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A 】  时间: 10/26/2018              

北京如何让外国媒体也听党的话

作者: 萧雨

天安门(2017年3月资料照片)
 

年每到“六四”纪念日,澳大利亚华裔作家齐家贞就会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墨尔本举办公开的纪念活动。为了吸引更多参与者,他们会在当地中文报纸上登广告。但近些年来,他们遇到的麻烦越来越多。

“我们墨尔本市一共有14份中文报纸。所有的报纸都不登。你拿钱给他也不登。墨尔本只有两家报纸(会登),一个是大纪元,一个是天安门时报。他们是独立的,他们敢于登,” 齐家贞告诉美国之音。

齐家贞认为,很多办报人,包括她本人在内,都是因为“吃了‘六四’的人血馒头”才拿到澳洲的定居身份,从道义上说,他们有责任纪念在那场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中被坦克和机关枪夺去生命的人。

“但是他们从利益出发,因为不这样做墨尔本领事馆就不给他们打广告了。中国的东方航空公司、这样那样的航空公司不打广告,这些报纸就活不下去,” 她说。

世界各地的很多中文媒体也面临类似的两难境地。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指出,在美国华人人口集中的城市里,中文媒体激增。不过,尽管新闻和娱乐的来源越发多样化,但这些媒体的观点却越来越亲北京。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东亚问题高级研究员萨拉·库克(Sarah Cook)认为,经济上的“胡罗卜和大棒”是北京控制境外媒体经营者,让他们自我审查的手段之一。

库克曾撰写研究报告《中国审查制度的巨大阴影》,深入剖析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如何将审查制度延伸至海外。星期三(10月24日), 她在哈德逊研究所一场探讨“中国共产党对境外媒体影响”的论坛上分享了自己的研究成果。

除了通过“妨碍和破坏媒体的长期财政稳定”惩罚那些对北京持批评态度的媒体外,库克说,另一种让境外媒体听命于党的策略是,让海外外交人员或中国境内执法人员骚扰新闻工作者和他们的家人。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兼职教授萧强说,北京一贯针对那些被他们视为敌对的声音,但是过去几年来,在习近平治下,权力的傲慢让北京的行为越发肆无忌惮。

萧强是被中国封锁的媒体监察网站 “中国数字时代”的创办人兼主编。他在论坛上分享了这样几个故事:

一位第二代华裔学生因为在他的网站实习,她在成都的祖母被中国警方找上门。另一位学生的妻子在他的网站做了两个星期的翻译志愿者,六年后回到中国时遭到警方盘问。去年,萧强本人也受到旧金山中领馆一位外交人员的“拜访”。

“我当着他面告诉他,在他这次登门前,曾有一系列针对我的团队、我本人和我家人的活动,” 萧强说。

“中国数字时代”网站经常受到来自中国钓鱼式攻击。同样受到网络攻击的还有法轮功背景的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的网站。

“这不是夸大其词,这样的事情每个星期都在发生,”大纪元媒体集团副总裁叶克·耶勒克(Jan Jekielek)说,“在我们的办公室里,人们都习以为常地说,啊,不过是又一场网络攻击。”

在压制海外中文媒体的同时,共产党投入了大量资金扩大国营媒体在海外的宣传平台。《中国日报》被夹杂在美国主流报纸中被送到美国的千家万户。中国官方的中央电视台在北美中文电视市场中拥有 75%的占有率。

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执行编辑Bay Fang惊讶地获知,最近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家播送自由亚洲和美国之音节目的卫星公司的主要股东。

这种政治影响力并非只针对海外中文媒体。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的报告指出,2016年前香港特首、现任中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主导的“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曾向全球知名的战略咨询公司BLJ Worldwide 支付了超过98万美元,用于接触美国的大学、智库和媒体。 这些钱部分用于为12家美国媒体的记者和五名国会议员的中国之行买单。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西·罗金(Josh Rogin)曾经深挖过“中美交流基金会”的背景。他说,这是一个受中共中央统战部指挥,依照美国司法部规定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的机构。 也就是说,外国媒体拿了中共统战部的钱到中国去,做中国的报道。

“资助美国人,和他们建立关系, 久而久之,让他们宣传中共的信息,” 罗金说,这些人成了中共宣传机器的一部分,很多时候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罗金说,美国对中共海外政治影响力的认知还处在“非常、非常初级的阶段”。 
 

“彭斯副总统的演讲是一个分水岭”,他说,“这是迄今为止我所看到的美国政府对这一挑战做出的最清晰的表述。”

但是他表示,说归说,接下来要看美国政府如何行动,围绕美中政策所引发的激战还远未尘埃落定。 
关键字: 媒体
文章点击数: 113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