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7/2018              

裴毅然 : 從「七不講」到秦滬輝

作者: 裴毅然

2013年5月13日,中共中央下達非公開的〈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至縣團級),要求「切實加強對當前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把加強意識形態領域的工作列入重要議事日程」,要求各級官員同「危險的」西方價值觀作鬥爭,以「確保新聞媒體的領導權始終掌握在與黨中央保持一致者的手中」。這份〈通報〉的核心內容就是轟傳一時的「七不講」——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不要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司法獨立不要講。
 
「七不講」的反動性可謂一目了然,沒有一項經得起質疑駁詰,當然也裸呈中共全真肉身。也只有在「金盾」圈封起來的大陸,才會要求全國媒體必須認同「七不講」,才可能只發出一種聲音。因為,言論自由已是基本人權,歐美等國沒有一家執政黨會如此要求媒體,或曰敢于如此要求媒體。
 
從人民到公民
 
「七不講」中,中共最忌諱的大概要數「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也很奇怪,既然是「人民共和國」,為什么不能講「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一些老外可能一時不明白其中的彎彎繞,寰內士林卻一個個「門兒清」,當然熟諳國情。這兩項「不準講」涉及大陸國人的思想覺悟呵,只有當大多數國人還不明白「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中共政權才能「維穩」。很簡單,不講公民權利的「無產階級專政」需以未經啟蒙的愚民為基座。小民日日醉,皇帝才能萬萬歲,民權輕才可能君權重。如果全體國人一個個明白自己的權利,知道中共至今緊捂的金日成打響韓戰第一槍、「大饑荒」餓死四千萬……尤其知道「一帶一路」的大撒幣來自他們繳納的稅款,他們還會同意如此的「國際主義」嗎?會認同「前后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的邏輯嗎?
 
從人民到公民,乃是權利意識的飛躍。人民只是一個集合概念,公民則含帶一系列現代人權意識——公民自由、公民責任、公民運動、公民權利、公民參與…… 最后匯聚成當代社會最重要的價值觀:「民主、人權、法治、自由、公平、正義」。前幾年,京滬等公園「聊天角」,不少人議論:「為什麼全世界都稱公民,唯獨中國稱人民?」「為什么臺灣人、香港人也從來不稱自己是人民?」只要看到差距,找出差距的原因也就不遠了。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由于愚民政策,大陸國人多數不知聯合國曾耗時十年(1966~1976)制訂〈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基礎上通過的一項公約。1998年10月5日,中共政府簽署了該《公約》。
 
一些國人從聯合國公約中才知外國「公民」與中國「人民」之間的巨大區別,才意識到「人民」暗連「臣民」,習近平的「妄議中央」,當然只能針對「臣民」。否則,國務公事,利益相關的「公民」為什么不能議?「妄議」的指向很清楚,全體臣民只能拍手鼓掌,任何非議均為「妄議」!
 
當然,也有國人會問:既然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為什么不能講「公民權利」?底牌當然「你懂得」,能簽的不等于能做,能做的不等于能說。
 
公民鉤掛權利
 
「偉大毛時代」肅殺恐怖,全體國人被關紅色鐵屋,思想意識遭嚴重扭曲,只能茍合性命于亂世,毫無權利意識。計劃經濟從頭到尾「計劃」人民,戶口制規定農民不能進城、配給制保證城市供應優先、知識青年必須上山下鄉……
 
那條載入《憲法》的第35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全國人民都明白這一條只能看不能做。只要你一上街、一拉橫幅,便是「尋釁滋事」,不僅有麻煩,還會「請進去」。
 
 
秦滬輝女士
 
2018年9月10日,南京女公民秦滬輝(1950~ )在私家車上粘貼憲政、新聞自由、司法獨立、官員財產公示等標語,遭刑事拘留,10月10日正式逮捕。
 
很清楚,要想發出與黨中央不一致的聲音,即要想「妄議中央」,就得準備承受「嚴重后果」。
 
前有「七不講」,后面才會跟著「請進去」。中共的邏輯倒是一致的,只是14億革命人民能認同這種邏輯嗎?
 
筆者實在納悶,都什么時候了,都已進入網絡時代,資訊傳遞如此迅捷,臺灣都允許成立共產黨,大陸怎么還在搞愚民政策?還在恐嚇人民?

時間終裁一切,歲月終卸虛偽。中國不可能長期脫離國際社會,不可能不認同「普世價值」,14億國人的利益終將超越一黨利益。

10/15/2018 
关键字: 裴毅然 秦沪辉 七不讲
文章点击数: 495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