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5/2018              

一真溅雪:新一轮“公私合营”丑剧的序幕已经拉开

作者: 一真溅雪

 
公私合营(网络图片)


9月11号一位自称资深金融人士的吳小平先生,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的文章,引发舆论一片哗然,虽然对吳先生的“高见”也有表示赞同的,但吳先生的文章招来的却是一片反对之声,就连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都纷纷发表评论表示反对,认为《要踏踏实实把民营经济办得更好》;并表示“民营经济不会离场、不能离场、也从未离场”。就在中共十八大和十九大上,中共当局对外公开的对待私营经济的态度还是: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公平参与市场竞争;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
 
在目前中国大陆这种严控、高压的政治生态环境之下,按惯例,吳先生发表这种与中共当局公开的对待私营企业的政策精神相违背的言论,必将招致中共当局的严惩。给吳先生加上一个“煽颠”罪,对中共当局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至少也会安上一个“妄议中央”的罪名,而被国保或公安部门捞进去、关起来、刑讯逼供、迫其交待有无同党、与海外反华敌对势力有无勾结。然后威胁其家属,迫使其公开在电视上认罪悔过。如被中共当局认为认罪态度好,起到了杀雞儆猴的作用,便会被中共当局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出去监视居住,让吳先生从此再不敢发声;如若吳先生坚持己见拒不认错,那么先把你关起来不审不判,先关上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然后再以“煽颠”罪或“妄议中央”罪和认罪态度不好,像对待著名维权人士吳淦那样,从重判处吳先生十年八年重刑,则是吳先生在如今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法制”之下,所必然享受到的“礼遇”。然而吳先生发表这篇文章之后却安然无恙,中共当局连吳先生的毫毛都没有动一根,仅仅是在网上把早已尽人皆知的那篇吳先生的文章删掉了事。
 
海内外已有不少明眼人看出,吳先生撰文呼吁: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和中共官媒群起批判吳文,再次宣称:保证各种私有制经济公平参与市场竞爭;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以及吳本人发表这种与党中央公开的对待私营企业的态度相违背的文章后,居然安然无恙的结果来看,这不过是吳先生在中共当局授意之下与中共当局合演的一曲双簧戏。其目的有两个,其一是:吳文是中共当局为即将到来的大规模的“解放”后的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放出的一个试探性气球,观察各方面的反应,以便中共当局确定新一轮“公私合营”运动开展的时机和方式;其二是:中共当局对吳文的假批判是企图稳住私营企业的人心,重振私营企业对未来经营的信心,以阻止私营企业出走国外和变卖资产移居海外的浪潮对整体中国经济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其实中共当局盯住私营企业的腰包,打私营企业的主意已不是最近一天两天的事了。早在习XX上台不久的2015年,中共当局就发表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共当局在这个文件中指出:私企可以拿钱买国企的股份,成为国企的股东,但国有企业的股份要占大头(这样私企不仅要为国企的亏损和巨额债务买单,而且还会成为国企的附庸,在企业内既无决策权也无话语权);对于那些市场效益好、发展前景广阔的私营企业,国企将千方百计打进来收购私企的股份,最后将这个私企掌控在国企的门下。你若不让国企收购股份、打进来,那么,中共当局就会利用它手中掌控的物资资源、财政资源和行政资源给这个私企制造种种无法逾越的困难,让你无法经营下去,最后为了企业的生存不得不廉价出售自己的股份给国企,将企业拱手出让给国企。
 
中共当局在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提出的所谓“混合所有制”其实质就是对私有企业和资本的国有化和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对私人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公私合营”。其目的就是要以入股合资的名义,再一次在中国大陆消灭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制。
 
以习XX为首的中共当局之所以要这么做,有以下原因:其一是:从习XX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以及从他个人的成长历程来判断,他不仅是一个满脑子马列主义教条和毛泽东(以下简称毛)思想的人;而且他还和毛一样怀有把中国式共产极权体制推广到全世界的野心。习XX现在是大权在握的中共党中央一把手,按照共产极权体制的传统,习XX的思想就是中共当局的思想,习XX的做法就是中共当局的所谓方针政策。
 
按照马列主义的教条,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制是产生一切社会弊端和罪恶的根源。习XX上台以来,面对从上至下越来越严重、越来越普遍的贪腐现象;日益加剧的社会不公、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群体事件、维权事件;黑社会横行霸道、基层政权黑社会化、官匪勾结为害一方;社会道德沦丧、金钱崇拜、权力崇拜遍及整个社会;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盛行;生态环境、生存环境遭到日益严重的破坏(其中有许多对生态环境和生存环境的破坏几乎是不可逆转的);经济不可持续的畸形发展;法律甚至宪法都形同虚设……等愈来愈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习XX不仅没有认识到所有这些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都源自中共当局的一党独裁的共产极权体制,和主要生产资料的公有制(而这种所谓的公有制实际上已沦为一小撮统治集团私人所有制)。反而错误地按照马列主义的教条和毛思想,把这一切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产生的根源归结于私有生产资料所有制和私有财产的存在。
 
在这种认知的主导之下,以习XX有首的中共当局就把消除日益严重的这些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的希望,寄托在消除生产资料私有制也就是消除私营经济和私有财产之上。
 
其二是: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共当局实行所谓“改革开放”政策出现私营经济以来,随之在中国大陆也出现了私有资本和私有财产,而私有财产是一切个人权利的基础。在中国大陆个人和家庭一旦拥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私有财产,那么个人和他的家庭的衣食住行等基本的生存条件就在很大程度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中共当局对这一部份因有私有财产,自己和家庭的衣食住行等基本生存条件不再被中共当局完全掌控的民众的控制能力就远遜于,“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农村公社化”和“公和合营”之后,直至“改革开放”之前的这个时期。
 
在这个时期,以毛为首的中共当局,先通过“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和“农村公社化”等运动,先后剥夺了地主富农和贫下中农的包括土地在内(除少量个人住房之外)的一切私有财产;又通过“对私人资本主义工商业和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简称“公私合营”运动)剝夺了资本家和手工业者的一切私有财产。失去了所有私人财产的中国大陆民众,也就丧失了一切个人权利,从此中国大陆民众的生存、生活的一切资源(包括衣食住行、工作、劳动、生存的空间、时间,甚至连个人的婚姻、生儿育女在内)都被以毛为首的中共当局所掌控。失去了私有财产也就失去了一切个人权利的大陆民众,从此沦为掌控了他们的一切生存资源的中共当局的附庸。他们自觉或被迫地要么成为中共这架共产极权绞肉机上的一个零件或一枚“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要么成为中共当局这架共产极权绞肉机的牺性品。
 
在毛那个时代,任凭毛和中共当局异想天开,为所欲为、不顾民众死活胡作非为;任凭毛和中共当局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翻手为云复手为雨,哪怕在和平时期造成四五千万人因饥餓而死亡;哪怕搞到民不聊生、国民经济两度濒临全面崩溃,都不必担心有异议人士出来追责、“妄议中央”;也没有律师敢出来为民众维权;也没有“维权事件”、“群体事件”发生;也没有民主人士敢出来挑战共产极权体制、反对个人独裁集权、宣扬民主宪政和普世价值观。
 
不仅如此,由于大陆民众的一切生存资源都被以毛为首的中共当局所掌控,所以中共当局把民众的生产、劳动等工作机会、工资、粮食、食品、住房,购买生活必需品的票证,甚至婚姻和生儿育女……等让你能活下去的一切,都当作是毛和中共当局对你的恩赐,对此你还必须对毛和中共当局感恩载德。在中共当局的强力宣传、洗脑、灌输之下,许多大陆愚顽的民众还真的相信(至今仍有人相信)他们之所以能存活下来的这一切,都是毛和中共当局恩赐给他们的,把给他们带来至今仍未穷尽的深重灾难的毛和中共当局当作“大救星”。以致许多当年被毛和中共当局打成“五类份子”(地富反坏右)的人在“平反摘帽”之后,不仅不去追究、控诉毛和中共当局无端迫害他们的罪行,反而对中共当局为他们“平反摘帽”感激涕零。
 
对于满脑子马列主义和毛思想教条;内心深处崇拜毛,并一心想模仿毛当一个毛式“伟大领袖”的习XX来说,毛时代对他具有不可抵禦的巨大诱惑力。从他上台以来的所作作为表明,他是十分向往重新回到毛时代的,因为对一个共产极权社会的独裁统治者而言,毛时代的统治模式是他最理想的统治模式。
 
其三是:在当今的社会条件之,下要回到毛时代谈何容易?因为现在有了在国民经济之中举足轻重的私有企业、私有资本,中国大陆民众因而在不同程度上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私有财产,对于个人和他的家庭来说,他就在某种程度上把他和他的家庭的基本生存资源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因而在不同程度上摆脱了个人在毛时代那种成为中共附庸的地位。此时习XX和中共当局,再要想像毛时代那样为所欲为、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翻手为云,复手为雨又不必承担责任和后果;又不受到批评指责和反抗,已经不那么容易了。你要强征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居民赖以生活的房屋,又不给予合理的补偿吧!就必将召致农民和居民们的群起反抗;你要尅扣下岗职工、退休职工、复退军人、农民工本应享有的基本福利吧!也必将召致他们的一致反抗,从而引发每年高达数以十万计的群体事件、维权事件,而且还将召致有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的律师、党内外异议人士、民主人士的批评指责;你要打压私人企业的生存空间吧!则私企业主们可以把资产、企业转移到国外;你要伙同黑社会敲诈、勒索、刁难私有企业吧!他们会变卖掉自己的企业、资产,带着他们的财产一起移民海外,让你鞭长莫及再也管不到、再也危害不到他们。
 
在这种情况之下,以习XX为首的中共当局要想重新回到他们的“理想社会”──“毛时代”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再一次消灭生产资料的私有制、消灭私有财产,把一切个人和家庭生存、生活的基本资源重新完全掌控在中共当局的手中,使中国大陆的民众再次沦为中共当局的附庸。这就是以习XX为首的中共当局2015年提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以及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最根本原因。
 
这一次以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面目出现的针对私有企业的“公私合营”运动,其目的与上世纪那场“公私合营”运动一样,都是为了介入、侵吞私有企业并最终达到消灭私有财产的目的,再一次把中国大陆民众的一切基本生存资源完全掌握在以习XX为首的中共当局的手中,使大陆民众再次成为只有仰赖于中共当局的“恩赐”才能生存下去的、不能也不敢反抗的中共共产极权体制下的驯服奴隸。
 
这并非笔者危言耸听,中共当局的这一波以“混合所有制”名义进行的“公私合营”运动,早已在不声不晌地进行之中。尽管中共当局一开始提出推行“混合所有制”经济时,许多目光敏锐的私营企业家便一眼看透了中共当局推行“混合所有制”经济的阴險目的,就是要侵入、吃掉并最终消灭私有经济和私有财产,因而表示反对。例如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曾公开表示:如果要混合,一定要民营企业控股,至少我要相对控股;如果国企控股,不等于我拿钱幫国企吗?那我不是有毛病吗?不能干这个事。许多大型的私企(如:万达、海航、复星、安邦……等大型私企)为了避免自己的企业和资本被中共当局以“混合所有制”的名义“吃掉”,自2015年中共当局提出《……的指导意见》并倡导“混合所有制”经济以来,纷纷将企业、资金大规模转移到海外。然而只要你本人和你的家人还没有全部移民海外;只要你的资产、企业没有全部转移到海外(这一点对一个综合性的大型私企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做到的,因为有许多固定资产如房地产、厂房、设备……等固定资产是很难;甚至是无法转移到国外的),哪怕你有孫悟空那样大的本事,你也难以逃出如来佛(中共当局)的掌心,最后不得不乖乖地把自己付出几十年的辛苦得来的资产交给中共当局的国企。
 
因为在中国大陆自“改革开放”以来直至今日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之下,私企如没有官商勾结和黑社会背景,几乎是无法做大做强的;在中共当局繁重的税赋和职能部门、黑社会的敲诈勒索刁难之下,私企不偷税漏税、不弄虛作假、不行贿就几乎无法生存下去。在这种环境之下,中共当局要打私企的主意就不愁找不到借口。中共当局可以以反腐的名义先打掉你的高官后台,然后再以贿赂腐蚀、拉拢干部的名义把你牵连进去;可以以扫黄打黑的名义把你牵连进去:可以以打击偷税漏税的名义把你牵连进去:可以以打击弄虚作假、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名义把你牵连进去……,然后对你和你的私企进行重罚,罚得你倾家荡产,甚至还要把你抓去坐牢。
看看私企这几大巨头今日的处境和下场就知道了:曾经为中国首富的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安邦保險集团董事长吳小辉、复星董事长郭广昌……等,尽管他们都头脑敏锐,早己看出了中共当局要以“混合所有制”的名义对他们的企业和资产进行新一轮“公和合营”的狼子野心,近几年纷纷在国内变卖资产把资产转移到海外。然而就在他们完成全家移民海外、全部资产都转移到海外之前,便都遭到了中共当局以本文前面例举的那些“罪名”对他们和他们的企业进行的整肃和清查。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中共的打压之下被迫亷价拍卖资产、收回海外资金以偿还巨额债务,现已债务纏身,由中国首富沦为中国首负,其所欠债务达数千亿元之多;海航集团在中共当局的打压之下被迫出卖资产,其董事长王健也在法国“意外”墜墙死亡;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因“官司”纏身被迫辞去复星集团董事长职务,到陕西去从事扶贫工作;安邦保險集团董事长吳小晖的下场更惨,今年五月吳小晖被中共当局以集资诈骗罪判刑18年、没收财产105亿、违法所得及其孽息予以追缴,该集团资产被国企廉价兼并。
 
面对中共当局对私企的整肃清祘,私企大佬们己感受到来自中共当局的压力,而处于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一些私企的老板(主要是一些大型私企的老板)为求自保,早已顾不得自己的资产,宁愿像上世纪五十年代面对“公私合营”运动时的资本家一样“主动”向中共当局奉献出自己的资产,以避免自己落得吳小晖那样的下场。京东的刘强东、阿里巴巴的马云等都声称要把自己的财产“捐献”给国家,今年9月10日马云旗下的支付宝已被中国银联收归旗下,正当壮年的马云也被迫宣佈一年后正式退休。
 
然而,今日之中国大陆,早己不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时的中国大陆;今天的大陆民众,也远不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大陆民众。那时中国大陆刚“解放”不久,大陆民众对以毛为首的中共当局的凶残丑恶本质尚未充分领教。大多数人都把毛和中共当局当做自己和国家的大救星,在中共当局的欺骗宣传之下,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美好前景都怀抱巨大的希望,对毛和中共当局的一切言行都深信不疑,任由他们玩弄、鼓动、驱使;任由他们异想天开、胡作非为。然而今天的大陆民众在历经了中共当局将近七十年的瞎折腾之后,但凡有点常识、有点逻辑思维能力的人,都已看清毛、中共当局及其共产极权体制反人性、反文明的丑恶本质,不会再轻易被中共当局玩弄、鼓动、驱使。除少数愚顽不化的毛左份子、鸟有之乡份子之外,绝大部份大陆民众都不愿再回到苦难深重、生话困苦、物资匮乏、精神压抑、充满恐惧的“毛时代”。
 
以习XX为首的中共当局试图通过新一轮“公私合营”运动,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消灭私有财产,重新回到“毛时代”的倒行逆施,必将遭到大陆民众,特别是私企业主们的抵制和反抗。大型私企它们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全家移民海外、全部资产转移到海外这样繁杂的过程,因而大型私企的老板们为了个人和家属的人身安全,大多只能忍气吞声,任由中共当局以“混合所有制”的名义对他们进行的宰割。然而中小型私企的情况就不同,他们要把全家移民海外、把自己的全部或大部份资产转移到海外,其难度远没有大型私企那么大,中共当局掀起的这一轮“公私合营”运动必将加速大陆私企转移到海外的进程。这对于因中美贸易战而导致的在中国大陆的外企以及私企已大量开始向海外转移的中国大陆经济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如果以习XX为首的中共当局不改弦更张,立即叫停这一轮以“混合所有制”的名义进行的“公私合营”运动,那无异于中共当局自掘坟墓,首先是加速因中美贸易战而岌岌可危可危的经济的崩溃,最终必将导致中共在大陆的共产极权统治的崩溃。
 
2018年9月24白写于望春轩
 
关键字: 一真溅雪 公私合营
文章点击数: 349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