系,有什么事实来证明之?海外民运搞了三十个年头,为什么会越搞越成呼应中国共产党体制内派系斗争的派系了呢?海外民运怎样才能搞成真正的民主运动呢?要解决什么样的关键问题,才能算走上了正路?等等。只是有心人才能探讨出全部的真相来。我写的《二零一八宣言》主要目的就是想解决这中间的大部分问题,这是一。何清涟讲了,“这个原则,我看我们中国的知识精英也不了解,民运领袖也不了解,民众更不了解。所以,你们宣一定要宣传这个概念,让大家约束自己的行为。”这里何清涟向全体中国人指出,怎样对共产党进行批判,要有一个原则,要求大家自己约束自己的行为,并讲了对这个原则,“中国的知识精英也不了解,民运领袖也不了解,民众更不了解”。(这里我故意地重复,望读者注意)从对何清涟说话的逻辑分析来讲,此话首先是对上面一段的断言的一个原因解释。其次,我们要问问,此话是否是真,也就是说,有什么证据来证明,有些民运领袖连怎样对共产党进行批判这一原则问题都不了解?最后,如果是真实的,那又提出新的问题,有些民运领袖对于搞民主运动的主要任务和原则都不了解,民主运动是不是应该要有一个变更、变动、变革呢?这是二。何清涟接着就说,“你们宣一定要宣传这个概念”。这里何清涟就点出了,民主运动媒体存在的价值、作用、意义以及应该怎么搞媒体或组织这一重要性问题。这是三。总体来说,何清涟讲的很好,值得真正愿意投身于中国民主运动事业的每位同仁在对从八九算起,民运快有三十个年之时对民运走过历程进行回顾、反思、深思的。
与何清涟不同,在《二零一八宣言》中,我从对中国民主运动另外一个观察、认识、分析、判断、结论的角度出发,可以说,是一个更深、更专业、更学术的层次上,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2,组织原则和制度
尽管民主运动在中国是崭新的事业,凡以民主运动为其目标的民运组织、民运团体、民运网站也必须要有一套适合自身的组织原则和制度。就算从八九民运算起,至今也快有三十个年头了。查了查留下的当时人(八九民运领导人)的回忆录,找不到一处有提到这一(民主运动应该要有什么样组织原则和制度)问题的。再从这近三十年来民主运动的实际运作的效果做一下反思的话,不难发现,民主运动在中国尽管是崭新的事业,但以民主运动为其目标的民运组织、民运团体、民运网站却依然沿用着由列宁创制的民主集中制这一套旧的组织原则和制度,或者按有些人所说的借用了中国古代官僚制的思路和套路继续走下来的,最多是做了些现代版的装修与包装而已。这全是因为人通常习惯于循规蹈矩,蹈常袭故而引起的。
三,中国古代到现代组织原则演变概况
凡有人群的地方,就有一个管理问题的存在,就有研究采用何种制度以求得正常秩序的必要。作为庞大的国家管理机器的中国古代官僚制初创于秦、成形于汉朝的,是一种典型的金字塔形的中央集权制度,它的雛形原始组织形态曾经在中国就是青红帮会、黑社会等等在中国历史上时隐时现、从未间断,它在中国大地上已经执行了二千年之久,这不能不在众多的大众心灵中留下可怕的巨大的惯性,也使得亿万的中国人对列宁所独创的民主集中制在中国大地上四处泛滥缺乏应有的警觉和对抗。
 苏联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由列宁所独创的民主集中制,1920年7月列宁起草了“加入共产国际的条件”,又将民主集中制输出到国外,提出凡“加入共产国际的党,应该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建立起来的”,陈独秀为首的共产党接受共产国际的条件,接受了这一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从而成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其组织原则自然是按照共产国际、按照联共的模式建立起来的。民主集中制在今日的中国大陆早已写入了中共党章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里,说明民主集中制在共产党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地位非凡意义,“是党和国家的根本制度”,全国实行的是党国专政。
 苏联十月革命给中国送来的由列宁所独创的民主集中制,马上也被以孙中山为首的国民党捧为瑰宝,“以俄为师”,借鉴移植苏联经验,以党纲取代宪法,将民主集权制推向全国,以党治国,推行“党化教育”,国民党高唱“党魂、党德、党史与党纪”,要求全党严肃党纪,“确实发扬民主集权制之精神”,实行“一个国家,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在中国及台湾实行党国专政。请诸位注意,中国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在中国国民党中不过是称为民主集权制,其实,这二者是同宗同源,都是来自于列宁,不过在实行时有一些程度上的偏差和不同而已。
四,我们要鼎要立的是自由民主制这样的崭新制度  
常言道,革故鼎新、破旧立新。今天我们要革要破的一是列宁所独创的民主集中制,二就是民主集中制赖以生存的我们每个投身于民主运动事业战士自身带来的习惯、惯性和惰性。我们要鼎要立的是自由民主制的这样的崭新制度。
我们讲全新的自由民主制度指的是建立于基督教的伦理道德,人道主义,启蒙主义的伦理思想基础上,广泛吸收了欧洲、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必须指出的这里是绝对不包括台湾,这是我下面要强调说明的地方)通行的普世价值和宪法、行政法、新闻媒体法等等法律、规则、法规,参考欧洲、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政党团体、新闻媒体的营运方式,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而创制出来的。这是考虑到目前中国民主运动的实际情况,其主要精英分散在各民主国家,至今还没有自己国家的立法权和自己国家的宪法法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称它为萌芽新制度阶段。待中国民主运动主要精英实现了回国的理想后才能转成真正意义上全新的中国自由民主宪政制度阶段。萌芽新制度阶段是全新的自由民主制度的萌芽阶段、准备阶段,练兵阶段,生成阶段。
列宁创立的民主集中制自从传入中国后,时不时有批判列宁创立的民主集中制的声音发出,但却没有出现能替代列宁创立的民主集中制的新制度的出现,创建替代列宁创立的民主集中制的新制度的问题长期以来也没有引起广泛的中国民运精英和民众的注意。
坚决拒绝列宁创立的民主集中制,既包括彻底否定列宁创立的民主集中制,又包括定下自己运作的新原则、新规则,逐渐以此克服由民主集中制带来的旧习惯,逐渐培养新习惯,又包涵着大家齐心努力、为实现中国真正民主化而共同创建全新的自由民主制度而奋斗。面对着目前笼罩几乎全部华人世界可恶的列宁创立的民主集中制,我们每个敢与投身中国民主运动的朋友只有二擇一的选择,要么创新,要么死亡,不创新,就死亡。
 
 
关键字: 孟泳新 二零一八宣言
文章点击数: 145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