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明欣:“废纸”生成法律让人民日报恼羞成怒
现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总统川普签字后已生成美国国内法律,中共也好,人民日报也罢,再怎么恼羞成怒,再怎么咒骂,都无济于事。
它们忘了,美国是一个真正的法治国家。美国政府依法治国。而美国人民也一定支持美国法律。不为别的,因为那些议员正是他们的代表,因此,那法律实际上也就等于是人民自己制定的。人民没有理由不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
唐宋明:香港的现代文明从哪儿来
香港这颗“东方明珠”,与1949年后的中共政权没有一毛钱关系。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是资本主义的英国把香港打造成“东方明珠”。中共实行的是所谓社会主义制度,而文革中是这么说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此外,他们把“香”的说是资产阶级的,把“美”说成是“臭美”,就连人性、人道,在这个打引号的社会主义国家,都不能宣扬。可以说,1949年后的前三十年,特别是文革十年,中国就是“落后、野蛮”国家的代名词。
一真溅雪:香港“反送中”运动和区议会选举结果的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面对这种几乎是一边倒的强烈的民意表达,真不知道中共当局今后还怎么好意思再把支持“反送中”和“五大诉求”的、占香港总人口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香港人称之为“一小撮”?
二十二年来的无情现实使香港人认识到,中共的半市场化权贵共产极权政权远非香港人一心想要回归的祖国怀抱。
习当局在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和区议会选举中判断失误、举措失当、应对无方都将成为中共党内高层其他派系攻击习XX的炮弹,内斗的烽火将越烧越旺,这将导致习在党内绝对统治地位进一步的动摇,这也必将加速中共从内部崩溃的可能性。
刘晓波: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卡夫卡,我对你说
我崇拜你仇恨你
你卡在我的咽喉
使我时而结巴时而失语
不是因为你成了经典
而是因为你是仅存的语言
陈永苗:社会转型之地方事务去政治化
网络上流传一句话:每个人的故乡在沦陷。我认为地方事务应该去政治化,以修复拯救的姿势才是民主转型对地方事务的要求。
民运开始应该思考:地方事务与中央事务的不同,反对中央的集权,支持地方的重建,以修复拯救的方式介入地方事务。近一些年来,呼吁转入地方自治的声音渐起,例如李智英和我的呼吁。而且反对政治制度的表达明显处在一连串溃败和节节后退中,陷入无能和绝望的处境。政改呼吁一发声不是前进了,而是立即被众敌兵包围陷入绝境苦战只能维权。改良已死,反对一样已死。如此要么往上,从改良和反对的陷阱中跳出来,去支持民国国体和台湾,要么往下重建社会或者修复地方。改良和反对的,不上不下,不三不四,是没有出路的。
曾伯炎:哀悼流沙河中向冒出的流言辨诬
流沙河尸骨未寒,就听到有人化名来发流言诽语,忍不住我来为沙河兄辨诬。
那个化名糠糠壳儿者,你从未见过流沙河,凭一面之辞,一孔之见,一瞬之事,便要去不知人就论亊,就否定一个学者与作家。你还有个学长叫杨远宏,他曾是小有名的诗评家,涉足过攺革开放后成渝文坛的一只笔杆,你去听他口里说的流沙河,会更准确。作家高缨生前,就对流沙河遭的谣言作过许多澄清,无论在深圳或北方,都为他亲识的流沙河证伪。写小说的高纓,凭多年交往,还对流沙河这个人物,认识不清吗?遗憾今年,他也驾鹤了。那么,你再去问问你们重庆两位诗人李钢与傅天琳,听听他们对流沙河老师的评说,绝对真实。他俩与流沙河交往多年,谈诗论文,李钢还偷入流沙河办公室,去抄余光中的诗,甚至李钢改写散文,也是受流沙河的启迪。绝对会给讲一个真实的流沙河。免除你的妄议,妄议一辞,我一贯反对,但你确实以妄议给我的体验是:如吞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一真溅雪:“文革”期间三百元买到的自由
易师傅,你一年交500元给生产队,生产队至少要分一百几十块钱的粮食、茶叶、菜油……等物资给你,你实际上只花了三百多块钱就“买”到了那张养蜂的证明,你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外面养蜂。你不开会,没有政治学习、不批斗人家、也不被别人批斗、你没有同事之间、上下级之间勾心斗角的烦恼。只要你在外面不犯法,你就是个天不管地不管的自由人。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特朗普总统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港人受鼓舞,北京恼怒
特朗普总统(11月27日)宣布他已经将《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为法律。美国国会两党议员随后纷纷表示支持香港人民为自由而抗争。中国政府表示“极大愤慨”和“最强烈谴责”。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对香港的自治状态进行年度审议以确定是否维持美国给予香港的特殊地位,同时还警告要制裁侵犯香港自治和人权的官员。
在感恩节到来之际将美国国会上周通过的两项有关香港的法案签署生效,令香港民众感到振奋和鼓舞。星期四中午,数以百计的民众在香港中环的一座天桥举行集会,高呼反送中口号,也有民众打出标语,感谢特朗普总统给港人送上“感恩节大礼”。
参加11月28日“和你Lunch”快闪集会的示威者,仍以在中环附近工作的上班族为主。集会从中午12点45分左右开始,示威者高呼“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香港人,报仇”等口号。现场有民众打出“感谢特朗普”,“第一制裁林郑月娥”的英文标语。集会下午约2点结束后,人群和平散去。
 
王维洛: 鄱阳湖跌破历史同期最低水位
鄱阳湖提前进入枯水期和出现鄱阳湖变大草原的状况,也是因为三峡工程的清水下泄。也许大家不清楚水库清水下泄的危害,当初黄河三门峡水库大坝工程失败的最直接的原因是清水下泄,造成黄河下游地区的河岸崩塌,以致威胁到郑州黄河铁路大桥的行车安全,中国政府才不得不下决心改建三门峡工程。
 
闵良臣:《老调子已经唱完》不单中国人要读
试问:我们能同化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吗?我们能同化日本、加拿大、希腊、意大利吗?我们能同化新西兰、挪威、瑞典、丹麦、瑞士吗?都不能。为什么,我们的文明在他们之下,而并不在他们之上。
 
 
高耀洁:写在感恩节的前夕
我晚年的感谢: 因我1996年开始自费从事医治艾滋病事业十余年,惹恼了当地文化革命红卫兵出身,现在搞 “血浆经济” 的贪官们,对我尽力打击压制,致使我无力工作,生存也受到威胁,被迫流亡美国,所幸希拉里收留了我,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教授安排了我的生活,并尽心尽力照顾我的一切所需要,近三年本人患有了多种疾病,长期以来卧床吸氧气,更增加了黎教授的负担,关心,安排我疾病的治疗,使我能安静下来,有时还会静下心来继续整理有关艾滋病及历史资料,十多年来出版了九本书,应归功于黎教授对我的救援,如果没有他对我的照顾和关心,在金钱至上的今天,我对外国语言一无所知,没有适应社会的生存能力,我会饿死在美国了,在今年感恩节的前夕,写出此文以示感恩!
 
蔡楚:沙河老师走好!《野草》同仁怀念您
蔡楚哀挽:
 
先生走好
 
夫妻同签零八宪章
壮志未酬英魂犹在
 
明欣:中共最怕香港选民的胜利
可以说,中共最见不得他们统治下的人民的胜利,因为他们统治下的人民的胜利,也就意味着他们的失败;而他们的失败离他们退出历史舞台也就指日可待。
七十年了,中共一直误判人类进步趋势。自由民主,是什么也阻挡不了的人类文明洪流,中共却自不量力,拼死对抗。那么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这文明的洪流所吞没,不会有例外。
刘晓波: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远得如同太监置身于后宫
我只能透过几千年的糟粕窥视你
看小镇所有的人走向教堂
听小镇所有的钟一齐鸣响
只为了哀悼一位足不出户的智者
小镇的人并不懂物自体
也没有谁会服从那条绝对律令
   
年轻时的你也很狂妄
想寻找一个支点
充满激情地创造地球
夜空的神秘突然迫近
威慑来自深远--
那令你颤栗的无限
渺小的人因颤栗而伟大
伟大的人因颤栗而渺小
从此,你知道了
人,必须有所敬畏
 
余东海: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马帮不如纳粹。我说过,现代极权主义有两种:一种是纳粹的民族社会主义,又称为普鲁士社会主义,族本位;一种是马列的社会主义,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在经济上,马列党以消灭私有制为己任,普遍反福利;纳粹党反对资本垄断和自由竞争,强化国家对经济的干预,但不反对私有制,并且重视福利。
 
郝各:康辉是个好同志
美国那个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一出来,康辉铁青着脸在新闻联播中谴责美国的那种图像一直在自己脑子里挥之不去,因此不能不放下别的事,专作此短文,以求解脱,让大脑把康辉“清除出去”,就像佛家所说的那样,把他彻底“放下”。
康辉大概是因成年累月都扑在业务上,这一点大约值得称赞。可也正因此,康辉缺乏更广泛深入地学习人类先进理念,故而不能与人类文明同步前行,这又是值得批评的。特别是一想到先贤顾准,就更难替康辉“求情”,因为你看顾准在被两次打右派之后,依然还是认真读书学习,汲取人类高度文明思想,从而有那些深刻的认识。比如,他在大半个世纪前就指出:“唯有存在一个政治上的反对党的时候,才会有真正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贵州人民出版社《顾准文集》第371页)
敢问铁青着脸播报新闻的“康辉同志”,你听得懂吗?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主派获得2019区议会选举压倒性胜利
一夜之间,香港政治版图剧变。截至当地时间星期一(11月25日)上午9点,民主派阵营在星期日(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中以压倒性胜利击败亲北京阵营,从原来的不到三成的席位增长到近九成。
卷入元朗7.21袭击事件中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屯门连任区议员失败。他在脸书上承认败选,称输给对手近1200张选票。他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今年的选情。“今年非常,选举非常,结果也异常,”他写道。
“这是历史性的时刻,” 香港知名活动人士黄之锋早些时候在推特上说, “香港人已经发声,洪亮且清晰。国际社会必须认识到,近六个月来,公众舆论没有站在这场运动的对立面,” 
 
王维洛:藏木水电站运行5年未达到发电目标,加查大坝即将发电,大古大坝加紧施工
当雅鲁藏布江中游的八级大坝都竣工后,即使中国不希望卡住印度的脖子,实际上也会卡印度的脖子。当雅鲁藏布江下游的水电开发计划实施后,雅鲁藏布江断流将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在中国有多少国内河流因为梯级开发而断流!就拿流经北京的永定河来说,永定河的自然流量为平均每年20亿立方米,是北京的母亲河,有诗曰:“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环绕北京湾”。由于永定河的梯级开发,如官厅水库、册田水库、友谊水库等几百座水库,永定河干涸了。只要平均每一座水库增加0.5%的蒸发,永定河的干涸就是不可避免的,虽然并没有一个人曾经有意想要卡北京的脖子。但是河流开发过度的结果就是如此。如今永定河靠从黄河调水才能生存,北京要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每年调水10亿立方米才能生存。如果雅鲁藏布江的水电开发势头继续保持下去,雅鲁藏布江势必出现间断性断流,中印两国为水而战将是不可避免的。
 
曾伯炎:送别流沙河挽联中的离情别绪
11月23日夜在流沙河家至爱亲朋10余人,商定丧事程序后,归去,已近10时。凌晨,从6点到7点拟就的三副堍联选定一副较认可的,便赶往长寿路名士公馆林中的灵堂,正在寻较长的纸书写。陈墨来了,我说你的字比我的更有功力,由你书写吧?他一看联文,眼泪便滂沱了。联文如下:
 
流沙河仁兄千古
 
弥留时,醒来犹问港仔近亊,忧国忧民,如此精英,今遗几?
文化界,通今博古大家风范,文香诗馥,泽恵华夏,无尽期。
 
我是从他几次昏迷,醒来后,问到香港大学生被困解除否的担心而触动构思的。
 
 
刘倩:不想沉默
高耀洁说:“你54岁,我69岁,开始接触艾滋病这个事。这个事是全民族的悲哀,像林则徐禁烟一样。”我永远地记住了她这句话。
 
闵良臣:美国不喜欢骂
这个美国,连我们也不能不承认他们是“发达国家”,而“发达国家”的一个显著标志,就是“高度文明”。大概是这个缘故,这个国家要么向别人学习,要么希望别人向他们学习。当然,不向他们学习也没事,但不能让他们感到有失公平正义,否则他们就会出手。当然他们由于是强国,出手也是各式各样,绝不一概而论。
但不知我们有些人发现没。他们发现问题或者是对什么人对哪个国家不满,从来不骂。他们的传统和习惯是:通过民主,通过投票,讨论如何解决“问题”或“不满”。他们大约心里很自豪(比有些人的“自信”也许高出一百倍):我们从不骂人。我们只听别人骂。但我们会制裁人,还会打人。不信,你就试试。
闵良臣:民不畏死
去年十二月中旬,一夜之间,将本人博客、专栏一扫而净。不是“要依法治国”吗?不是“宪法的意义在实施”吗?
难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也是给外国人看的!此时此刻,不想多啰嗦什么,只想重发下面这则几百字短文。
文字不死。你看老子的《道德经》不依然在流传吗?
2019.11.19凌晨
 
刘晓波: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你笔下的词句之间
有总难以企及的怪诞
类似于猫捉石头的想象
当一些智者借助于梯子
勉强地爬到形而上的高峰
你象一个顽皮的孩子
撤走梯子,然后
一句话不说地
仰望着云端的群蚁
 
曾伯炎:为网上醒脑金句点赞
读网上卓识金句,拍案叫绝,忍不住借花献福,来点赞与传播,很有醒愚启智作用。那些被单一信息灌输,受单一观念封闭,弄成儍B,或害斯德摩尔综合症者。何妨读一读有如郑板桥说的:“隔靴搔痒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这么痛快的金句,绝对大扫眼障,驱走心魔。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理工大学外爆发激烈冲突 香港高院判《禁蒙面法》违宪
香港警方和抗议者星期天(11月17日)在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外爆发激烈冲突,警方出动两组水炮车和装甲车清场驱散,学生和示威者则投掷大量汽油弹和石块还击,固守校园正门外的防线。警方称理工大学一带的暴力行为已达暴乱程度。
理大学生校董李傲然及学生会会长廖建钧于记者会,呼吁校友及港人“救救理大”。他们指,“对警方围捕理感遗憾,现时校内一片恐慌”。他们以“六四”比喻警方清场,说希望各界一同阻止“六四”于香港及理大重演。
据海外媒体报道,全球聚焦的香港理工大学学生反送中抵抗19日可能接近落幕,目前据称还有20位左右的学生可能坚持抵抗。据消息说,在经过一夜大脱逃之后,香港理大示威者已大部份离开校园,据警方统计,已离开理大校园及校园附近的示威者中有1100人被逮捕或是登记个人资料,这当中有600人属自愿离开理大,包括400名成年人与200名未成年人。
 
刘同苏:法制的上限
香港高等法院的这个裁定具有划时代的测定效力。若香港的行政当局服从该裁定,则它必须改变目前任意使用国家强制力侵犯公民基本自由的作为,于是,香港至少于名义上还维持在宪政与法制的基本框架之内。如果香港的行政当局完全无视此裁定,或者变换手法颠覆此裁定,则香港的宪政与法制已经全然沦陷,已经是公然的专制体制。可以说,此裁定是宪政与法制于香港公共权力内部的最后呼声。
 
童声:现在连日本共产党都看不下去了
现在面对香港局势及警察暴力,连日本共产党都看不下去了。日本共产党领导人要求中国政府停止打压香港。有网友在消息后面跟帖:“连同志们都看不下去了呐”,后面跟两个“捂脸”的表情包。
 
 
陈永苗: 香港回归于民国
在批判的武器与武器的批判之间,香港这次抗争主张不割席甚好,对抗争史有贡献。
光复香港,这个口号就是国体问题的。香港独立一主张本次好像出局。光复香港,就是说香港已经沦陷,其收复的主体,要么是民国,要么是香港人民,国家或者人民。在沦陷的状态谈人权谈自由,那么就会掩盖沦陷的真相。谈着谈着直把汴梁当作杭州。
 
清流浦:中国会不会大乱?
以一句话来结束本文,你愿意为习近平的个人权力独裁献身吗?你愿意为中共的法西斯专制献身吗?在堂皇的“国家社会主义”背后,是普通老百姓的地狱和中共权贵的“天堂”。对中共党员来说,最好你们重读一下毛泽东的话:“诚意实行真正民主自由的宪政,废除‘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法西斯独裁政治,……我们共产党人是自始至终主张这个方针的。”(摘自毛氏《评国民党十一中全会和三届二次国民参政会》)。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如果中国人的人性不能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而改善,不论是什么思想什么制度,就像鲁迅和柏杨说的,一到中国,都会被同化,被汉民族所同化,那么,中华民族的希望又在哪里?
尽管有台湾、香港、澳门等同胞的榜样在,可总觉得内地中国人仿佛跟人类不是一个“物种”,虽然也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可长的却是一颗与人类普遍不同的“中国心”——前几天还有人质问我,说他长的是中国心,而你长的是什么心?我非常鄙夷地告诉他:我长的是人心——我不懂什么叫“中国心”。理由很简单,因为我首先是一个人;不可能说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然后才是人。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唐宋明:香港的现代文明从哪儿来
一真溅雪:香港“反送中”运动和区议会选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特朗普总统签署《香港
王维洛: 鄱阳湖跌破历史同期最低水位
蔡楚:沙河老师走好!《野草》同仁怀念您
明欣:中共最怕香港选民的胜利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主派获得201
王维洛:藏木水电站运行5年未达到发电目标
曾伯炎:送别流沙河挽联中的离情别绪
刘倩:不想沉默
闵良臣:美国不喜欢骂
闵良臣:民不畏死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理工大学外爆发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对国际社会的紧急呼吁
清流浦:中国会不会大乱?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港警向示威者开枪引
蔡詠梅:民間歷史書寫,四川人懷念趙紫陽
闵良臣:他们为什么不纪念这种日子
廖亦武:我是香港人—新冷战开始了(中英
闵良臣:骂国民党也不行(短章三则)
陈永苗:台湾是个世界岛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多区爆发反警暴
唐风:历史是历史,文明是文明
曾伯炎:评四中全会欲治理世界
罗祖田:再谈中共成为犯罪组织的人的因素
沈九乡: 武侯之喜与庄王之忧
沈九乡:王伦与梁山政治
闵良臣:“废立之际谁是忠臣”与百姓何干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四中全会非典型
闵良臣: 中国:言论何等自由,网络何等
依娃:青海祁连劳教营 死人就像码洋芋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数万港人参与九龙大
闵良臣:九九八十一难,一难都不能少(短章
闵良臣: 孟子的“民”不是“人”
李亚东:地下文学的“深水鱼”——《落叶集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狮子山上竖起自由民
李亚东:地下文学的“深水鱼”——《落叶集
氿乡孤舟:我看“民贵君轻”
李亚东:地下文学的“深水鱼”——《落叶集
一真溅雪:中共建政七十年“庆典”观感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禁蒙面法》引
闵良臣: 人民没有胜利(短章四则)
王维洛: 如果老天不站在你一边
光已然:没有“新中国”,只是“改朝换代”
刘同苏:已经“一制”了
闵良臣:中国人在悄无声息中觉悟
曾伯炎:偶然遇到5题
廖亦武:我是香港人—新冷战開始了!!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纪念雨伞运动5
王朝:旗帜的名字没有生命重要
刘同苏:“最后一战”的性质与方法
罗祖田:大陆对香港的冷漠意味着什么
刘晓波: 写给2005年10月第二届会员
张智斌:无法自圆其说的“中等收入”难题和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915港岛行街”
闵良臣:愚蠢的真诚,真诚的愚蠢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抗议第100天
闵良臣:你人生最初唱的是哪首歌
王朝:他从来就没有为这个国家的文明进步着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林郑撤回条例草案,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明欣:“废纸”生成法律让人民日报恼羞成怒
陈永苗:社会转型之地方事务去政治化
曾伯炎:哀悼流沙河中向冒出的流言辨诬
一真溅雪:“文革”期间三百元买到的自由
闵良臣:《老调子已经唱完》不单中国人要
郝各:康辉是个好同志
曾伯炎:为网上醒脑金句点赞
刘同苏:法制的上限
陈永苗: 香港回归于民国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老余:去日本看看 ——行前暇想
沈九乡: 老婆住院小记
许万平:凝重的一部史实-纪念杨天水先生
一真溅雪: 抛开恩怨为“四类份子”子弟
一真溅雪:抛开恩怨为“四类份子”子弟伸
曾伯炎:彩车庆国庆,吐槽听民间
沈九乡:吾之愚民观
李亚东:“在这个冬天,我们靠一些词语取暖
氿乡孤舟:回忆饥困难耐和担惊受怕的日子
撐開一片自由的天空--願神與你同在(中英
曾伯炎: 右派劳教营铁幕里的烂事
王维洛:李鹏在阴曹地府时碰到的第一个鬼
一真溅雪:令人刮目相看的香港人
廖亦武:操你媽的祖國,它來了
刘同苏:易水秋风,悲情歌怆
廖亦武:2019在香港追忆1989 (德
闵良臣:徐怀谦的宿命
张智斌:从中国访民在美拦截国家领导人看维
刘同苏:“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
闵良臣: 独有的民族独有的文化独有的统治
王维洛:2019年八一建军节一件小事故发
罗祖田:从大国兴衰看中国梦
怒摔琴:《分裂社会的民主民意》
曾伯炎: 忽然想到:ABC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3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2
王德邦:是非家国三十冬
钱秦仁: 再致川普总统公开信—应坚定不与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
曾伯炎:专制难转型的几个死结
綦彦臣:基于尊重文化的女权主义
罗祖田:中国社会的转型还是愈快愈好
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李金芳:在自己的祖国,我们都是流亡者
李任科:永远同行——杨天水与杨天水们
陈大卫:没有自由的中国梦——关于中共十九
孟泳新: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罗祖田:高度技术权能下,人权必须高于一切
金陵毕康:非暴力抗争的机制和方法
欧阳小戎:政治受害者汪雪娥的一家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二)
陈大卫:试析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关于
欧阳小戎:朱虞夫——我们等待着你的归来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失踪人民共
王维洛:北京的生态环境容量是否构成驱逐低
何清涟:驱赶“低端人口”:秩序与人道之间
张祖桦: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
艾晓明:我期待一场盛大的告别——我的校友
安德芮雅?沃尔登:中国在联合国推销“中国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一)

热点文章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张智斌:一位加拿大华裔女记者见证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批评中国新疆政策的伊斯兰国家被迫
中国顶端群体的收入疯狂增长,贫富
野渡:蓝莲花,盛开在白衣飘飘的年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梁慕嫻: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
闵良臣:太丑了
谢显宁: 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严家伟:我亲历的《星星诗刊》大冤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艾滋零歧视日前夕 律师联名致信人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刘同苏: 殉道的颜色(全文版)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及世界各
罗祖田: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闵良臣:不要侮辱禽兽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七一香港主权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廖亦武:兩個人的大屠殺
陈艳、于晓軍拦截李克强总理代表团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五四运动100周年征文

img
维权热线
隋牧青:程渊案,特意制造一个问
长沙公益仨案家属回应网帖 质问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九
倪金芳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词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八)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长沙维权NGO负责人失踪超24小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四川艾滋就业歧视当事人起诉内江卫
郭贤良:昆明交警七大队乱罚款是权
陈艳、于晓軍拦截李克强总理代表团
律师成功会见危志立 国内发起面具
邓太清:中共开两会 我在家坐牢
艾滋零歧视日前夕 律师联名致信人
刘珏帆(张宝成妻子): 受助与回
严家伟:我亲历的《星星诗刊》大冤
张国庆:蒋蓉是才德妇人
维权人士黄琦涉密案闭门庭审 美外
蔡楚:《大劫难》书中的人吃人、吃
杜治中: 左祸肆虐的年代
蔡楚:2019年给在押良心犯寄春
中国知名家庭教会牧师因“煽颠罪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回族诗人安然被国保带走 两天后获
艾滋病日前夕 73名律师致信人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
更多 >>

img
时政
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
蔡楚:芦湖秋色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
刘倩: 致谢
孔黎霞:《中国艾滋》推荐序
陈文芬:马悦然先生葬礼公告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对国际社会的
彭小明:香港蒙面和德国蒙面
王丹在2019年11月4日晚柏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
曹乃謙:佛緣九一九
2019年11月4日我们的音乐
李锐:天上一颗星──怀念悦然
王晔:永远的翻译课——纪念马悦
蔡楚:又到橡子落时
第十九屆“青年中國人權獎”頒獎
家属控告国安滥用职权 却遭检
孙立勇:2019年度“六四”抗暴
撐開一片自由的天空--願神與你同
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会2019年
对话中國:他也属于中国!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
高耀洁:纪念王淑平医生
梁慕嫻:誰在管治香港
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请大家关心难
匿名博文张贴各海外论坛 指长沙
维吾尔人权项目悼念美国9.11恐
国庆70周年烧钱大阅兵,不如解困
要求港府交人權報告、呼籲聯合國審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
廖亦武:依旧反对全球首例遣返六四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
世界医生组织致信:呼吁中国政府保
刘宾雁良知奖评委会悼念巫宁坤先生
国际著名艾滋机构致信中国政府,关
公告:北京之春杂志社决定将本届自
大陆公民致香港同胞书
梁慕嫻: 我看目前香港局勢
施明磊: 控告书
人道中国为支持香港人道救援募捐公
更多 >>

img
思想
李南央:我为什么赞赏香港人“不
梁慕嫻:人權高於主權
李南央:活法儿的自由
王朝:痛苦的中国人
李亚东:“在这个冬天,我们靠一些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北明:回憶巫寧坤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楊逢時:感恩美國先賢的付出 捍衛
金陵毕康:论苏共垮台
闵良臣:太丑了
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
野渡:蓝莲花,盛开在白衣飘飘的年
五四运动100周年征文
刘同苏: 殉道的颜色(全文版)
罗祖田: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梁慕嫻: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彭小明:岁寒沉思忆白桦
王丹: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余杰:中共是什么时候想当老大的?
蔡楚:通往天堂的名片
陳墨: 我和光光
金陵毕康: 温柔的良夜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高新:华为公主美加受辱,爱国志士
滕彪:改革开放与经济奇迹的背后
徐友渔:适得其反的再教育
蔡楚:斗草
刘同苏: 信仰抗命的绝对超越
王丹:孟晚舟被捕事件的背后
胡平:我对孟晚舟事件的几点看法
高新:恳求宽限九十天才是真的被“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白毛女
金陵毕康: 列宁像的倒掉
余杰:中国将为德意志,湖南当作普
高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时
王力雄:懂新疆首先要懂人心
王丹:中美贸易战不会停止的根本原
更多 >>

english twitter