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29/2018              

寻求政治庇护 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颜伯钧辗转抵台

继今年六月湖北维权人士黄燕开先例在台湾短期居留,又有两名取得联合国难民身分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在过境台湾时寻求政治庇护。但台湾方面阻止他们入境,其中一人一度吞药自杀抵抗被遣返。

 

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今年七月才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重判13年,震惊各界。未料中国人权观察秘书长刘兴联与新公民运动成员颜伯钧在27日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自泰国曼谷搭机抵达台湾转机时,向台湾政府寻求政治庇护。

 

28日下午,陆委会、移民署官员前往机场了解两人情况,颜伯钧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感受到台湾官员要把他们遣送回泰国,刘兴联情绪激动,突然吞下一大把药丸,誓死抵抗。官员立刻找来机场医师紧急处理,刘兴联一度神智不清。

 

颜伯钧说:“好不容易到了我们以为是自由的地方,心里就想绝不能放弃。泰国那边中共对我们的迫害,我们感到十分地恐惧,昨天我们也商量了,反正回到国内也是死,被遣返回去受折磨而死的话,还不如在这里自行了断了吧,就抱着这样的决心。”

 

颜伯钧表示,他因参与许志永发起的新公民运动的公盟,在大陆曾遭刑事拘留五、六次,最长30多天。3年前逃亡泰国。刘兴联则在20156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关押8个多月,去年逃亡泰国。两人都已取得联合国难民总署发放难民证,却一直等不到第三地安置,遭中共严重迫害,患有重病的刘兴联也得不到医疗补助照顾,健康恶化,希望能到台湾治病。

 

颜伯钧说:“因为我以前在一个诊所帮人家打黑工,泰国警察经常来抓我,搞得我现在头发都出现斑脱什么的。刘兴联他在泰北一个中学里面教中文,他那边也是有很多这种不明身分的人员到他那边,导致他人身安全感觉到受到很大威胁。”

 

刘兴联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说,仓促到台湾是因为办台湾签证必须在泰国至少有二十万泰铢到五百万泰铢存款,加上十五个工作天,他们达不到条件,但最近有很多不明人士在他教书的学校周边出入,令他心生恐惧,担心又像过去遭秘密逮捕,两人决定走为上策。

 

刘兴联自述,他和秦永敏组建中国人权观察,他们关注很多中国人权事件。他曾被秘密逮捕,单独关押约九个月,从来都没有放风、也没有晒太阳的机会,每天提审他,遭酷刑虐待。

 

刘兴联回忆说:“每天对我放大量的嗓音,导致我的脑神经、耳神经遭受到了严重的损伤,每天还给我服用大量不知名的药物,出来后检查才发现,我的左肾上腺长了一个肿瘤,也出现了高血压、高血糖,严重的心脏病、严重的神经衰弱,记得力也严重下降。”

 

刘兴联认为,中共已视他们为敌对分子,被遣送回中国大陆一定会坐牢,生命将受威胁,希望台湾能给予政治庇护。如果因为台湾难民法还没有通过,退一步,他们持有联合国国际难民身分证件,正寻求第三国的帮助,希望台湾政府能比照黄燕案件,准许他们短暂停留,给他们充足时间争取到第三地政治庇护。

 

移民署发言人钟景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他们应该从台北转飞北京,是未登机案件:“依照规定,转机旅客必须在按照他转机航班搭机离境,没有进入台湾的合法证件。后来因为他没有出现(在飞机上) ,去寻找找到,(他们于是)请求庇护,正在进行了解当中。”

 

陆委会表示,会听取当事人的意见,维护两人的安全问题,依循法令兼顾相关惯例,作妥适的处置。

 

华人民主书院董事曾建元说,刘兴联和颜伯钧的确是受到中国迫害的人权工作者,还是有相当名气的政治犯,政府不应该遣返回可能遭酷刑的地方。

关键字: 台湾 中共 维权人士
文章点击数: 622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