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0/2018              

王德邦:深切缅怀北师大绝食志士曹守礼先生

作者: 王德邦

 
1989年北师大哲八五级毕业照部分师生

1989年中国涌现众多爱国反腐的民主志士,他们为民请命,舍命一搏,有多少人因此陨命,有多少人留下残疾或落下病根,但他们却默默无闻,然他们的高贵品德,堆砌着一个时代的精神高度,最值得后人特别记取。 前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89届学生曹守礼先生当入此列。

倘若曹守礼先生不那么为民请命而决绝一搏,应不至英年早逝。



初识守礼是1986年9月北京师范大学秋季入学时,其1.80米的魁梧身材与浓眉大眼是山东汉子的标配,让人过目不忘。

守礼原本是师大哲学系84级学生,大一时因患肝炎而休学一年,复学加入我等85级大二同学。他虽后到,实为学长,又加年龄稍大(出生于1963年),稳重持平,于是许多同学欲选他出任班干。他却坚辞不就,直陈自已身体欠佳,力所难及,恐负众望,但同时表示会尽已所能,协助班干做好工作。后来几年事实证明他践履诺言,为班中张罗各种事务,不逊于班干劳碌。

守礼身体欠佳,但学习不怠,涉猎知识面广,遇事勤于思考,对事物见解多有独到,故每每于学习讨论或班级活动时发惊人之语,有发聩振聋之效。也因此,他有时言词剥到同学甚至老师颜面。但他一心求真,襟怀坦荡,自信无私,对于他人看法概不为意。记得一次上认识论课,他竟与名师袁贵仁先生当堂辩驳,以致面红声高,场面激烈。过后有人劝他,他以“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应之。

由于当年师大哲学主要就是灌输马列一套,对此守礼极为郁闷,认为老马连抄袭老黑、老康等前贤理论尚缺系统,多断章取义,无据发挥,演绎不严,归纳不周,难以服人,其中一些论断,遗害有目共睹,然师大一些博学之士,竟愿充任传声,而学生为应考试,也多不辨真伪,致使谬误流播,互害相残。为此他一度想罢考以抗,但后又想那太消极,应借答论解题,坦承己见,驳斥陈论,以正视听,结果招致老师约谈,但最终他居然还得以过关。这在今日大学实难想像。

守礼大学五年,始终未向组织递交申请,这在学马列哲学的学生中实属异象。期间虽多次有人奉命找其谈话,言明是否申请是态度,是否批准是考验,有态度则示力争进步,可入档案,供将来分工或晋级参考,但守礼全然不为所动。直到大学毕业,70多名同学就只有我俩始终没有递交过申请,因此被视为不给组织面子。



忧国忧民的士子情怀使守礼常切齿于世间不平事,磨损着胸中万古刀。

1986年底,南国多地学子为民请命,振臂于街,要民主,争人权,求自由,促改革,致朝野震惊。消息传感至京,同舍诸公为此事争论不休,褒贬不一。守礼拍案而起,慨言人生于世当效范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岂可计较于个人得失而忘天下大义?经他一吼,争论顿休。

1987年元旦前夜,京城狂风暴雪,师大一批学子午夜踏雪而行,去人大,上北大,进清华,呼号心声,助推文明,步行50余里。

当晚,守礼拖着病弱之躯,于风雪中前后奔走,照应同学,鼓舞士气,全然不知疲惫,不惧遭人摄像,不虑秋后算帐。随后被约谈时,他据理力争,拒不屈服。

当年学子一呼,胡公因此下野,后赵公秉承宽容,对参与学生免于追究。守礼方得脱身。



 疾恶如仇而宽厚善良的曹守礼,在现实生活中屡屡遭逢挫伤。

87年春的一天中午,他满面铺血被人驾出餐厅,送往校医院。原因是他看到一体育系男生将刚打好的饭菜倒扣在餐厅窗台上,对这浪费钱粮又影响卫生的行为,守礼上前质问“怎么能这样?”,结果招致那人猛力一击,将眉心打裂,鲜血直流。

如此流血事件,自然惊动了学校。学校马上成立调查处理小组,追查事件原委,最后结论是责任全在体育系那学生。守礼受伤后面临破相,自然内心气愤、难过,也曾希望学校能依规惩处行凶者。然而,当那行凶学生跑来道谦,乞求谅解后,守礼居然跟前来征求他意见的老师求情,让学校本着治病救人精神从轻处理那学生。

守礼儿童时代曾因家庭经济困难而投奔远在黑龙江的伯父,在那上两年小学中结识一个对他有过关心帮助的女同学。在阔别近10年,守礼考入师大后,他费尽周折联系上那高考落榜已待业在家一年的同学,鼓励劝劬她继续求学,为她搜集邮寄各种资料,后双双坠入爱河。大二暑假,守礼千里迢迢赶去黑龙江相见。大四时,那最终放弃高考而在当地就业的同学竟忽然嫁给了一个商人,使守礼倍感受伤,但很快他就以“爱就是为她幸福”并在床头大书“罢了”二字,以促自己放下这段尘缘。



1989年大学毕业前夕,中国发生深远影响世界的八九反腐爱国民主运动,守礼为促成高校对话代表团与中央的对话,于5月13日首批加入了绝食。一周后,他是被人用三轮车拖到师大西南楼下,又由人搀扶着回到227宿舍,其形容消瘦,让同学不敢相认。

但守礼仅卧床几日,稍作调理,就又强撑身躯前往天安门照应外地学生。

5月底,守礼肝病复发,不得不回校治疗。我前去探望,他说自己因蕨食身遭重创,或许不久将远行,但绝无后悔,人生于世,为义而亡,死得其所。我劝其安心静养,直言国难当头,轻言生死,有卸责之嫌?他深以为然,决志与病一战,力争他日有为。后守礼转回老家调理,得以避过北京六四大屠杀一劫。若他留在京城,以其性情,定然不得幸存。



6月下旬,学校进入紧张的毕业分配阶段。我原本定下前往一军队学院任教,但因事件遭遇毁约。正在我不知何往之际,守礼几番劝我奔鲁,最后他以“你我相近,将来或有可为之时“使我下定前往山东决心。

到山东枣庄单位报名第三天,我就见守礼从淄博赶来,两人在铁道游击队陵园中徘徊畅谈,展望家国愿景,虽心中压抑悲愤,但仍涌动豪情。于是彼此相约重点研读一批名著,思考一些问题,随时交流心得,共探时困出路。

果然,守礼离开枣庄一周,便寄来洋洋洒洒十页长信,纵论天下,指斥权贵。随后每周他必有来函。

几月后,他来信说自己在学院讲课颇受欢迎,(守礼分到齐鲁石化管理学院,事实就是齐鲁石化专门培训企业干部的党校),已经赢得一批企业中层干部的认可,大家正不定期组织些读书交流与问题研讨活动,照此发展下去,三年五载后就可初成气候,凝聚起齐鲁石化中一批正直热心、有责任担当的年青有为干部,为社会进步做些事。随后,他隔三差五就有这样那样的一些喜讯传来,使我在孤寂痛苦中倍受鼓舞。

我几番信中问及他身体情况,但均被他忽略。直到1992年春节,我前往淄博为他几个月前的结婚送上迟到的祝福时,才听他太太说,守礼经常忙得不顾三餐,没有日夜,已经出现过咯血情况,亲戚朋友怎么劝他都听不进去。

我后来私下追问守礼,自那场劫难后,身体究竟如何?他坦承身体没有恢复,现在只是用生命与时间赛跑,侥幸或于有生之年得见理想初成。可见他正以命相搏。

1993年,守礼喜得千金,从此常以“革命后继有人”自慰,但工作学习上更加玩命,理由是要给孩子朗朗乾坤。



1993年5月,我因那场劫难而被剥夺上人大研究生资格后,愤而南下海南。临行前匆匆去信守礼简告情况。到海南几月后再电话联系守礼时,他说当日得我信后,就立刻打电话找我,但一直无法联系上,于是他连夜写了30多页的长信,用快递送往枣庄,以期劝阻我南行,然而,那信到时,我早已离开。既然一切已成定局,他唯告我,无论碰到什么困难,随时可北上淄博,断不至挨饿受冻。

1995年我遵父命回乡成亲。守礼闻讯设法汇来半年工资,并来信陈述自己得评中级职称,工资有提高,家中装了电话,生活大有改善,嘱我有什么困难尽管告知,同时不忘劝勉我别放弃思考与学习,或许将来有用时。

1998年元月,我因经年压抑,气结于胸,致肺破裂大出血住院抢救,忽一日接到守礼电话,他说自己正在济南医院住院,从我妻子处知道情况,相约通个电话。于是两个病榻上的难友,用极其吃力的话语交流着,鼓励着,未了,守礼说或许这次命运跑不过时间了,但不管如何,一息尚存,就决不言放弃。此言既是自勉也是勉我,但谁想这竟成守礼在世给我的最后遗言。

一个月后,接到守礼太太电话,泣告守礼已离开人世。我因病体未愈,又因债台高筑,身体与经济都无力支撑我前往山东祭送,唯有面北焚香洒酒痛哭为祭。

 倏忽二十载,我颠沛江湖,疲于奔命,搬家无数,也遭几度抄没,竟再找不到守礼亲人们的联系方式,心中悲苦,常于午夜梦回,辗转难眠。特为此文,以祭故人。

2018年10月
关键字: 王德邦 曹守礼 绝食
文章点击数: 359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