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31/2018              

一真溅雪:中美贸易战与中国大陆的民主宪政

作者: 一真溅雪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2018525贸易战.jpg (318×158)

中美贸易战(网络图片)


 

前一段时间,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宣佈要针对从中国大陆进口的600亿美元的某些产品增加惩罚性关税,从而拉开了美中之间贸易战的序幕之后。中共当局也强硬表态,要不惜一切代价与美国打一场贸易战。随后中共当局又高调宣佈,要对美国14类共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以作为回应。接着美国又宣佈要对10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并宣称中国大陆是非市场经济国家。中共当局嘴里虽硬也宣佈要对更多的美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并宣称如果美国执意要掀起一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中方将不惜一切代价奉陪到底,美国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实际上这场所谓的贸易战是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自中国大陆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长期敦促中国大陆按世贸组织的规则和中共当局加入世贸组织时自己的承诺,兑现全面开放市场、保护知识产权和经济市场化,始终没有结果的情况之下,美国带头发起的要求中共当局实现公平贸易、开放市场、保护知识产权、取消国家对经济、市场和金融的管控的正当的捍卫世贸组织规则和美国国家利益的行动。

 

17年来中共当局充分利用世贸组织成员国的便利,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获取资金技术、置西方国家的知识产权于不顾,大量剽窃、偷盗西方的原创知识和技术,以牺牲环境和子孫后代的发展,以及牺牲大陆民众的权益为代价,大量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倾销廉价的中低端产品,使中共当局在经济上获得了快速的畸型发展,为中共当局和权贵集团攫取了巨大的财富。中国当局这种不讲诚信、损人利已的行为,早己引起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不满,但是它们这些国家的政客们或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或出于选举的考量,大都对这一极不正常的中国大陆和西方国家之间的经济贸易现状釆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只有商人出身、又没有任何从政经历,因而尚未沾染上政客气息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他凭借自己的远见和一个成功商人的直觉,充分意识到中美之间这种以一方严重违背世贸组织规则,一方遵守世贸组织规则为基础的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对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经济所构成的巨大威胁和损害。特朗普决心要改变这一现状,于是才有了今年37日美国宣佈对进口钢材征收25%的关税、进口铝材征收10%的关税;322日宣佈对600亿美元中国大陆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来又对1000亿美元中国大陆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事发生。

 

其实美国并不希望与中共当局开展一场贸易战,早在特朗普刚上台不久,在与中共当局最高领导人会唔时,为消除美中之间不平等的经贸关系和美中之间巨大的贸易逆差,在特朗普的强烈要求之下,中共当局曾经答应要履行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和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逐渐开放市场、减少美中之间的贸易逆差、减少国家对市场的干预、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以换取美方决定暂缓宣佈中国大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的承诺。然而一年多来,一贯说一套做一套的中共当局,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实际行动来消除美中之间不平等的经贸关系,和美中之间巨大的贸易逆差,在经济市场化方面不仅没有任何进展,反而进一步加强了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加强了国企的垄断地位和发展,造成国进民退的现状,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也没有采取实际有效的行动。

 

由于过去几届美国总统和其他西方国家领导人的短视,他们出于种种眼前利益的考滤,大都不把中共当局是否兑现自己的承诺太当一回事,以致给中共当局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西方国家和他们的领导人好忽悠。然而这一次中共当局却打错了算盘,这一次它们遇到的是一位富有远见、又讲究诚信、办事认真的、成功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他在看到一年多来中共当局从未打算过认真履行对美国开放市场、减少贸易逆差、经济市场化和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的承诺之后,决定采取行动来迫使中共当局履行自已的承诺。于是特朗普政府宣佈对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在中共当局宣佈对部份美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之后,特朗普政府又宣佈对1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到此时,一向外强中干的中共当局已经扛不住了。410日中共当局最高领导人不得不在博鳌亚洲论壇上宣称: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将大幅放宽市场准入、創造更有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明明是在美方巨大的压力之下,被迫宣佈的开放措施,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的发言中却宣称:中国宣佈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与当前美中经贸冲突无关。

 

特朗普对中共当局所采取的捍卫世贸组织规则和美国的国家利益的行动,使中共当局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困境。

 

首先,中共当局如果真的改弦易辙,从此开始认真履行自己的承诺,所有的经贸话动均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从中共的本质和它一贯的行事方式来判断这种可能性基本上没有),那么它效率低下的国企、技术落后的私企都将丧失过去建立起来的经贸壁壘(包括关税、政策限制、设置障礙……)对它们的保护,国企将丧失它在国内市场的垄断地位,并面临被要求私有化的压力,国企和私企的中高端产品和服务都将面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质量便优、价格相近其至更便宜的产品和服务的竞争,从而逐渐丧失它们在大陆的市场,这最终将导致国企的破产和许多技术落后的私企的倒闭。

 

笔者曾问过许多不同阶层的人士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同一规格的汽车、家用电器、电子产品、食品、药品……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商品价格比国内同类产品贵10%左右,你会选择哪种产品?绝大多数的人都回答他们宁愿选择价格贵10%的西方发达国家的产品,因为它们质量更优、更安全可靠、使用寿命更长、售后服务更好,这是当下有一定消费能力的中国大陆民众的一种较为普遍的消费心态;如果西方发达国家商品的价格与中国大陆同类、同规格的商品价格相当甚至更便宜那就更不用说了。

 

而中国大陆的中低端产品又将面临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税收成本更低的来自东南亚、南亚次大陆、非洲和拉丁美洲类似产品的竞争。这又将导致一大批生产中低端产品的国企和私企的倒闭。这些都将导致中共当局依靠国企的垄断地位而获得的巨额财富、通过高税收和各种巧立名目的费用而获得的大量财富迅速减少。金融、保險和银行业倘若真的完全对外开放,必将面临效率更高、信誉更好、服务更优的的外国同行的激烈竞争,此时中共当局将再也不可能通过操控股市、汇率和银行低存款利率、通货膨胀等方式来从民间敛聚巨额财富。这必将导致中共当局出现严重的财政危机,这将使得中共当局再也无力在国外“大撒币”收买“友谊”、收买国外政客、学者、新闻媒体,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和维持中共当局虛假的“光辉形象”;再也无力维持其赖以保持其政权苟延残喘下去的庞大的军费开支和“维稳”费用,最后也将危及中共当局厐大的耗费巨大的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

 

新闻媒体和互联网的开放将使得中共当局建立在以欺骗民众、歪曲现实状况、伪造虚假历史、隐瞒历史真像的基础之上的共产极权政权面临彻底崩溃的危險。由此可知,中共当局倘若认真履行自己当初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承诺书的全文读者可从网上查找到),并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那么,它将面临的不仅仅是整个经济的崩溃,而且也将导致中共当局在中国大陆的共产极权统治的彻底崩溃。这一点中共当局不可能意识不到,这是中共当局决不敢;也决不愿意面对的后果。所以说,指望中共当局此后完全履行自已加入世贸组织时的全部承诺,并严格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是完全不可能的。

 

今年2月底刘鹤副总理率团为缓解中美贸易摩擦访美,因中共当局仍试图故技重演,仅对美方提出一些空洞保证忽悠美方,被美方识破,未取得任何结果,也未获得特朗普和其他美国主要领导人的接见;今年5月初美国财长姆钦率贸易代表团为中美贸易摩擦事访华亦未取得任何结果,连一份联合公报都没有发表,姆钦所率贸易代表团也未获得中共当局最高领导人的接见。这充分表明中共当局不敢、也不愿完全兑现17年前参加世贸组织时的承诺,和在今后的经贸话动中完全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

 

其次,如果中共当局低估了特朗普政府的决心、错误地估计了西方国家对中美贸易冲突的态度、高估了自己的政治经济实力,与美国对着干,继续我行我素拒不履行十七年前加入世贸时就许下的承诺;拒不拆除针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经贸壁壘;在经贸领域继续不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继续侵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知识产权。那么必将召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共同抵制,甚至制裁。       

 

以前西方国家(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在内)早就对它们与中共当局之间不平等的经贸关系,和中共当局肆无忌惮地侵害它们的知识产权心怀不满,只是苦于没有一个有远见、有勇气、有担当的政治家出头带领他的国家反对中共不履行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在国际经贸活动中不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或明或暗大量侵犯它们的知识产权的行为,因为他们都怕带这个头会召致中共当局的惩罚,从而丧失中共这个大市场,引起本国民众的不满而下台。但是西方国家及其领导人並非都心甘情愿地长期忍受他们与中共当局之间这种不公平的经贸关系对他们的国家所造成的损害,以及他们的知识产权长期被中共当局白白侵占的状况。只要有机会他们也会起来要求改变他们与中共当局之间这种不平等的经贸关系。现在这个时机终于到了,卓有远见、没有沾染政客习气、敢想敢说敢做的成功商人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並带头要求改变与中共当局之间的这种不平等的经贸关系 ,这必将引起深受中共当局之害的西方国家的共鸣,欧盟也追随美国之后宣佈不承认中共当局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美国之所以敢于啓动对中共当局的贸易战,除了特朗普总统的远見卓识和敢于承担责任的勇气之外;还因为他有美国强大的政治、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作他的坚强后盾,特朗普请醒地知道美国的经济、社会和科学技术的创新能力能夠承受与中共当局开展一场贸易战将对美国带来的所有负面后果。而这场贸易战对中共当局造成的后果却是中共当局所不堪承受的,因为这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不仅将导致中共当局整个经济的全面崩溃,而且也将因此而导致中共共产极权统治在中国大陆的全面崩溃。更何况中美之间的这场贸易战十分有可能演变成一场中共当局与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西方国家之间的贸易战,如果这样,那对中共当局而言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中共当局与美国一旦开展贸易战其结果将立见分晓。2017年中共当局对美国出口总颖为4297亿美元,同年中共当局对外出口总金额为22634亿美元,对美国出口占其出口总额的21.77%;同年美国出口总额为23300亿美元,其中对中国大陆出口总额为1539亿美元只占其出口总额的6.6%,由此可看出若双方开展贸易战中共当局受损将远大于美国。此外中共当局对美国出口主要以中低端产品为主,这类产品美国可轻易从其他国家找到替代产品,一旦停止从中国大陆进口对美国不会造成重大影响,而从美国出口到中国大陆的产品中有许多高端产品,像以芯片为主的电子元件、医疗器械、药品、精密仪器、民航机……等,中共当局一旦停止从美国进口;或者美国停止向中国出口,则中国大陆很难在其他国家找到替代产品,这将对中共当局的经济和民众的生活造成重大的不利影响。如果西方国家群起效尤对中共当局继续不兑现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继续不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继续对西方国家设置各种经贸壁壘的行为进行抵制和反制(这种可能性非常大),这将使中共当局再也无法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倾销其中低端产品,这必将对中共当局这种以向西方国家倾销中低端产品为主的外向型经济造成致命的打击。

 

由于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所积累的财富绝大部份都被中共当局和以高官及其亲属、红二代子弟组成的利益集团所攫取,普通民众又为高房价、高学费、高医疗费所困,以致中国大陆内需一直不能振兴。在外销受阻,内需不振的双重打击之下,将使中国大陆的经济发生崩溃,这必将导致国企效益下降(甚至倒闭)和大批私企的倒闭,这将出现数以千万计的失业大军。在中国大陆这样一个缺乏社会保障体系的社会,势必引起巨大的社会动荡。中国大陆经济的崩溃必将导致中共的共产极权体制的崩溃。

 

最近美国以中兴通讯公司违背自己对美国的承诺,向伊朗等国出售用从美国进口的芯片和其他电子元件组装的电讯产品,和在美国调查期间隐瞒其违背承诺的行为为由 ,对中兴通讯公司进行起诉,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中兴公司不得不与美方簽署认罪协议接受美方11.9亿美元的巨额罚款,随后美方将对中兴公司处以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公司销售以芯片为主的电子元件7年的惩罚,这将导致有三分之一的以芯片为主的主要电子元件都来自美国的中兴公司生产瘫痪,公司运作难以为继。现在美方又已启动对华为通讯公司的类似调查,华为公司的结局估计可能比中兴公司的结局更惨,因为它的军方背景和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比中兴公司更为严重。中兴公司的结局和华为公司即将面对的结局,已使中共当局意识到若真正与美国开展贸易战的结局不仅将导致中共当局经济的崩溃,最终还将导致其共产极权统治的崩溃。这也是中共当局不敢面对的后果。所以在美国宣佈对中兴公司的处罚并开始对华为公司进行调查之后,尽管中美之间两次贸易谈判均以失败告终,但在姆钦率美国贸易代表团与中方会谈未取得任何成果之后,中共当局却一反以往的强硬态度(这种表面上的强硬态度主要是出于安抚、忽悠国内毛左、五毛和愤青群体的需要),在媒体上已开始服软,新华社声称:“中美贸易摩擦已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人民日报称:中美贸易领域终于开始拨云散雾。实际上这些不过是中共当局一厢情愿的奢望而已。

 

曾几何时,就在美方宣佈将对600亿美元从中国大陆进口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中方回以将对从美方进口的大豆、玉米、棉花等农产品、汽车、化工产品等14106种商品加征25%的关税时,国内媒体、“专家”、“学者”纷纷表示要对美方挑起的贸易战奉陪到底,并声称对从美国进口的农产品征收25%的关税打到了美国的“七寸”,必将使特朗普退缩。他们声称农业人口是特朗普的选举票仓,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加收高税必将引起美国农民对特朗普的反对,从而使特朗普丧失大量选票。他们不知道美国的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的1.8%,而其中生产大豆、玉米、棉花……等被中共当局征收高税的农产品的农业人口又只占农业人口的几分之一,即使这些人全部起来反对特朗普,不投他的票,对整个选情的影响也是微不足道的。更何况美国人在事关国家重大利益时,还有牺牲自己的利益以维护国家利益的传统 。例如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的许多盈利颇丰的私人民用企业都响应美国政府的号召,自愿转为盈利少甚至不盈利的军工产品的生产,而毫无怨言。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共当局宣佈反制措施后,特朗普在美国民众中的支持率不仅没有下降反而上升的原因。

 

既然完全兑现自己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渃、今后在经贸领域完全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和继续不兑现自己的承诺、仍拒不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坚持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打一场贸易战的后果都是中共当局可以预料到的、不堪承受的。那么留给中共当局的唯一选项就是继续采取忽悠、拖延,这一中共当局过去屡试不爽的办法,和利用西方国家之间的矛盾和利益冲突来与美国和西方国家周旋。在今后与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谈判中,中共当局将会口头承诺;甚至簽署正式协议承诺将逐步兑现自己入世时的承诺和按世贸组织的规则行事。而实际上却我行我素,继续采取拖延、拆除旧的壁壘又设置新的障碍的方式阻挠、拖延这些承诺的兑现和协议的实施。中共当局将会在一些不会或很少危及中共政权稳定的领域对外开放一些市场,降低一些进口产品的关税以忽悠美国和西方国家:你们看,我不是已经在履行自己的承诺和遵守协议的规定了吗?但在关系中共当局政权稳定、危及中共国营垄断企业的存亡的领域,诸如新闻媒体、互联网、通讯、交通运输、教育、金融……等行业,中共当局是不敢真正对外开放的,它会不断制造借口拖延和以设置新的障碍的方式来阻止这些领域对外开放的实施,使中共当局的承诺书和与美国和西方国家簽定的协议成为一纸空文。对于一个连它自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都当作一纸空文,从来就没有打算过认真实施和遵守的中共共产极权政权而言,你还能指望它在国际事务中兑现自已的诺言、遵守自己签订的协议吗?

 

然而这一次中共当局这一招,面对办事认真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恐怕就不灵了,看看特朗普上台以来的行事方式就知道,他是一个言必信行必果的人,他上台前曾宣称中共当局是非市场经济国家,他上台后在与习XX的会谈中,习试图以开放市场、遵守世贸组织规则的空洞保证忽悠特朗普,获得特朗普暂缓宣佈中共当局为非市场经济国家的回应。然而一年后特朗普发现中共当局从未打祘认真履行习XX在与他会谈时的承落时,马上就采取行动,先是对进口钢铁和铝材加征关税,接着又对从中国大陆进口的6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中共当局采取反措旋后,特朗普又宣佈还要对1000亿美元来自中国大陆的啇品加征关税,并宣称中共当局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姆钦率美国贸易代表团来华谈判时,美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中共当局两年内降低中国大陆对美贸易顺差两千亿美元;停止政府补贴《中国制造2025》计划;限制《中国制造2025》产品对美国的出口;要求中国大陆接受对中国大陆敏感技术投资限制;要求中共当局将平均10%的进口关税降到与美国类似的3.5%。

 

在朝核问题上,特朗善上台后对北朝鲜采取了最严厉的经济制裁措施、并迫使中共当局也参与对北朝鲜的经济制裁;同时在军事上也作出了具体佈署,一旦北朝鲜不顾全世界的反对继续进行核试和远程导弹试验,美韩就将采取军事打击行动摧毁北朝鲜的核设施和导弹试验设施。在特朗普的经济制裁和武力打击的高压之下,北朝鲜终于被迫作出和解的姿态,金正恩宣佈放弃发展核武器和远程导弹武器试验,试图像以前一样再次从韩国和西方世界骗取它所急需的粮食和其他经济援助,以缓解因国际制裁而濒临崩溃的经济,但特朗普却不为所动,宣称在北朝鲜完全销毁核武设施和导弹试验设施之前,决不放松对北朝鲜的经济制裁和军事压力。

 

从这两件事可以看出特朗普决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如果面对美国发起的、迫使中共当局兑现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和迫使中共当局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的行动,中共当局和以往一样采取拖延、忽悠的办法在特朗普面前也无法奏效时,那么,中共当局只可能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为了保持自已的独裁极权统治和巨大的既得政治经济利益,顽固地坚持其共产极权统治不变,在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经贸压力之下,以习XX为首的中共当局将被迫不得不一个一个地开放各个经贸领域,这必将导致一批一批的垄断国企和私企的倒闭,从而引发一场巨大的失业浪潮,中共当局将出现财政危机,大陆民众也将因开放而逐渐觉醒,最终在中国大陆引发一场巨大的经济政治动乱,从而导致中共在大陆的共产极权统治崩溃,伴随而至的势必是巨大的社会动荡,以中国大陆的文化传统和民智水平判断,出现地方政治强人与当地军队将领相互勾结各霸一方,形成军阀割据的局面,这在缺乏有组织的强大反对派的中国大陆可能性非常之大。各割据集团之间为争“正统”和统一大陆,势必要发生争战,其中有的割据集团会打出维护马列正统的招牌以获取毛左、五毛党和愤青们的支持;而另外一些割据集团则会打出要在中国大陆实现三民主义的招牌以获取民众的支持,因中共当局一直没有公开反对过孫中山先生及其倡导的三民主义,所以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在中国大陆仍获得许多民众的好感;另一些割据集团为顺应世界潮流,将打出要在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宪政、尊崇普世价值观的招牌,以获得知识阶层和有一定觉醒程度的民众的支持。经过一段战乱之后,主张民主宪政和普世价值观的阵营将出现一位政治军事强人在世界民主阵营的支持之下统一中国大陆,经过一个时期的威权统治之后,使中国大陆逐渐走向民主宪政,最终实现与台湾的和平统一。这条道路虽然最终也会在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宪政,但剧烈的社会动荡和军阀混戦将给中国大陆民众造成巨大的痛苦和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如此惨重的代价对大陆民众而言是难以承受的。

 

另一种选择是中共当局在以美国为首的包括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在内的西方国家强大的经贸压力之下,中国大陆经济、社会面临崩溃之时,中共党内一些较为开明的领导人联合军方一些开明将领,发动政变将习XX废黜,由一位具有现代民主宪政思想的军政强人上台,经过一个时期的威权统治,带领中国大陆逐步进行真正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逐步由威权统治走向民主宪政,树立普世价值标准,走向完全的市场经济,使中国大陆融入世界政治民主化、自由化,经济市场化的洪流,在此基础上实现与台湾的和平统一,这样,中国大陆(包括中共自己在内)付出的代价最少,获得的结果最好,倘能如此则中华民族幸甚、世界幸甚。

 

之所以不能指望习XX成为一个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式的人物,带领中国大陆走向民主宪政、走向完全的市场经济、树立全民的普世价值标准。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从习XX的个人经历、学识、人品、智慧、胆识等方面来衡量习都不堪当此重任;二是从习上台以来一直倒行逆施试图回到毛时代的老路,以及最近高调纪念马克思涎生200周年,和习在纪念会上重弹马列和毛的老调等表现来看,习对民主宪政和普世价值缺乏最起码的认知和认同,这两方面的原因注定了即使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政治、经贸的高压打击之下,习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戈尔已乔夫或蒋经国式的人物,带领中国大陆走向民主宪政。

 

综上所述,就可以知道特朗普发起的迫使中共当局兑现自己17年前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和迫使中共当局在今后的经贸活动中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的行动,将加速中共共产极权体制的崩溃,也必将促使中国大陆最终走向民主宪政和使普世价值观成为全民的共识。

 

2018514日写于望春軒

 

 

关键字: 一真溅雪 贸易战 民主
文章点击数: 1290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