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12/2018              

中共打压宗教再有新招 严格规范网上宗教讯息

中共打压宗教再有新招 严格规范网上宗教讯息

 

大陆宗教打压踏入新阶段。国家宗教事务局计划立法,严格规范网上所有与宗教有关的讯息,包括不能够在网上播放宗教活动的相关片段。有宗教人士认为,有信仰的人士不会屈服政府淫威。(刘少风 报道)

 

国家宗教事务局周一(10日)发布的《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徴求意见稿)》涵括35条内容,当中拟定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在网上以文字、图片、影音等方式,直播或录播拜佛、烧香、受戒、诵经、礼拜、弥撒和受洗等宗教活动。无论信奉何种宗教,拍下这些宗教活动片段再放上网,在日后都可能违法。

 

根据《办法》规定,在网上发布宗教资讯前,必须先获得省级以上宗教事务部门核发的《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许可证的申请人,必须是大陆境内依法设立的组织,主要负责人是中国籍内地居民,在近三年无犯罪纪录、没有违反国家宗教政策法规。境外组织或者个人,及个人在境内成立的组织,不得在境内从事网络发布宗教资讯服务。

 

按照规定,即使持有许可证的宗教团体、院校和活动场所,亦仅限于自建的网路平台上,由宗教教职人员讲经讲道,并实施实名制管理。

 

《办法》第15条规定,从事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者,不得利用宗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宣扬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狂热,攻击国家宗教政策法规,煽动未成年人参加宗教活动。

 

浙江资深媒体人、宗教维权人士昝爱宗周三(12日)对本台指,他是一名基督徒,平日会在网上发布与宗教有关的讯息,批评当局立法规管是打压宗教自由。

 

昝爱宗说:我认为是压制这个宗教信仰,宗教信仰本来就是人的天赋权利,以往信徒在网上发布这些音频、视频、内容,这是他(信徒)个人的信仰,比如我在微信上说,转发一下讲道的视频、基督教信仰的照片、文字、经文,这是我个人的权利,国家没有权力干涉的。

 

他表示,当局要管制宗教活动,立法并没有实质作用,即使当局立法,他都不会因此而噤声,会继续在网上发布有关内容。

 

昝爱宗说:出台这个互联网宗教讯息管理办法,我认为也是无效的,因为等于说我们这个国家,嘴巴给你封牢,但我认为出台这个办法是比较愚蠢的,互联网本来是方便人沟通、交流的,你(当局)非要把宗教讯息管起来,事实上是管不住的,我照样还是转(发),你能怎么处罚呢?全国有那么多信徒,你都让人禁止转发,除非你把中国的互联网完全切断。

 

《炎黄春秋》前副总编辑王彦君认为,如果当局要订立有关法例,必须按照国家宪法的条文规定,而非限制宗教自由。

 

王彦君说:我认为这种立法是应该慎重,应该和我们(大陆)公布的宪法相一致,因为宪法里面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有宗教信仰自由,宪法是根本大法,具体的法律不能够和自己的根本大法相抵触,如果真要立法,第一个要求,应该是用法律的形式来规定宗教的人士,他的权利,而不应该是限制。

 

本台记者致电国家宗教事务局,希望了解立法的详情,但接听电话的办公室职员称不清楚,要求记者查看官网发布的消息。

 

国家宗教事务局职员说:你问的这个具体的业务我不太清楚,你是在哪看到专门发布的这个法规,你是在国家宗教事务局的网站上吗?你看一下我们官方网站的相关解读的。

 

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的《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现正向公众征集意见《办法》,谘询期到下月9日结束。

 

 

中国强化互联网宗教信息管控

 

信奉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一向对宗教持怀疑态度,独立于官方的宗教团体长期在夹缝中求生存。为了控制宗教信息的网络流通,中国宗教事务局本周发布了管理办法,强化对宗教信仰的全方位打压。

 

中国宗教事务局周一发布了《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

 

发布稿件的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指出,这套《办法》旨在规范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活动,维护宗教和睦与社会和谐,并提出政府正面向社会公开征求关于《办法》的意见,反馈期为一个月。

 

《办法》的适用范围包括网站、软件、论坛、 博客、直播、公众号、聊天工具等形式,涵盖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媒介,并涉及任何有关宗教教义教规、宗教知识、宗教文化、宗教活动等信息。

 

《办法》实施后,任何组织和个人如需从事网上宗教信息服务,必须向所在地省级宗教事务部门提出申请。在得到批准后,政府会颁发《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办法》特别强调,境外组织或者个人和他们在境内成立的组织不能在中国从事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

 

《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时政评论人士胡平指出,中国政府目前已经垄断了传统媒体,而互联网一直是民众挑战垄断的工具。中国政府选择颁布《办法》是它控制意识形态的又一组成部分,起到了未雨绸缪的作用。

 

“那么现在它(当局)就想重新加上事先审查这一点。这样一来它就重新补上了这一短板。不但是在事后追惩方面一如既往的那么严厉,而且它在事先预防方面又做到了几乎可以和毛时代相比拟的程度了。”

 

《办法》要求,在取得许可证后,宗教团体、院校和活动场所只能在自建的网络平台上讲经讲道,并会实行实名制管理。另外,任何组织或个人不能在网上直播或录播拜佛、诵经、弥撒、受洗等宗教活动,也不能以宗教名义开展网上募捐。

 

《办法》规定,如果组织或个人不履行文中条款,有关部门有权终止他们的服务、关闭网站或账号,甚至会追究刑事责任。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网引述前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说,管理网络宗教信息不是为了限制宗教自由,而是为了保障宗教人士的法律权益和宗教自由。

 

时政评论人士胡平则认为,起草的《办法》和宗教自由格格不入。

 

“因为现在毕竟不像毛时代、不像文革,它(当局)不能公然取缔这些宗教活动,但是实际上通过这种方式,它就使得所有的这些比较自发的宗教活动成了哑巴,发不出声音。那这么一来,它对整个宗教活动的危害是非常大的。”

 

中国政府一边在线上做文章,一边在线下对宗教团体进行持续打压。上周日,位于北京、成都、郑州的多间基督教家庭教会被当局查封,其中包括拥有1500多名信众的北京最大的家庭教会锡安教会。这家教会的一位尹姓长老事后告诉本台记者,当天下午民政局、公安局有上百人到场查处,现场还配备了消防车和救护车,而教会被取缔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向民政部门进行登记。

 

美国“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创办人刘贻牧师日前表示,和政府管理的三自教会相比,拒绝接受政府领导的中国家庭教会正遭受更严酷的考验。

 

“对于家庭教会,它(当局)的打压就很简单了:直接关门、抓人。”

 

另外,《纽约时报》周一披露,就中国当局把大批新疆穆斯林关进“再教育营”一事,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对七位中国高官和提供技术支持的企业进行制裁。

关键字: 宗教自由 中共 基督徒
文章点击数: 877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